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逆明改天

逆明改天

2021-04-17 15:31:13
评语: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再次穿越复活崇祯十年间,下回分解我逆明改日! 逆明改日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王雷伸着脖子的看看窗外,感叹着:“好大的风!”“总旗,不用担心。”李云烈从昏暗的屋角走过来递给王雷一条湿毛巾。王雷以总旗官充任这里的甲长,不过在这里也只有李云烈以军阶相称于他。“哈哈!”韩豹笑着说:“我就说雷哥就是瞎操心。一个冯朝正加上一个朱孔阳,除非是今天下刀子,要不然能出什么事。”王雷暂时放下自己的思绪,接过李云烈递来的手巾擦了把脸:“这倒是真的,他俩七八个你加起来……”他停了下,改口,“比我们几个加起来都让人放心。”屋里传出阵阵笑声,大家都知道王雷这是意有所指了。王雷又搜索了自己大脑中另一个人的记忆,回想着之前的事情。磨儿山的七名军士中,朱孔阳的年纪最大,冯朝正最为年轻。据朱孔阳自己所说,他们家祖祖辈辈就守在这磨儿山的烽火台。在大量军户逃亡的情况下,他是这里唯一还在的世袭老军户。时间长了,他们世代就把磨儿山和烽火台当成家了,舍不得离开。当然,这是他自己的说法。要按韩豹的理解,这是朱孔阳的脑袋有问题。在其他人看来,派兵守磨儿山,无论如何都是一件诡异的事情。虽然这些年东虏屡次入关劫掠人口财货,可从来没来过这地方。因为这里就没什么值得抢的东西。就算有,就凭七个人能挡得住吗?自大明朝廷在这里驻军之日起,就没有听说过对抗外寇的故事,便是打家劫舍的强盗也不曾看见过一个,山上的烽火台也是一直都没点着过。军士们的第一要务,永远都是解决口腹之欲,再就是赌钱闲扯打发无聊的时光。可是朱孔阳不同,既不去浇菜喂猪喂鸡,也不去赌钱,每日里就是坐在门口削竹木和去山上布陷阱。“上磨儿山的烽火台有两条路,转折遮掩二十处。如果东虏来的话,我们七个人是守不住的。”这是让朱孔阳苦恼的问题。如果王雷看的话,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怎么会有人来打这鸟地方呢?”但是朱孔阳却致力于解决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办法就是:机关陷阱。在磨儿山待了多久,他花了多久时间创设机关陷阱,设下的陷阱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好在朱孔阳只是用些竹木兽骨,那些机关过不了多久就会腐坏了。不然现在军士们根本就上不了磨儿山,哪一条可以上山的路朱孔阳没布过的陷阱呢?不过这也让朱孔阳有了展现他价值的机会。磨儿山的陷阱,他每天都在修复,这边还没修复那边就又坏了。如果是朝廷没有强制调令他离开的话,朱孔阳肯定会一直这样干下去。对于兵士们来说,朱孔阳是他们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乐趣。无趣的时候都可以拿坐在门口削箭头的朱孔阳开玩笑:“老朱头,你这是干什么呢?”朱孔阳一定是一脸认真地回答:“做机关呢!”兵士们于是再问:“为什么要做机关?”朱孔阳就继续回答:“上山有两条路,转折遮掩二十处。如果东虏来攻打的话,我们七个人是没法守住的。做了机关陷阱,人就上不去了。”到了这个时候,兵士们一定哄然大笑,鹦鹉学舌地说:“可不,人就上不来了。”朱孔阳并不生气,点头说:“是啊,人就上不来了。”一边继续削他的箭头。不过朱孔阳的机关陷阱并非毫无用处,那些陷阱里的木刺骨箭尽管对着甲的兵士造不成多大伤害,但隔三差五的总可以抓获些无辜的走兽,磨儿山的军士们也就可以多开几趟荤。也许是因为这个,从来也没有人抱怨朱孔阳从不浇菜喂猪喂鸡。王雷刚穿越到磨儿山的那几天,颇为朱孔阳不平。可朱孔阳总是那么一门心思的做着自己的机关,他也明白同伴们是在取笑他。渐渐地,王雷现在也会问:“老朱头,做什么呢?”跟着大家一起笑。不过王雷觉得其实像朱孔阳这样手里一直有事情做,也是挺让人羡慕的。如果说朱孔阳只是让大家觉得好笑,冯朝正就让人人都头皮发麻。所有人都认为,冯朝正不应该来当兵。和军士们比起来,冯朝正算得上出身豪门。冯家开着大同府最大的酒楼客栈,冯朝正的父亲在大同府里虽然不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也算得上不大不小的富豪了。冯朝正从小好动,力气过人,最喜欢打架生事,家里头痛,不过他家也是军户,索性请了个武师教他,没过几年果然弓马娴熟,然后就送他来当兵。