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苏格拉底 第一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我不是苏格拉底小说简介

《我不是苏格拉底》是作者秋秋湫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沈合而为一迷惘的盯着医院的天花板,再回忆着事情的经,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到医院来,她只记得我自己在回去的路上经一条小巷时,一阵白光交闪且强光她的眼睛,莫不是是背那白光刺晕在了地上,她正去思考着的时候,护士进去了。“醒了,觉得怎么样?好好的躺在不要动啊,“醒了,感觉怎么样?好好躺着别动啊,麻药药效过了的话是很痛的,你的左手骨折了,脸上的伤也要过段时间才好,后面好好擦药的话是不会留疤的。”她一边看输液袋一边对她说。。...

我不是苏格拉底小说-第一章全文阅读

沈合一茫然的盯着医院的天花板,回想着事情的经过,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到医院来,她只记得自己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一条小巷时,一阵白光闪现且直射她的眼睛,莫非是背那白光刺晕在了地上,她正在思考着的时候,护士进来了。

“醒了,感觉怎么样?好好躺着别动啊,麻药药效过了的话是很痛的,你的左手骨折了,脸上的伤也要过段时间才好,后面好好擦药的话是不会留疤的。”她一边看输液袋一边对她说。

沈合一茫然的听着,为什么手骨折,脸也受伤了,不就只是晕在地上了吗,她的运气不会这么不好吧。

“那我是怎样到医院来的啊,我的爸爸妈妈勒?”她问。

“被你们老师背过来的啊,你父母可能也快到了。”

“背过来?老师?”沈合一不知所措,她不是快到家了吗,怎么老师会在。

护士看她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就向她解释道:“好像是因为打架什么的吧,小姑娘年级小小打起架来倒是很厉害啊,与你一同进来的那个女生伤得重多了,好了好了,你好好躺着吧,等下你家长来了,你们老师自会评判的。”护士说完就出去了。

打架,什么打架,我不是晕倒了吗,而且我怎么会打架,沈合一愈发茫然了,她抬了抬她的左手,真的有一种刺痛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在心里大叫。

正在这时,门又被推开了,一男一女两个人走了进来。

“一一啊,你怎么又打架了,快到年底了,爸爸妈妈很忙的啊!”那个女人这样说。

沈合一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她认识这张脸,可是却不识得她说的话,她感觉自己的眼泪就快要涌出来了。

“沈合一,你要想读书你就读,不想读就给我滚回家去,天天在学校里打架,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管你的闲事。”那个男人突然大声地喊到。

“你小声点行吧,一一还在病床上,再说,她老师还在外面呢。”宋非荷拉着沈德阳的袖子说。

沈合一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不知道怎么了,自己不就是晕倒了吗,怎么会去打架呢,她从来就没有打过架的。而且爸爸妈妈怎么变成这样了呢,爸爸从来不凶她的,她既茫茫然,又感到十分委屈,眼泪再也忍不住,涌了出来,流到受伤的地方,有种刺痛的感觉。

“你还哭,怎么好意思哭,我说错了吗,一个学期,被叫了八九次家长,都是打架,还打到医院来了,你怎么就不可以学学你哥哥,听话一点啊。”沈德阳指着她的脸,对她大声喊到。

沈合一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她哭着说:“我没有打架啊,我从来不会打架的,呜呜呜,这是哪儿啊,我不是晕倒了吗,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她的头又晕又痛,麻药药效也快要过去了,她的左手开始隐隐作疼,右手也随着她的乱动回血了,脸上的伤口也疼了起来,但她完全顾不得了。

“你还狡辩……”沈德阳话还没说完就被宋非荷打了一巴掌。

“一一啊,好了好了啊,不哭了,爸爸妈妈会替你解决的,一一宝贝乖,不要动了啊,下次不要再打架了哦。”宋非荷坐到床前,安抚着沈合一,话落又对着沈德阳说:“你出去跟老师了解一下情况”。沈德阳只得收起怒容,走了出去。

沈合一此时无法再关注外界了,她看着妈妈那陌生的眼神感到十分害怕,妈妈怎么了,爸爸怎么了,他们怎么不一样了。她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但脸上手上传来的痛感是那样清晰。她的眼泪一直在流直到她失去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这时病房里已经没有人了,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透进外面的灯光,沈合一的记忆也在慢慢回笼,那是在做梦吗,她想。这时手部的痛感已经很显了,她撑着身子看了看她的左手,发现用石膏固定着,那不是梦,可是爸爸妈妈怎么会那样对我呢,我又怎么会打架呢,她十分苦恼。

这时,门开了,一个胖胖的阿姨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意,她看到沈合一醒了,显得十分高兴,她轻轻地把门关上并对她说:“小姐,你醒了,来,喝点粥吧。”

小姐,什么小姐,她在叫我吗,沈合一感到非常迷惑,她这时才意识到她住的是一个单人间。她试着张了张嘴,声音沙哑地说:“你走错了吧,这里没有什么小姐”。

“小姐,你在说什么啊,你就是小姐啊。”她这时已经到了床前,打开了保温杯的盖子,正准备把粥倒出来。

“不,我不是啊,你是谁啊?”沈合一的声音带着点哭腔,神情茫然,“你到底是谁啊,我真的不是什么小姐”。

“小姐,我是宋姨啊,小姐,你怎么了,怎么连宋姨都不认识了”,这妇人也从她的表情察觉出了点什么,神情焦急,说着便把手放在沈合一的额头上,“小姐,你可不要开玩笑了”。

沈合一大力地拂开她放在她额头上的手,全然不顾她还在输液,她的眼泪又流出来了,“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啊!”她哭着说,又喃喃道:“我又是谁啊”,她已经察觉到不对了。

宋姨看到她这个样子,都被吓坏了,她急急地安抚她,又急忙去叫医生,联系宋非荷。小姐肯定是出事了,她这样想着,眼睛都红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