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英雄传 赵世龙误上龙虎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龙虎英雄传小说简介

《龙虎英雄传》是作者会飞的板蓝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我明白,你当然很想明白,自己是怎么输的吧,是这样的......”当张锡宇再一次被带进了刘子良和陆有朋面前,陆有朋摇着自己的羽扇,讲诉了事情的经。事情实际上十分地简单的,那是最笨的道之术,在在现代,这种伎俩了用烂了,但是,在中国古代,这种战事情其实非常地简单,那就是最笨的地道之术,在现代,这种伎俩已经用烂了,可是,在古代,这种战术却鲜有人用。。...

龙虎英雄传小说-赵世龙误上龙虎山全文阅读

“我知道,你肯定很想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吧,是这样的......”

当张锡宇再一次被带到了刘子良和陆有朋面前,陆有朋摇着自己的羽扇,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事情其实非常地简单,那就是最笨的地道之术,在现代,这种伎俩已经用烂了,可是,在古代,这种战术却鲜有人用。

因为,如果是挖地道进城,肯定会有声音,这瞒不过全民皆兵的定远县守军及其家属。

那么,必须要找一个方式,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无法注意地下有人在挖洞。

这个方法,自然就是陆有朋用到的疲兵之术了,表面上,深更半夜是为了让敌军疲惫。

让他们失去战斗力,实际上,他的真正用意,就是为了要让包括张锡宇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在用疲军之术,其实自己则在暗渡陈仓,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挖好了条地道。

使用疲军之术,那时挖掘地道的工兵队,已经快挖到城墙脚下了,因此,一夜的呐喊,掩盖了原本可以发现的地下挖掘队伍的声音。

从而,让龙虎山的义军仿佛天降神兵一样,突然出现在定远县城内,出现在守军的背后,给他们心灵沉重的打击。

“原来如此,真是高明啊,张某输得心服口服,罪将张锡宇,拜见主公!!”

面对这样可怕的对手,张锡宇已经兴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了,刘子良的仁慈,陆有朋的智慧,已经深深地俘获了他的身心。

“好,好啊,我们龙虎山,从此,又要多一员虎将了,张将军,快快请起!!”

而刘子良,也是迅速地从震惊中惊醒过来,他满脸开心,快步地奔到了张锡宇的面前,一把将他给扶了起来。

那真诚的眼神,真切的关怀,让张锡宇感受到这才是自己真正的明主,以后,一定要死心踏地地跟着刘子良,以报答他的知遇之恩。

士为知己者死!!

定远县的攻克,标志着龙虎山义军一次标志性的胜利,它使得龙虎山义军,能够以龙虎山为根据地,以定远县为抵抗明军的前沿阵地,跟天门山水寨的天险,构建了一道稳固的防御网。

有了这个防御网,陆有朋有信心,能够防守住明军的攻击,况且,在如今这种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明军是不可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龙虎山义军身上的。

而事实也是如此,如今,天下大知己,高迎祥,张献忠,李自成等农民军的起义,让朝廷焦头烂额。

而且,最要紧的还是关外的清军,他们,才是明军的心腹大患,在如此风雨飘摇的情况下,袁崇焕的地位,也受到了严峻的考验。

作为兵部尚书,民间出现了这么多的起义军,他自然难辞其咎,因此,官职被连降SanJi,停止俸禄,但是兵部依然由他掌管。

在此情况下,崇祯也极其无奈,只有袁崇焕,可以维持如今这个局面,不让他再恶化下去。

但是,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今的朝廷拮据,欠了很多的军响,导致不少地方的士兵哗变。

如果不是他极力地镇压下去,可能情况还会更加糟糕,可,剿灭农民军,这些费用怎么办??

奉天殿

“爱卿可有良策??”

此刻,崇祯皇帝的眼圈更加黑了,那些起义的奏折,快要把他给压垮了,今天商量的就是筹集军饷的事情。

“怎么了,关键时刻都哑巴了,你们都不是自称为朕的股肱之臣吗,现在倒是说出点可行的方案来啊。臣相,你怎么看?”

