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丧尸来种田 第五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半个丧尸来种田小说简介

《半个丧尸来种田》是作者彩虹鱼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花云仔细上下打量眼前的猪,但是个头“袖珍”,但粗略恐怕身上的肉足够多一家人饱食一顿了。眼睛一眯,在那猪四处走动间了系统自动深度分析出它的攻击手段和杀伤能力力。倘若现在的,而已一挥的事,现在的嘛…花云屏着呼吸,慢慢的已退出草丛,嘴角斜勾,堂堂捕猎大队长还干但是一只小猪花云屏着呼吸,慢慢退出草丛,嘴角斜勾,堂堂猎杀大队长还干不过一只小猪崽子?以往不是没有异能耗尽改肉搏的时候。她花云从来就没让吃的从嘴边溜走过!。...

半个丧尸来种田小说-第五章全文阅读

花云仔细打量眼前的猪,虽然个头“袖珍”,但粗略估计身上的肉足够一家人饱餐一顿了。眼睛一眯,在那猪走动间已经自动分析出它的攻击手段和杀伤力。若是以前,只是一挥手的事,现在嘛…

花云屏着呼吸,慢慢退出草丛,嘴角斜勾,堂堂猎杀大队长还干不过一只小猪崽子?以往不是没有异能耗尽改肉搏的时候。她花云从来就没让吃的从嘴边溜走过!

眼睛一亮,花云从旁边烂叶子中缓缓抽出一根树枝来,有两指粗细,花云弯了弯,还挺结实。虽然不满意,可手边也没得别的东西可用了。旁边倒是有石头,可惜,那猪皮厚看着耐砸的很。

野猪并未觉察出花云的存在。它今日倒霉,不小心撞到一头狼,两只火拼一番,谁也没讨得便宜。那狼被它拱得底朝天,它却也被咬了一口,背上流了不少血。这会儿心里骂咧咧往自己地盘赶,喊上兄弟姐妹再去抄它老窝。

花云猫一样跟着走了几步,手上灵活的将树枝掰扯成一根光溜溜的棍子,还把尖的那头又搓了搓。觉得准备好了,脚下顿时一重。

野猪耳朵一抖,那厮又杀回来了?气势汹汹一转头,有些蒙:这立着的丑八怪不是人吗?

花云又跺了跺脚。

野猪小眼睛一眨巴:这丑八怪是在挑衅爷?

花云有些纳闷,这里人和动物处得这么好?他们不是说这里头的东西凶得很,见人就扑?

野猪没动,都怪花云。末世里的人和兽那是水火不容,见不着面都要主动找着去挑衅呢。可这里不是啊,尤其这野猪以往见了人,不是要杀它的就是吓得掉头跑的,站着不动还盯着它瞅的实在头一份,一时间,小脑子没转过来。

花云莫名愧疚,这小东西瞧着挺友善的,可…花云眼睛落在野猪背上,那里一大块黑,还冒着热腾腾的香气…

吃!

双脚连飞,几块巴掌大石头呼呼呼冲着野猪砸过去,砸了正着。

懵着的野猪回了神,怒!还以为眼前这一只不一样呢,闹半天还是要打架啊!谁怕谁啊,上!

裹着被狼崽子欺负的恶气,野猪怒嚎着冲了过来,滚圆的身子像枚小炮弹似的。

花云想哭,终于动了,要不是不得不节省力气,自己早冲上去了。

野猪见她没动,还以为吓怕了,心里得意,冲到近前,不慢反快,露出满嘴獠牙,一头往花云胸腹间撞去。

花云眼中一喜,双脚生了根般一动不动,两手紧握住木棍,尖端朝外。就在野猪头扑上来的那一刹那,全身力量涌上胳膊,猛的一捅!

木棍顺着野猪一只小眼睛轻轻松松扎进脑子里,花云再使劲儿一搅。

野猪死不瞑目!

没法瞑目,一只眼睛被木棍撑着呢,怎么瞑?

花云散架跌落在…野猪头上。

她知道自己只有一击的机会,若是一击落败,失去力气的她只会落为野猪的盘中餐。虽然只有一击,但不是难事。末世为了节省异能节省枪支,早把如何对敌一击得手练成本能。这小野猪万万比不上变异猪凶蛮,因此,花云只有兴奋并无紧张,只要找准弱点,这顿肉便免不了了。

舔舔嘴唇,花云多想咬一口鲜美的肉啊!可惜,病毒影响了她的精神磁场,却没影响这幅肉身。牙床拱动也只是错觉,她嘴里没生出獠牙来,咬不动!

