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英雄传 白衣将议取凌州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龙虎英雄传小说简介

《龙虎英雄传》是作者会飞的板蓝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老弟啊,你手里面也不是有一帮弟兄吗,倒不如把他们一同招集到龙虎山来,一同梁山聚义,一同努力打拼个因为未来,总比当土匪要弱得多吧!”惊神鞭贺梓宸语重心长地对夺命双钩赵世龙地说。“这,这个...”贺梓宸的话儿,让赵世龙深陷到了暂短的缄默中,说实话,堂堂七尺“这,这个...”。...

龙虎英雄传小说-白衣将议取凌州城全文阅读

“老弟啊,你手里面不是有一帮弟兄吗,何不把他们一起召集到龙虎山来,一起聚义,一起打拼个未来,总比当土匪要强得多吧!”

追魂鞭贺梓宸语重心长地对夺命双钩赵世龙说道。

“这,这个...”

贺梓宸的话儿,让赵世龙陷入到了短暂的沉默中,说实话,堂堂七尺男儿,又有谁愿意去做打家劫舍,受人唾弃的土匪呢?

“赵老弟啊,你这一身的功夫,难道就只甘心于做一个土匪,我们龙虎山的功绩你也听我说了,创建一番大业指日可待,可不能错过这个良好的时机!!”

贺梓宸的眼神之中,满满的都是真诚,显然,这时修,他是发自内心地想要让赵世龙加入龙虎山。

能够遇到这样的一个对手,如果可以天天呆在一起,就不愁找不到练手的对象了。

“好,贺兄,这票我干了,以后,就要多多仰仗贺兄帮忙,小弟一定是鞍前马后,任凭差遣!!”

“好啊,赵老弟,以后我们就有同一个主公了,记住,以后是为主公办事,不是为贺某,龙虎山的未来,在主公的手里。”

贺梓宸忍不住地提醒赵世龙。

“对,对,对,你瞧瞧我,酒一喝多了就说错话,罪过罪过,我自罚三杯以示歉意!!”

“来,兄长我陪你喝,干!!”

“干!!”

就这样,一海碗一海碗的酒,就像是被他们喝开水一样,倒进了他们的肚子里。

酒意浓,情意更浓!!

第2天,赵世龙早早地就拜别了贺梓宸,既然决定要投靠龙虎山,那么自然是越早越好。

他要第一时间回到云顶山去,说服山寨中的其他兄弟,一起到龙虎山来聚义。

.................

几天之后,龙虎山的部队终于回来了,他们虽然看起来非常地疲惫,但是每个人的精神,都是十分地饱满。

显然,打了胜仗的他们,让他们忘记了失去兄弟的痛苦,留下来的人注定要活下去,要去打造一个更加辉煌的未来!

回来后的刘子良,下了命令,山寨内要连续摆酒三天,为所有的兄弟接风洗尘,当然也为逝去的兄弟送行。

3天三夜,整个龙虎山就像是过春节一样,热闹非凡,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是灯火通明,那喝酒划拳的吆喝声,远远地就可以隐约听见。

这里,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片人间乐土,许多的人醉生梦死,或许只有酒精能够麻醉他们。

让他们可以暂时地忘记,曾经失去战友的痛苦,在这样未来不确定的情况下,他们是尽可能地及时行乐。

不知道哪一天,战争点燃,他们或许也会步那些战死兄弟的后尘,所以,他们在尽情地挥霍着。

“军师,下一步,咱们要怎么办??”

然而,虽然那些士兵们在醉生梦死的喝着,但是,龙虎山的那些首脑们,却是及其地清醒。

他们要为龙虎山的兄弟打拼一个未来,现在绝不是享乐的时候,因此,在他们喝酒的时候,刘子良一行人已经在聚义厅内开会了。

“呵呵,暂时按兵不动,朝廷看起来,会有大动作,这个时候太抢眼,反而会成为朝廷重点打击的对象,我看,就让那些其他的义军去享受朝廷的怒火吧!!”