“启禀陛下,这个,关于如何增加国库资金的事情,想必,户部的都比较有主张,微臣,微臣年老体衰,思维已经固化,不若问问户部尚书如何??”

此时的内客首辅,正是周延儒,确实是一个糟老头子,连上朝都要柱着拐杖来。

“废物,户部的,上来说话!!”

崇祯恶狠狠地瞪了周延儒一眼,后面竟然连名字都不想说了,足以说明,他的心情,非常地糟糕。

“这,这个,陛下,如今朝廷奉行节俭,可是,我们的军饷,每年消耗巨在,特别是辽东的毛文龙,仗着能够抵抗后金(清军),竟然狮子大开口,军饷是其他部队的几倍。如果可以节俭一点毛文龙的军饷,或许能够帮助我们渡过此次危机。”

户部尚书面对首辅推卸责任的行为,也是心里暗暗咒骂,可是zui上一点也不敢停下,崇祯的残忍,他是见识过的。

“嗯,说得有道理,那么谁能去说服毛文龙??”

正在为金钱而烦恼的崇祯,听到有人竟然敢要这么多军饷,立刻就不干了,决定要回来。

“这个重任,非袁尚书不可啊,毛文龙是受袁尚书的节制,派他去再合适不过了。”

人老成精的周延儒立刻就跳了出来,以弥补自己刚刚在皇帝面前留下的不好印象。

“袁爱卿,此事就交给你去办了,退朝!!”

似乎怕袁崇焕会拒绝,崇祯根本就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把重任压到了袁崇焕的头上。

“恭喜,袁督师,或许过不了几天,你就可以官升复原职了。”

“就是啊,袁督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此事非袁督师不可啊。”

“......”

那些没被点到名的官员,表面上虽然说的是恭贺的话儿,但是,心里面的幸灾乐祸,是个人都可以看得出来。

“哼!一qun小人!!”

袁崇焕脸色yin沉地看着那些人远去。

“怎么办,袁督师??”

“还能怎么办?难道要抗旨不尊不成?马上准备,明天一早,我就去辽东找毛文龙说理去。”

袁崇焕也是一脸的郁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奉天殿,把那些将军们给晾在了那儿。

龙虎山

此刻,在龙虎山的根据地里,把定远县给打下来之后,龙虎山的主力,基本上都撤回来了。

至于定远县,抱着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态度,在陆有朋的建议下,还是交给了张锡宇防守。

这样的用意,一是让张锡宇更加地感恩戴德,果然,听到刘子良这么放心把定远县交给他的时候,他当时就跪在刘子良面前赌誓,今生决不背叛刘子良。

当然,另外一方面的用意,就是为了迷惑朝廷军队,让他们不知道定远县已经被攻下了,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如果让朝廷知道定远县被他们拿下了,肯定会引起崇祯的震怒,到时,龙虎山就会成为朝廷的靶子。

因此,为了避免这些问题,陆有朋才决定让军队撤回龙虎山,暂时休养生息,以图后效!!

反正现在国家大乱,朝朝的军队战斗力还很强,他们不能表现得太抢眼,否则,操之过急,反而会适得其反。

当然,暗地里,龙虎山的功绩,已经通过龙虎山暗部的人,将这个消息传递到了周围邻县。

为此,这段时间以来,选择加入龙虎山的义士就更加多了,这使得龙虎山在选择兵源方面,有了可挑选性。

那些战斗力太弱的,他们可以进行筛选,一些品格不行的,也开始慢慢地剔除出队伍。

龙虎山是一个有着强大企图的组织,留着这些害qun之马,肯定会对龙虎山造成一定损害的。

“什么人,龙虎山重地,不得靠近!!”

