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天尊 《霸世天尊》第九章 卷入风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霸世天尊小说简介

《霸世天尊》是作者悟空妈妈桑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赵齐陈小志小说名字叫作《霸世天尊》,提供更多霸世天尊{作者},霸世天尊{作者}小说深度阅读。霸世天尊小说赵齐陈小志节选:赵齐深呼吸的节奏口气,将金叶递过来,应着声。陈小志交待的无外乎是让他在沉龙院中多特别注意董青安三人的动向。另…...

霸世天尊小说-《霸世天尊》第九章 卷入风波全文阅读

赵齐陈小志小说名字叫做《霸世天尊》,这里提供赵齐陈小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霸世天尊小说精选:“这钱你先拿着,先把伯母的病治好。”陈小志拉他坐到了一侧的木凳上,递过去了一片金叶,凝视着前者,沉声道:“我的确有些事,需要你帮忙。”“陈少尽管吩咐。”赵齐深呼吸一口气,将金叶接过,应着声。陈小志交代的无外乎就是让他在沉龙院中多注意董青安等人的动向。另外通过交谈,陈小志得知,赵齐竟然是青竹帮的人。按他的话说,他白天在院内打杂,到了晚上则会随同帮中的人一起去巡视地盘。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为了挣点微薄的钱财,另外整个城南贫民区…

“这钱你先拿着,先把伯母的病治好。”陈小志拉他坐到了一侧的木凳上,递过去了一片金叶,凝视着前者,沉声道:“我的确有些事,需要你帮忙。”

“陈少尽管吩咐。”赵齐深呼吸一口气,将金叶接过,应着声。

陈小志交代的无外乎就是让他在沉龙院中多注意董青安等人的动向。另外通过交谈,陈小志得知,赵齐竟然是青竹帮的人。按他的话说,他白天在院内打杂,到了晚上则会随同帮中的人一起去巡视地盘。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为了挣点微薄的钱财,另外整个城南贫民区的少壮几乎都被青竹帮给收纳成了新鲜血液。像是赵齐这种人,从小生活困难,只要是为了钱,杀人放火什么的都敢干!好在赵齐的母亲一直约束着他,赵齐本身也是质朴,才一直没酿出大祸。

不过,即便如此,赵齐身上也留有不少伤疤,都是与其他帮派火拼后留下的。

“青竹帮很厉害?”陈小志眯起了眼睛。

“我们青竹帮掌控着城南和城北一共十七条街,临街的店铺和摊贩都要定期给我们上交银钱。另外,帮内也开有不少私商。粗略估计的话,光是普通的帮众也要两三千人,更别说上面还有垛口的老大和堂口的堂主了。“赵齐继续道:”不过在云州城,我们青竹帮一直被聚缘会压着一头。城南和城北的地界油水不大,城东和中央街那一片富人区都是聚缘会的地盘。另外,聚缘会的帮众多多少少都练过把式,与我们这些普通人不一样。“

陈小志默然,习武是一个十分烧钱的活儿,光是从小筑基打磨身体就是一笔不小的花销,虽然在北燕人人崇武,但大部分的人终其一生都默默无闻。

他的心思不禁活络了起来,“进青竹帮有什么要求没?”

赵齐愕然,他当然听出了陈小志的意思来:“只要有人引荐就行。”

“行,你帮我进青竹帮。”

陈小志微微一笑。

“好。”

赵齐点点头。

半晌,陈小志带着妹妹离开了城南,直奔坊市。

据赵齐所说,他们这些普通的帮众,平日里都是十人一组,他头上的老大,就是一个叫疯狗的组长,是城南一个比较出名的地痞。平时没事,他们主要就是收租以及与聚缘会的人牵制等等。陈小志之所以要进入青竹帮也是有他自己的考虑,他现在的处境很不妙,董青安他们倒好说,真正让他担心的,是那个之前已经暗中杀死过他一次的可怕凶手。另外,他也需要人手来保护妹妹小草。赵齐说的很明白,在青竹帮只要能够赚足功绩,就可以向上爬,就是成为堂主都有可能。

每一个堂主都掌管着一条街,手下上百号的小弟,在云州城来说,也算是一方人物了。

在坊市转悠了一圈,这次陈小志足足拉回来了两车药材,又花了几十片银叶。

他不是没想过买一些珍贵的药材,来让炼药辅助器配置药方,但眼下,连最便宜的药材融合出的大补丸与风经散他都没办法完全吸收,更别提那些药力恐怖的补品了。至于一些外面贩卖的成品药,用来淬炼肉身的药物他也简单看了一下,都太普通,与系统配置的药物效果,相差十万八千里。

系统生产的,是同类别中最好的!

这一天陈小志足不出户,一直待在家中操练拳法和身体。他打算再过一段时间,就送小草去私塾学习,沉龙院暂时是没办法回去了。

入夜,风突然开始大了起来,还弥漫着一阵刺骨的寒意,小草早早就睡下了。

院中,陈小志背负双手,抬头望着一片漆黑的夜幕,胸口发闷,直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不一会儿,倾盆的大雨便从天而降,还伴随着一道道闪亮的雷电,轰鸣声让人有些心惊肉跳。今晚的云州城显得十分安静。

但不知为何,陈小志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的心头一直在狂跳,好像有什么祸事将要发生一样。

镇定了一下心神,他服下一颗大补丸继续在雨幕中修炼。

密集的雨水模糊了视野,陈小志干脆闭上双眼,按照感觉,一次次的挥拳而出,拳风刮起大片水珠,在雷光的映衬下,银亮无比。不过,就在他沉心打拳时,紧闭的院门轰然炸裂,一道黑影好似炮弹般破门而入,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直接在地表砸出一个方圆一米的深坑,泥土飞溅。

“谁?!”陈小志一惊,立马做出防御的姿态来。

“是你?!”