可是冯朝正居然来到了磨儿山。以守烽火台军士们的聪明和恶意加在一起讨论,最后一致认为冯家不知道得罪了哪里的大人物。不过冯朝正来到磨儿山自己可一点没有灰头土脸的意思。冯朝正来的那天,天气很好守在山上的韩豹隔着好远就能看见山下的零星点缀着几棵树的黄土地上那个亮闪闪的身影。冯朝正裹在一身银色的铠甲里面,手里一杆雪亮的战刀,腰间的牛皮质刀鞘手工也是异常精美。这一身从上到下就是大同府最好的铁匠看见了也要自惭形秽。连胯下那匹比人头还高的炭火色的马也披着皮铠。如果不是走在青骡子拖着的辎车边上,冯朝正至少会被当作是大明朝指挥使一级的人物。“我的天啊!”韩豹吐了吐舌头,眼睛发直地对李大山说,“你说,这么一身行头得值多少钱啊?”“很多钱。”李大山大力点头。韩豹愤怒地瞪了他一眼,这家伙说的话从来都是可以不用说的那种。“废话!回头问雷哥去。”问王雷也没用。见到冯朝正的时候,之前的那个王雷正在营房前的空地上跟李云烈两个一起在菜地浇水。见到战神一般华丽光彩的冯朝正,他愣了一下,把手里的水瓢扔进木桶里,湿手胡乱在裤子上抹了几把,下意识地整了整衣襟。如果不是送给养辎兵说这是新调到磨儿山烽火台的军士,王雷还以为这是哪一位大人物来视察的。“总旗官……”冯朝正跳下马来,迟疑地向王雷行军礼。尽管有辎兵的指示,他也很难把面前这个一身菜味的家伙和自己的长官联系起来。“啊……”王雷挥挥手,“不用那么正经,咱们这里不讲这个……”他上下打量着冯朝正,转脸望辎兵,希望能听到一点来龙去脉。辎兵摊摊手,表示自己一无所知。“好啊!小伙子很精神嘛!叫什么名字?”王雷随和地笑了笑,最终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指头弹了弹冯朝正身上铠甲,问:“你这身行头可值不少钱吧?”别说是王雷他们,就是朝廷最精锐的关宁铁骑也没见过。和他的袍泽战友们一样,冯朝正也是内心震撼很深。也不是因为他们装备比自己寒酸很多,教他武艺的师傅也是一个千户级别的,朝廷各地军备的情形怎么会不知道?可是磨儿山的情况还是让他大大不爽。装备给养差些倒没有什么,可是这些人哪里有一点兵味?每天只是浇菜喂猪,了不起去山上烽火台值守,不要说训练格斗,就连最基本的军阵训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训练?”韩豹听了冯朝正的提议,惊诧地跳起来,两条眉毛竖起来,摸着冯朝正的头说:“新来的,你发烧了吗?每天夜里山上换岗……”“当年戚家军为何能凭三千人平定倭乱?就是在于平时的严格军阵训练,以使全军战时令行禁止。”冯朝正梗着脖子说。他怎么能退后?若是这一步也坚持不了,他又怎么能奢望把磨儿山变成他辉煌军旅的起点?他可还梦想着有朝一日,平定辽东,封侯拜相,光宗耀祖。王雷有点来火,“说到令行禁止,我是你的长官吗?”“是。”冯朝正大声说。“咱们磨儿山编制中没有马匹,这草料是没有着落的啊!不能为了你的私马,单独买草料。”王雷对这个年轻人其实颇有好感,像极了当年刚从军的自己,于是接着说:“我知道你心思大,不是久留磨儿山的人物。不过将兵的道理在任人;为将的道理在知机……”“雷哥说的是。”一旁主管给养的赵飞轩最是赞同王雷这番话。冯朝正不可能对这个邋遢的总旗官意见听进去多少,嘴上不说眉头可就死死地拧成了一个结。王雷知道多说无益,叹了叹气,就再不管他了。可是没有就此罢手。他憋着一口气牵着炭火马去凤栖村卖,村民又会有谁需要他的马?比牛吃的多,耕地还不好使。就算是有人想要也买不起。他只好找了户人家给了些银钱让他们照料坐骑。隔个几天的,他就去凤栖村看看他的马。不管怎么样,唠唠叨叨的赵飞轩也不能再发他的牢骚。解决了私马的问题,冯朝正开始继续他的练兵。不过他也知道众人看他的眼光。每日里军士们干的活他也都干,从不逃避。值守烽火台的事情更是早到晚退。只是大伙还没起床他就自己开始早操,到了赌钱的时候他就在屋外的空地上练习武艺。毫不意外的,朱孔阳和冯朝正这一老一少是一拍即合,整天都在那里研究磨儿山的攻守战备。大家之前只当他是一个笑话,送他一个外号叫“冯将军”。然而几个月下来,连最泼赖的韩豹也不敢继续笑话他。用韩豹的话说:“看冯将军每天这样,心里没一点不愧疚也是不可能。”不过内疚了也不能按训令作息,这是磨儿山啊!人人都盼望冯朝正不要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样还能轻松一些。虽然是自己来得这个时空之前的事情,不过想到这里王雷嘴角还是微微上扬。是啊!今天是这两人守在山上,王雷是不用操心什么。风突然就停了,包子也出笼了,立马招呼着:“刚出笼的好吃,大家快吃包子!”。