这一天,在龙虎山的山寨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这让山寨的守卫有些紧张。

如果是来投靠的,应该是呆在外寨,这内寨,可是核心成员才能够进来的。

“兄弟,这是哪儿,我迷路了!!”

那人看起来衣衫褴褛,眼窝深陷,zui唇干裂,好像很久都没有休息好,没有喝水导致的。

“迷路??你这借口也太天真了一点吧,你怎么不说,你原本是山上的头领呢??只是走错山头了!!”

龙虎山山寨守卫一脸鄙夷地看着来人。

“诶,我说这位兄弟,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会算不成??我确实是云顶山的头领啊,不巧在山上迷路了。本人叫赵...”

“你编,你接着编,连云顶山都编出来了,我看你八成是探子吧??”

那守卫打断了赵世龙的话,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兄弟,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赵世听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周边的人哪个不知道云顶山的夺命双钩赵世龙??”

赵世龙说完,愤怒地从自己的后腰拔出了一对漆黑如墨的双钩,这双钩乍看之下没什么特别。

可是,当光线从它身上透过时,竟然没有一点反射光线,那包围的鹰尾双钩,黑得让人心底有些发寒。

“那个,哥们儿,好像,云顶山是有那么一号人物来着,只不过,是在咱们西边一百多里处,到这边基本上没路,要走路过来,简直是九死一生啊。”

旁边的一个守卫,似乎是从西边过来投靠的,因此,对于夺命双钩赵世龙的名号,也是听过的。

“拿把不知道哪儿来捡来的武器,就把自己当英雄了,如果真有本事,接我几招,只要能够不败,某请你入寨喝酒!!”

那个守卫正犹豫间,突然,从后面传来了一个略显苍老,但是却中气十足的声音,这人正是江湖人称追魂鞭的贺梓宸。

“请赐教!!”

看着那个出现在山寨城头的,须发略显发白的青衫男子,赵世龙眼中精光暴闪,朝着对方一拱拳。

正所谓外门看热闹,行家看门道,赵世龙可以从贺梓宸的眼中,看到如他一样炽热的战意。

“好,看我的追魂鞭!!”

贺梓宸直接从寨墙上一跃而下,十几米的距离,对他而言,简直不是高度,人还在空中,他的追魂鞭,就犹如一条灵蛇吐信一样,朝着它狠狠地咬来。

“来得好!!看我的夺命双钩!!”

面对着贺梓宸的追魂鞭,赵世龙不但没有躲避,反而是眼带狂热,迎了上来,手中的双钩一甩,划过一道诡异的弧度,直接朝着鞭子钩来。

原来,这双钩上面还连着细细的天蚕丝,如果不是越世龙使出来,别人根本就不知道,这还可以当长兵器使用。

第一招,双钩稳稳地钩住了贺梓宸的鞭子,让它无法建功,只能无奈地抽回云。

第二招,两人干脆放弃了防御,开始了亡命的切磋,贺梓宸的xiong前衣服,被钩出两个巨大的窟窿。xiong前的内块被钩起一小片来。

当然,贺梓宸的追魂鞭,也在赵世龙的背上留下一条长长的鞭痕,显得有些狰狞。

可是战斗中的两人,完全忘记了身体的疼痛,仿佛那就不是自己的身体一样。

战斗在继续着,山寨面前的场地上,此刻已经是烟尘滚滚,而那些守卫,根本就看不清楚两人的出招的轨迹了。

只看到两条身影不断地在交织着,然后分开,又交缠在一起,又分开,如此往复....

直到百招已过,前面场地上的烟尘已经渐渐地散去,两个人的身影,也渐渐地浮出在众人眼前。

此刻,两人已经停止了争斗良久,两人面对面对视着,相距数米,场地上响起了两人粗重的喘息声。

定睛望去,那些守卫们惊恐地发现,两人的身上此刻已经全部都是血ròu模糊,鲜血在他们的脚下,形成了一小片的shi润。

可是,他们的眼中,此刻只有彼此,对于身上的伤浑然不在意,如果不是没有力气再斗下去了,或许这一场战斗,还会延续很久。

“你很强!!”

