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2021-02-22 20:12:05
评语: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陆南溪花了八年苦心经营着一纸婚约,被那个男人借助非常干净后转卖送入了监狱,最后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几载后,凤凰涅槃浴火复活,陆南溪带着一身怨恨誓要将曾的血债她呆愣愣的坐在公园长椅上,深秋,却只穿着一件薄风衣。。

精彩节选:

两人嘴角都带着笑,雨后的霞光映照在他们身上,简直美好的像幅画。

看着手里的孕检报告她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只是她并没有,只是维持着一手撑在沙发背上,要起来还没起来的尴尬样子。

闭着眼睛,仰起脸,想着就告诉他吧,回去就告诉他。

所有都知道是陆家少东陆南溪逼婚简家私生子简婴才得来的如今的简家。

她抬头与他对视,不可置信他所说。

时至今日她还清晰的记得,这女人简直是个疯子,纵火烧她不成反倒自食恶果葬身于火海。

微微抬头,努力把眼泪收回去,陆家没有男丁,她是陆家的少东,更是陆家门面!

“让他们停下来!停下来!!”

她怀孕了,如今已经三个月,孩子是简婴的。

她呆愣愣的坐在公园长椅上,深秋,却只穿着一件薄风衣。

开门声惊动了他们,背对着陆南溪的女人回头一瞬让陆南溪瞪大了眼睛。

摸了摸微微隆起的小腹,这里有了她和那个人的孩子。

她的样子就像时间被静止了,她想问一句‘你说什么?’但是目光却落在了茶几上那张离婚协议书上。

如果他知道自己也怀孕了,会不会为她留下?能不能保全这段来之不易婚姻?

陈绯双手抓紧他的衬衣,低眉敛目的摇摇头,“我就劝她签个字,可能,她还是喜欢简哥的……”

陈绯!她怎么回来了?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两人嘴角都带着笑,雨后的霞光映照在他们身上,简直美好的像幅画。

锋利的刀刃在陈绯的脖颈上划出浅浅的血痕。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1章 孕检报告
  • 第1章 孕检报告
  • 第2章 这是你选择的路
  • 第2章 这是你选择的路
  • 第3章 她被人糟践了
  • 第3章 她被人糟践了
  • 猜你喜欢
    更多
    倾尽一世来宠你
    倾尽一世来宠你
    韶华难慰我情衷
    韶华难慰我情衷
    神品医少
    神品医少
    捧妻上瘾:韩少宠妻日常
    捧妻上瘾:韩少宠妻日常
    第23章 审问
    第23章 审问
    都市富少
    都市富少
    一叶夏桑顾情长
    一叶夏桑顾情长
    相思未寒情刻骨
    相思未寒情刻骨
    相关资讯
    更多
    第30章 雪上加霜
    第30章 雪上加霜
    这天早晨,陈绯正睡着就听到手机“ ...
    2021-02-22
    第29章 母女相见
    第29章 母女相见
    她身边也没也可以帮组她的朋友,的 ...
    2021-02-22
    第29章 母女相见
    第29章 母女相见
    她身边没有可以帮助她的朋友,想来 ...
    2021-02-22
    第30章 雪上加霜
    第30章 雪上加霜
    这天早晨,陈绯正睡着就听到手机“ ...
    2021-02-22
    第28章 质问
    第28章 质问
    这天。陈绯刚结束了工作回办公室 ...
    2021-02-22
    第28章 质问
    第28章 质问
    这天。陈绯刚结束了工作回办公室 ...
    2021-02-22
    第27章 恶意欺凌
    第27章 恶意欺凌
    监狱。陆南溪一大早就被狱警喊醒 ...
    2021-02-22
    第27章 恶意欺凌
    第27章 恶意欺凌
    监狱。陆南溪一大早就被狱警喊醒 ...
    2021-02-22
    第25章 接纳陈绯
    第25章 接纳陈绯
    陈绯这段时间——始终在心里想怎 ...
    2021-02-22
    第26章 转机
    第26章 转机
    又这让人在监狱里全面整治她,她并 ...
    2021-02-22
    热门评论
    司辰963
    对你动&我就剁

    “别怕,我在这里呢,她要是再敢对你动手脚,我就剁了她那双爪子!”

    司辰963
    你在简&娶你的

    “我知道孩子是谁的?而且,你别忘了,当初是你在简家经济危机时趁火打劫逼我娶你的!”

    司辰963

    &了起来

    她眼睛都赤红了起来,那是她妹妹啊!她从小宝贝到大的妹妹!

    司辰963
    溪拿出&,是简

    衣兜里手里一阵震动,陆南溪拿出来一看,是简婴发来的短信。

    司辰963
    最远的&过去一

    简婴护着陈绯坐在离陆南溪最远的地方,就像生怕她突然袭击过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