陆有朋摇着手中的羽扇,一脸的云淡风轻,只要不属于龙虎山的势力,似乎都可以被他当棋子利用。

而且这些棋子,还浑然不觉,这让在座的各位有些庆幸,幸好陆有朋没有加入其他义军队伍,否则,他们就倒霉了。

“这,话虽如此,但是如今,以高迎祥和张献忠为首的起义军,召集起义军一起共聚荥阳,这个时候,如果我们不参与,似乎有些不妥吧??”

刘子良有些担心地看着陆有朋。

“管他们呢,那些人又掀不起什么大浪,就算是与他们为敌,他们又待如何??”

说这话的自然是草上飞李沛洋,刚刚的胜仗,有他的大功劳一件,这让他有点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了。

而且,他也觉得,只要有陆有朋在,就根本不用担心会有失败的问题。

“诶,也不能这么说,沛洋,要知道战场之上轻敌,可是大忌,高迎祥和张献忠虽然是农民军的首领,可是,他们的能力,绝对不能忽视,我看,是得从长计议。”

陆有朋摇着自己的羽扇,眉头微皱,显然,在面对这些农民军的时候,他也觉得有些棘手。

他们都是起义军,如果太不合群,未免是一件好事,可能会成为朝廷的起义军共同的眼中钉。

“那应当如何??”

刘子良一脸担心地望着陆有朋,他的实力刘子良是深信不疑的,连他都重视的情况,肯定不简单。

“要不,就派人去参与一下吧,带上一支部队,最好是资历最老,能够代表龙虎山,但是,却不会伤龙虎根本的部队去,这样,就可以一举两得了。”

“哪有这样的部队??”

刘子良一脸疑惑地看着陆有朋。

“主公啊,这一次,说什么也要派我去啊,荥阳那边离我的家乡近,我熟悉那边的地形,因此派我去,是最合适的啊。”

旁边的贺梓宸,看到陆有朋投射过来的目光,立刻就开始请命,他已经快憋出内伤来了。

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再被忽略了。

“你?资历是够了,可是,你的新军不是没组建完成吗?对于那些新兵蛋子,你挑选的要求那么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组成一只有战斗力的部队啊!!”

刘子良忍不住感慨道,他们出来的时候,没有带多少部队,那些主战部队,都是名花有主的。

而贺梓宸,虽然跟随刘子良的时间最长,但是无奈,他没有主力部队,刘子良授意他组建一支新部队,可是他又嫌弃那些新兵蛋子没有战斗力。

因此,上次攻打定远县的时候,贺梓宸才没有被派上用场,被留在家里守寨子。

“谁说的啊,这一次,我可是组建完成了。”

贺梓宸一脸骄傲地说道。

“哦,怎么这么快,也不挑了??”

刘子良一脸疑惑地看着贺梓宸,这似乎不像是他认识的贺梓宸啊。

“哈哈,还是主公了解我,挑了,这一次,我可是挑了一个强的,主公可不能说话不算话,他们可是属于我的。”

贺梓宸一脸警惕地看着刘子良。

“哦,我记得,龙虎山没有你所说的强力部队啊!!”

“龙虎山是没有,但是,别的地方有啊,这一次,这个可是送上门儿来的,被我收服了!!”

“哦,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儿??”

刘子良一脸疑惑地看着贺梓宸,显然,他还没有见过夺命双钩赵世龙。

“赵老弟,快过来,见见主公!!”

随着贺梓宸的话音刚落,从贺梓宸的身边,走出来一个带着些阴狠,但却战斗力强猛地将领。

他的气势,让白衣将刘子良感受到一种隐隐的热血沸腾,似乎想要与之较量一番。

“高手!!”

看到这个人,刘子良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贺梓宸会这么得意了,这简直就是捡到了宝啊。

“卑职赵世龙,江湖人称夺命双钩,参见主公!!”

