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乘雪时

乘雪时

2022-07-22 16:06:05
评语: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我,江胜雪,做为京都唯一酒楼望江楼的老板,自然而然成了那个富可敌国的不存在。但现在的我在愁一件事我现在的在一个府邸,而我面前这位眼带薄纱,身着锦衣,气质如谪仙的下着棋的男子正逼着我给他治眼睛。为什么是我呢,所以我除了一个身份,神医。当然医死人活白骨这些是做多了名声就在外了。但我为什么愁呢,所以我医得好得死,医好也得死,让别人明白我能医我还得死,但我为什么还得做这么非常危险的事呢?这不只是是做为一个医者的觉悟,更是为了下一盘好棋。白子先死,这盘棋还怎么下呢?我倚在柱上,静静地地望着男子手下的棋局。黑子骄横,白子杀机初现但是现在呢,我们的胜雪正在某个看似是厨房实则是药房的地方在煎药,旁边还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她。。

小编推荐:

《 十月霜华 》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精彩节选:

“三千两。”

“不予问”“不予答”

“暮舟,不得无礼。”依旧是那般温润的声音,小侍从听见主子的命令收起了佩剑,但依旧警惕地环顾整个酒楼,回首往上一瞥,一抹赤红抢先闯进眼眶。

“还望大人谅解。”

暮舟的顾虑是正确的,因为江胜雪正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看着楼下这个温雅随和如仙人的男人。

“一千两!”此声一出,喧哗的大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千两一次,一千两两次……”正当这位叫卖的贵客沾沾自喜时,一个深沉而冷冽的声音打破了他的幻想。

从头顶冒出来的这一句楞是把温乘身边那个小侍从吓了一跳,几乎是话音刚落剑已出鞘,警惕地看上楼梯。

顶楼包厢,珠帘环绕,隐约能看见端坐在里面的人,一袭玄衣,内藏金纹,周身有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威严与贵气,就连这帘幔都遮不住亦不敢妄动。

江胜雪心里这样想着,没好客气地说到:

当然,咱们的暮舟小兄弟当然没心思欣赏这绝世容颜,因为能如此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上方还让他都无法察觉,此人的轻功可不简单……

江胜雪当然注意到那叫暮舟的小侍从的杀气了,但江胜雪才不会在乎,她感兴趣的是被小侍从护在身后的“谪仙般的小郎君”。

但就是这样却是把暮舟气的不清,他可是头一回听见有人敢对自家主子这般无礼。

“望江楼的东西一经拍出”

忽的,不知从何处传来这一句,温乘听出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这声音如溪涧的流水淌进了他的耳朵,掺杂着独有的风情与妩媚。

回眸一瞥,斜挑的狐狸眼水光潋滟,端出了一汪的风情。

而从楼梯上下来的是两个一模一样的清秀男子,两人皆是拱手一拜道:

这位大人已经来这望江楼整整五日了,而且若来就必卖空酒楼。

“大人如此喜欢寒店的茶水,大可叫贵府的仆从来取,何必屈尊到此,受一番波折呢。可是嫌弃我这茶水价高,既然是大人所爱,价格自然好说啊!”

“皇亲国戚,不过如此。”

此话一出,江胜雪的脸上的笑容明显僵住,好哇,这是压根不把她这个掌柜的放在眼里。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一章请我入瓮(一)
  • 序章 初现锋芒
  • 第二章请我入瓮(二)
  • 第三章请我入瓮(三)
  • 第四章医者圣人心(一)
  • 番外一有眼疾的小郎君
  • 猜你喜欢
    更多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帝凰魔妃
    帝凰魔妃
    世间的美好就是与你相遇
    世间的美好就是与你相遇
    你要错过我了吗
    你要错过我了吗
    遥遥望星河
    遥遥望星河
    云落小妖
    云落小妖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重生年代我逆袭成了白富美
    重生年代我逆袭成了白富美
    相关资讯
    更多
    第十一章经验所谈(三)
    第十一章经验所谈(三)
    江胜雪望着温乘伸向自己的手,望着 ...
    2022-07-22
    第九章经验所谈(一)
    第九章经验所谈(一)
    江胜雪自己对温乘问完那些话,心里 ...
    2022-07-22
    第十章经验所谈(二)
    第十章经验所谈(二)
    翌日早晨早晨江胜雪是真心实意会 ...
    2022-07-22
    第六章祭祀之仪(一)
    第六章祭祀之仪(一)
    第二日早上,在外野了一早上的江胜 ...
    2022-07-22
    第七章祭祀之仪(二)
    第七章祭祀之仪(二)
    “雪儿,我是也不是来的很不巧了?” ...
    2022-07-22
    第八章祭祀之仪(三)
    第八章祭祀之仪(三)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乘将手拿到时基 ...
    2022-07-22
    第五章医者圣人心(二)
    第五章医者圣人心(二)
    “这样,真的也可以吗?”咱们可爱的 ...
    2022-07-22
    热门评论
    妄清安
    一个字&张了起

    幽幽的字眼清晰地从他耳边落下,一个字一个字的闯进了他的耳膜,让原本敏感的神经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妄清安
    上,手&花纹,

    只见一个一身红色锦衣的女子倚着柱子翘着二郎腿地坐在楼上的栏杆上,手里上下抛玩着一个橘子,红衣上滚着银色的牡丹花纹,一头青丝顺势坠下,其余的皆用双簪缠住。

    妄清安
    去,心&月前说

    胜雪看着这一切,抄起旁边的扇子狠狠朝药炉扇去,心想自己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为什么这么说,这事儿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

    妄清安
    酒楼顶&阁,一

    而此时酒楼顶阁,一身红衣,倚在窗边,江胜雪单手托腮,另一只手玩弄着从耳垂落下的发丝,正百无聊赖地看着来往的人流。

    妄清安
    ?怎会&亮了几

    望江楼的掌柜?怎会是这般模样,心里想着,那刚刚收回去的佩剑又亮了几分。

    妄清安
    然背后&的声音

    而温乘好似压根没注意到江胜雪的尴尬,起身便走,忽然背后响起了江胜雪的声音。

    妄清安
    威下得&可真是

    威胁我?明明是你占着我家酒楼五天不走,现在来叫我海涵,呵呵,这下马威下得可真是清新脱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