小说介绍

刘子阳遇兄共上山

会飞的板蓝根 发表时间:2021-06-11 15:41:52

第三日,天色刚天光不久,天边的朝霞把东边染得了血红色,好像预示未来着前天,也许会有一场血战突然发生。而就在这时,千秋关的刘子阳了被从梦中惊醒了:“将军,龙虎山叛军了在关外口出狂言,请将军决断!!”由于前天早上,刘子阳和赛子龙管雪枫两个人在聊人生,聊到而就在这时,千秋关的刘子阳已经被惊醒了:。

《刘子阳遇兄共上山》精选:

第二日,天色刚刚破晓不久,天边的朝霞把东边染成了血红色,似乎预示着今天,或许会有一场血战发生。

而就在这时,千秋关的刘子阳已经被惊醒了:

“将军,龙虎山叛军已经在关外叫嚣,请将军定夺!!”

由于昨天晚上,刘子阳和赛子龙管雪枫两个人在聊人生,聊到了未来的打算,让他们觉得非常地迷茫。

于是两个人就试图用旧酒来解新愁,但是没有想到,这酒入愁肠愁更愁。

不但没有把愁解除,反而是让他们喝是酩酊大醉,最后直接就在指挥帅营中睡着了。

“来得好,真够嚣张的,我倒要看看,到底有什么本事儿,取我的碧血点晴刀来。”

刘子阳用手揉了揉自己有些胀痛的太阳穴,打算先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将领先宰了再说。

“诶,兄弟,小小的将领,何需你动手,此事就交给兄弟我吧,我保证大胜而归。”

旁边突然伸出了一只手,阻住了刘子阳的去路,这个手拿一把丈八点银枪,身披侠客常用的风衣,煞是潇洒。

“雪枫,那就交给你了,为兄亲自在关楼上为你擂鼓助阵。”

刘子阳似乎也觉得,自己身为一个主将,是不应该太过冲动的,毕竟现在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小子,拿命来!!”

千秋关隘的营门打开时,突然从里面冲出一个侠客,甚至连铠甲都没有穿。

这让前来叫嚣的赵世龙非常地不爽,这样,不是明显着看不起他,于是他怒喝一声,用力一拍马屁股,朝着这侠客就卷杀而来。

他要一举建功,让他们明白,看轻他赵世龙的后果有多么地严重。

两人很快地就相撞在了一起,赵世龙的夺命双钩如同地狱里索魂的牛头一样,朝着那侠客的颈部钩去,似乎想要钩走他的魂魄。

而那侠客打扮的赛子龙,他也不是浪得虚名,手中的丈八点银忽刺,忽挑,忽上,忽下...

那把丈八点银枪,在他的挥洒下,竟然像是有了生命力一样,进攻角度刁钻而恐怖。

两人斗了近百个回合,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而赵世龙,在耐力等方面,显然是不如赛子龙。

于是最后两人擦肩而过分开的时候,他肩膀上的铠甲被洞穿,受了不轻的伤。

不过,他也借此机会,撤回到了大本营内。

“我来会一会你。”

见到自己的兄弟吃亏,正在旁边掠阵的贺梓宸显然非常地不爽,于是二话不说,一夹马腹,朝着侠客赛子龙就冲了过来。

人未到,贺梓宸手中的贺家虎尾鞭一抖,一阵惊天的响声在空中响起,就像是雷声一样。

先用声音震慑敌人,在鞭子响过的瞬间,他手中贺家虎尾鞭,就像是一条眼镜王蛇一样,在空中沿着一个诡异的弧度,朝着赛子龙的长枪卷来。

“来得好!!”

看到贺梓宸这一手精湛的鞭法,打马飞奔的管雪枫没有再因此小看贺梓宸,这人虽然年轻较大,但是那一手鞭法,可谓是炉火纯青。

“啪!!”

