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蝶舞玄天

蝶舞玄天

2022-05-15 08:09:56
评语:爱一个人就和他在一起吧,不论在哪里...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为了他,上穷碧落下黄泉,跨进怎奈破生死轮回为了她,染红神殿,寂寥千百年他万物起由皆为她,他负尽天下定不辜负她~“喂,李总?这么晚有事吗?”。

小编推荐:

《 豪门绝宠之峥少溺爱狂妻 》 《 北陈传之长乐行 》

精彩节选:

但还是不自觉的打量起来,浅金色的短发刘海微微垂在眉宇之间,在手电的照射下犹如一抹艳丽的阳光。

“你···你··叫什么名字?”蝶舞虽然很怕,但多年单身的她面对这样的男人还是不合时宜的问出了这个问题,毕竟这么个帅哥在身边要是连名字都不知道就被屋中的怪物弄死了,岂不是很亏?

刚刚捡起手机的蝶舞被这突兀的声音吓得再次将手机扔了出去。

“你好,我···出不去了···不知道你们能出去吗?······”

他现在才想明白,那女孩的衣服太干净了,可以说是一尘不染,而且老大的法术绝不可能出现任何问题。

很快血雾散去,清晰可见一个浑身满是鲜血的女人颤抖着跪在一个可怕的怪物的脚下,不停地磕着头,眼中满是惶恐,牙齿不由自主的打着颤。

“这是结界。”

“喂,李总?这么晚有事吗?”

“什么人?”刺耳的声音响起。

‘想跑?’王猛邪恶的转过头,一丝冷笑挂在嘴角。

“这可不行哦,这样阴气旺盛的男童献给主人再好不过了。”说完,伸出尖利的爪伸向男孩。

三人走到蝶舞身边,蝶舞很是没有礼貌的捡起不远处的手机,用手电照着三个人的脸,毕竟她怕啊,万一这三个是鬼就完蛋了,只能对不起他们了。

怪物微微一怔,只见,王猛闪现在女人身前。

赶到空无一人的公司,顺利拿到文件的梦蝶舞一刻也不敢耽误,下楼打车前往王合村。

梦蝶舞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心中抱怨‘不会吧,都快10点了,还让我去公司取文件?压榨员工也没有这样的啊……’

“画画的baby,画画的baby,奔驰的小······“电话铃声在客厅响个不停,蝶舞匆匆裹了浴巾从卫生间冲出,看到来电显示连忙接起了电话。

30平米不到的小屋中,已经完全被染红,墙上,棚顶,火炕,风扇;凡是还有形状的物体上挂满了碎肉和一些内脏组织,地上初步能分清两个人头,似乎还有碎掉的头骨。

张良看着这个全尸,虽然没有他弄碎的‘可爱’,不过总比没有强。

随着指响的结束,王猛,张良二人的身边个出现了两只人?没错是两只,该怎么形容好呢,人类的头颅,马的脖子,狗的四肢,捉摸不透的身躯,鳄鱼的尾巴,说实话真的很丑。

“叫人来,手机又关机,微信消息也不回,什么老板嘛!”蝶舞一边抱怨一边打开了手机手电筒功能:“李总怎么来这么偏僻的地方谈生意?”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一章 缘起
  • 第二章 特殊的癖好
  • 第三章 好消息(上)
  • 第四章 好消息(下)
  • 第五章 不对劲的韩菲
  • 第六章 恐怖电影院
  • 猜你喜欢
    更多
    十鱼集
    十鱼集
    璇珑鲛人泣
    璇珑鲛人泣
    快穿之龙套好愉快
    快穿之龙套好愉快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御夫
    御夫
    红楼夜话
    红楼夜话
    云烟一笑
    云烟一笑
    相关资讯
    更多
    第十一章 拍歪的马屁
    第十一章 拍歪的马屁
    特搜科这边是低调的也可以,在一层 ...
    2022-05-15
    第九章 会不会偷车?
    第九章 会不会偷车?
    玄天心存感激的看了几眼王猛,抱起 ...
    2022-05-15
    第十章 絮叨的柳宁
    第十章 絮叨的柳宁
    柳宁望着脸色愈发惨白的九玄,轻轻 ...
    2022-05-15
    第七章 墙头草的众人
    第七章 墙头草的众人
    随着打开门声音的响了和众人的噼 ...
    2022-05-15
    第八章 鬼傀
    第八章 鬼傀
    柳宁身后的九玄、清影二人也没反 ...
    2022-05-15
    热门评论
    玄琋
    一瞄,&跳有些

    一双漂亮的瑞凤眼隐藏在刘海之中,被那淡紫色的双眼睛微微一瞄,蝶舞都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

    玄琋
    自己打&牙关走

    “画画的baby·······”还没等蝶舞想出怎么办,电话又响了起来,蝶舞看着再次闪烁的手机屏幕“报案也需要用手机啊!”像是给自己打气一般,心一横压紧牙关走了进去。

    玄琋
    ,扭头&说道:

    出租车司机突然打断了蝶舞的遐想,扭头对蝶舞说道:“美女,到了,是这里吧?”

    玄琋
    “不会&吧··

    “不会吧······”蝶舞摸索着透明的墙体,陷入了绝望,她很清楚这是进入某种结界了,毕竟她的父母是玄学届的教授,这点东西她明白的很,之所以绝望是因为她不会破结界。

    玄琋
    中闪过&淡的对

    “你跟着我。”发号施令的男人看了看蝶舞,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兴奋,淡淡的对着蝶舞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