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怪谈 第十一章 鬼话连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苗疆怪谈小说简介

《苗疆怪谈》是作者诗晓歆雨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你看她好疯啊,居然后面带着一个男人。”“明白是谁家的疯丫头吗?”“什么疯丫头,你不明白么,她是候小斌的媳妇,都两个孩子他妈了。”“我说这么面熟呢,后面那个男的也不是王家的王石吗,这两人居然有一腿啊。”“别乱讲,王石是个大学生,他怎么会不喜欢“知道是谁家的疯丫头吗?”。...

苗疆怪谈小说-第十一章 鬼话连篇全文阅读

“你看她好疯啊,竟然后面带着一个男人。”

“知道是谁家的疯丫头吗?”

“什么疯丫头,你不知道么,她是候小斌的媳妇,都两个孩子他妈了。”

“我说这么眼熟呢,后面那个男的不是王家的王石吗,这两人竟然有一腿啊。”

“别乱说,王石是个大学生,他怎么会喜欢没文化的女人啊。”

“那必须的,十里八村就属他最有出息了。”

……

七zui八舌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我都听得清清楚楚的,更何况是李花花。但她似乎充耳不闻,还故意慢下来,挽起我的手臂,笑眯眯的说道:“一会儿咱去开房吧。”

噗嗤!

我差点就要喷出口水来了!

众人听罢,虽然也很惊诧,但知道李花花脾气的人都转身去,不再言语。

到了卫生室里面,李花花很知趣的松开送,向我投来一个无辜的眼神。

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看到了躺在病chuang上的母亲,于是,我便走过去。

母亲看起来的确很不好,脸色很苍白,毫无一点的血色,此时,她正带着一丝痛苦的闭着双眼。看到母亲这样,我心里真的很难过。

此时,张艳艳从里屋出来,拉着我到一边去,小声的说道:“老同学,不要怪我说话难听,阿姨的病实在是很难查得出来,可能是我这的设备不够。但以我多年的经验看,如果再不转院去大医院,肯定是来不及了。”

我知道张艳艳是为我好,不过,我其实还是想试试表叔给我那张剪纸,想试试到底是不是鬼神的原因。

“我知道了,现在就转院,谢谢你老同学。”

张艳艳给了一个让我有些措手不及的眼神,那种眼神只有在上学的那会儿才会出现。

父亲将他的三轮车开过来,准备要将母亲抱上去,但被张艳艳拒绝了。没办法,只好在附近拦下一辆出租车,在众人的帮助下,这才安全的上了车。

李花花则买了一些药后,非要我骑她的车,说是和我们一起去。

我很感激她的帮忙,这妮子的确是一个好姑娘,候小斌娶了她,算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到了路口,我并没有按照张艳艳的吩咐转院,而是要回家。李花花有些不理解,我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她便没有再问。

到了家后,扶着母亲躺在chuang上。此时,她已经醒过来了,双眼无神,看起来奄奄一息的样子。

我让父亲和李花花都出去了,关上门并锁上。之后,我将表叔送给我的剪纸拿出来贴在母亲的后背上。既然表叔说他给我开了天眼,那我相信这两天我的眼睛为什么疼,应该就是因为这个了。

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态试着去mo索打开天眼的办法,不过说实话,真是盲人摸象,一点头绪都没有。

不过,好在,表叔还留给了我一样东西,那就是两枚铜钱,那本搬山鬼术他并没有拿走。

我急忙将这两样东西拿出来,依葫芦画瓢的做了表叔同样的动作,将铜钱摁在母亲的额头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我竟然打开了天眼,先是一股火辣辣的感觉冲上来,接着痛苦消失,我能真切的感觉到双眼在发光。

母亲额头上的铜钱似乎有了反应,温度在慢慢上升,直到灼烧皮肤,散发出一股浓烈的味道。

这一刻,我心里特别的害怕,主要是怕那股热度真的会伤害到母亲的皮肤。

就在这时,我竟然发现从母亲发出一个惨烈的叫声,接着就看到黑影飘上来,慢慢地靠近我。

我定睛一瞧,吓得一身激灵,原来这黑影就是之前看到的那个双头鬼婴。

恐怖之相可想而知,但这一次我可没有怕他的理由。之前还问过他,是不是他纠缠了母亲,但他却矢口否认。现在被我抓了正着,看看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蓦地,周围的环境突然有了很大的变化,我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云山雾绕的旷野中,房间早就不见,母亲也跟着消失了。旷野中,只有我和这双头鬼婴。

鬼婴步步紧逼过来,似乎并没有要害怕的意思。

“我就知道是你,小鬼,之前还否认没有纠缠我妈妈,真是可恶至极。”我瞪大双眼,抬头tingxiong的吼道。

“我摇头并不代表我就否认,是你自己听不到我说的话。”奇怪的是,我竟然听到了鬼婴的声音了。声音是重叠的,仿佛是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在说话。在这旷野中,可怖的程度是可想而知的。

我吃了一惊,挑着眉头说道:“你现在怎么会说话了?”手里依然拿着那两枚铜钱,旁边则是那本搬山鬼术的秘诀。

yin风阵阵,吹翻了搬山鬼术,打开了第一页。上面显示出一行手写的字,“死水死水,不是非凡水,搬山鬼师请降雨,八方神仙请相助。”

我不由自主的将这段话念了出来。

突然,手中的铜钱漂浮起来,离开了我的手指,飞到半空,射出两道耀眼的金光。

鬼婴见罢,急忙用手挡住了双眼,身体慢慢地被什么东西压在地上,怎么都抬不起头来。

“大哥哥,先撤了你的鬼术,我还有话要说呢。”鬼婴很是吃力的喊道。

在金光的笼罩下,从鬼婴的身体中蒸发出一些细微的东西,像是被燃尽的灰烬一样,徐徐上升,最后全然消失。

“有话现在就说,不然的话,我就抓了你,让你永世不得超生。”这话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飙出来的,感觉自己已然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师一样。

“我……我不想伤害你的家人,只是我真的有事想求你。”

鬼婴用尽了力气这才抬起头来,只见他的脸蛋像被烧过了,满脸都是疤痕,看起来比之前更加的恐怖。

我心生怜悯,可是不知道怎么才能收了那两枚铜钱,说实话,这一刻真的是ting尴尬的。最后,我只能用zui笨拙的办法,那就是跳起来抓住半空的铜钱。

拿到了铜钱后,那两道金光便消失了,而我的眼睛上的那些火辣辣的感觉和光也逐渐的消失。

这一过程,其实真的ting难过的,和扒了一层皮没什么区别。

这时,鬼婴感觉不到我的威胁后,慢慢地爬起来,有气无力的往前走了几步,和我的距离只有一米的位置。

“有什么话赶紧说吧,我告诉你,如果我妈不好,我就去坟冢刨了你的坟墓。”

鬼婴苦笑道:“我哪里还有坟墓,早就被铲平了。大哥哥,我真的无心伤害你的妈妈。只是我点忙想请你帮帮我,只要你帮了我,我立马就解除你妈妈的痛苦。”

看起来,果然就是这小鬼在捣乱,且看他有什么样的诉求,也得看我能不能帮忙。就算不能帮忙,也不能让这小鬼随意胡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