当贺家虎尾鞭碰到了赛子龙的丈八点银枪时,立刻就像是毒蛇缠绕一样,将赛子龙的丈八点银枪给缠住了。

不过,贺梓宸还没有得意多久,就发现长上传来了一股震力,那力道,震得他手掌松了松。

那缠绕的长鞭,就像是被人打中七寸的长蛇一样,顿时松软了一点,赛子龙眼疾手快,瞬间就将自己的长枪抽了出来。

然后手腕一抖,甩了一个漂亮的枪花,朝着贺梓宸的眉心刺来,本来这一招,对于别人而言,可能会手忙脚乱的。

但是贺梓宸是什么人,历经的大战何止千万??他临战的经验非常地的丰富。

不一会儿,他手腕连接抖之下,那软软的贺家虎尾鞭,突然就像是一圈圈的波纹一样,在空中层层叠叠地蔓延着。

管雪枫的丈八点银枪,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正好刺在了这一连串圆圈上。

这圆圈上的阻力很小,但是当圆圈的数量多达几十个时,赛子龙赫然地发现,自己的丈八点银枪,进攻竟然被完全化解了。

...........

就在这边,龙虎山的义军和千秋关的明军斗得难解难分的时候,另外一边,却是另一番场景。

被明军打击了气焰的高迎祥,张献忠和李自成的部队,到达凤阳府的时间,比原先预计的还要早。

虽然他们是逃出来的,但是,主力部队基本没有什么损失,再加上路上又有新的农民军补充进来,他们的部队人数不减反增。

但是,俗话说得好,生死事小,失节事大。

虽然那些其他义军的队伍生死与他无关,但是,好歹也是自己响应的荥阳会议,在这个时候,盟军被人连锅端了,自己差点被明朝军队给打成筛子。

这笔恨,又岂是这么轻易就能够算得了的?因此,本来逃脱重围的张献忠和李自成,高迎祥,是打算转战西北的。

但是,丢了的面子,必须要找回来,如果不找回来,以后,就没有人会响应他们的号召,加入他们的起义队伍。

为了他们的未来着想,高迎祥,李自成和张献忠三人决定铤而走险,突袭凤阳府,给明还以颜色。

不得不说,上天还是非常眷顾这几人的,可能真的是上天不再庇护大明了吧。

那一天,当李自成,高迎祥和张献忠的队伍,来到了凤阳府外几十里处时,正好天气突变,居然起了大雾。

而且这些雾,基本上能见度低,对面的人走过来,如果不在两米范围内,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这真是天赐良机,张献忠,高迎祥,李自成都算是有些头脑的人,他们队伍,也不缺乏那些善谋略的谋士。

这么好的机会,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呢??

因此,他们连府商量好了作战计划,并且打算在第二天的凌晨,正式对凤阳府发动袭击。

因为大雾,而且朝廷方面正派大军在毁灭叛军,凤阳府方面根本就没有料到,张献忠,李自成和高迎祥的部队,已经逃了。

而且以极快的速度,逃到了凤阳,再加上大雾的出现,凤阳府的守军,根本就不知道,一场灾难,即将要降临。

这一晚,中都凤阳府,依然是夜夜苼歌,长久的太平,早就麻痹了他们的神经,降低了他们对风险的感知。

当张献忠,李自成和高迎祥的部队,趁夜摸到凤阳府城下一里外时,天就快要破晓。

但是,那些在城墙上的守卫,丝毫也没有察觉,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悄悄出现在城下。

大雾为张献忠,李自成和高迎祥的部队,提供了非常好的掩体,三人根据暗号,分别在三个不同的方向,对凤阳府发动了突然的袭击。

当喊杀声响起的时候,凤阳府的居民都一脸的疑惑,这究竟是闹哪儿样?难道是军演不成??

可是,当听到到处都是喊杀的声音,到处都充满了火光,有不少的屋子已经被点燃时,他们这才猛然醒悟,战争来了。

跑,这是他们的第一念头,可是,往哪儿跑??

至于凤阳知府颜容暄,当得知张献忠,李自成和高迎祥的部队打到城下时,他还在某个小妾的肚皮上运动呢。

这个可是他在妓院刚买的小妾,可能,也是他最后一个小妾吧。

“给我顶住,不要慌,不要慌!!”

负责守城的守将叫做朱国正,显然也是老朱家的远亲,被委以重任派来这里。

本来,以朱国正的能力,想要守住凤阳府不失,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

但是无奈,这一次,老天没站在他这边,当雾气浓得伸手不见五指,到处都传来喊杀的声音时,那些守城的士兵,顿时就崩溃了。

眼睛看不到的,那才是最恐惧的,光听那声音,至少也得有几十万的部队,他们要怎么守??

