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英雄传 刘子良取城斩太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龙虎英雄传小说简介

《龙虎英雄传》是作者会飞的板蓝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你,你,是你,刘子良!!”凌州太守杨属的眼睛里都是狠毒的光芒,的话眼光也可以杀了人的话,怕是现在的刘了良了千疮百孔了。“呵呵,杨太守,你肯定想不到,你也会有昨天吧,之后,拜你所赐,我的无数兄弟后葬于你之手,现在的,这笔债,该所欠了吧。”刘子良虽“呵呵,杨太守,你绝对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吧,之前,拜你所赐,我的无数兄弟葬于你之手,现在,这笔债,该偿还了吧。”。...

龙虎英雄传小说-刘子良取城斩太守全文阅读

“你,你,是你,刘子良!!”

凌州太守杨属的眼睛里都是恶毒的光芒,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恐怕现在刘了良已经千疮百孔了。

“呵呵,杨太守,你绝对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吧,之前,拜你所赐,我的无数兄弟葬于你之手,现在,这笔债,该偿还了吧。”

刘子良虽然说话的时候是面带微笑,但是,他眼角中透露出来的恨意,同样也让杨太守感受到了。

同样是凌州官吏,但是,两个人却有着血海深仇,不得不说,这是命运的一种讽刺。

“好,既然如此,那么你放马过来,看看你怎么拿下我这凌州城。”

杨属就像是看着小丑一样看刘子良,虽然他现在依然兵强马壮,但是,兵马也有五千,而且看起来都是骑兵。

这让杨属非常地羡慕,如果他有这五千的骑兵,何至于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可是,骑兵在攻城的时候,是最不利的,他相信,只要自己不出去,刘子良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哼,给我攻城!!”

在刘子良的命令之下,那些骑兵们迅速地冲到近前,快要接近城墙防守的范围时,突然全体骤停,朝着两边分开。

“这是搞什么鬼??”

看着那些骑兵只是立在那里不动,这让那些守城的士兵感到很奇怪,他们不是傻了吧??

“哈哈,他们不会是不敢上来了吧?”

“有可能,他们这么一点人,怎么可能攻得凌州,简直是做梦。”

“我看,他们啊,最多就是做做样子,吓唬吓唬人而已。”

“有道理...”

本来,一触即发的战斗,因为刘子良部队的突然停下,而让那些守城的士兵开始放松下来。

这样的部队,连攻城都没有勇气的部队,最多只能成为笑话而已,怎么可能斗得过他们??

凌州太守杨属此刻眉头皱得很深,都能够看到他老皱松驰的皮肤,他的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可不认为刘子良会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要不然的话,早就投降了,怎么可能卷土重来??

“不好,快防守!!”

凌州太守眼皮剧烈地跳了跳,因为他发现,骑兵卷起的烟尘渐渐消散处,露出了大批步兵的身影,一组一组地带着各种攻城器械。

“嗯??”

可是,那些正在看笑话闲聊的士兵,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就在这时,骑兵突然向两边分开。

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大片的步兵,每个步兵五人为一组,形成了一个攻防皆备的超强攻城梯队。

每个组有两个人扛攻城梯,一个人扛巨盾,挡住城墙射来的箭,而另外两个人,则是负责击飞那些盾网外的箭支,同样,他们也是攻上城墙的敢死队。

那些步兵刚一露出头来,就朝着城墙方向冲杀了过来,那震天的喊杀声,使得那些城防士兵心神巨震之下,手忙脚乱地拿起箭来,朝着下面射击。

由于缺乏了准确度,因此,这些箭雨落下,根本就没有对部队造成太大的伤亡,此刻步兵已经前进了二三十步。

“还愣着干什么,等着别人上来砍你头吗,都精神点,不想死的,就给我狠狠地杀!!”

不得不说,凌州太守的余威还是相当强的,杨属的怒吼,让那些士兵们马上就冷静下来。

他们毕竟不是新兵蛋子,很快地就组织起了有效的防御,对下面的攻城队,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凌州城内外,此刻已经成了一个屠宰场,城头上不断有着箭支,滚石,甚至是滚烫的油和开水被泼下来。

那些被击中的龙虎山义军,纷纷地倒下,最倒霉的要数登上攻城梯的那些义军了,基本上那么高摔下去,没有人能够幸免。

最轻的都是身体残废,如果有机会回去,可能也要自生自灭了。

龙虎山的义军,看着自己的战友不断地倒下去,他们也是眼中涌起无限的愤怒,他们心中憋着一股恨,一定要登上城墙,砍下这些敌人的头颅,以祭奠那些死去兄弟的亡灵。

“有人登上城墙了,快冲啊,凌州失守了!!”

这一句话,也不知道是谁喊起来的,但是,无疑在龙虎山义军的心中,就像是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让他们心里激动万分。

所有的人开始不要命地往城墙上冲去,冲上城墙,砍下敌人首级,就意味着功劳。

在这样的情况下,人的疯狂的,而反观凌州守城的士兵们,随着城墙被撕裂了一道口子。

他们的士气,就在慢慢地下降,当登上城墙的人越多,他们心中的胆怯,也就越重。

此消彼长之下,龙虎山的义军,很快地就取得了空前的优势,拿下凌州城,或许只是时间的问题。

“顶住,快给老子顶住,上,给我上...”

