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英雄传 三清龙路遇白衣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龙虎英雄传小说简介

《龙虎英雄传》是作者会飞的板蓝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可以接收了那些降军,刘子良也没逗留,和贺梓宸一起,快速地离开了了凌州城。这里了成了了一片废墟,了也没逗留下去的必要性了,而从高迎祥那里勒索来的一万担粮食,真的是解了龙虎山义军的燃眉之急。贺梓宸按照军师的交待,把粮食给要回来了,原本,他还我以为是这里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已经没有停留下来的必要了,而从高迎祥那里敲诈来的一万担粮食,真的是解了龙虎山义军的燃眉之急。。...

龙虎英雄传小说-三清龙路遇白衣将全文阅读

接收了那些降军,刘子良没有停留,和贺梓宸一起,快速地离开了凌州城。

这里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已经没有停留下来的必要了,而从高迎祥那里敲诈来的一万担粮食,真的是解了龙虎山义军的燃眉之急。

贺梓宸按照军师的交待,把粮食给要过来了,本来,他还以为是多此一举,毕竟城里粮食多的是,只要攻下一城,里面的粮食,还不是予取予求??

现在,贺梓宸不得不佩服军师的神机妙算,不但敲诈来了粮食,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否则现在,他们估计得饿肚子了。

没有粮食,军心就会失,这样对战争而言,是最不利的,毕竟起义军大多来自于农民军,粮食就是他们的动力。

或许,陆有朋正是推算出了凌州太守会用火攻,因此,锦囊妙计帮助龙虎山的义军度过了灭顶之灾。

这个锦囊妙计,其实妙就妙在陆有朋对生活的细致观察,在北方,其实每一家都有一个或大或小的地窖。

这些地窖,都是用来储存一些过冬的食物的,地窖中放置的食物,可以长久的保存。

而陆有朋的计策,就是让他们躲进地窖中,然后让人在地窖入口封上一层土,防止火势和烟雾蔓延到地窖中,从而导致大家一氧化碳中毒。

其次,就是把那些烧死的士兵全部都扔到要道上,打消凌州太守的顾虑,让他相信,龙虎山义军是全部都烧死了。

其实,这些人之中,只有一小部分是龙虎山义军,开始六神无主的时候被烧死的,有一大部分,都是凌州城的守卫,被杀死了,直接被扔到路上的。

大火把他们的衣领和皮肤全部烧掉了,根本就认不清楚谁是谁,因此,才成功地把凌州太守骗进城来了。

其实,大多数的龙虎山义军,躲进地窖后,下半夜火势已经渐渐变小,对人身体无法造成伤害的时候,他们就出来了。

把那些为了给他们地窖入口填土的战士,都小心地埋葬了起来,他们为了龙虎山义军,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然后就地休息整顿,等待着凌州太守自投罗网,紧接着,就发生了后面的一幕。

凌州太守杨属直接被刘子良砍头,而凌州军其他的军卒,基本上都投降了。

这一战,可以说是惨胜,龙虎山义军也为这一次的冲动,而付出了上千生命的代价。

这代价不可谓不大,龙虎山义军为此,心情非常地沉重,每个人在行军的时候,都变得沉默了许多。

直到慢慢地接近下一城,他们才逐渐地从这个阴影中摆脱出来,人,总是要成长的,特别是在点火蔓延的年代,他们成长的速度,是非常惊人的。

而成长之后的农民军,他们的心志都变得更加地坚韧,在战斗的时候,也变得越为越勇猛。

攻克城池的时候,他们也是奋不顾身地冲在最前面,因为他们明白,功名是要靠自己去博取的。

如果自己又有能力,又有勇武,博它个万户侯,那又如何!!

