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洛神记

洛神记

2021-04-04 15:23:40
评语:文章文笔优秀,精彩非常,引人阅读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无双左右观望,确定没人后附身贴在知府耳旁轻言道“我想组建一支马队,第一笔生意免费运输,我想请大人将消息无意间传给朝廷内部。”。

小编推荐:

洛神记的作者是谁  洛神记电视剧  洛神记原创汉服  洛神记汉服店  洛神记汉服是山店吗  洛神记汉服店是正的吗  洛神记原创汉服是正的吗  洛神记汉服  洛神记汉服是正吗  洛神记  

《 他日为青帝 》 《 寒山旧影 》

精彩节选:

无双仿佛被人抽干气势,一下软弱起来,瘫坐在凳子上,气若游丝,抽涕连连。知府见状欲安慰几句,但也好奇为何因一名便受苦受难?

“几位客官我看你们不像本地人,我们这的人挨冻,我看几位似乎不太受得风寒,不知几位来自哪里?”小斯一边给众人沏茶一边笑着用官话(神朝第一任天帝一统的官方通用语言,神朝内的所有子民都得学习,类似现在的普通话)问到。

三人说着说着,借着彼此的推论,以及登基时天帝请国师传言,还有国师开的大会,不服之人突然消失了几个,他们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随后停顿几息继续道“小的一介草民识得官僚三生有幸,在敬你一杯!”……

……

朱少文听言哈哈大笑“原来掌柜因此事而发愁,无妨既然如此我派人保护掌柜前行可否?堂堂神朝谁敢为了一单生意与天庭作对?”

赵文苟与另两位战王相视对看一眼,点头各自回房…无双一脸茫然但是赵文苟已经前去马车,若还争执那就显得矫情了,也就准备上房去睡了…

知府正喝着茶水闻言一顿,目光微微有点躲避,食指轻敲茶杯。过了好几息后才缓言道“小友志高,心系天下,不知你做何打算?”

等了好一会儿,终于看到三个身穿黑色燕服(类似现代的休闲装)身带兵器的汉子姗姗来迟。

几人以前没有细想,当今日交流后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一个人,他们三人面对那个人时都选择了沉默,再也没有讨论这个话题了。

过了好一会,知府问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伯父伯母因名字而死,无双闻言状若痛苦,慢慢说道五年前的事。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九章 传说中的战神殿
  • 第十章 出发
  • 第十一章 福祸相依
  • 第十二章 归
  • 第十三章 激战
  • 第十四章 扭转
  • 猜你喜欢
    更多
    疯狂神三国
    疯狂神三国
    原始时纪
    原始时纪
    大唐开局就是皇帝
    大唐开局就是皇帝
    三国之郑氏天下
    三国之郑氏天下
    我和明朝有个约会
    我和明朝有个约会
    洛少前妻不好追
    洛少前妻不好追
    萌宝助攻:甜蜜热恋
    萌宝助攻:甜蜜热恋
    天价千金别想逃
    天价千金别想逃
    相关资讯
    更多
    第八章 大乱初起
    第八章 大乱初起
    枫叶残落夜已寒,宝剑手握月无霜。 ...
    2021-04-04
    第六章 相谈
    第六章 相谈
    双马俊车,身边有几多侍卫,更有三位 ...
    2021-04-04
    第七章 暗杀
    第七章 暗杀
    九月初五天色渐凉,斜阳高挂文张天 ...
    2021-04-04
    第三章 骗吃骗喝
    第三章 骗吃骗喝
    慕容手托下巴,身陷记忆。道人不胜 ...
    2021-04-04
    第四章 结交
    第四章 结交
    阔别五日,星满楼哦不,正康楼生意红 ...
    2021-04-04
    第五章 三天师
    第五章 三天师
    “正书行”盛大开业,我们走过路过 ...
    2021-04-04
    第十六章 战争重器
    第十六章 战争重器
    三天师站在一辆暗红色战车上,直直 ...
    2021-04-04
    第二章 无双
    第二章 无双
    “哈哈哈!无双?你父母但是文化人啊 ...
    2021-04-04
    第十五章 新的启程
    第十五章 新的启程
    一路上慕容和三位战王在喝酒时闲 ...
    2021-04-04
    热门评论
    万千渡
    大殿辉&柱,长

    大殿辉煌磅礴,共有十二根盘龙大柱,长达六里,宽约五里,高约十五六丈!同时容纳万人也很是空旷!

    万千渡
    但人生&因其职

    “非也,非也,现在的我或许有所不及,但人生在世岂有不战而屈人之兵?因其职位而尊敬,因是长辈而尊重,因为前人而敬仰。

    万千渡

    &题道“

    知府听着听着感觉他越说越是离谱,连忙岔开话题道“小友志气不错,我因公务在身便以茶代酒,先敬你敢想敢说。”说罢双手抬杯一饮而尽。

    万千渡
    知该如&,也不

    “哈哈哈!小友说的在理,可是这涉及到国政,我也不知该如何讲起,也不知道该不该讲啊。”说着不免摇头视做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