下一刻,陈小志双眼睁圆,便见那坑中躺着的人,无比熟悉。仔细一瞧,竟然是昨天帮他解决了青竹帮三个小喽啰,形似野人的神秘高手!

此时,这人一身鲜血,半张脸都皮开肉绽,犹如饿鬼一般,伤势极为吓人。

大汉微微抬头,仿佛也认出了陈小志,张嘴欲说什么,下一秒脸色猛地一变,手腕一扬,一个软绵绵的锦帛直接射进了陈小志的怀中。然后,直接翻身而起,双脚踏地,以一种恐怖的力道直窜云霄,简直就和电影中的超人一般,瞬息间消失不见。

陈小志张大了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的一幕。

然而,就在他觉得不可思议,尚未回神时,更加奇妙的景象出现了。

一片幽绿的光芒从天而降,漫天的水光中,似有一株柳树在御空而行,条条柳枝碧翠无比,来回晃动着,枝叶上还卷着一丝丝电光。在那树枝上,仿佛还端坐着一位身影曼妙的轻纱仙子。庞大的绿虹从院子上空一袭而过,奔着那大汉消失的方向而去。

期间,那树上的仙子,似乎察觉到了地面上站着的呆愣少年,一双空灵的美目微微瞟了过来。

四目相对后,一人一树,顷刻间遁空而去。

“这是什么力量……”陈小志感觉到头皮发麻,这还是寻常的武者?!

接着,他犹如想到了什么,立即转身回了屋子,关紧房门,将刚刚那大汉甩过来的布帛掏了出来。

这块手掌大的布帛入手丝滑,通体乌黑,是由一种不知名的丝线材料编制的,打开来后,上面绣有一副立体的人形画像。模样有点类似一位盘坐入定中的老僧,在画像图的各个身体部位,还标有一个个小黑点,以及清晰无比的经络走向。

似乎是某种功法?

陈小志虽然看不懂,但也知道这东西绝非凡物,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那大汉把东西给了他,很可能会给他招来大祸!小爷这才刚穿越而来,就要被搞死了,岂不是太亏?陈小志心里简直把那大汉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也太坑人了!

光看刚刚那般异象,这东西所牵扯到的层次就远非他这个小人物能干预的。

就这么心惊胆战的躲在屋子里,直到第二天天亮,那大汉都再未出现,若非亲生经历,陈小志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

把布帛找个地方藏了起来,叫小草起床,两人刚吃过饭,沉龙院那边就来人了。

今天贤王陈卓就要启程回京,他这个当侄子的,怎么也要去送一送。

“哥哥,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坐过来接驾的车撵,小草见陈小志一直眉头紧锁,有些担心道。

“没事。”

陈小志微微一笑。

他说得轻松,怎么会没事,换谁平白无故的被卷入了一场风波之中,都不可能镇定自若。

他现在心情很不美丽。

到了沉龙院,下人们已经开始忙活了起来,纷纷给贤王起驾前,准备各种所需的物品。此时,府门前停靠着十几辆银白宝驹拉动的气派车房,侍者们不断的将贵重东西抬到车上系好。以陈卓为首的一群人围站在旁边,除了福老外,还有一淡蓝色长衫的男子与陈卓有说有笑。

这人面生的很,让陈小志诧异的是,他知道自己这位皇叔性格冷淡,平时极少有人能与他说上话。

当然,董青安等人也在。

见到陈小志赶来,董青安等人脸上均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陈卓一走,他们就可以肆意的玩弄陈小志,好好出一口恶气了。

“咦?才两天没见,我怎么觉得陈小志这家伙变得有些不一样了?”郑松柏仔细看了看陈小志,眉头一挑,有些奇怪道。明明人还是那个人,但不知为何,给人的感觉却不同了,很怪异。

“好像是白了点…也精神了不少,可能这两天伙食吃的不错,毕竟有贤王护着他。”身边的人接话道。

“哼。”董青安发出一声冷哼。

仅仅是过了两天的好日子罢了,等贤王离开,他要让陈小志每天都生不如死。

“志儿,你过来。”陈卓也看到了陈小志,对他招了招手。

“皇叔。”陈小志下车,恭敬的走了过去。

“这位是云州城的府主周一水。”陈卓表明了身边与他说话男子的身份。

云州城的城主?!

这周一水看起来也太年轻了,模样也就二十岁左右,一头长发用红绳系起,随意的披在脑后,气质温和,若非陈卓点明,陈小志还以为是哪个私塾的教书先生。

“晚辈见过周府主。”陈小志作揖道。

周一水看了看陈小志,和蔼的点点头:“你是皇家血脉,应我给你请礼才是。”说是这么说,却没真还礼,不过是客气话而已。

显然,他清楚陈小志的身份。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