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之宰辅 第一章 附体重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乱世之宰辅小说简介

《乱世之宰辅》是作者无谋先生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较不喜欢古玩和历史,现在的,他正准备好去古玩街买一幅字画。  十分钟之后,冯达了走到了古玩街的路口,望着里面一座座的古玩商铺和地摊,听着讨价还价的顾客和摊主的对话,正准备好走到古玩街尽头的商铺处买下那副字画。冯达听见了耳边传来的一丝呼啸声声,声音好没人会想到,这个穿着普通,长相平凡的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轻人,是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的亚洲区总裁,除了在商业和职场上的突出经历,冯达也就比较喜欢古玩和历史,现在,他正准备去古玩街买一幅字画。。...

乱世之宰辅小说-第一章 附体重生全文阅读

  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手提包,平稳的行走在大街上,周围车鸣人喊,但冯达却精神集中,神情平静,没人知道这个手提包里有着多达10万美金的现金。这里是位于TJ市的一条普通的人行道上,冯达准备从这里前往目的地,一条在TJ十分著名的古玩街,买下自己早已惦记多时的一幅字画。

  没人会想到,这个穿着普通,长相平凡的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轻人,是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的亚洲区总裁,除了在商业和职场上的突出经历,冯达也就比较喜欢古玩和历史,现在,他正准备去古玩街买一幅字画。

  十分钟之后,冯达已经走到了古玩街的路口,望着里面林立的古玩商铺和地摊,听着讨价还价的顾客和摊主的对话,正准备走到古玩街尽头的商铺处买下那副字画。冯达听到了耳边传来的一丝呼啸声,声音好像是从上空飘过,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抬头望天,很自然的看见了天边一颗冒着红光的星体正在向远方飞去,突然,一束红光向他的脑袋射了过来,速度太快,他毫无反应的倒了下来。他没发现的是,周围的所有人好像都没有听见那声呼啸声,只有在他倒下之后,才急急忙忙的围了过来。

  神州大陆,诸侯林立,连年混战,天下已不是当初的天下。而在位于北方的冀州邺城道的魏郡,一个年轻人正在醒来。

  冯达刚睁开眼,便是一愣,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由于刚刚睁眼,还看的不是太清楚,只是觉得阳光有些刺眼,大概看见床前有一道帷帐,周围的各种家具也都古香古色,但却门窗紧闭,没有一丝风的气息,让他觉得闷的慌。他想起身去把门窗打开,但刚刚动了一半的身子,才发觉自己浑身无力,身体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床上。

  安静的房间发出了“咚”的一声,突然,在屋子中间的地板上,蹦起了一个瘦小的人影,只听一声惊喜的呼唤:“大公子,你醒了?奴婢可着急坏了,我现在就去告诉老爷和夫人。”说完这句话,立马跑了出去。

  而冯达已经被刚才的称呼惊呆了,我难道没死?我是到了古代了吗?那么这是哪个朝代啊?正在思考的时候,门发出吱的一声响,从门外当先进来了一位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落后半步的则是一位中年妇人,后面跟着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头、四个跟班以及一道瘦小的人影。

  “伯谋,身体好点了吗?”当先进来的中年人走到床前,问向冯达,只见这人身高七尺五寸左右,面向方正,两眼精光暗藏,手抚一截已达一尺的长髯,声音温和而不失威严,一看就是一位刚直而不失聪慧之人。

  这就是我这一世的父亲了吗?冯达心里问自己,但嘴上可不敢怠慢,“回父亲大人的话,只是身体有些无力而已。”

  这时,落后中年人半步的妇人坐到床边,抓住了冯达的一只手,声音之中透出了一股悲意,“伯谋啊,你昨天晚上突然发烧,昏迷不醒,你父亲大人请了魏郡最好的大夫张神医来为你医治,今天你可总算醒了。”说完之后,眼角开始流泪,马上泣不成声。

  冯达看着眼前的母亲大人,虽然已到中年,但脸上仍然十分精致,成熟端庄,年轻时定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子。此时却因为担忧自己而流泪不止,这使得冯达的心底有一丝暖流涌过,在他二十多年的前世经历中,由于是孤儿,母亲的爱护一直没有体会到过,没有丝毫犹豫,冯达轻轻地叫了一声“母亲大人”,虽不知到底处于哪个朝代,但心底决定了这一世要努力奋斗,来报答这位母亲的养育之恩,一切尽在不言中。

  “冯安,你去把张神医请来,就说我儿醒了,请他再过来看看。”中年男子威严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诺,老奴这就去,”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快步走了出去,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见冯安满头大汗的当先跑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只见这人身高七尺,相貌端庄,长须飘飘,脸色平静,一看就知是一位有着不俗本领的医中圣手。