这会儿温热的血顺着木棍流淌,花云心里一动,可再一看随着流出的白色浆体,果断移开了眼。总是想起丧尸半敞着脑袋露着脑花…

花云想了想,从野猪大张的嘴里拉出半截舌头来,趴下去含住使劲儿一咬,汩汩流淌出一股热流。花云闭着眼用力吸吮,感觉着体内力气回复。

舌吻啊!舌吻!竟然是跟一头猪…

可她需要这血,更需要这血里面的…盐!吃了几天的清水粥清水菜,万氏根本就没放盐,她能有力气才怪。

野猪背上有伤,可以在那里吸血,但花云担心那伤口不干净,还是选择了…舌吻。舌头总比身上皮毛好咬开的多。

连咬了数口,花云灌了半肚子血,再难吸出,直起身来,一阵目眩,栽了下去,脸正好落在野猪嘴边,糊了一脑袋血和脑浆。

那边,花雨和花冰很快挖了一篮子野菜,还摘了一捧小浆果,回头要献宝,才发现花云不见了。顿时哭天喊地。

花雷闻声跑来,听了险些一晕,这可是在山上!仔细循着痕迹,便喊着追了过来。许是血脉相连,三人没走冤枉路,直接寻到花云。

见她一脸血的倒在野猪旁边,吓个半死。花雷哆嗦着手翻过来检查一遍:“大妹没事,这血想是这野猪的。”

花雨才放心的大哭出声,一边喊着姐啊姐,一边帮着花雷把花云背起来。

花云被吵醒了,她只是猛的脱力心神虚弱,见三人围着她紧张关心,不由咧呀一笑。

啧,还不如不笑,那满嘴的红。

花雷习惯性的自责:“哥咋就忘了带水?”

花云咧着嘴指了指地:“肉。”

三人都听到了里头的向往,不由面面相觑,这野猪打眼一瞧便是被那根木棍子捅死的,可——谁捅的?

有心要问,花云已经伏倒花雷背上又昏睡过去。

花雷只得指挥着弟妹,合力将野猪拖回去。

野猪还未完全长成,但相对孩子来说也体型巨大,三人只得走了平坦的大路,往花家而去。

谁成想,因为一只野猪,又起一场风波。

等花云醒来,天色已暗,虽然没吃中饭,但有那野猪血反而觉得比往日还要精神,同时混沌的脑子也似清明了些。

花云从炕上坐起来,伸了伸胳膊,身上衣裳已经换过了,摸摸脸,头发也冲洗过了。刚想下床,一阵的叫骂声从前院飘过来。

“作死的小崽子,偷食偷到锅里来,这么贪吃,怎么不吃死算了,滚回后院去!”

是花长光的媳妇张氏。

花云出了房门,正碰上花雨气呼呼的跑回来,拿眼问她:怎么了?

花雨对上张氏也不怯场,对上花云的眼睛,眼泪却止不住掉下,哑着嗓子道:“姐,咱的猪没了。”

花云闪了闪神,才想起那野猪。肉呢?

着急之下就往前院走。

花雨也不知怎的,她自打记事起就把这个姐姐当成妹妹疼,看她被人欺负她便冲上前去保护,可这次,那双呆愣的眼睛似乎多了些什么,让她不自禁的想依赖。跟在她身边委屈抽泣:“咱回来的时候走的前院,可不就被他们看到了。咱说那野猪是咱打来的,他们不信,硬说是他们的,二话不说抢了过去,剥皮割肉,煮了一下午,晚上便要吃了。爹娘不争,我们仨抢不过,就想着留一半出来。祖母不愿意,我偷着拿被二婶看到了…”

去他的祖母,去他的二婶,花云心里只有肉、肉、肉!

前院花雷正跟一群人叫骂。

“祖母,你当日说的明白,以后我们大房自己吃喝,你们不管。凭什么我们打的野猪你们昧下了?”

花长光嘬着牙,斜眼看他:“那么大的野猪,你们打的?你们咋打的?”

“我大妹打的,拿木棍子捅死的,野猪那眼睛你们没瞧见?”

“噗嗤,那个傻子…要是她碰见,被吃的就是她了。”

花长宗的媳妇梁氏细声细气道:“你们四个加起来也打不过这一头猪啊,肯定不是你们的。”

“就是我们的。”花雷捏紧了拳头。

“咋的?你还想吃人呢?爹,娘,你们看,这狼崽子的眼神,这是恨毒了咱呢?就为了一口肉啊,这是要把你祖父祖母都要咬死呢?大哥,你是怎么教孩子?就是教的孩子忤逆犯上?”

花长念把花雷拉到他身后:“哪是啊,孩子还小,孩子还小…”

翻来覆去就“孩子还小”一句话。

花长耀阴阴笑道:“大哥,爹娘吃不得你家一块肉?”

李氏沉了脸:“老大啊,娘把你拉扯大不容易啊,想当年你发高烧,是娘冒着风雨把你背到医馆去的啊,做人不能没有良心啊,没良心天打雷劈啊…”

花长念慌忙道:“儿子都记得呢,娘别气了,不就是一块肉吗…”

花雷怒道:“爹!”

花长念又拉了他把,示意他别再说。

花雷咬着牙,看着面前众人轻蔑的笑,扭身要往后院跑。

“大妹,你咋来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