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金环蚀

金环蚀

2022-07-19 16:16:08
评语: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一部女人的史诗:国破山河城池在,恨别仍恋故土深,感时百花齐溅泪,烽火连天鬓影痕。豪情义语舒胸臆,情痴眼泪宛转嗔,颠沛流离终不悔,愿我中华重返春。“蜜来哎葫芦,冰糖儿多哎,咧”。“咧”字拖得很长。。

小编推荐:

金环蚀下译中文版搜狐视频  金环蚀观后感  金环蚀仙人球  金环蚀是什么意思  金环蚀豆瓣  金环蚀山蓝紫姬子是什么意思  金环蚀 上译国配  金环蚀山蓝  金环蚀电影简介  金环蚀  

《 穿书后我嫁给了男主的死对头 》 《 搞科研吗催婚的那种 》

精彩节选:

三个女儿听了纳闷,刚要询问,云姐边上解释道:“逯家老太太,你们的祖母要来喽,还有你们二叔。”逯太太似乎特别不喜欢听到“祖母”这几个字,冷笑道:“当这是他们自己家呢!说来就来,其实这房子,这产业,不还都是我娘家的?林诗慧幸亏不吃逯家的饭,否则连个儿子都养不出来,逯家老太太早就把我吃了。”

满屋的人都沉浸在喜悦中,逯宇轩还特地叫宝诗敬刘三杰一杯酒,说将来要再办个正式的拜师仪式。这时逯太太就见院子里家仆走动,似乎大门外有什么动静,逯太太忙叫云姐进屋,问:“外面出什么事了?”

云姐连忙点头,刚要出门,逯太太忽然想起女儿宝玥来,脱口道:“宝玥还没回来?肯定去隔壁胡同瞎逛了,那里人杂的很,这丫头,就她叫我操心多。”逯宇轩也皱眉道:“就要上学了,一点事儿都不懂,赶紧派人把她找回来。”

这话斩钉截铁,尤其那种神态,倒颇有些仗义的样子,宝玥感激地瞥眼二姐,逯太太则奇道:“你不是前几回都吵着闹着要去么?怎么今儿有了机会,又要留家里?”宝慧笑道:“我不是有师傅教学画画了吗,晚上得去看画册子去,免得师父将来考起来,什么都不知道。”

见几个女儿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逯太太笑道:“今天晚上宝慧和宝诗陪我去看戏,宝玥年纪还小,又看不懂,以后再说。”宝玥听了,虽然伤心,却也不好反驳,宝诗则露出欣喜欢悦的神情,扭骨糖似的粘着母亲,宝慧看眼妹妹,又看看姐姐,权衡片刻,便道:“那我也不去了,我和妹妹一起在家。”

这恰是逯太太心中所愿,就道:“宝慧也知道刘叔叔画艺最佳。”刘三杰对小女孩道:“那你说说,为什么偏选这个?”宝慧吐下舌头,才说:“因为学琴要背琴谱,学药要背药方子,学画画,多看看就好了!”

“吱嘎”一声,就见一个发髻梳得溜光中年女人推开四合院大门口,她穿着干净的蓝布衫,一看就是大户人家里帮佣老妈子。这老妈子朝外张望几眼,自言自语道:“多新鲜的雨啊。”言罢她才扭身回头冲后面小声道:“大妞,出来罢。”

这回轮到宝慧开口了,她不满道:“凭什么这样说啊?”

两人正说着话,小女孩就朝后街跑过去,那里胡同两边的房屋又矮又旧,伸手可以摸到人家的屋檐,看着那些黑魆魆的屋脊,张妈有些害怕,连忙掂着小脚追过去,说:“宝玥,不要总朝那里跑,响午家里要来客人,指不准老爷要你去问好,咱们赶紧要家去!”

