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苏格拉底 第二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不是苏格拉底小说简介

《我不是苏格拉底》是作者秋秋湫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沈合而为一19岁那一年,终于等到坐在了高三的教室里面,望着眼前那些渐渐地陌生的面孔,那些过往的那些事倒真的像是一场的梦。但这真荒诞不经,也没做的事还说是做了,未曾相知相识的人还说朋友相处已久,,沈合而为一也搞不懂,到底是自己忘了了很多东西,但是这而已一场别人安排好好的恶作但这真荒诞,没有做的事却说是做了,不曾相识的人却说相处已久,,沈合一也搞不懂,究竟是自己忘记了很多东西,还是这只是一场别人安排好的恶作剧,亦或者是这个世界出现了问题,但没人替她回答。。...

我不是苏格拉底小说-第二章全文阅读

沈合一19岁那一年,终于坐在了高三的教室里面,看着眼前那些渐渐熟悉的面孔,过往的那些事倒真的像是一场的梦。

但这真荒诞,没有做的事却说是做了,不曾相识的人却说相处已久,,沈合一也搞不懂,究竟是自己忘记了很多东西,还是这只是一场别人安排好的恶作剧,亦或者是这个世界出现了问题,但没人替她回答。

在医院再次清醒时,她已经没有那么不知所措了,她接受了来自不同人问的问题——她是个“不听话”的孩子,他们也怀疑她在撒谎,并一一如实回答。她一边回答一边想,也许夜幕降临之时,会有人走进她的病房,告诉她这一切都是一个恶作剧或者这是对她的一种考验(虽然她不知道这有何意义)。但是并没有,太阳东升西落,日子在一天天过去,那个人始终没有推开她的门。

她的回答着实让沈父沈母他们大吃一惊,有些符合现实,有些根本就荒唐不已。他们也曾怀疑这是不是他们女儿故意说的,但看着她陌生的眼神以及那日渐消瘦的身体,他们不得不相信,他们的女儿是真的“病”了。

沈合一刚接受心理治疗的时候是十分排斥的,她知道自己没病,只是那个恶作剧的人没有来宣布游戏结束而已,她一直在等,但始终没有人来。

她不相信自己生病了,她可以清楚的捋清她从小到大的所有发生有意义的事——只要给她时间,若是跟她谈起某一个熟悉的话题,她也可以回忆起,她知道自己18年来一直生活在一个比较幸福的家庭当中。爸爸妈妈虽然没有很多钱,但是不忍心把她和哥哥丢在老家一直带在身边,她和哥哥也争气,学习成绩也都处在上游水平,生活中虽有点小吵小闹,但不算什么,而且,哥哥去年也考上了一个比较好的大学,全家人都很高兴,这一年就到她了,但谁曾想却发生了如此变化。

可是她清楚又有什么用,医生还是要找的,病也还是要看的。刚开始接手治疗的时候,得出的结论是她是一个完整的人格,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但她那与现实完全不同的答案却使人不得不怀疑她的心理健康。沈合一在接受治疗的过程中也产生了怀疑,当周围所有的人都说你忘了的时候,你又要如何说明你是你,你没做过呢。她毕竟只是一个青少年,人格正在慢慢养成,你又要她如何不怀疑自己。但她虽怀疑,却又清晰的知道自己过去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这是一个矛盾的过程,两边的不断撕扯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治疗一直在继续,沈合一也慢慢了解到她“从前”的模样。出生在一个有钱的人家,现今不满17,但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常年不在家,家中还有一个哥哥,与她哥哥一样,都叫沈知行,兄妹俩关系还好,但总是吵架——这位哥哥在她治疗时也来看过她几次,但很多时候因为她不愿意就算了,因着家中人的宠爱,脾气很大还爱打架,成绩处在中游,还没有上高三。

沈合一了解着这陌生的一切,这分明就是两个不同的人啊,但是为什么会都存在她的身上呢,她实在是想不通。有时她也会怀疑这个世界但她又找不到证据。马克思说过: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她周围所有的人都在用行动或者语言告诉她,你生病了,你忘记了你的从前,你构想了一个新的自己,这让她不得不怀疑自己。

在这漫长的治疗过程中,沈合一真是在过去和现在中不断挣扎,,但她慢慢的不再挣扎了,她接受了自己的现在,而把过去埋藏在心底,她知道没有人会相信那个荒诞的可能,就连她自己也在这治疗之中放弃了对过去的坚持。也许事实就是如此,只是我生病了。

很少有人拥有与世界对敌的勇气,她也不例外,她只是个普通人,他们也都是普通人,他们都只能选择那个看起来比较合理的问题来解决,他们的区别也只是时间长短而已。沈父沈母他们从知道他们的女儿不对开始就只是觉得她生病了,他们或许也产生了一丝怀疑,因为她说得实在是真实,但还是被现实击破了吧;而沈合一呢,她坚持了两年,在日复一日的治疗之中,她不断的挣扎怀疑,她的那种荒唐的想法也许更强烈一点,但日月更替,现实给她的感觉也更加深刻,她也不得不对现实妥协。

两年快要结束了,她慢慢地收起了她的忐忑和迷茫,将那些疑惑和不解收在心底,装作自己已经痊愈,回归到家庭学校生活中。

治疗结束是她主动跟沈父沈母提的,出人意料的是,他们竟也答应了,或许他们也想着换一个环境看看,让她有事可做,就跟正常人一样。她十分配合的做了许多检查,对沈父沈母他们也主动熟悉亲近,熟悉这对她来说是陌生但“从前”熟悉的一切。虽然沈合一的性格前后反差大的明显,但沈父沈母还是庆幸的,他们生怕女儿成了一个精神病,沈母还特意把工作放到一边,打算在家陪着她。

沈合一不知道前路怎样,也不知道过去是否为真。如果过去是真的,那她的家人该怎么办呢,她不敢想象,她只能逼迫自己去接受这现实,当然这对现在而言是再好不过了,现在的家人以为她好了,担心的也只是她会不会再犯病,虽然在某种意义上,他们也失去了他们的女儿而得到了另一个女儿,这看法实在荒谬,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沈合一在两年的治疗中不断撕扯,到底是我病了还是过去就是真的,那个荒谬的答案是正确的,她不知道,她也只能接受现在,在这个似真似假的世界里继续活着,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她总是会醒的。

答案藏在时间里,但时间也会模糊答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