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楼兰血

楼兰血

2021-04-08 15:26:31
评语: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他本有心王位,虽然天下人惟恐他夺回了王位,侮之,灭之,惟恐他再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便,  他争王位。  夺天下,伐蛮夷。  尽得天下珍宝,尽御天下美女,尽凭四海臣服于……  然,痴念一生的女子,为他最后牺性了性命,对此,他疯癫数年,这才若大的成祥殿内,到处张灯结彩,墙壁上蜿蜒着巨大红色帐帘,青石地板被宫女们擦的一尘不染,墙角处的君子兰是新换的,散着悠悠的香气。。

小编推荐:

天龙八部3楼兰打血  楼兰血鹦鹉  楼兰血清  楼兰血墓密室逃脱游戏攻略  楼兰血管弓  楼兰血墓真人密室  楼兰血墓 密室逃脱  楼兰血墓密室逃脱攻略  楼兰血统  

《 倾世毒妃:废柴王爷请入帐 》 《 唐水心擎邵宇 》

精彩节选:

  “怕什么?这酒如此甘醇,不如你喂我?——你喝下,度给我,如何?”耶律吉说着将酒杯塞到了秀儿手里,秀儿一只手端着木盘,另外一只手背塞上一只酒杯,耶律吉一步步逼上前,她在一步步的后退……

  皇储忽然凝住笑,一吭不吭的看着耶律吉。

  皇储耶律宏瞟了一眼地上的酒渣,那颜色,那味道,或许对于别人会看不出透彻,但对于他,杯中是什么东西,他是再清楚不过。

  “干嘛打翻我的酒!真是可惜了”耶律吉望着地上散落的酒水,一副极其心疼的样子。

  从耶律吉记事以来,皇后的眼神都是冷的,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能改变她对他的态度,那双眼睛,永远是寒潭一样的冰冷,可是现在,她居然对他笑?而且那笑容看起来是如此诡异……

  “这个头冠好难看,有没有好看一点的?”耶律吉抬手抓着额前的珍珠流苏,忽然笑嘻嘻的问了一句。

  “二弟。”皇储耶律宏似是听出了什么,摇着折扇叫住他。

  “他素来无视章法礼节,再等等。”六王目光温润拍拍耶律宁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他的手停在空中,大拇指在酒杯上轻轻摩挲一下,忽然放浪一笑。

  “哼,本宫看来,你敢的很!!”皇后的声音高了一个度,头上的金步摇随着她的气息微微发颤。

  “咳咳。”风皇后警示般干咳两声,珠儿一惊,忙抽回了手,抬手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将酒壶重新放回。然后颤颤巍巍的端起红木漆盘,那木盘却因为她双手的颤抖而失了衡。

  一双凌厉的丹凤眼,将台下皇子王孙们一一扫过去,目光锋利如刀,所到之处,似乎是要剜下一块,只看到皇储耶律宏的时候,才微微露出一点和蔼宠溺之色。

  “废物!酒都倒不好!!”风皇后怒视她一眼,袖子一拂:“秀儿,你去!”

  耶律吉抬起手缓缓将那只酒杯端起,抬眼望去,皇后正襟危坐,嘴角扬起一个阴测测的笑意,见他看她,笑着微微点点头。

  耶律吉将手中的酒杯举起,沉吟片刻,正要送到唇边,眼角的余光撇见珠儿的脸顿时变的蜡黄,她拼命摇头,而皇后的眼神分明带了几分得意。

  有司很恭敬来到耶律吉的身边,为他正了正衣领,仪式开始。

  “来啊!”耶律吉邪魅地催促她一句,“你看,大家都等的着急了呢!!”

  身后一阵冷厉的声音传来,是皇后。

  皇后敛了笑容,目光瞟了一眼珠儿,珠儿身子猛然一颤,立即起身,将几案上的一只纯银酒壶握在手里,缓缓注酒在一只纯银八宝酒樽中,珠儿的手微微发抖,那只酒杯已然注满,她还浑然不觉,酒水就那么一点一点的溢出来。

  加冠礼开始,整个大殿气氛顿时安静了下来。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一章 毒酒
  • 猜你喜欢
    更多
    超级大国始于1900
    超级大国始于1900
    第18章 窝心
    第18章 窝心
    第17章 他的计划
    第17章 他的计划
    逍遥小书生
    逍遥小书生
    第29章 邀约
    第29章 邀约
    许你今生爱如绵
    许你今生爱如绵
    三国之蛮王
    三国之蛮王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
    热门评论
    凤V凰
    寒潭一&此诡异

      从耶律吉记事以来,皇后的眼神都是冷的,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能改变她对他的态度,那双眼睛,永远是寒潭一样的冰冷,可是现在,她居然对他笑?而且那笑容看起来是如此诡异……

    凤V凰
    ,嘴巴&微张,

      珠儿紧张地直接用手死死的抓住裙角,嘴巴微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凤V凰
    宫看来&摇随着

      “哼,本宫看来,你敢的很!!”皇后的声音高了一个度,头上的金步摇随着她的气息微微发颤。

    凤V凰
    ”有司&在身边

      “礼成。”有司在身边高声唱了一句,唤醒了他的思绪。

    凤V凰
    冠冕加&上垂下

      经过三道工序,最后有司将一顶华丽冠冕加到耶律吉头上,冠冕上垂下条条珍珠流苏,微微荡着。

    凤V凰
    后身边&摇头,

      再看看皇后身边的珠儿,她眉头紧锁,微微摇头,似乎担忧着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六王不明所以只顾大口喝酒,而皇储此时友善的来了一句。

    凤V凰
    平时的&冷厉,

      皇后一改平时的冷厉,嘴角忽然扬起一抹阴笑,对耶律吉道:

    凤V凰
    只蟋蟀&的很呀

      耶律吉见躲避不过,只好将藏在袖笼的一只小竹笼悄悄塞给耶律宏,凑到他耳边,故作神秘:“大哥,昨晚新得常胜将军一只,一晚胜了七只蟋蟀,厉害的很呀!你先替我收着,一会仪式完了我找你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