逯太太没读过《庄子》,不知道这个典故,听到乌龟就以为是骂人的话,立刻就变了脸色,逯宇轩和刘三杰却是饱读诗书的人,都诧异于这孩子的机敏,刘三杰向来推崇老庄并以此为佳皋,谁想到一向的夫子自道,竟然被一个黄口小儿道出,倒是觉得欣慰,甚至萌生了和宝慧有缘的感觉。

云姐在口说:“太太,晚上要出门么?我好给您准备衣服。”逯太太歪着脑袋想了片刻,才说:“今天既不想跳舞,也不想去看电影,这样吧,你电话到春明舞台问还有没有包厢,给我订一个,我要去听戏。”话音刚落,就见两个小女孩一前一后跑进来,其中个子高,长得漂亮的女孩抱住逯太太的肩膀,撒娇道:“妈,我也要去听戏。”这是逯宇轩的长女,也是逯太太最疼爱的那一个。云姐这时已经拿来了一件派力司斗篷,上面缀着水钻青丝辫滚边,逯太太点头示意,云姐这才把它挂起来,说:“法国的料子就是好,这件衣服穿出去,绝对艳压群芳。”

等到小女孩迈出大门,张妈这才回身将门掩好,回头笑道:“三小姐脾气不小,一说不让吃糖,就把好端端的玩具给胡噜到地上了。”言罢,她从怀里掏出手绢,原来里面裹着几粒糖。张妈俯身把糖递到女孩子面前,小声说:“当心别让太太看见,不然回头又要讲了。”

云姐低下头,俯在逯太太耳边,说:“您忘啦,宝诗去到东交民巷的正金银行寄钱了呀,老爷说要锻炼她自己做事。”逯太太这才想起来,她历来最疼爱的就是长女宝诗,见她错失良机,有些惋惜,只好说:“那么宝慧和宝玥总归在家。”云姐抿嘴笑道:“只有宝慧小姐在,宝玥估计出去玩了。”逯太太正色道:“宝玥忒顽劣,早上说她几句就哭,这会儿是谁领她出门的?肯定是张妈。算了,先把二小姐带过来!”逯宇轩几个孩子里,最喜欢的就是宝慧,因为一向觉得她机敏过人,所以听了她们主仆的对话,倒觉得甚好。

“蜜来哎葫芦,冰糖儿多哎,咧”。“咧”字拖得很长。

逯太太趁热打铁,忙对女儿道:“还不快拜见师傅,这可是京城画界有名的大师。”刘三杰一听,连忙挥手道:“不敢当,过誉了。”宝慧起初见他满面络腮胡子即密且硬,如同板刷,还有些惧意,如今见他面相可亲,言语亲切,略微也大了点胆子,隧道:“您就是庄子里面讲的那只楚国的乌龟,缩在里面不出来,需要有人把您尾巴拉出来才好。”

逯太太撑不住笑了,把女儿拉到身边问:“没在外边乱吃东西吧?”宝玥点头,逯太太交待云姐去拿些吃的。不一会,她就端了个托盘过来,里面既有乳油蛋糕、玫瑰饼干,以及一杯热牛奶,还有一碗热呼呼的木樨饭和鸡蛋羹。宝玥真是饿了,顿时就把头埋了下去,狼吞虎咽起来,逯太太一方面心疼女儿,一方面又忍不住提醒道:“舀汤时,汤匙不要把碗碰得当当响,最不是女孩儿家相。”

随即就见一个约摸6岁的小女孩,厚厚地梳着一层黑刘海儿,漆黑的头发梳着光光两个圆髻,穿着嫩黄色的绸褂子,脚上一双窄小的黑绒薄底鞋,配上白色的线袜,打扮得煞是可爱,惟有腮上还挂着两行泪,好像刚刚受了委屈。

小女孩噘着嘴只顾朝前走,道“再也不吃了!”张妈瘪嘴道:“你就像个吃撑的,离开饭桌时总说明天不吃了!其实太太不要你吃糖,也是为你好。我们老家那会儿,别说糖了,饭都吃不饱。”小女孩这才抬起泪眼,好奇道:“那你们吃什么?”