看着渐渐萌生退意的防守士兵,凌州太守杨属气得直跳脚,他拔出自己的配刀,自己一刀插进了退到他身边的那个士兵的身体里。

“再敢退缩,他,就是下场!”

那个可怜的士兵,被挂了帅旗之上,成为了所有人的标杆,那些士兵似乎也惧怕于凌州太守的盛怒。

于是,他们开始了顽强的抵抗,彼此的伤亡,在进一步地加大着,可是,已经登上城墙头上的龙虎山义军,取得了空前的优势。

在他们点拨的那块城墙上,源源不断的士兵,正众城墙下面不断地爬上来,他们的眼中带着狂热,对战功和奖赏的狂热。

任何人都无法阻止他们前进的脚步,因此,守城的士兵们在节节地败退。

“投降者不杀!!”

“投降不杀!!”

“放下武器!!”

随着龙虎山义军这句话喊出来,那些被打得彻底胆寒的凌州守军,有很多都扔下了武器。

特别是那些直接面对龙虎山义军的士兵,他们基本上全投降了,因为他们明白,凌州怕是顶不住了。

“杨太守乖乖地投降吧!!”

看着气急败坏的凌州太守,刘子良现在的心里非常地痛快,总算是可以让那些死去的兄弟们安息了。

“哼,刘子良,你不要得意,你会遭到报应的。”

凌州太守杨属一脸恶毒地看着刘子良。

“哈哈,报应,就算是,估计你也等不到那天了,全部的人注意,只要是抓到凌州太守杨属,赏金千两,官升三级。”

这样丰厚的奖励,让那些义军们立刻红了眼睛,甚至连部分守城的士兵也是如此。

他们累死累活,想要赚到这么多钱,升三级,就算是熬个十年,都不一定能够熬到。

“杀!!”

“刘子良,你不要得意,你会后悔的,撤!!”

眼看自己不敌,凌州太守也明白,自己现在已经守不住凌州城了,如果现在不撤,可能连自己都要永远地留在这凌州城了。

他可不想这么轻易地死去。

“想要跑,哼,没那么容易,加快进攻速度!!”

眼看凌州太守要跑,刘子良顿时就不淡定了,如果让他跑了,下次想要抓住他,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因此,他下了一个不恰当的命令,导致了很多的士兵,白白地死在了敌人的刀下。

想要阻拦亡命之徒,代价是非常大的,当刘子良带着军队,破开城门时,他觉得,这是值得的。

“给我冲,一定要抓住凌州太守。”

所有人都冲进了城里,刘子良隐隐已经看见,在前面的街角,杨太守的残余部队,刚刚从那里逃过,他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

“杀!!”

听到后面传来的杀声,那些凌州士兵们吓得亡魂皆冒,纷纷丢盔弃甲,开始了亡命地逃跑。

“啊...”

又是一轮斩杀开始了,这些,都是逃在后面的,那些最慢撤下来的士兵,不是杨属的核心部队。

不过,龙虎山义军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们,但凡是不投降的,一律选择就地格杀。

“不好了,城门关上了!”

“这是搞什么鬼??”

就在龙虎山的义军杀得不亦乐呼的声音,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凌州城巨大的石门,突然落下了。

那些刚好站在石门下的,全部被砸成了肉酱。

“糟糕,中计了!!”

就在这时,突然,从城外密密麻麻地飞进来无数的火箭,那些火箭落在城里,瞬间燃起了大火。

这个时候,刘子良才发现,自己中了杨属的奸计,地面那湿的东西,是各种动植物的油,有了这些,火瞬间在整个城市蔓延。

而还在凌州城的龙虎山义军,顿时就成了瓮中之鳖,不一会儿,身上就被点着了。

阵阵烤肉的香味儿,也随之传来。

“快,快把城门打开...”

“回主公,城门的绞盘,被人破坏了,已经打不开了。”

那个士兵眼中都是满满的绝望。

“快,从另外一边城门突破!!”

“主公,另外一边的城门,绞盘也被破坏了,如今,咱们冲不出去了。!!”

“怎么办,要冷静!!”

刘子良看着不少士兵,活活地被火烧死,可是他却无能为力,他不能慌乱,否则,今天,他们会全部葬送在这里。

“梓宸,看来,天要亡我龙虎山义军啊,我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大家对我的信任啊。”

刘子良说着,朝着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那些士兵们眼角含泪,都怪苍天无眼,居然让这么好的主公遭此劫难。

他们不恨刘子良,反而是恨自己无能,不能把刘子良安全地冲出去。

“要不,跳墙吧,我们攻城的地方,应该有攻城梯,说不定可以下去呢。”

“对,对,我怎么没想到。”

贺梓宸的话,让刘子良眼前一亮,就要下命令。

“主公,攻城梯也被抬走了,外面全是刘属的凌州守军,跳下去,就算是不死,也会被人乱刀砍死!!”

