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清宁仙途

清宁仙途

2022-07-21 13:54:51
评语:文章剧情紧凑,情感丰富,富有感染力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赵清宁原本我以为她穿进的是细水长流种地文,没想起是浩淼仙途杀人夺宝的修真流…哎,道阻且长她所在的村子叫青山村,四面环山,基本与世隔绝,她穿过来半年就没出村过,信息也闭塞。不过这里的人都很淳朴,邻里相处也很融洽。远远地,清宁看到了一片低矮的房屋,加快了步伐。走进了一间院子,把猪草喂给猪,然后熟练地烧火煮饭,里屋传来阵阵咳嗽声,她把煮好的青菜粥端给娘亲李氏,李氏慈爱地摸摸她的头,清宁强忍着别扭,她芯子里好歹是个成年人,还是有点不习惯摸头。这时爹爹赵大壮和哥哥赵宽回来了,一家人坐在饭桌旁,。

小编推荐:

《 这个女配惹不起 》 《 你是我的难得情深 》

精彩节选:

天朗气清,蓝天如洗,徐徐的微风穿过绵延的大山,吹拂过一张稚嫩的脸庞,赵清宁伸直腰,擦了擦脸上的汗,背上的小篓子已经装满了猪草,“呼…古代生活也太艰难了,以前六体不勤的我也能熟练的割猪草了…”赵清宁自言自语,她并不是这里人,她本来刚大学毕业,和室友一起来一场毕业旅行,谁知在景点碰到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头,非要拉着她算命,说她有血光之灾,不过…又峰回路转,是有大造化之人。然后硬塞给她一张符,要了她五百块钱。清宁有些无语,这是被坑了,谁知第二天她就被车撞了,灵魂来到这个世界,成了一个小婴儿,在这生活了八年。

清宁不知道的是,在她背后的森林深处,刚刚经过一场恶斗。一个身穿白色银纹云袖的男子,手持一把长剑,脚下是一条玉雪蛇的尸体,他手一挥,地上的尸体立时消失不见,周围再无痕迹。

她所在的村子叫青山村,四面环山,基本与世隔绝,她穿过来半年就没出村过,信息也闭塞。不过这里的人都很淳朴,邻里相处也很融洽。远远地,清宁看到了一片低矮的房屋,加快了步伐。走进了一间院子,把猪草喂给猪,然后熟练地烧火煮饭,里屋传来阵阵咳嗽声,她把煮好的青菜粥端给娘亲李氏,李氏慈爱地摸摸她的头,清宁强忍着别扭,她芯子里好歹是个成年人,还是有点不习惯摸头。这时爹爹赵大壮和哥哥赵宽回来了,一家人坐在饭桌旁,

清宁知道,李氏这病估计就是现代的肺癌了,在现代都无法根治,更何况医术落后的古代。她心里很难过,她在这生活了这么多年,跟家人也有了感情,特别是她在现代还是个孤儿,在这里更是感觉到家人的温暖。她总要做点什么才好。

早晨的阳光穿过茂密的丛林,即使是炎热的六月,树林中还是透着一股子凉意,清宁一边拿镰刀砍掉小道上的杂草乱枝,一边仔细地观察地上的植物。她的运气还不错,已经采了几株车前草,黄苓等草药。她喘了口气,准备休息一下,这具身体还小,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她从身上背的小布包里掏出一块饼,才吃了两口,突然树林深处刮开一阵大风,清宁还没来得及纳闷森林里怎么有风,本能的死死地抱住身边的一棵树,风力强劲,她人又瘦小,被风吹得摔在地上,手撑在地上被磨破,不知过了多久,风渐渐停了。

清宁辗转反侧了一夜,决定明早上山转转看看有什么草药,她大学学的是中医药专业,她要采些滋补的药给李氏补补身体,而且一些草药也能卖钱贴补一下家用。清宁是个实干派,第二天清早,她跟李氏说了声去割猪草,李氏叮嘱她不要去大山深处,只能在外围看看,她应了一声就出发了。

“宽儿,别为娘费心了,娘自个的身体自个明白。”李氏摇了摇头。

“嘶…哪来的这么大妖风…”清宁喃喃自语,她的右手已经渗出了血迹。经过这么一遭,她也没心情采药了,准备收拾东西回家。突然,她眼角余光看见远处的草丛好像在发光,她有点好奇,但又谨慎地想起李氏跟她说过林深处很危险。想了想,还是抵不过好奇心,她仔细地观察四周,一片静籁,好像经过刚才那阵古怪的风,鸟叫声都没有了。她握紧手中的镰刀,猫着腰慢慢地往前走去。扒开面前的草丛,她才发现发光的是一颗小石头。石头通体白色,里面隐有金色的纹路。清宁拿起石头仔细观察,“看这样子肯定是好东西!”她心想,手心的血迹不知不觉渗入其中,突然白光一闪,石头不见了。清宁大惊失色,石头呢?刚刚不是在手上吗?这林子处处透着古怪,不宜久留。她一路小跑回家,直到看到村口才松了一口气。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青山村
  • 上山
  • 仙人
  • 灵根
  • 离别
  • 猜你喜欢
    更多
    重生80医世学霸女神
    重生80医世学霸女神
    花好月元
    花好月元
    重生小福女大佬她被迫算命营业
    重生小福女大佬她被迫算命营业
    101次枕边书
    101次枕边书
    冰火阑珊时
    冰火阑珊时
    盛华
    盛华
    灵渡书屋
    灵渡书屋
    我有一个败家器灵
    我有一个败家器灵
    热门评论
    纸上谈兵而已
    ,别为&了,娘

    “宽儿,别为娘费心了,娘自个的身体自个明白。”李氏摇了摇头。

    纸上谈兵而已

    &关切地

    “娘,你可好些了?”赵宽关切地问,晒得黢黑的四方脸,眼中深深地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