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仙斗 第一章有吃的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群仙斗小说简介

《群仙斗》是作者古道天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壮的四肢此刻紧紧地的抓着地面,锋利无比的爪子已镶如地里。兽口张着露着锋利无比泛黄的牙齿。而已本应威风凛凛的猛兽此刻却被一儿臂粗细的木棍横贯了腹部,鲜血正不断地的外流,后腿也被一支箭矢横贯,身上隐约由此可见多处伤痕。此刻的花豹已就有些虚弱无力,黝黑的瞳孔正愤在南荒外围地带的凌云山脉附近,这里放眼望去尽是绿绿葱葱的古木,时而还能看见交错的河流,景色宜人。不过这繁茂的古木之下就不如表面这般祥和了。。...

群仙斗小说-第一章有吃的吗?全文阅读

  南荒,地域广阔,位于崇州大陆的最南端。这里是一片连绵万里的山脉,妖兽纵横,鲜有人类居住。只是鲜有······

  在南荒外围地带的凌云山脉附近,这里放眼望去尽是绿绿葱葱的古木,时而还能看见交错的河流,景色宜人。不过这繁茂的古木之下就不如表面这般祥和了。

  “吼!!~~~~”一声凄厉的兽吼打破了原有的平静,惊得群鸟纷飞。这吼声的主人是一头花豹,身长八尺,通体金黄色的皮毛夹杂着黑褐色的斑点。碗口般粗壮的四肢此刻紧紧的抓着地面,锋利的爪子已镶如地里。兽口大张露出锋利泛黄的牙齿。只是本该威风凛凛的猛兽此刻却被一儿臂粗细的木棍贯穿了腹部,鲜血正不断的外流,后腿也被一支箭矢贯穿,身上隐约可见多处伤痕。此刻的花豹已开始有些虚弱,黝黑的瞳孔正愤怒不甘的盯着眼前的少年。

  少年此刻正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这少年蒙头垢面一副乞丐打扮,看上去大约十二三岁,头发散乱,脸上也全是泥巴,已看不出本来模样,只有一双眼睛还算清明,由于惊吓此刻睁得大大的。少年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已经看不出是衣服的样子,好像一块破布挂在身上,一双草鞋也破烂不堪,鞋底和鞋面仅有一丝相连,勉强可以穿在脚上。少年的右手还握着一张弓,背后还有剩下三五支箭失,和一个漏了洞的包裹。

  少年的右腿被花豹抓伤,方才只顾着逃命,还没觉得如何,此刻脱险,疼痛感也随之而来。少年一阵吱呀咧嘴,随后从那本就破烂的衣服上撤下一块布绑在了伤口处,用来止血。绑好伤口,少年颤巍巍的站了起来。那花豹已经断了气,不过自己却不能在这里久留,方才的一声兽吼很有可能吸引其他的猛兽过来,自己现在必须的离开此处。

  少年名叫古天辰,是个孤儿。侥幸被一老猎户收养,得以活命。老猎户就住在这南荒的外围,靠打猎生活,每个月会到最近的镇子上换些粮食。天辰常年跟着老猎户学了些打猎的本事,老猎户偶尔会打铁,做些刀剑之类的兵器,老猎户身手矫健练过一些拳脚功夫,天辰也跟着学了一些。

  两个人生活着虽然不算富裕,却也不愁吃喝。可是两个月前老猎户外出打猎,一去就再也没回来。开始天辰还没觉得,可一连几日不见老猎户,天辰这才出来寻找。说来也怪,这外围这个地方天辰住了也有些年了,方圆百里也算熟悉,顺着记忆查看了老猎户平时下陷阱的地点。可是还没走多远就遇到了奇怪的雾气,虽然从雾气中走了出来,却迷失了方向。天辰就这样在山里面转了两个月,也没看到老猎户的身影,现在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出路。

  这样想着又不知道走了多远,上次打猎到现在已经两天了,天辰现在又累又饿,再加上身上有伤,身体已经到了极限。靠在一颗大树上,天辰的呼吸越来越沉重,意识也开始有些模糊了。他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意识,不让自己陷入沉睡之中。费力的转了转显得沉重的脑袋,周围都是参天的古木,脚下是厚厚的枯枝烂叶,周围没有自己能够吃的东西。这山林之中十分凶险,好多植物都有毒,不认识的东西又不能乱吃,天辰不住的寻找这可以让自己活下去的方法。

  忽然间,天辰停止了收索,屏住呼吸,提起精神。“哗啦啦······”是水声!天辰心中一喜,又仔细的听了一遍,确定是流水声,就在自己的右边不远。

  撑着弓,天辰费力的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流水声的发源地走去。

  不多时便来到了一条小溪前。溪流不大,宽不到五尺,深约两尺,溪水清澈见底,水底是多半是石子,时不时还能看见一些小鱼。

  天辰直接跳到了溪水之中,将头伸到水里,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溪水清凉,天辰的意识也清晰了不少。喘了几口粗气,又喝了几口水,这才作罢。清洗了一下脸上的泥巴,和右腿的伤口,又在身上扯下一块布来,用水洗了洗,便包在了伤口处。