当然他们肯定不知道,这是张献忠的计谋,故意让士兵们边砍边大声喊杀,就是为了扰乱明军的士气。

让他们心里防线先崩溃,这样,想要击溃他们的身体防线,应付变得轻松许多。

不得不说,张献忠这一招,还是非常管用的,很快地,明军就士气全无,所到之处,纷纷举手投降。

至于那些不服从的,张献忠,李自成和高迎祥的部队也没有客气,就地格杀。

面对这种情况,朱国正只能是眼带不甘地大吼一声:天要亡我大明啊!!

然后,就被张献忠,李自成和高迎祥的部队射成了筛子,随着朱国正的牺牲,凤阳城的守卫战,也以失败而告终。

张献忠,李自成和高迎祥的部队,毫无阻碍地冲进了凤阳府,开始了他们疯狂的报复。

正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在冲进凤阳府之后,张献忠,李自成和高迎祥的部队也没有忘记拉拢民心。

第一个举措,自然就是把凤阳知府抓起来,在老百姓的监督之下,细数了他几十条罪状。

然后当从审判,把他给处以极刑,直接给杀了,这一招可谓大快民心,老百姓一直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一直是受到压迫的存在,猛然见到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被拉下马砍头。

心里面甭提有多高兴了,大家都跟过年一样,将这个好消息奔走相告。

其次,张献忠,李自成和高迎祥的部队,还做了第二条举措,就是把当时的官仓给打开。

把凤阳府周边的贫苦老百姓都召集起来,把官仓里的粮食全部分给了老百姓。

并不是他们不愿意带走,而是他们明白,后面的追兵,随时可能追来,他们逃命都来不及,要这么多粮食做什么??

还不如把粮食发给老百姓,既可以让百姓们对他们感恩戴德,又可以让明军承受损失,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当然,在领取了粮食之后,张献忠暗暗地提醒大家,皇权无道,如果想要重新做人,不受到他们的压迫,那么就必须要破坏龙脉,这样才可以。

于是不少‘聪明’的百姓,立刻就领悟到了张献忠的意思,于是,凤阳府内,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砍树运动。

也就这么一两天的时间,凤阳府内,老朱家的皇家园陵内,几十株松柏,全部被老百姓砍扛回去当柴烧了。

为此,百姓们还不解恨,甚至自发地开始了搞破坏运动,不仅周围的建筑全部被他们给拆除,就连朱元璋曾经出家的皇觉寺,也没有被他们放过。

全部都拆了个一干二净,仇恨是容易让人疯狂的,在张献忠等人的盅惑下,他们最后觉得没什么可拆的时候,竟然连朱家的祖坟,都全部给挖开刨光了。

这一招,不可谓不恶毒,朱家延续几百年的皇朝,这一瞬间,似乎到了迟暮的年纪。

而张献忠做得最彻底的就是,他将所有凤阳的富户全部都抓起来,然后全部杀光了,把他们的财宝抢光,全部分给手下,自己当然要占大头。

感觉到心满意足的张献忠,李自成和高迎祥的部队,才觉得是时候离开了,为了防止被明军追上,他们开始转西北,那里山高林密,属于蛮夷之地,最适合避难。

.........

而那时,另外一边,龙虎山义军这边,双方也是僵持着,前一日,有贺梓宸大战管雪枫。

值得一说的是,双方最后谁都没有占到便宜,不是因为其他的,而是因为军师鸣金收兵了。

这让贺梓宸非常地不满意,自己打得正开心呢,为此,军师符子豪只是笑笑,并没有给出让贺梓宸满意的解释。

如果不是因为他如今在龙虎山威望高了,说不定贺梓宸这次根本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

“主公,明日去请战!!”

当晚,大家在商量破关策略时,大家意见都不一致,到了最后,大家都把头转向了符子豪。

但是他说的话,差点让他们想把他掐死,主公怎么可能随便冒险,这算什么计策??

如果不是以前符子豪的计策给了他们不少信心,光是符子豪这个建议,估计都会被人拉出去斩首示众好几回了。

为此,刘子良倒是没有那么大的意见,除了对符子豪信任之外,他也好久没有亲自上场杀敌了。

当初升的太阳破开迷雾,龙虎山的义军,再一次聚集在了千秋关隘下面。

这一次,叫战的是一个身着白衣,肩披银色铠甲,胯下的白马更是没有一根杂毛,他手中的并画银戟,更是把他衬托得更加地伟岸,高大,好一个英俊的将军。

“上面的人听着,龙虎山首领白衣将刘子良请战,快点派出你们中武技最强的人,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嗯?这名字,怎么叫将军的这么像??”

