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子月灵

子月灵

2021-06-02 16:00:45
评语: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往往只有到来了,才会如何应对...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爱恋遇到无法抛弃的使命的时候,又该如何抉择,为何没有一个两全之策让他们全部停留下来,本不该发生的却无法躲避。  那么神秘的身世到底肩负着什么样的使命,本是遗憾的今生,却又有什么样的转机。九州大地为何偏偏是他就要承受所有的然而在这纠葛不清的二十多年里总会有人向他父亲询问有关他的一切,每次只要一提起他父亲都会以他的勃然大怒让询问之人不干的退却。。

小编推荐:

《 传噵者 》 《 重生90之悍女无双 》

精彩节选:

  事情已近过了二十多年了,在这二十多年里有关于他的一切似乎成了一个无法解离开的迷。

  然而在这纠葛不清的二十多年里总会有人向他父亲询问有关他的一切,每次只要一提起他父亲都会以他的勃然大怒让询问之人不干的退却。

  此时的九州大地在经历将近百余年的战乱中渐趋平缓,与其说平缓还不如说是诸国修身养息准备新一轮的战争,翼、梁、燕、荆四个实力不分上下的国家分割统治着一切,百年来互有吞并他国之意,终究只是百姓妻离子散,颠沛流离。

  他的父亲便是这梁国君主秦慕豪,他的来历也是那么的蹊跷,他是他父亲在一次出宫围猎归来时带回来的,当时只是二三个月大的婴儿。听归来的将士们说在跟随大王围猎的第七天的的一个深夜里大王忽然不知去向,贴身大将叶逸也不知去向,将士们立即将这是报告给随行的护将苏黎。

  苏黎立即召来当夜守卫问道:“几时发现大王不在的?”

  守卫道:“就在刚才宫女去大王营帐准备侍奉大王入寝时发现的!”

  “大王可曾离开过营帐”?

  “大王与叶将军一直都在帐内未曾离开过!”

  苏黎暗思此事过于蹊跷,但眼前最重要的事是找到大王,随即下令全军出动,四下寻找,将士们不敢怠慢纷纷打起精神。天边起了一阵白雾,似白雾又透着点暗黑,苏黎知道天马上就要亮了,要是还找不到大王自己恐怕罪责难逃。

  苏黎思量再三召来传令兵陈三道:“本将命你速去王宫告知国后大王昨夜不知所踪恐遇不测,请国师出山以助本将寻回大王。”陈三听完后飞身上马,只留下一缕烟尘!

  过了将近一个时辰,天已经泛亮了,陈三快马已到王宫东门玄青门口。陈三口喊:“苏将军急令!”,守城卫士便打开城门。东门守城将军叶远志问道:“如此慌张,所为何事?”,陈三喘道:“苏将军急令,需面见国后”,叶远志当即带他入宫。

  此时天已经大亮,叶远志与陈三疾步走在去往国后寝宫雀灵宫路上,叶远志问道:“苏将军发如此急令,是不是大王围猎出什么事情了?”陈三道:“大王昨夜不知所踪苏将军命我告知国后请国师出山,以寻大王。”

  叶远志听后大惊失色,随停下脚步道:“什么?数千将士保护大王怎会出如此事端?”陈三道:“将军有所不知,大王是在营帐之内失踪的,苏将军说此事只怕除了国师之外无人能晓是怎么回事”。

  叶远志又急问道:“我父亲现在如何?”

  陈三道:“叶将军是与大王一并失踪的”。

  叶远志听后不敢再耽搁,快步走向雀灵宫!

  一会的功夫两人就到了雀灵宫的门口,宫门守卫拦下便道:“二人来此有何贵干?”叶远志道:“麻烦前去禀报,叶远志有急事求见国后,”

  守卫见二人匆忙便与一旁的宫女道:“你去禀告国后叶将军有事求见,”转头又对叶远志道:“将军稍等。”

  宫女进去见国后紫仙芝正在床榻休息,便轻声唤起道:“启禀娘娘叶远志将军有要事求见。”

  紫仙芝烦闷地掀起被子遮住脸:“告诉他本宫正在休息。”

  宫女便碎步走出对叶远志道:“将军,娘娘正在休息将军若有事就等娘娘醒后再说吧!”