  一见此人,冯达的父亲母亲便道了一声张神医,这人也是立马和冯达的父亲母亲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跪坐在床前搭上了冯达的手腕,过了一小会,只见此人面带微笑的站了起来,对着冯达的父亲说:“冯家主,令公子的病已无大碍,只需再休养两天,便可痊愈。”冯达的父亲神情一缓,立马说道:“冯安,为张神医备五十两黄金,答谢张神医。”“不必不必,以冯家主的为人,我如果再收钱财,我这张脸往哪搁,”只见张神医连连摆手。“以我的为人,如果你张神医不收诊金,才是让我这张老脸没地搁啊!哈哈哈!”说完便大笑起来,看的出来,两人十分熟悉,又谈了两句,张神医便告辞离去。

  转过头,冯达的父亲发话了。“伯谋,你好好将养身体,等你身体康复之时,为父有要事与你商量,现在为父有要事去忙。雨儿,你好好伺候公子。”“是,老爷,”那道瘦小的身影应了一声。之后,中年男子转身走了出去,而冯达的母亲大人与冯安以及那四个跟班也跟着出去了,屋里只留下了雨儿一个婢女。

  偷偷看了冯达一眼,雨儿说了一声:“公子,奴婢去给您准备一些食物,您都一整天没吃东西了。”说着,又是跑了出去,过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只见雨儿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走到床前,冯达探头一看,上面有一碗小米粥,旁边还有盛粥的小鼎。到了这时,才发现雨儿虽然瘦小,但却长得乖巧可爱,很讨人喜欢,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

  “奴婢听厨师说,公子刚刚身体见好,应该吃些清淡的东西。”雨儿又开始解释了。

  “没事,本公子知道。”与此同时,冯达心想,现在就靠这丫头了解情况了,还不知道家庭的基本情况,也不知道父亲大人要找我商议何事,至于朝代,看到了用来盛饭的青铜器,估计也就是春秋战国或者秦汉三国了吧。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需要了解的东西太多了。想到这里,冯达说了一句,“雨儿,你知道公子我叫啥吗?答对了有奖励哦!”冯达问道。

  “奴婢当然知道了,公子你姓冯名达,冯家的大公子呢!”雨儿甜甜的说道。

  看来我应该有弟弟妹妹,就是不知道有几个,同时,我的名字还是前世的名字,真的好巧啊,只不过多了一个伯谋的字而已。

  接下来,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冯达又用各种问题套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的话,总算把家里的基本情况和关系搞清楚了,但更多的就不是一个婢女所能知道的了,而冯达所付出的奖励只是区区的一顿大餐而已。

  通过了解,冯达知道,冯氏是郡城黎阳的第一世家,属于魏郡。自己今年二十一岁,从小喜好读书,尤其是兵书,在家中一向以聪明睿智著称,辅助父亲管理家族,是冯氏未来家主的不二人选,怪不得父亲会和自己商量要事,同时,由于父亲的意思,所以至今未娶。父亲冯华,冯氏家主,在家族里面说一不二,以清正刚直著称,同时在郡城黎阳城中乐善好施,清正仁义的名声在魏郡广为流传,族人对于家主十分爱戴。除此之外,母亲陈氏名蓉,是陈氏家族的人,父亲只有这一个妻子,至于陈氏家族的情况,冯达没有打听到。而自己只有一个弟弟,姓冯名胜,字仲国,从小喜好舞刀弄枪,后拜得名师,学得一身的本领,在冯家是武艺最厉害的人物,等闲几十个普通人近不了身,但与自己关系十分要好。后来也和自己一起诵读兵书,至于其他的书,则兴趣缺缺,今年整整二十岁,娶的妻子则是同为魏郡世家的李家家主之女,同时是冯家五百家兵的统领,最近带着几十家兵去郡城西边十里处的山里打猎去了,肯定不知自己病倒的事情,不然肯定也会来看望自己。雨儿自幼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哥哥,哥哥进山打猎的时候,由于村庄遭山贼袭击,自己一人侥幸逃了出去,母亲去年在回家省亲的路边正好遇见昏迷的雨儿,于是收留了她,雨儿是她自己的名字,至于姓氏,好像是姓赵,被派到这里伺候冯达,前任冯达对她很好。冯安则是父亲最信任的家奴,因为从祖上开始到他这代,一直在冯家伺候家主,他还有一个儿子冯虎,也是一个比较厉害的人物,随着冯胜进山打猎去了。

  想到这里,感觉脑袋有点晕,再加上屋子外面已经漆黑一片,所以吩咐了一声雨儿之后,便想要入睡,至于其他情况,明天再做了解,正好再歇息一天,后天去父亲那里商量事情。于是,冯达两眼一闭,沉沉睡去,来到古代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而雨儿,由于还怕冯达病情出现反复,则在屋子中间的地板上铺了一条席子,躺在上面准备入睡,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歇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