“你也很强,我难赢你,老夫一言九鼎,走,跟我上山喝酒去!!”

“哈哈,好,喝酒,这个我喜欢!!”

“哈哈哈哈.....”

两人将武器收好,然后把臂言欢,刚刚的对视仿佛加深了他们之间的情谊。

那种突然的转变,让龙虎山山寨的那些守卫们惊得下巴差点给掉下来了,这到底是闹哪样??

刚刚还打得你死我活,现在就亲如兄弟??

“喂,上面那厮,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打开寨门,让我们进去??”

看到刚刚嘲笑他的守卫,如今一个个目瞪口呆,赵世龙显得极其地不爽,他对这些小啰啰,可没那么好的脾气。

“这,这个...”

“这什么这啊,难道我请个人上山喝酒,还不准??”

旁边和赵世龙聊得正欢的贺梓宸立刻就不干了,吹胡子瞪眼地看着那守卫。

“不,不敢,贺将军,是小的失职,还不快快打开寨门??”

那守卫队长立刻对着下面咆哮,下面的小啰啰立刻手忙脚乱地打开了寨门,恭敬地把二人迎进了山寨。

这贺梓宸,可不是他们能够得罪的啊,人家可是堂堂的大将军,最早投靠刘子良的旧部。

“赵老弟,请!!”

“贺兄,请!!”

两人的感情好的太迅速,就差没有烧黄纸磕头结拜了,不过,看他们的意思,估计这一步也可以直接省略了。

江湖人行事儿,向来都是不拘小节的。

“贵客啊,吩咐下去,今晚大摆宴席,欢迎赵兄弟光临我们龙虎寨!!”

“是...”

如今,龙虎山上,贺梓宸被留下来留守山寨,这么重要的差事儿,刘子良肯定不放心交给一般的人。

而有过统军经验的贺梓宸,无疑是最合适的,这个决定,让一向喜欢战场的贺梓宸,心里面憋得慌。

如果不是因为刘子良的命令,再加上陆有朋承诺,以后会有无数的仗让他打,他估计不会这么乖乖听话的。

因此,这段时间,他是闲得蛋疼了,因此,每天只能在山寨里到处走走,以缓解心中的郁闷。

今天,赵世龙的出现,无疑给贺梓宸找了一个极大的乐子,让浑身难受的他,总算是过了一把瘾。

而据说龙虎山的士兵,据说也在班师回来的路上,现在的龙虎山,他就是老大了。

因此,对于他的命令,没人敢拒绝。

“兄弟,来,喝酒!!”

“来,我们今天不醉不归!!”

“......”

酒宴,总是自带有喜庆的成份,当酒一喝多,大家也自然就开心了,当然最高兴的莫过于赵世龙和贺梓宸了。

酒喝到八分罪的时候,贺梓宸有些叹息地看着赵世龙:

“兄弟,兄长我过得苦啊。”

“哦,不知道兄长遇到什么困难了,尽管跟小弟说,只要小弟能做到,定当全力以赴!!”

“唉,是这样的,如今的我啊,在龙虎山,地位大不如前啊,手下没有得力的将士,只是一个空壳,很难得到重用啊,这一点,让我甚是烦忧!!这不,这次出军,就没带上兄长啊。”

贺梓宸说到这里,还不忘擦了几滴老泪,他的话有一半是真的,至少,他没去战斗这是真的,其他的,就有待商榷了。

“这个,兄长,我也无可奈何啊。”

赵世龙一脸为难地看着贺梓宸,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山寨头领,一qun土匪的头子,实在是爱莫能助啊。

“这怎么会呢,难道,兄弟不知道,你手里就有解救老哥的良药啊!!”

贺梓宸一脸渴望地看着赵世龙。

“哦,这话从何说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