  叶远志顿了顿步子道:“烦请唤醒娘娘就说围猎场出事了。”

  宫女微皱眉头:“将军,娘娘交代过我等侍女不准打扰她休息。”

  叶远志怒道:“耽误了大事你担当的起吗?”

  宫女随即又转身进去:“娘娘,叶将军说围猎场出事了。”

  紫仙芝猛然起身道:“你说什么?”

  宫女颤颤巍巍的道:“叶将军说围猎场出事了。”

  紫仙芝掀开被子跳下床连鞋都没穿道:“快喧他们进来。”

  宫女道:“娘娘,您还没有更衣啊?”

  紫仙芝不耐烦的吼道:“我让你去你就快去。”

  宫女吓得随即跑了出去,并将二人带入了国后寝宫。

  叶远志和陈三见国后坐在床榻边尚未更衣便慌忙跪下道:“打扰娘娘清休臣罪该万死。”

  紫仙芝哪有闲心去行这君臣之礼急问道:“大王究竟如何?”

  陈三忙道:“大王昨夜在营帐之内离奇失踪,苏将军命我前来禀报娘娘请国师出山寻找大王。”

  紫仙芝听后忽觉天旋地转就要倒向床榻,宫女见状赶忙搀扶道:“娘娘、娘娘,”叶远志也连忙磕头道:“娘娘大王尚未找到这宫中之事全权依仗娘娘,您可不能出事啊。”

  紫仙芝缓缓起身道:“本宫无碍,这大王失踪之事可曾说与他人?”

  叶远志见国后缓过气便道:“不曾与他人提起。”

  紫仙芝叹道:“此事不得告诉其他王公大臣,谁要是泄漏了半点秘密本宫绝不轻娆!”

  叶远志与陈三听后道:“谨遵娘娘口谕。”

  紫仙芝起身道:“你二人先行退下吧,本宫要亲自去和国师商谈。”二人便退出雀灵宫。

  紫仙芝转身对身边的宫女道:“快给本宫更衣备驾,我要去仙鹤观。”

  不久紫仙芝便到了国师的道观仙鹤观,道观童子见国后前来纷纷跪迎,国师的大弟子云恪将国后等人带进客厅休息并派道童端茶倒水。

  云恪鞠躬施礼道:“不知国后娘娘屈驾寒观有失远迎,还望国后娘娘赎罪。”

  紫仙芝还礼道:“道长客气了,不知你师父云中鹤道长现在何处?”

  云恪道:“娘娘有所不知,师父正在闭关已有十余天了。”

  紫仙芝暗思这可如何是好,随起身道:“本宫有要事要与云中鹤道长商议,不知云恪道长可否通报一声?”

  云恪见国后如此慌忙必有要事便道:“娘娘稍候我这就去面见师父。”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紫仙芝在房中左右度步,忽见一个满头白发身穿青色道袍的老头迈着矫健的步伐走进客厅随大喜,这位白发老头便是梁国护国法师云中鹤。紫仙芝施礼道:“打扰道长闭关深修甚是难安。”

  老道回礼道:“娘娘唤贫道前来贫道不敢怠慢,”随即请紫仙芝入座。

  云中鹤理了理发鬓道:“娘娘急唤贫道所为何事?”

  紫仙芝忙答道:“今晨苏黎将军从围猎场传来密令说大王昨夜在帐内失踪,本宫心想此事非同寻常,想请国师出山以道法寻找大王。”

  云中鹤听完后微闭双目抬起精瘦的右手掐算,不久便睁眼道:“以老道来看大王此次失踪并非坏事。”紫仙芝连忙再问道:“国师的意思是大王不会有什么危险?”

  云中鹤微微点头道:“其中因果恕老道道法浅薄无法算出,可老道可以保证大王会安全返回,娘娘不必担心。”

  紫仙芝舒缓了两口气道:“既是道长说了,本宫也就放心了。”随即起身施礼道:“本宫还有要事要回宫处理,就不再打扰道长了。”

  云中鹤也连忙起身道:“娘娘言重了!”

