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怪谈 第十五章 盗墓小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苗疆怪谈小说简介

《苗疆怪谈》是作者诗晓歆雨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的话说上次我而已猜想,那现在的就也可以百分百的肯定,李花花和这张画纸有不可以说的秘密,否者她会作出这样的举动来。但是,我也不能够开门见山的说,当然,这件事和双头鬼婴有关。鬼神之说那但是是传说,很多人但是都明白鬼神不存在,但从来不都也没没见过,否则是像“嫂子……。”。...

苗疆怪谈小说-第十五章 盗墓小贼全文阅读

如果说刚才我只是猜测,那现在就可以百分百的肯定,李花花和这张画纸有不可说的秘密,否则她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不过,我也不能开门见山的说,毕竟,这件事和双头鬼婴有关。鬼神之说那不过是传说,很多人虽然都知道鬼神存在,但从来都没有见过,除非是像我这样被开过天眼的人。

“嫂子……。”

我准备要开口,却被李花花用她那温柔的手给堵住了zuiba,“都跟你说了,这里没人,直接叫我小名。”

我发现我的心跳在加快,急促的呼吸从心脏发出,到zui边的时候,喷到了李花花的手心中,那种感觉无以言表。

过了几秒钟的时间,她这才松开手,有些腼腆起来。“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花……花花,”说出这名字来,感觉就是那么的别扭,毕竟是嫂子,直呼其名,对我来说那是特别吃力的事情。“画纸可以给你,不过,你要给我保存好了,到时候我还需要。还有,你能帮我研究一下,这画上的人到底是谁么?”

李花花小心翼翼的将那张画纸放在心口,颇为满足的点点头说道:“放心吧,既然是你的东西,我会好好保存的。不过,你确定这不是你的心上人吗?”

我注视了她好一会儿,微笑道:“我哪有什么心上人,这是别人送给我的。”

李花花点点头,将画纸轻轻地放进她的衣服里面,舒了一口气叹道:“小石头,要是我没嫁人,你觉得以我姿色怎么样,会有人看上我吗?”

“嫂子长得这么好看,当然是有的啊。你想象咱们还有三千万的光棍呢,哪怕你长得丑,都有男人要,更何况你又这么好看。”说实在的,我说的并没有夹杂半点的浮夸,这妮子的确就是如此的漂亮。

“你这zui真甜,谁要嫁给你真好。”

眼瞧着天色不早了,我便找了个理由走,她却还是不依不饶的拦着我。“你慌什么嘛,怕我吃了你啊。”

“没有,嫂子,我妈还等着我的酱油呢,不然他们该饿了。”

这理由算是成立了,李花花这才依依不舍的放过我。而我就跟逃出牢笼一样,飞奔回家,真怕慢了一点,就像她自己说的,要吃了我,那才真的会出事呢。

到家后,母亲问我到底干什么去了,这么晚了才回来。找个借口敷衍了事后,我拿着搬山鬼术,带着一把小锄头,准备这个时候上山去。

开了天眼,得到了鬼术,成为入道中的鬼师,我需要更多的修为来晋升境界。于是,表叔给的慕容草成为了我目前唯一的救命稻草。

东山这边别说是晚上,就是大白天都不会有人过来,这里是村里人最为忌讳来的地方,比坟冢那边恐怖了太多。

其实至于为什么会让所有人闻风丧胆,具体的理由不知道,传说也很少,甚至都没人愿意提及。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反正没遇到恐怖的事情,我倒是将东山当成了自己的秘境。

尽管胆子大了一些,但进入东山森林中,脑子里难免还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慕容草其实在东山这边还算是不难找,但其他地方就不好说了,仿佛这种草限定范围就是东山,其他地方压根就找不到。

上次有了经验,慕容草一般都喜欢长在一些枯藤上,专门是从枯藤中长出来的,也不知道这种草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生长方式。

东山这边有一片悬崖,有悬崖的地方就会有枯藤,有枯藤自然也就容易找到慕容草。只不过悬崖这边比较远,而且没有路,实在是不好走。

好不容易这才来到了悬崖底下,准备披荆斩棘的开出一条路来,就在这时,却听到了远处传来一阵微弱的声音。

接着,前面不远地方看到了一点亮光,一闪一闪的,像是星星一样。

东山从来不来人,这怎么还有声音和亮光呢。出于好奇,我在树林中穿梭,轻手轻脚的靠近亮光。

“咳咳咳!”

有人在咳嗽,好像还比较严重,连续来了好几下。

“吵什么,给我憋着,别让其他人发现了。”有个男人低沉的吼道。

“这鬼地方谁会来,村里人都准备要睡觉了。”

“总之小声点,等把这东西挖出来,就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看起来有两三个人,他们依旧在树林中穿梭,走在前面的人用一把锋利的铁铲劈开前面的树木,中间一个拿着手电筒,而后面一个则尾随其后,贼眉鼠眼的左顾右盼。

这不是刚才在村子里碰到的那三个混混不想混混的痞子么?他们到这鸟不拉屎当地方来做什么,到底是要挖什么值钱的东西?

有了这个疑问,我将寻找慕容草的神情给忘在了脑后,尾随其后,想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走了大概十分钟,那三个人在悬崖底下停了下来,他们并排成一条线,正抬头望着前面不远的一个小土坡。

“看到没,就是这个,我爷爷说过,在悬崖底下的小土坡。眼下就只有这个,应该就是它。”拿着手电筒的男人对着小土坡射过去,很是满意且自信的解释道。

“大哥,不像啊,你看看哪里像是埋人的地方啊,分明就是一堆土。”

“丫的,你死了一样是一堆土。”那个男人骂道。

我不敢太凑近,树林中的树叶特别多,只要稍微的动一下,就会发出沙沙的声音。远远的看去,前面的小土坡的确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埋人的地方。再说了,村里人有谁会把人埋到这来呢。

此时此刻,我已经确定这帮人就是来盗墓的,胆子真不小,敢大半夜的来这小山村的禁地挖坟。

言语之间,这三个男人已经走过去,拿着铁铲开始挖起来。

“老三,你去放哨,看看附近有没有人,别让无关的人靠近。Lao二,我给你一些蜡烛和纸钱,按照老规矩把东西给我点上。”说着,那个男人从干瘪的口袋中拿出来一沓纸钱和几根白色的蜡烛。

脸上有颗黑痣,样子其丑无比的男人接过蜡烛和纸钱,从兜里拿出打火机,然后走到了小土坡的东南角蹲下来。他点着了纸钱,将三个蜡烛点亮后,在地上cha成一个SanJiao形。

他又到了西南角、西北角、东北角三个地方做了同样的举动。待一切都准备好了后,他回到了小土坡的正前方,从兜里拿出来一小瓶的东西,打开盖子后,倒在手心中。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因为太远的缘故,但一阵风吹来,我却闻到了一股十分难闻的味道,那只有狗血才会有那样的气味。

黑痣男人用另一边的手指蘸手心的血分别在自己和其他两个男人的额头上画了一个十字的符号。奇怪的是,这符号不知道为什么却散发出淡淡的红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