逯太太听说过他之前曾有过一个情深意笃的师妹,在绘画界是个才女,奈何她一心求学法兰西钻研油画,而刘三杰学得是国画,兼之畏惧外洋,最后两人只好分道扬镳。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一章 晨曲
  • 第二章 丫头
  • 第三章 瓦窑
  • 第四章 寿衣
  • 第五章 倾城之色
  • 第六章 胡同里的大妞
  • 猜你喜欢
    更多
    天赐良配
    天赐良配
    嫁夫
    嫁夫
    第十九章:阴招
    第十九章:阴招
    第20章 睿王
    第20章 睿王
    社恐女友很厉害
    社恐女友很厉害
    第一百章 从前现在
    第一百章 从前现在
    宫廷营养师
    宫廷营养师
    快穿之每次都是我躺枪
    快穿之每次都是我躺枪
    相关资讯
    更多
    第二十五章 原来是他
    第二十五章 原来是他
    这时就见陈妈回来,宝玥猜着是林静 ...
    2022-07-19
    第二十六章 重遇
    第二十六章 重遇
    说话的间,就见一位装扮chic的佳丽 ...
    2022-07-19
    第二十七章 单身太难
    第二十七章 单身太难
    反正这天早上,逯太太直到孩子们离 ...
    2022-07-19
    第二十三章 清华燕京可通融
    第二十三章 清华燕京可通融
    二十年的。初秋的晚上,逯公馆后院 ...
    2022-07-19
    第二十四章 故人重遇
    第二十四章 故人重遇
    姐妹几个正这里调笑,就见逯太太帖 ...
    2022-07-19
    第二十章 小顾叔叔
    第二十章 小顾叔叔
    这个简言之的顾叔叔,大位叫顾东篱 ...
    2022-07-19
    第二十一章 你是无助的儿童
    第二十一章 你是无助的儿童
    早间逯宇轩在灯下教宝玥写毛笔字 ...
    2022-07-19
    第二十二章 童年结束
    第二十二章 童年结束
    这天宝玥心情始终心情低落,为逗她 ...
    2022-07-19
    第十八章 扫晴娘
    第十八章 扫晴娘
    德升妈见她屋里,急忙跳下炕,动作手 ...
    2022-07-19
    第十九章 陪房丫头
    第十九章 陪房丫头
    第二天宝玥又来了,前天洗好的白菜 ...
    2022-07-19
    热门评论
    桃乐丝皮皮
    回地说&宝诗她

    宝玥一边跑,头也不回地说:“让宝慧和宝诗她们去好了。”

    桃乐丝皮皮
    三杰对&什么偏

    这恰是逯太太心中所愿,就道:“宝慧也知道刘叔叔画艺最佳。”刘三杰对小女孩道:“那你说说,为什么偏选这个?”宝慧吐下舌头,才说:“因为学琴要背琴谱,学药要背药方子,学画画,多看看就好了!”

    桃乐丝皮皮

    &里边漂

    “油又清来面又白,扔到锅里边漂了起来,越炸越炸赛过烧鹅来,好大个的那是油炸鬼哎。”

    桃乐丝皮皮
    杰一杯&将来要

    满屋的人都沉浸在喜悦中,逯宇轩还特地叫宝诗敬刘三杰一杯酒,说将来要再办个正式的拜师仪式。这时逯太太就见院子里家仆走动,似乎大门外有什么动静,逯太太忙叫云姐进屋,问:“外面出什么事了?”

    桃乐丝皮皮
    道:“&女孩听

    张妈叹道:“白薯倒是种了不少,那就常年吃白薯啊,白薯饭、白薯粥、白薯条、白薯片。”小女孩听得眉开眼笑,道:“我喜欢白薯。”张妈瘪嘴不以为然道:“你那是把它当点心,我可吃得眼泪都出来了。”

    桃乐丝皮皮

    &:“云

    逯太太得了这句准话,喜不自胜,忙回身对边上伺候的丫头说:“云姐儿,快把三个小姐都领过来。”云姐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一直照顾几个女孩子的饮食起居,算是逯太太的左膀右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