  紫仙芝回到宫中便招来陈三道:“本宫命你速去苏将军处,告知苏将军就说大王会平安回来。”陈三接令后依旧是飞身上马赶往围猎场!

  话说陈三到了围猎场发现大王和叶逸已然回到军中毫发无损,只是带回来了一个二三个月大的男婴。听寻找大王的将士们说大王和叶将军是在晌午时分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就抱着这个婴儿。

  傍晚时分苏黎将军发下军令说此次围猎大王龙颜大悦,明日班师回朝所有将士都有赏赐!

  当夜苏黎卸下盔甲面色凝重的走进了大王的营帐,见大王和叶逸老将军坐在榻边大碗饮酒开怀畅谈便跪下道:“末将昨夜护驾不力特深夜前来请罪,请大王治臣之罪吧。”

  秦慕豪挽起衣袖起身扶起苏黎道:“苏将军不必自责,昨夜之事与将军无关,快坐与本王一同饮酒。”

  苏黎又连忙跪下道:“末将惶恐,到底是臣有失职守愧对大王!”

  叶逸见状起身劝道:“苏将军又何苦这样,既然大王安然无恙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吧。”又转身对秦慕豪道:“大王意下如何?”

  秦慕豪大笑道:“老将军言之有理,苏将军快些请起,与本王共饮这宫中三十年的陈酿!”

  苏黎见大王无任何责罚之意道:“多谢大王,”便起身盘坐在榻边。

  叶逸又取出一只酒樽盛满置于苏黎旁道:“大王此次出宫围猎收获颇丰,就让末将和苏将军敬大王一杯吧。”苏黎举起酒樽道:“大王毫发无损的回来对末将而言着实值得庆贺!”

  秦慕豪见二人爽快至极也举起酒樽道:“好,来干!”

  三人连饮几杯后苏黎道:“大王,末将见大王回来时带一婴儿不知是何缘故?”秦慕豪不说话连饮了两杯酒,叶逸见状起身对营帐的侍女守卫道:“你们暂且退下。”

  秦慕豪见大帐之内只剩下他们三人便道:“苏将军有所不知,昨夜本王与叶老将军去见了一个非同寻常的人,这个男婴便是他托付与本王的,其余之事本王不能在对将军说起了!”

  苏黎听后便知此事不寻常道:“大王想如何处置这个婴儿?”

  秦慕豪摸了一下胡须道:“这事本王倒不曾想过。”

  又连饮了三杯对叶逸道:“叶老将军如何看?”

  叶逸轻抚发鬓思量了一会道:“托付之人曾说此子身负重任,我看大王不如收为三子这样才比较妥当。”

  秦慕豪也深思了一会点头道:“就照叶将军说的办吧!”随即便哈哈大笑道:“本王有第三个儿子了!”

  次日秦慕豪率众人回宫,王公贵族文武百官全在城门口迎驾,王公百官全都跪在城门口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全都在谈论着大王深夜不见踪迹归来时却带着一名男婴回来的事。王宫百官迎驾的位置也是遵循礼制安排的,先头跪迎的两位便是当朝右丞相薛贵与左丞相卫严,接下来依次是秦慕豪的两个儿子,八岁的大公子秦子宣和五岁的二公子秦子傅最后是皇亲国戚和依官位大小和将位高低的排列的文武百官,妻妾全在寝宫平霞宫前迎驾。

  秦慕豪扶着侍卫的肩膀跳下马,接过侍女怀中的男婴,用那厚劲的手掌轻抚了一下男婴的额头,便阔步走进城门。众人纷纷磕头口喊:

  “微臣恭迎大王回宫,”

  “儿臣恭迎父王回宫,”

  “末将恭迎大王回宫。”

  秦慕豪边走边挥袖道:“众爱卿都平身吧,”头也不回的走向寝平霞宫,百官便起身各自回府。此时的平霞宫口跪着几位身着华丽长裙头饰珍贵宝物的女子和几十位宫女守卫,那几位女子便是秦慕豪的妻妾,先头所跪之人就是国后紫仙芝。

  秦慕豪人还未到但那浑厚的声音却已近到了,紫仙芝等人跪在那就听见秦慕豪喊道:“来人,快把邱嬷嬷给本王请过来!”