  做完这些天辰费力的爬上一棵古树的树枝,此时太阳已经偏西,自己必须在天黑前找到一个能藏身的地方。夜晚的山林才是最混乱的。

  努力的向四周张望,可是树木太过密集,自己有伤在身又爬不高,根本看不出多远。张望了好一阵子也并无收获,天辰叹了一口气。抬头向天上望去,太阳离落山越来越近了。正这时,天辰的目光忽然停在了一处,原本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眼睛睁的大大的,好像要看穿什么似的。

  顺着天辰的目光望去,在远处竟是有熏烟袅袅升起,有人!天辰的第一反应,难道是遇到了上山打猎的猎户?心中这般想着,天辰从树上滑了下来,又确定了一下方才看到的方向,便向着那里前去。

  一路上并未遇到什么危险,不过天辰走的还是十分小心,再加上有伤,走的很慢。心里虽然着急,可是却也不敢快走,生怕惊动了什么猛兽,自己就挂在了半路之上。

  终于在太阳完全落山之前,天辰赶到了那熏烟升起的地方。天辰心中忐忑,不知那生火的人还在不在,他并未露面,而是躲在一颗树后向那张望着。

  很快天辰就看到了那生火之人,不过并不是他心中所想的那般,眼前出现的是一个身穿黑袍作道士打扮的老者,老者看上去六七十岁的年纪,头发已经有一半是白色的了,剑眉倒竖给老者平添了一分气质,双目微闭,一缕白色胡须垂在胸前。老者此刻正盘坐在地上,手掌重叠,双手拇指相对放在腿上,闭目养神。

  老者似乎融入了这山林之中,明明就在眼前,可是天辰却感觉不到老者的存在。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的心思不在老者,而是完全被篝火之上正发出吱吱的流油声的烤肉吸引的缘故。

  不知不觉间,天辰咽了口吐沫,他太饿了,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就在这时老者忽然睁开了双眼,老者睁开双眼的同时,气息喷薄而出,双目炯炯有神,此刻的老者看起来仙风道骨,让人心生敬畏。

  随着老者的气息喷薄而出,天辰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威压,一瞬间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好在来的快去的也快,就是那么一瞬间。老者的目光深邃不知看向何处,良久才缓缓的吐了一口浊气,开口说道:“出来吧!”

  天辰心中一惊,老者明明没有看向自己这边,却知道自己藏身在此,他已经知道这古怪的老者并非凡人,不过却不知这老者是善还是恶。从小跟着老猎户在深山之中长大的天辰处世不深,不知道如何与人交流。犹豫了片刻,天辰还是走了出来。

  来到篝火旁边,天辰有些戒备的看着老者,微微弯着腰,一副见事不好随时开跑的架势。老者此刻也转头看了一眼天辰,上下打量了一眼,笑着开口道:“坐吧,放心我不会害你的”

  天辰被老者看了一眼,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不过并没有感觉到老者有什么恶意,犹豫了一下,心中想着反正自己也没什么可图的,便坐了下来。目光时不时的望向那篝火之上的烤肉。

  老者似乎也看出来了,微微一笑道:“你一定是饿了吧,这烤肉你拿去吃吧”说着将烤肉取下递给了天辰。望着递过来的烤肉,天辰咽了口吐沫,看了一眼老者,便接了过来,也不管烤肉的温度,就吃了起来。

  看他狼吞虎咽的样子,老者笑了笑,没有言语。天辰吃的太急时不时就会噎到,老者有取出了水壶,递给他,冲老者点了点头,天辰接过水壶,喝了一口,又继续的狼吞虎咽。

  吃了好一会儿,方才听到老者询问:“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一个人来到这凌云山脉之中?可还有家人?”天辰一边将嘴中的烤肉咽下,一边将自己到这的来龙去脉说与老者。

  老者听后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吃完一整只山鸡正满足的擦着嘴角油渍的天辰,一翻手掌,掌中已经多了一颗丹药,“这是复元丹,你将它服下,可治疗你腿上的伤势。”天辰没有怀疑,接过丹药服了下去。

  丹药入体天辰只觉得腹中一阵暖流,接着伤口处传来刺痒之感,随即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这。天辰一阵的惊疑,不由得对眼前老者有多了几分敬意。对着老者施了一礼:“多谢道长搭救之恩。”老者点点头缓缓的说道:“你一个孩童在这大山之中很难存活,你可愿随我上山修习那正道长生之仙法?待将来有机缘,在回来寻你父亲,如何?”

  天辰楞了一下,他不懂什么正道长生的仙法,不过还是先谢过了老者,然后才说道:“我感觉老爹还活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说道一半天辰竟是有些扭捏,犹犹豫豫不知如何开口。老者见状不由得道:“你还有什么忧虑但说无妨。”天辰看了看老者,犹豫了半晌才开口说道:”山上有吃的吗?“

  老者没想到天辰会有这么一问,楞了一下,随机便大笑了起来。天辰见老者大笑,心中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的低下了头,随即便听到老者说:“放心吧,等日后你随我上了山你就明白了,绝对不会让你饿着的。哈哈哈······“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