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仙斗 第二章入门试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群仙斗小说简介

《群仙斗》是作者古道天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速划过的风景,眼中满是无限向往与兴奋之色。这二人恰恰天辰和他今日遇上的好心的老者。老者名叫李穆青,是凌云宗的三长老,修为了到了金丹中后期,人们敬称他为穆青真人,在这附近的修仙门派中也小有名气。此处出外是为了找寻一份炼药所缺乏的主药,再回去正这时天边一个人影由远及近飞掠而来,惊起了四周的鸟兽。这人影速度很快,不多时就到了眼前。此人是一道士打扮的老者,穿一身黑袍,身子微微前倾,双手背于身后,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群仙斗小说-第二章入门试炼全文阅读

  清晨,艳阳初升,山林间隐约可见雾气弥漫在林间。鸟兽已经苏醒,开始了觅食。此间尽是一片大自然的祥和之意。

  正这时天边一个人影由远及近飞掠而来,惊起了四周的鸟兽。这人影速度很快,不多时就到了眼前。此人是一道士打扮的老者,穿一身黑袍,身子微微前倾,双手背于身后,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在他的右手边还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孩童,穿的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背上背着一把弓,和几只箭失,此刻正双眼惊奇的看着眼前飞速掠过的风景,眼中满是向往与激动之色。

  这二人正是天辰和他昨日遇到的好心的老者。老者名叫李穆青,是凌云宗的三长老,修为已经到了金丹中期,人们尊称他为穆青真人,在这附近的修仙门派中也小有名气。此处外出是为了寻找一份炼丹所缺少的主药,再回来的路上巧遇了天辰。穆青真人看出了天辰的不凡之处,看他有不错的灵根,是修仙的料子,又与养父失去了联系,养父生死未卜,这便动了收徒的念头。

  天辰现在心中激动非常,昨晚穆青真人向他展示了修仙法术,有讲解了有关修仙的事,天辰一下就被吸引住了,这御空飞行施展仙法几乎是没个孩童心中的幻想,以前天辰只在梦里才见过,如今就这么出现在眼前,并且自己也能修炼,他如何不激动?当下不在犹豫,立刻就给穆青真人磕了头,行了拜师礼,一副生怕他反悔的样子。

  如此简单的拜师仪式,穆青真人也不见怪。本来修仙之人就不在乎这些世俗的礼节,修仙之人看重的是实力,强者为尊,便是如此。

  此刻两人正向着天辰和他的养父所居住的木屋飞去。天辰还是有些不死心,想去看看自己的老爹是否有回来过。穆青真人也没反对,若是他心中杂念过重,反而对修仙不理,回去一次到也是好事,于是便应了下来。第二天一早穆青真人便带着天辰返回他的家。

  天辰出来时虽然迷了路,不过自己却是一路向着东方行走。所以虽不记得具体位置,但是大概的方向却是知道的。说起来自己在林间穿梭了两个月之久,能够平安无事着实是幸运的。也多亏了天辰在山中生活了多年,又经常跟老爹外出打猎,对山里的情况十分熟悉,不然可能早就挂了。

  飞行了一会后,穆青真人忽然抬起头,顶着前方一处位置,微微皱起了眉头。随机加快了几分速度。穆青真人一边飞行,一边神识外放搜索着天辰所说的木屋,却是在前方感应到了一处阵法的所在。此地了无人烟,到底是何人在此布下阵法,而且这阵法范围不小,足有方圆百里。这不由得让穆青真人感到一阵奇怪。

  片刻后两人便来到了阵法所在之处,穆青真人缓缓的停在了阵法外围。天辰见师父停在了空中,好奇的看了看他:“师父怎么了,您可是发现了什么?”穆青真人点了点头:“此处有一个幻阵,虽然只是初级的阵法,对付凡人还够用,修士却是一眼就能看透,只是这阵法范围极广,不似普通人所布置的,为师很是好奇此人为何在此布下这样的法阵。”

  听完穆青真人的话,天辰也是皱了皱眉,穆青真人所说的话,天辰并不太懂,只是觉得能让自己这个师傅感到好奇的东西应该不简单。

  正在天辰思量之际,穆青真人手掌轻挥一道法决打出,口中轻喝一声:“破!”随即眼前的景色便开始变化起来,不多时便露出了本来的样子。

  天辰先是一阵惊异,随后便激动的道:“这里我认的,我的家就在前方不远处!”听到这里,穆青真人神识外放,果然在不远处查看到了一个木屋,随即一阵惊疑。这木屋所在正是这阵法的中心位置,难道这阵法与天辰失踪的养父有关?

  虽然心中疑惑,穆青真人还是带着天辰向木屋所在飞去。

  此刻天辰的心中已经开始有些忐忑不安了,虽然知道自己的老爹回来的希望不大,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短短的一段距离,天辰却感觉飞了好久好久。

  终于,穆青真人带着天辰在屋外不远处落了下来。自己离开这里已经两个月了,木屋周围的杂草都长高了一节,显然没人人在来过这里。心中不免有些落寂。虽然已经知道结果了,天辰还是走了进去。穆青真人就站在了外面,并没有跟着进来,现在应该给他一点时间。

  屋内已经布满了灰尘,房梁上也结满了蜘蛛网,显得十分杂乱。天辰在屋内转了一圈,心情沉重的坐在了椅子上,也不知此时在想什么。

  就这样坐了良久,时间已是正午,天辰才起身,既然老爹已经不知去向,如今自己只能跟着师傅去凌云宗了,待自己将来学会了无上的法术,在去找老爹也未尝不可。不知怎么,天辰心中始终觉得老爹还活着,只是不知为何不见了踪迹。