  又过了一小会众人便看见了秦慕豪的身影随即喊道:“臣妾恭迎大王回宫,”这声音虽不比城门口百官的浑厚响亮却在娇柔之中带着几分甜蜜。

  秦慕豪心生感动道:“爱妃不必如此拘泥快快请起,都先回寝宫去吧,本王这几日有些疲累想多些休息,等过几日再去看你们吧!”随后便进了寝宫,几位妃子也在侍女的簇拥下纷纷回宫。唯独紫仙芝没有回宫径直走进了平霞宫。

  秦慕豪见紫仙芝没有回宫道:“国后难道还有什么事情?”

  紫仙芝掩面而泣跪下道:“臣妾自从得知大王围猎时神秘失踪便茶饭不思,今日得见大王安然,实在是太高兴了。”

  秦慕豪最见不得女人哭,自己征战沙场所向披靡,但这儿女情长却不擅长处理,这下慌乱了手脚,秦慕豪摸了摸发簪道:“国后之意我自然懂得,可我这不是毫发无损的回来了嘛,你就不要再担心了要是伤了身子我会心疼的。”

  紫仙芝微微一笑起身道:“既然如此臣妾就不打扰大王安歇了。”便带着侍女回了雀灵宫!

  第二天秦慕豪在早朝之上正式宣布将带回来的男婴立为三公子赐名子月,交与邱嬷嬷抚养!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一章 来历不明的婴儿
  • 第二章 赐名子月
  • 第四章 心生外出之意
  • 第五章 同意出宫
  • 第六章 出发永安
  • 第七章 初到永安
  • 猜你喜欢
    更多
    爱来得刚好
    爱来得刚好
    谋仕之五国逐鹿
    谋仕之五国逐鹿
    唯有楚楚动人心
    唯有楚楚动人心
    无声的较量
    无声的较量
    三国三流
    三国三流
    程序狗治理大明记
    程序狗治理大明记
    误入狼室:顾总宠妻无下限
    误入狼室:顾总宠妻无下限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热门评论
    高千泷

    &云中鹤

      紫仙芝还礼道:“道长客气了,不知你师父云中鹤道长现在何处?”

    高千泷

    &大王尚

      紫仙芝听后忽觉天旋地转就要倒向床榻,宫女见状赶忙搀扶道:“娘娘、娘娘,”叶远志也连忙磕头道:“娘娘大王尚未找到这宫中之事全权依仗娘娘,您可不能出事啊。”

    高千泷
    志与陈&寝宫雀

      此时天已经大亮,叶远志与陈三疾步走在去往国后寝宫雀灵宫路上,叶远志问道:“苏将军发如此急令,是不是大王围猎出什么事情了?”陈三道:“大王昨夜不知所踪苏将军命我告知国后请国师出山,以寻大王。”

    高千泷
      云&后如此

      云恪见国后如此慌忙必有要事便道:“娘娘稍候我这就去面见师父。”

    高千泷
    :“二&”

      一会的功夫两人就到了雀灵宫的门口,宫门守卫拦下便道:“二人来此有何贵干?”叶远志道:“麻烦前去禀报,叶远志有急事求见国后,”

    高千泷
    就放心&道:“

      紫仙芝舒缓了两口气道:“既是道长说了,本宫也就放心了。”随即起身施礼道:“本宫还有要事要回宫处理,就不再打扰道长了。”

    高千泷
    仙芝烦&诉他本

      紫仙芝烦闷地掀起被子遮住脸:“告诉他本宫正在休息。”

    高千泷
    正在休&若有事

      宫女便碎步走出对叶远志道:“将军,娘娘正在休息将军若有事就等娘娘醒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