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被皇帝退婚后我搅翻朝堂

被皇帝退婚后我搅翻朝堂

2022-07-24 16:11:53
评语:只有不一样的爱才会如此吧!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戎马一生的镇国长公主与驸马,遭太后设计陷害殒命于戎狄之手。其遗孤太安郡主自小年起便步步为营设下一盘复仇棋局。两道先帝遗诏,一把尚方宝剑,众人皆可为棋子,亦在内执子之人……户部尚书贪墨,引发出当初通敌通敌一案,诛九族。兵部尚书自尽府内。擅权首辅被毒死狱中。当朝太后怒急呕血,命不久矣……以做为饵,以己为棋,一切好像尽在完全掌握。靖王府嫡次子秦昊轩,身份高贵的,却于襁褓中不得已骨肉漂泊江湖。我以为助人为乐废了窥觑太安郡主的草包,却不想反坏了人家的棋局。“倒不如我以做为子助你赢下此局如何?”心中想的却如何让她分不开自己这枚小大伙计钱嬷嬷的腰此刻几乎快要弯到地上,双手亲捧着托盘恭恭敬敬将三块云锦样子呈给了对面的贵人。。

小编推荐:

《 我就是那只妖精 》 《 第二十三章 偷吃的下场 》

精彩节选:

“菁菁,何苦与那不相干的人啰嗦,你只找那店家说话便是!”

“这么说,这云锦在一柱香以前便已是我的东西,与你这鑫源布庄已无半点干系?这儿说了半天,竟是在讨论我的东西何去何从,却又说我是‘不相干的人’?真真好笑。那位小姐,贵府上从未教过你买东西先要找准店门吗?”

“说得极是,我才不与那不相干的人多说。我且只与你这店家说话。那匹百鸟朝凤的云锦我要定了!如若今日拿不出来,你这店就先关上一关。你也要跟我走一趟顺天府,我要问你个店大欺客言而无信!”说到这里,谢菁菁已彻底开始无理取闹了。

其母为建元先帝唯一的嫡出长女,雍和先帝嫡长姊,当今顺平帝的姑母镇国长公主。其父为辽东大将军凌云。

众人一听竟还与宫中贵人有关,便更加兴奋起来,嗡嗡的议论声又大了许多,店外顿时乱成一团。

钱嬷嬷无奈,只得支支吾吾道:“确是答应过谢家小姐。可是……”

那语气明明温温柔柔,但听在众人耳中却蓦然浑身一寒,凛冽入骨。

“掌嘴!”

反正只要她将东西让出来,那就大有可为。众人并不知太安郡主让出云锦的真正原因,只知道她退让了。

谢菁菁刚要发怒,却听一旁的李掌柜带着丝火气催问钱嬷嬷道:“唉呀,你倒是说话呀!你倒底有没有称诺过谢家二小姐给她留着云锦?”

“你……你,你这是干什么……”谢菁菁没料到李掌柜不去求太安郡主让布,反而竟求起自己来,一时不知所措,气得张口结舌。

别说谢家,任京中哪家官宦也不会让孩子这般糟蹋钱财。不光是奢靡浪费,还太过招摇。谁会为了一匹锦缎去招惹都察院的御史来弹劾自己为官不廉?

李掌柜的话音未落,店门口的人群中便有人轻嗤了一声。随后“嗡嗡嗡嗡”的私语声又响了起来。

站在柜台后的李掌柜满头大汗,连连作揖,口称不敢。

果然,谢菁菁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立马高声道:

谢菁菁话未说完,灼华陡然发声。虽短短两字,其间的凌厉冷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郡主,小店今日多有得罪。不知……可否将那匹百鸟朝凤的云锦让上一让?小店这两日……”

这样思前想后了半天,再加上谢菁菁添油加醋地磨了又磨,曹月娥终是松口答应出来为她助阵。

灼华悠然地接过茶碗喝了一口,并未答理谢菁菁。

前些日子,谢菁菁确是来看了这云锦,也十分羡艳,只是百般比量,却最终还是讪讪放下。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一章刁蛮
  • 第二章掌掴
  • 第三章教训
  • 第四章刺客
  • 第五章闯山
  • 第六章斩杀
  • 猜你喜欢
    更多
    神诣之唯卿不可辜负
    神诣之唯卿不可辜负
    斗罗难道本座开局就要挂了?
    斗罗难道本座开局就要挂了?
    末日之人类新起点
    末日之人类新起点
    姻缘仙劫
    姻缘仙劫
    金戈铁意入梦来
    金戈铁意入梦来
    大世家传说
    大世家传说
    我和我暗恋的人的哥哥牵手成功了
    我和我暗恋的人的哥哥牵手成功了
    长公主饶命
    长公主饶命
    相关资讯
    更多
    第十二章惩戒
    第十二章惩戒
    那日,王太后借口身体不适感,丢下了 ...
    2022-07-24
    第九章告状
    第九章告状
    与此同时,泰和殿上。朝臣分做两拨 ...
    2022-07-24
    第十章世子
    第十章世子
    同月,京城西南,靖王晋王府。花厅内 ...
    2022-07-24
    第十一章兄弟
    第十一章兄弟
    昊宇惊讶地看了昊轩片刻,随后垂眸 ...
    2022-07-24
    第七章齐家
    第七章齐家
    《大周外史》记:大周开国两百年,明 ...
    2022-07-24
    第八章造势
    第八章造势
    当朝首辅王致吕相爷府内,王天浩都 ...
    2022-07-24
    热门评论
    桃腰腰腰

    &。其父

    其母为建元先帝唯一的嫡出长女,雍和先帝嫡长姊,当今顺平帝的姑母镇国长公主。其父为辽东大将军凌云。

    桃腰腰腰

    &论,却

    说来这位近几年深居简出名声不显。可细论,却是个响当当的人物。

    桃腰腰腰
    立在门&坐下,

    一旁的敏毓和立在门口的羽寒登时就立起了眼睛,却被三姑一个眼神给制止了。随后三姑吩咐听雪、射月搬了把圈椅放在厅上,伺候着灼华舒舒服服地坐下,又奉上自带的茶水点心。

    桃腰腰腰
    菁菁的&来。她

    这一问倒把谢菁菁的思绪又拉了回来。她马上转眼去看钱嬷嬷,目光咄咄逼人。

    桃腰腰腰
    恐京中&只先上

    钱嬷嬷立刻惊得直咂舌头。这三匹云锦是掌柜的于二月里刚从金陵釆买回来。因价格太贵寸锦寸金,又恐京中贵人现多用蜀锦并不认此物,故暂时未敢多进,只先上了这三匹。

    桃腰腰腰
    ,除非&是那富

    所以能买这云锦的人,除非是那富可敌国的豪商巨贾,又或是正待嫁豪门皇室的小姐。

    桃腰腰腰
    间儿出&子高声

    当灼华戴着幂篱从西间儿出来时,正听见户部侍郎谢高杭之女谢菁菁扬着嗓子高声大气地对掌柜嚷嚷:

    桃腰腰腰
    狗似的&鼻子里

    谢菁菁也抬眼看向灼华,但见一头戴幂篱的窈窕身影儿由一众丫鬟婆子众星捧月般簇拥着走了出来。又见那李掌柜跟个哈巴狗似的急忙凑上前去奉承,忍不住白眼一翻,从鼻子里重重嗤了一声,挑衅之意甚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