  这样想着,天辰在屋中找了一身完整的衣服换上。想了想,又去了老爹平日打铁的地方。

  屋中的墙壁上挂满了兵器,刀剑类的居多,天辰缓缓的环视了一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最后走到了屋子右边靠近墙角的地方,取下了挂在墙上的一把剑。

  此剑剑首是一颗威严的龙头,护手为龙尾盘绕处,剑鄂呈云纹,剑身长约四尺,宽不足两寸,剑刃锋利无比。这把剑外形精致,又十分轻盈,放在世俗中也是一把宝剑,可见老猎户的铸剑手艺非凡。

  这是天辰最喜欢的一把,虽然自己日后可能用不到这些了,可是天辰还是想带在身上。找了一块浅灰色的布匹将剑包好背于身后,又看了一眼这屋中的样子,似乎想要将这地方印入眼中。

  仔仔细细的环顾了一圈,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去,天辰不在留恋,径直退出了屋中。

  来到院中,穆青真人还静静的站在那里。

  天辰对着木屋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没在言语,来到了穆青真人身边,对穆青真人施了一礼:“师父,弟子收拾好了。”穆青真人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嗯,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这就回宗门去吧。”说罢一挥衣袖,载着天辰向东北方向飞去。

  凌云宗,位于南荒外围的凌云山上,创派至今已有两千余年,在这南荒外围一带是有名的大派,与无量寺、天剑宗、幻花谷齐名,创派祖师凌云子更是一代杰出的英才。据说创派之时已是元婴期的高人,创派两百余年后神秘失踪,不知去向。有传闻说是飞升了灵界,也有人说是坐化在了某处,只是这种说法比没有得到凌云宗子弟的认同。

  凌云宗现任掌门乾元真人,也是当代的豪杰,修为已经到了金丹后期巅峰境界,是有望凝结元婴之人。

  凌云宗分为四个峰,主峰凌云峰是掌门的所在,次峰冲云峰由二长老闫峰真人坐镇,三峰齐云峰便是有天辰的师父李穆青真人坐镇,四峰观云峰是是由四长老苏晓莲仙子坐镇。

  凌云山脚下,百里开外有一座小镇,叫青牛镇,这日黄昏时分青牛镇迎来了一老一少两位客人。

  老的仙风道骨,器宇不凡。少的虎头虎脑,初出茅庐。这二人正是天辰和他师父李穆青。

  ”师父,咱们不回宗门来着干嘛?“眼看着凌云宗就在眼前了,自己这个师父却带自己到附近的镇子上来,天辰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问。

  李穆青笑了笑:”今天天色已晚,我们先在这休息一晚,明日一早你就知道了!“

  天辰不明白穆青真人的用意,也没在追问,两人找了一间客栈,点了些饭菜便住了下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李穆青就叫醒了天辰,踏上了回宗门的路。

  李穆青载着天辰不多时便到了凌云山脚下。望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凌云山,丈许宽的青石台阶从山脚一路延伸至山顶云端之中,说不出的威严和气派。

  想到自己即将要跟着师傅学习仙家法术,天辰的心中不免有些小激动。

  正望着凌云山出身,却是听到了一旁李穆青的声音传了过来:“这里是凌云山入口处小云峰所在,顺着石阶一路向上便是凌云宗正门,小云峰高有八百余丈,石阶一万三千四百余阶,这是你入门的第一个考验,太阳落山前若是你能登上山顶就算过关。”说着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天辰一愣,随即笑了起来:“原来是有考验啊,我当时什么,不就是爬山吗!”天辰心中好笑,自己就生在这大山之中,爬个山还真没当回事,这哪里用得到一整天,三五个时辰就搞定了。

  心中如是想着,便迫不及待开始登山:“那我就开始了!”李穆青点点头,笑而不语,自己也跟在一旁,一步一步向山上走去。

  开始一段路还不算如何陡峭,天辰走得十分轻松,不过却并未加紧步伐。登山要循序渐进,不然到了后面就没得力气了。天辰深知这一点,也不急,甚至开始欣赏起周围的风景来了。

  不过若是如此简单,那就不叫什么考验了。天辰一路轻松过了百丈,心里正打鼓,这也太容易了。正这是陡然感觉身上压力倍增,瞬间感觉身子沉重无比,仿佛压了一块大石在身上。

  “这是山门阵法,没过百丈压力就增大一分,是选拔弟子专用的法阵,从这里向上才是考验的开始。”李穆青笑着说道,而他视乎没事一样,还是一个速度一步一步的向上走着。

  天辰也总算知道了,怪不得师父要去小镇上休息一晚。不过压力大增,天辰倒也应付的来,平日里上山打猎,不少的猎物都是自己动手扛回去的,这样的压力还难不倒他。

  继续向上,渐渐的适应了这样的压力,走起来也轻松了起来。看到天辰很快就习惯了,又找到了开始的节奏,李穆青暗暗点头,也不言语,继续登山。

  如此过了三个时辰,天辰已经爬到六百丈高,此刻的压力已是成倍的增长,重重的喘着粗气,此刻的他气息全乱了,没走一步都十分艰难,就连背后背的剑仿佛也有千斤之重。身旁早已不见了李穆青的身影,估计已经到山顶了。

  望着上面的石阶,没有休息,继续向上。

  渐渐的太阳西斜,眼看也是黄昏时分,天辰趴在石阶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此刻的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这最后百丈的距离,压力之大,直压得天辰连站起来都费劲,几乎是用爬的上来的。

  努力的抬起脑袋,师傅正在出自己面前,努力的爬了起来,“我······我到了,师傅。”

  李穆青点点头:“嗯,合格了,随我来吧。”说完转身向里面走去。随即天辰也踉跄的跟了上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