那探子的话儿,再一次给了刘子良一击重击。

看来,凌州太守为了算计他,可没少下功夫啊。

“哈哈,刘子良,今天,你休想再出来了,就呆在里面,活活地变成烤肉吧,等把你烤熟了,我再让兄弟们进来,食你的肉,看一看到底是何滋味儿!!”

“哈哈......”

外面,传来了凌州太守杨属和他下属们嚣张的大笑声,似乎是地嘲笑他们的愚蠢。

“主公,你身上刚刚着火了,衣服破了,要不,穿上我的布甲吧!!”

看到火刚刚烧到了刘子良的身上,把他的衣服烧了一大半,一向忠心的贺梓宸脱下了自己的布甲。

“不...”

他本来是想要说不要的,但是,随着贺梓宸布甲的松动,一个东西从里面落了下来,让刘子良感觉到他的不凡。

“锦囊,我的天啊,差点忘了这个,主公,我们有救了!!”

贺梓宸朝着刘子良的视线往地上一看,当了看到地上那个锦囊时,顿时心里乐开了花儿。

“有救了??”

“对啊,这个可是军师临行前给我的锦囊,说我如果在攻克凌州时,碰到不可力敌的危难才难打开。”

当时他没怎么在意,后来,因为刘子良乔装混进他的队伍,让他把这个事情就忘记了。

显然,陆有朋也推算到以刘子良的个性,肯定是会到凌州为兄弟们报仇的,于是给了贺梓宸这个锦囊。

“真的,那快打开啊!!”

一听到是军师给的锦囊,几乎所有的人眼中都燃起了希望,军师是什么人,在他们心中,已经神化了。

“此番凌州之行,如若遇火攻,可....”

越看,众人越兴奋,这军师简直就是料事如神啊。

.........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而整座凌州城,也在一夜之间,全部都变成了灰烬。

那些木制结构的房屋,被烧的什么也不剩,偌大的城池,就只剩下城墙还完好无损。

不过,在那高温之下,城墙显然也是藏不了人的,这一点,刘太守自然想得到。

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时,凌州城的上空,还弥漫着一股销烟的味道,当然,在这之中,还夹杂着一股浓浓的烤肉味道。

这让一夜都没进食的凌州城士兵们,都忍不住地咽了口口水。

“太守,我们可以进城了吗??”

凌州太守此刻也是相当地狼狈,昨天为了表演到位,骗过刘子良,他可没少下功夫。

“嗯,想必,刘子良都已经变成烤肉了吧,把梯子扛进来,我们进城吧,只要找到刘子良,我们就可以得到巨额的封赏,而且头用来上交,他的肉,大家想不想尝尝??”

凌州太守杨属说到这里,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他对刘子良的恨,足以让他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了。

“想啊,我倒要尝尝,这个带着动天下农民起义的发起人,他的肉跟猪肉,有多大的分别。”

“估计也没太大的分别,要不然,也不会被烤了。”

“哈哈,说得也是!!”

凌州太守为了彻底对刘子良赶尽杀绝,自己也是下了血本,他的部队,剩余的也不多。

只有寥寥七八百人,其他的,则是全部葬送在了昨天的战场上,但是,他一点也不难过。

毕竟,他从来不拿别人的命当回事儿,而且,只要他杀了刘子良,以后,朝廷还不是会重新拨人给他?

他根本就不用为士兵而操心,所以,他在让那些士兵牺牲时,也是非常干脆。

“哇,这么多,都烤熟了啊,真香,就是太黑了。”

“对啊,太守人这么黑,怎么分辨得出,哪个是刘子良啊??”

“这个还不容易,有那么多属下忠心地保护他,我想,他肯定没被烧黑,说不定,还没死呢。”

杨属一脸云淡风轻地说道,就算刘子良没死,又能拿他如何??

“说得有道理,那我们赶快找吧!!”

看着这铺满了街道的,横七竖八的尸体,那些凌州城士兵们,丝毫都不怀疑,这次,刘子良是全军覆没了。

“嗒嗒....”

就在这时,一阵居然的马蹄声把他们给惊醒了,他们转过身上,看着那些骑兵的穿着,以及那战旗上大大的‘刘’字时,顿时就傻眼儿了。

特别是凌州太守杨属,吓得亡魂皆冒。

“这怎么可能??”

自己这天衣无缝的计谋,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呢。

“杨属,拿命来!!”

可惜,此刻他已经没有时间去了解这些了,因为此刻刘子良已经一马当先,白马白袍,手中的并画双戟朝着他狠狠地刺来。

这一戟,不但吓破了凌州太守杨属的胆儿,也吓破了所有凌州军的胆儿,没人敢上前抵抗。

就这样,凌州太守杨属,被白衣将刘子将一戟直接刺穿了喉咙,然后,他发现自己整个人被挂在了戟上,被刘子良举了起来。

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临死之前,他只听到白衣将刘子将一声大吼,然后,所有的凌州将立刻伏地投降。

“缴枪不杀!!”

这一次,对于天兵天将一样的龙虎山义军,没有人再敢反抗,他们也开始相信,这龙虎山义军,是受天庇佑的军队,天命所归,否则,怎么可能这都不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