小编推荐:

改天逆命小说  

《 毒妃在上,邪王宠上天 》 《 僵尸老公好威猛 》

精彩节选:

  崇祯七年七月二十五日,大明大同府辖下磨儿山。风起得很快,不过是眨眼的时间,已经翻卷起遮天蔽日的黄土沙粒,虽然黄昏时分,太阳还在西边的山头上,不过天地之间也黯淡下来了。苍茫的山峰上隐约可见一座孤零零的烽火台。山脚下是负责守卫烽火台的兵士们的营房,说是营房,其实也就四间茅草屋,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建的,屋顶长了很多不知名的杂草,看起来很是破败不堪,好在是贴着山壁建的,还算坚固,用来遮风挡雨还是够了。最右边的房顶正冒着炊烟,显然是正在做饭。这时,王雷推开房门,风吹得他睁不开眼睛,用尽全身力气勉强站住的他,手掌平顶在额头,向上望了眼山上的烽火台,又匆忙回到屋里。王雷揉了揉眼,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用脚呲了呲。清了清嗓子,说:“赶紧的,蒸好了,送两笼到山上去。”灶台前蹲着的那个虎背熊腰的兵一边添柴一边嬉皮笑脸的说:“雷哥,说好听点,你这是爱兵如子。可你也不想想今天是谁守在山上?那是冯将军,他家也是大同府有名的大户人家,他能看得上这几个肉包子?还有朱老头,他最上心的就是做机关。我打赌,他俩谁要是在乎这个,今天我忌口,当我今天一个包子都没包。”屋里的几个人在笑,韩豹口中会有什么好话。“那说难听点呢?是不是我是操的一把妇人之心?”王雷挥一挥胳膊,拳头精确的穿过韩豹胡乱格挡的手臂,敲在他的额头上,一边笑:“你还有脸说,今天你包了几个包子?”韩豹摸着额头说:“哎呀,雷哥,下手也够黑的,七八个还是有的。”听了这句话其他几个兵都扔下手里的活,直起腰来。韩豹身旁一个一脸嫩相的小兵学王雷的样子,伸手就想刮韩豹的后脑勺,被韩豹鸡蛋般的眼珠瞪了下:“反了你啦小赵!”赵飞轩忙把手缩了回去,嘴上却不服软:“你还要不要脸,还七个八个呢。要不是我和李大山,今天大家就只能喝西北风了。”刚才在韩豹身边看火候的李大山高举着胳膊,对着韩豹伸出两根手指头:“两个!就两个!多包一个我跟你姓。”韩豹的脸皮纵然是城墙,现在也有些挂不住,耳根甚至都微微有些红,嘴里嘟囔着:“只不过就是差了四五个,你们就说得这么难听。”大约是心里懊恼,他用力拍了下蒸笼,笼子似乎要被他打破了。李大山立时跳到他身边,一把按住他的手,急道:“轻点轻点,敲坏了,今天真得要喝西北风了。”兵士们打闹成一团,王雷站在一旁心里却默默的念道:“一个月了!”眼前这个王雷虽然身体是明代人,但这个身体的思想与灵魂已经不是这个时空的人,而是来自后世二十一世纪一个的法律专业本科大学生。直白的说,就是王雷俗套的穿越附身了,过程也已经记不清了。巧合的是这个躯体的主人也叫王雷,这个时空的王雷年纪二十四岁,一米七五的身高在这个世界已经是高大,不但精通拳脚功夫,而且还擅长使用长枪和弓箭两种武器。以总旗官充任磨儿山烽火台守军的甲长。虽然王雷是个老成持重,心理素质极好的人,遇到这种事情也就不会害怕恐慌,但是情感上的沮丧是无法避免的。