“赵将军快快请起,想必,你就是那大名鼎鼎的云顶山的头领吧,之前一直有听说,只是无缘得见而已,没想到,今天能够见到!!”

“主公,属下汗颜!!”

赵世龙一脸感动地看着刘子良,他感觉到,自己这一次,是投对山头了,刘子良的仁慈,注定了他会有大的成就。

“好,只要加入龙虎山,肯定会有大作为的,好好干!!”

虽然对于赵世龙很眼馋,但是刘子良也非常明白,这个人他不能抢,是属于贺梓宸的,否则这样会伤了他的心。

“多谢主公!!”

“梓宸啊,你不厚道啊,自己偷偷地就收了这么一个良将,是不是怕我发现会从你身边调走啊!!”

刘子良转过头来,一脸调笑地看着贺梓宸。

“主公,你可不能把他调走,他和我已经结拜了,我们说好了,要一起携手作战的。”

贺梓宸一脸紧张地看着刘子良,如果刘子良硬要,他其实也不敢阻拦。

“哈哈,主公是逗你的,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主公是真心为你高兴,既然你已经把部队组建好了,想必这一次荥阳之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

陆有朋依旧是摇着自己的羽扇,脸上依旧云淡风轻。

“放心吧,主公,军师,这一次肯定没问题,荥阳之行,你们就放心地交给我吧!!”

贺梓宸心情大好,既得到了将领又得到了作战机会,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开心的??

“好,去吧,如果有机会,凌州的事情,也顺便处理一下!!”

凌州,可以说是两人的伤心地,刘子良和贺梓宸都差点折在了凌州,因此对于凌州,特别是凌州太守,两人都没有好感。

“呃,明白,主公,梓宸一定不会令你失望的。”

“去吧!!”

“是....”

“贺将军,请留步!!”

就在贺梓宸走出龙虎山聚义厅的时候,陆有朋从里面走了出来,把他给叫住了。

“军师,还有什么吩咐??”

贺梓宸一脸不解地看着陆有朋,难道是计划有变不成??

“呵呵,贺将军,不要紧张,朋只是忘了一样东西而已,这个锦囊,你收着吧,如果在取凌州的时候,遇到了不可为之的危险,就打开它,或许它会帮助你绝地反击!!”

“是,军师!!”

贺梓宸一脸感激地朝陆有朋行了一个礼,虽然他觉得自己基本用不上这个锦囊,但是陆有朋的一番心意,他还是感受到了。

“嗯,去吧!!”

对于贺梓宸的反应,陆有朋也看在眼里,不过,他也并没有多做提醒,有的时候,让自己去经历危险,或许远远比提醒效果要好得多。

绝世将领,都是在战火中历练和锤打出来的!

...........

而与此同时,袁崇焕也来到了辽东毛文龙的军营里,这里军队纪律分明,一看就知道是一支骁勇善战的部队。

看着这一切,袁崇焕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只要有毛文龙在,清军想要打过来,简直就是做梦。

不过,现在这一切,似乎都会变得不确定起来,毛文龙作战虽然勇猛,打得清军落花流水。

但是,却是一个经常会贪污军饷,而且还会在战争期间狮子大开口的人,现在,朝廷要从他的口里捞金,这肯定会让毛文龙抵触。

“文龙,我说啊,你这个军队管得好啊,我一定会上报朝廷,赞赏你的才能!!”

“袁督师,这哪里比得上你啊,你可是我们辽东的战神,我这点微末伎俩,哪能与您相比??”

毛文龙虽然有很多的缺点,但是,他对于袁崇焕的态度,还真的算是不错,毕竟袁崇焕在辽东的影响力,他也明白。

“哈哈,文龙过奖了,这次特意到辽东来,文龙不会是连杯水酒都不值得给我喝吧??”

“哪里哪里,袁督师来来,蓬荜生辉,来人,快准备酒宴,我来宴请袁督师!!”

“是....”

没多久,酒宴就准备好了,袁崇焕坐在首座,毛文龙陪之,下面坐着的都是级别高的抗清将领。

“大家请,不要客气啊!!”