这样的信念,促使着他们攻城拔寨,那些小县城的城防,根本就挡不住浩浩荡荡的龙虎山义军。

他们所过之处,大多都是举手投降,根本没有形成什么有效的反抗,当然,也遇到过不少顽强的抵抗。

不过在人数的优势面前,那些抵抗也被压制了,那些忠于国家的守将,纷纷自缢于城前。

很快地,龙虎山义军就来到了黄河边上,这条被华夏人称为母亲河的地方。

那浩瀚的黄河之水,颜色土黄,吸引了大量黄土高原上的泥土,让它充满了气势。

那河水咆哮之声,就像是见证了五千年历史的沉沦一样,又犹如万马在齐啸,何其地壮观。

而对于龙虎山义军而言,只要是渡过了眼前这条黄河,那么他们就可以长驱直入,杀到凤阳府下,与其他农民军汇合。

可是,看着这浩荡湍急的河水,顿时就把龙虎山义军给难住了,这黄河要如何渡??

而且,摆在他们面前的,又何止这个难题??

与此同时...

在辽东,袁崇焕终于顶不住朝廷的压力,给毛文龙不断地找碴,希望他可以吐点军粮出来。

不过,毛文龙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顿时就翻脸不认人,要粮没有,要命有一条。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袁崇焕也明白,如果自己办不了毛文龙,那么回去之后,崇祯肯定会办了他。

于是袁崇焕想了一个办法,以假借观看士兵射箭给他送行为由,在山顶上搭好了一个观看用的帐篷。

结果,毛文龙也不疑有他,他相信,在他的地盘上,袁崇焕也不敢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因此,毛文龙只身跟着袁崇焕来到山上的帐篷观看射箭,为袁崇焕送行,能够送走袁崇焕,他也觉得可以轻松一点。

“文龙啊,明早本帅就要离去,朝廷有重要的使命,文龙肩负朝廷使命,责任重大,请受本帅一拜!!”

袁崇焕说过多,朝着毛文龙行了一个大礼,弯腰行礼。这在古代,这是僭越的事情。

“哪里,哪里,督师严重了,守护辽东,用是文龙之责,文龙有愧!!”

毛文龙连忙还礼。

“哦,真的有愧吗,你为了自己部下的军饷,不顾朝廷的大局,屡屡向朝廷伸手增加军饷,朝廷每一次都答应,你都一一受之,你羞愧过吗??你背着朝廷,把武器出售给清军,赚取利润,不顾国家的律法尊严,你羞愧过吗......”

袁崇焕的语气,陡然变得严厉起来,跟刚刚的重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清军难搞,这是整个大明都知道的,为了对付清军,每年都有大量兄弟阵亡,他们死了,他们的家庭怎么办,让他们要饭去吗,难道不要给抚恤吗??出售给清军的,都是我们国家军队报废的武器,反正都是扔了,拿去卖掉,减轻一点朝廷的负担,这也有错吗???”

毛文龙开始一项一项地据理力争,两个人吵架的声音,把周围的人都惊动了。

可是,没有人敢接近这个帐蓬,人家都说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他们这个时候上去,估计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们。

“放肆,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顶撞本帅,你的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袁崇焕说着,把崇祯给他的尚方宝剑给拔了出来,直接架在了毛文龙的脖子上。

“有种你就杀,我倒要看看,杀了我,你们拿什么去抵抗清军,下面的,都是我毛家的儿郎,你能指挥得动他们吗??”

毛文龙也是得理不饶人。

每一年,都有无数毛家的儿郎,为了战争,为了打击清军而亡,他们的牺牲,难道就是注定的吗??

虽然袁督师也是优秀的抗辽将领,但是,他相信,没有了他毛文龙,袁崇焕在面对清军的时候,一样会束手无策。

光有计谋,如果没有猛将的话,面对着如狼似虎的清狗,谁又能够抵抗住他们的铁蹄??

“你以为我不敢吗,你不要逼我,否则,就算是拼了我这条老命,也要送你归西。”

袁崇焕的眼中闪着怒火,自己的威严,被人严重地挑衅了。

“来啊,有种杀了我,让明朝消失在清狗的铁蹄下,那时,你一样会成为历史的罪人,这样的代价,你袁崇焕付得起吗??”