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人师友,还需要面对全新的生活,会有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困难、危机,要改变以前的习惯适应这个世界。王雷附身时,同时拥有了该身体的思想,这让他省去了许多麻烦,他现在整理着脑中的记忆加上这些天自己从其他几个兵士谈话中了解到的情况。现在是崇祯七年七月下旬,这几年大明北方各省尤其是山西连年大旱,上面的钱粮也是有一个月没一个月的。当年太祖洪武皇帝,设卫所,就是为了像唐府兵制度寓兵于农,战时出战,平时屯垦,不收百姓一粒粮而养兵百万。可是经过两百多年的岁月,到当今圣下治下,军户屯田被官僚和豪强侵占,士兵也逃亡一空,王雷作为总旗官,按说手下应该有兵56员,眼下只有七个,还都是重新招募的,都没有打过仗。几个大男人守着山上一个烽火台,实在无聊。之前的这个总旗官只好带着他们在山下的荒地上养鸡种菜。再后来几个人凑了饷钱,去附近的凤栖村买了一对猪,几年下来猪圈里的猪已经有七八头了。王雷现在也认为好笑:据自己所知,磨儿山离大同府百里有余,最近的威远卫也有三十余里,仅仅空空一座烽火台,就是附近不远的凤栖村也是只有百十来人的小村庄,不知道自己算的哪一路甲长,无非是这鸟地方实在偏远,但朝廷总要派几个人在这做做样子。威远卫一个月才派人来送一次粮饷和给养,若是天气不好,每月的这一次也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到。只能自己在山下动手,丰衣足食了,花在菜地上和猪圈里的功夫远比舞刀弄枪要多。要不然,嘴里都要淡得长出毛来了。今天正好杀了猪,包肉包子打打牙祭。作为文科生的王雷,他记得崇祯七年的七月七日,后金汗皇太极领军征服蒙古察哈尔部后,借口明边将扰边杀民、匿逃人,领军数万于尚方堡破口而入,随后在宣府镇境内大肆劫掠,进而兵围镇城,宣府城守兵发炮将其击退,退往大同一带。七月二十三日,在王雷来到这世界的前两天,后金中路军攻陷了保安州,军民死伤无算,知州阎生斗殉节。此后后金中路军在阿济格带领下退往大同与皇太极会合。依王雷对历史的了解,这几天后金军大部应该就在大同一带肆虐,要到闰八月时,他们才会全军退往塞外。虽然这磨儿山,可以说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可也是大同府辖地,万一满洲人真的来了,可怎么办?和这几个菜农一样的兵一起为大明殉节?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引子
  • 第一节 狼烟起一
  • 猜你喜欢
    更多
    离帝
    离帝
    月如秋水润心
    月如秋水润心
    雪狼出击
    雪狼出击
    重生之制霸狂妻
    重生之制霸狂妻
    一诺倾情:吻安,傅先生
    一诺倾情:吻安,傅先生
    大唐之神级谋略家
    大唐之神级谋略家
    项楚
    项楚
    我的军长爷爷
    我的军长爷爷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