“袁督师请!!”

看到袁督师亲自举杯,那些将领们都是受宠若惊,袁崇焕的名声,那可不是盖的。

很快地,酒桌上就热闹了起来。

而这种热闹,一直持续了好几天,每天,他们都在喝酒,而且一喝就喝到深更半夜,甚至喝到天亮的那种。

终于有一天,当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袁崇焕开口了:

“文龙啊,听说这次,朝廷要改变军制,想要派人来帮忙管理一下你的钱粮进出,以证文龙之清白啊!!”

“这不等于是监视我吗?这一点我不同意,而且这些文官头脑迂腐,万一打仗的时候,要紧急调度钱粮,他们还要请求,肯定会贻误战机的。”

毛文龙摆了摆手,对于这一点显然是相当地不能接受。

“这个嘛!说得也有些道理,只是,文龙拒绝文官监管,是真的觉得麻烦,还是心里有鬼呢??”

袁崇焕眼中闪过一道寒意,显然这一次,朝廷的任务如何完不成,以崇祯的个性,是绝对不会饶过他的。

“哈哈,袁督师,这里的战士们大多都姓毛,他们是我的儿郎,跟着我九死一生跟清军拼命,我有什么鬼??多给他们一点抚恤,这又怎么了,不行吗??”

毛文龙或许是喝多了一点,他说话的态度竟然没有了以往的恭敬。

“你敢发誓,你没有从中中饱私囊??”

既然已经翻脸了,袁崇焕也觉得没有隐藏的必要了,干脆就撕破脸干一场。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毛文龙看着袁崇焕的眼神,似乎也变得有些不善。

“没有吗,那,这是什么??”

袁崇焕从旁边侍卫的手上接过了一本账本,摔在了毛文龙的面前。

“这,这是污蔑,我不承认!!”

毛文龙就像是喝醉了一样,要把那账本扔到火炉中,可惜,被人给抢先夺走了。

“还给我,那厮,要不然,你走不出这个军营,你信不??”

毛文龙一脸凶狠地看着那个侍卫。

“哼,毛文龙,你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威胁我袁某,看来,我这把尚方宝剑,是时候见血了!!”

袁崇焕说着,祭出了皇帝崇祯给他的尚方宝剑,剑一出鞘,散发着一股阴森的寒意,让毛文龙立刻酒醒了一大半。

“袁督师,不要冲动,我认错,我发誓,一定会改过,求你看在我护卫辽东的功劳上,饶恕我这一次吧!!”

毛文龙一脸惊恐地看着袁崇焕,竟然还磕头求饶,不过,他在下拜的时候却闪过一阵狠意。

只要让他离开这主帐,那就是他的天下,到时,袁崇焕就要跪着给他唱臣服了。

“哼,雕虫小技,也敢在袁某这里耍,去死!!”

袁崇焕怎么可能看不出毛文龙的小心思,曾经力克清军,把努尔哈赤打得重伤,最后病逝的他,又岂是易与之辈??

“啊,你不能杀我,否则辽东必乱...”

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自己的头飞了起来,离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远,最后,一道血箭从他的脖子喷涌而出。

就这样一代抗清将领毛文龙,就这样死不瞑目。

“督师,杀了毛文龙,万一他的那些手下反了怎么办??”

“这,这个....”

而与此同时,贺梓宸的队伍也如约地来到了荥阳,参加了所谓的农民军大联盟会议。

来到荥阳时,贺梓宸的眉头皱得很深,这里到处都是垃圾,屎尿也拉得到处都是,农民军的帐蓬也是搭得极其随意,就像是来度假一样。

看着这些,让贺梓宸觉得,这哪里是什么起义军,根本就是来逃难的灾民吧?

不过,在这里,也有几支军容严肃的军队,那上面写着字的大旗,无疑证明了他们的身份,他们赫然是军师提到的高迎祥,李自成和张献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