毛文龙一脸鄙夷地看着袁崇焕。

“那你就去死!!”

锋利的宝剑,就像是切豆腐一样,插进了毛文龙的胸膛。

“你,你...”

毛文龙怎么也没有料到,袁宗焕居然真的敢杀他,真的是死不瞑目。

“这要怎么办??”

毛文龙被杀后,立刻引发了军营里的震动,那些毛文龙的属下全部都集中在了这里,把袁崇焕包围在山头,要他给大家一个交待,否则,就不让离开。

面对这种情况,早就埋伏好了的参将谢尚政跑进来,把袁崇焕重重地保护在了最中间。

“大家听本帅解释,毛文龙擅自缩减大家军费为自用,我屡劝他不改,因此,就把他失手杀了,请大家相信我,只要你们放了本帅,你们以后的军饷,肯定要比今天要多。”

袁崇焕杀了毛文龙之后,就感到无比地后悔,但是此刻,后悔已经无济于事,最重要的是,要如何平息这场风波。

如果不把这些人的情绪给安抚下来,造成叛变,后果是相当可怕的,到时,就算他能回到京城,一样逃脱不了被崇祯杀的命运。

“真的??”

袁崇焕的话使得大家半信半疑。

“当然,我袁崇焕什么时候骗过大家,只要大家相信我,由我亲自亲折子给陛下,到时陛下给你们亲自下旨你们不就行了,到时,你们再决定怎么处置我也不晚啊。”

袁崇焕似乎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确实,他已经计算过了,如果除去毛文龙的贪污,再加上他秘密从毛文龙府上得到的数据显示,他至少有几十万两银子,几十万担粮食的贪污。

相信,只要稳定了这些人,再把毛文龙家抄了,把物资上缴给崇祯,既解决了朝廷平叛的军饷问题,又给辽东军加军饷了,让他们更加尽心守护边关,自己又可以安然脱身,这简直就是一箭三雕啊。

“好,我们暂时相信你,你快点写好奏折,呈报陛下吧,等到陛下的圣旨到了,我们就放过你。”

从军队中走出了一个威信颇高的将领,他正是毛文龙的弟弟,毛文虎。

“密折,我早就写好了,各位,只要用你们军队的快马,用八百里加急的方式送回去,就可以了。”

袁崇焕说完,从自己的袖子里抽出了一封已经封好了蜡的密折。

“好,快去送!!”

毛文虎手下的一名侍卫,很快地就接过了密折,然后匆匆地离去。

“这几日,就要委屈督师住在山顶帐蓬了。”

毛文虎看着袁崇焕,眼中闪着莫名的光芒。

“无妨,山顶风景无限好,正好,观观风景也好!!”

袁崇焕打了个哈哈,走进了帐篷,同时心里面也是大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引起军队的哗变,要不然,他可就真成了千古罪人了。

.....................

黄河边上

此刻,龙虎山的义军,已经在这里盘亘两日了,可是,依然没有想到有效的流河之法。

这黄河之水太湍急,想要度过,何其地艰难,为此,刘子良可愁坏了,可是,军师此刻又不在身边,而且他并没有告之渡河之法。

当时,他只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这一日,刘子良正和贺梓宸带着手下在黄河边上巡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渡河地点。

“君可是要过河否??”

就在这时,突然,在他们的对面,走过来一个穿着土黄色道袍,背上一把松纹古铜剑,手里拿着一根浮尘。

刘子良定睛一看:原来是个云游道士。

此刻,那道士正将手里的拂尘甩了一个花式,让它停在左手臂弯处,右手掐着兰花指,对着刘子良一行人行了一个道家礼仪。

“是啊,正是要渡河,不知道长可有良策??”