“估计是巧合吧,两人长得一点也不像。”

“对啊,一个像玉面书生,一个像戎马将军的长相。”

“不管了,先报告吧!!”

于是,士兵匆匆跑到帅营汇报,此刻的刘子阳,正在和赛子龙举杯而酌,对于他们而言,就算是早餐,也必须要有酒,才更有味道。

“报告将军,下面有人请战。”

“哦,兄弟,肯定是昨天那个小儿,昨天我和他没分出胜负,等我出去将他擒来,再与兄长饮酒。”

旁边的管雪枫说完就站了起来,一把抄起了放在旁边的丈八点银枪。

“将军,不,不是那使鞭的,今天来的,是一个白衣白马,白甲银戟的年轻人,自称龙虎山的首领,叫,叫....”

那人看了看刘子阳,有些不敢说出口。

“叫什么??”

“将军恕罪,只是那名字跟将军的名字犯冲,如果说了,怕对将军不敬...”

“放屁,当兵的还相信这个?快说,他叫什么??”

“他,他说,他叫刘子良!!”

“什么!!”

这下轮到刘子阳不淡定了,他一时激动,将酒杯给捏碎了,瞬间站了起来,虎目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来啊,拿我的碧血点钢刀来,我要去会一会他。”

根本就不给下面的人拒绝的机会,他人已经走到了帐蓬外面了。

“将,将军,等等...”

城门打开,刘子阳迫不及待地打马冲出了寨营,手握碧血点钢刀,朝着对面的白衣小将迅速地冲了过去,把后面的侍卫甩得远远的。

“这...”

随着那人接近的距离越近,原本非常警惕的刘子良,他眼中的震惊之色越来越浓,最后竟然化为浓浓的惊喜。

刘子良扔下了自己手中的并画银戟,飞身下马,朝着对面那个疾驰而来的身影跑去。

“主公...”

“不可,危险啊!!”

看到刘子良那疯狂的举动,那些龙虎山的义军吓得脸色都白了,正打算不顾一切地冲过来,把刘子良给拦住的时候,却被符子豪一句话给怔在原地。

“人家兄弟相认,你们去凑什么热闹!!”

“兄,兄弟!!”

那些人就像是被人施展了定身术一样,怔在那里一动不动。

“怪不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龙虎英雄传
龙虎英雄传
连载
会飞的板蓝根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崇祯得信苍天泣涕
崇祯得信苍天泣涕
北京城的天气,此刻已经非常地寒…
2021-06-11
银色闪电怒废太守
银色闪电怒废太守
“陛下,先,先皇有令,太监严禁干政!!”…
2021-06-11
草上飞失陷龙虎山
草上飞失陷龙虎山
天门山作为刘子良梁山聚义的根据…
2021-06-11
血月狼归心龙虎山
血月狼归心龙虎山
但是,就在这时,通州城里面又响了了…
2021-06-11
三义士共上龙虎山
三义士共上龙虎山
一场撕杀一瞬间全面展开,便,这个小…
2021-06-11
白衣将通州故遭擒
白衣将通州故遭擒
白衣将刘子良跳马的举动,引起了所…
2021-06-11
舍命七郎勇斗白眉
舍命七郎勇斗白眉
龙虎山的西面一百多里处,有一个…
2021-06-11
白衣将智赚血月狼
白衣将智赚血月狼
龙虎山义军也遭遇了出道至今以来…
2021-06-11
赛子龙巧遇刘子阳
赛子龙巧遇刘子阳
渡过了黄河的龙虎山义军,朝着凤…
2021-06-11
刘子阳遇兄共上山
刘子阳遇兄共上山
第三日,天色刚天光不久,天边的朝霞…
2021-06-11
最新小说
更多
暖爱
暖爱
三国之全面降临
三国之全面降临
漫威中的法爷
漫威中的法爷
拜金女王回古代
拜金女王回古代
二嫁神秘老公
二嫁神秘老公
萌宝来袭:酷冷总裁宠上瘾
萌宝来袭:酷冷总裁宠上瘾
总裁别闹
总裁别闹
凉夏遇暖心
凉夏遇暖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