刘子良阻止了就要冲上去拦住云游道士过来的侍卫,朝着那道士还了一个礼。

他总觉得,眼前的这个道士,很不简单,虽然他的穿着很普通,道袍都有几处破损,但是,他那深邃的眼睛,让刘子良对他高看了几分。

因为,这样的眼神,他只在另外一个道士的身上见过,龙虎山的军师陆有朋。

“呵呵,良策倒是没有!!”

“没有的话,就闪到一边,不要打扰我们主公。”

贺梓宸新结识的老弟,云顶山的赵世龙立刻就站了起来,手握双压命双钩,那凶狠的模样,让人都想要退避三分。

“赵将军,退下!!”

刘子良喝退了赵世龙,一脸期待地看着那云游道士。

“虽然无良策,但是拙计,倒是有一条,不知道这位施主,愿意采纳否??”

虽然是带着疑问的语句,但是他那自信的眼神,分明就认定了,刘子良肯定坐接受他的建议。

“怎么你们这些牛鼻子总是怎么不爽快,有什么办法,倒是赶快说啊,总是藏着掖着,不难受啊??”

赵世龙对于道士这种卖弄式的表现,非常地不满,陆有朋的锦囊,就让他们受尽了苦头,虽然最终是解救了他们。

但是,如果那天万一贺梓宸忘记了呢,岂不是要把龙虎山的兄弟们全部葬送??

这次来的,可有很大部分,都是他云顶山的兄弟啊。因此,他对道士,开始本能地有偏见。

“哦,这位小兄弟说话,倒是挺有意思,既然如此,那贫道就直说了吧,施主,想必你也看到那是什么了吧??”

那云游道士一甩自己的拂尘,用它指了指黄河浅弯处的漂浮物。

“这些,不就是那些清军冻死的牛羊吗,没地方丢就扔到黄河上,想要借此污染这一带的水源,让瘟疫产生,不得不说,这些清狗,还真是毒!!”

这些东西,只要是中原人,都不会陌生,因为几乎每一次草原与中原的战争,那些草原人都会这么做。

在中原大地上的很多瘟疫,其实有一部分,都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导致的,因此中原人极其痛恨草原蛮子。

“对啊,这些,有什么用??”

刘子良看着那满满都是牛羊的尸体,也是一脸的疑问,这些尸体,上面的表皮都被晒干了,可是肉泡在水里形成了恶臭,使得没有人愿意接近它们。

“呵呵,观这一位年轻的主公,气宇轩昂,一定是来自于龙虎山的义军吧??”

云游道士并没有回答,而是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对啊,在下正是龙虎山的白衣将刘子良,承蒙龙虎山的兄弟抬爱,目前暂时统领龙虎山。”

刘子良脸带真诚,一脸谦虚地说道。

“嗯!贫道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可否为了天下的百姓,让你的大军将这些牛羊全部捞起来,皮剥好留用,而腐肉则埋进土里,为天下百姓带去一江干净的黄河之不,可否??”

那云游道士说完,朝着刘子良鞠了一个躬。

“开什么玩笑,要我们做这些,我们哪有这个时间??”

旁边的赵世龙立刻就不干了,这可是浪费时间啊,他们还要赶着去凤阳府呢。

“主公,请三思啊!!”

见刘子良正在沉思,旁边的贺梓宸也忍不住地劝说,这些,搞不好还会增加大家感染瘟疫的机率。

万一刘子良出事儿,他们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无法跟军师交代啊。

“请问道长法号!!”

刘子良没有理会贺梓宸,而是直视着那云游道士,看向他的目光,也是充满了尊敬。

“贫道号三清龙,名符子豪是也!!”

云游道士倒也是没有隐瞒刘子良

“道长大义,良愿意为了天下百姓,清理这一河之水!!”

刘子良说完,朝着三清龙深深地鞠了一个躬,云游道士并没有闪退,望着刘子良的目光中,闪烁出一丝精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