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英雄传 白衣将三擒张锡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龙虎英雄传小说简介

《龙虎英雄传》是作者会飞的板蓝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张将军,你了无路可逃了,快点儿放下自己武器投降之后,要不然的话,我虽然要对你的下属们赶尽杀绝了。”终于等到,右拳难敌四手,在定远城丧失了最强悍的城墙倚着,内外夹击之下,虽然给龙虎山起义军导致了非常大的伤亡,虽然,自己最后也将定远县给丢了。“败了吗??”终于,双拳难敌四手,在定远城失去了最强大的城墙倚靠,内外夹击之下,虽然给龙虎山起义军造成了极大的伤亡,但是,自己最终也将定远县给丢了。。...

龙虎英雄传小说-白衣将三擒张锡宇全文阅读

“张将军,你已经无路可逃了,快点放下武器投降,不然的话,我可是要对你的下属们赶尽杀绝了。”

终于,双拳难敌四手,在定远城失去了最强大的城墙倚靠,内外夹击之下,虽然给龙虎山起义军造成了极大的伤亡,但是,自己最终也将定远县给丢了。

“败了吗??”

正在努力攻击着草上飞李沛洋的张锡宇,猛然间醒悟了过来,对于李沛洋的愤怒,让他几乎将主力集中用来对付李沛洋了。

按照张锡宇的设想,这些农民军只要在他的主力攻击之下,肯定是一击即溃,只要短时间内拿下李沛洋,那么,城外的那些起义军,就不足为虑了。

凭借着定远县的城高墙厚,他完全有时间打一个漂亮的防守战,但让他没有料到的是,这五千骑兵,也是农民军的精锐。

他们本来就是军人,作战非常地勇猛,几乎是用自己的生命在为起义军登上城墙赢取时间。

而正在与草上飞拼命的张锡宇,眼看就要拿下草上飞了,没想到自己却被起义军给包围了。

看着眼前草上飞的那五千精锐,还有十人不到,张锡宇显得极其地不甘,只要再给他一柱香的时间,他就可以砍下李沛洋的人头。

可惜,他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唉...放下武器吧!!”

雷霆咆哮张锡宇,此刻,连他标志性的大嗓门,都已经没有声音了,显得极其地颓废。

这一刻,感觉他瞬间老了许多。

“将军,不能啊...”

“我说放下,这城里都是我们的家属,难道,你想要让他们都死光吗,放下,全部放下,违令者,斩!!”

张锡宇的表情显得极其地狰狞,不甘,可是,他又能怎么样??

“哗啦啦!!”

所有的明军在张锡宇的命令下,全部都放下了武器,张锡宇看着这些守城的将士,已经锐减了一大半,从原来的四万左右,变成现在五千不到。

他的心里有些苦涩,他非常地后悔,后悔自己的大意,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肯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把他们都捆起来!!”

陆有朋摇了摇手中的羽扇,命令道。

“慢着,我知道你心里面非常地不服,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

“你是谁,你什么意思??”

雷霆咆哮张锡宇抬起头,看着一个身着银白色铠甲,胯下骑着白马,手里握着一杆银色的并画银戟,好一个白衣马将军。

此人正是龙虎山的当家人---白衣将刘子良。

“放肆,竟然敢对我家主公不敬!!”

好不容易恢复一点力气的草上飞李沛洋,立刻就质问起他来。

“主公??”

张锡宇也开始重视起这位白衣将来,看起来年纪轻轻,没想到这么得人心。

“怎么样,这下,还有什么疑义??”

“你想放了我??难道不怕我跑了?”

冷静下来的张锡宇,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白衣将刘子良,觉得他脑子肯定被烧坏了。

“难道不行吗?我敢打赌,我就算是放了你,还有你手下的士兵,并且把定远城也还给你,你一样会输。”

刘子良看着张锡宇,一脸的自信,仿佛在他的眼里,张锡宇就是他手掌中的孙猴子一样。

“哼,先不要说大话,如果你真敢把我和士兵们放了,把定远县还给我,你一定会后悔,因为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

张锡宇有他的骄傲,自从他防御定远县以来,还从来没有人能够打下定远县,这可不是他自大,而是因为他确实有这样的能力。

“如果攻下了,又当如何??”

白衣将刘子良从马上下来,走到了雷霆咆哮张锡宇的面前,语气之中咄咄逼人。

“哈哈,如果攻下了,我就考虑加入你们龙虎山。”

雷霆咆哮张锡宇轻蔑地一笑。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众军听令,撤出定远县城!!”

白衣将刘子良没有任何的犹豫,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立刻就下令撤军。

“这个??”

所有的将士们不自觉地看了一眼陆有朋的方向,看到他点了点头,只是轻叹一声,掉转马头,撤离了定远县。

“就这样撤了吗??”

“难道是我们在做梦??”

“还是他们有什么阴谋不成??”

“......”

看着撤得干脆利落的龙虎山起义军,就连雷霆咆哮张锡宇也是呆滞了一会儿,不过瞬间他就恢复平静。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关上城门,等着人家重新攻进来吗?难道还想要再输一次吗??”

听到了张锡宇熟悉的咆哮声之后,那些残余的士兵立刻惊醒过来,他们纷纷开始运作了起来,城门不一会儿就被关闭了。

“吩咐下去,城墙和城门防守处,十二时辰不间断地轮值,绝对不能给敌人可乘之机,明白吗??”

在离开之前,张锡宇又对着城门的守将命令道。

“是...”

龙虎山中军帅帐

“军师,这次子良自作主张,你不会怪我吧??”

“为什么要放走他,而且还把定远县给让出去了,以后,想要攻下,就难了。”

“是啊,主公,今天我们牺牲了三万多人,虽然总体人数还是多于定远县守军,但是如果他们死守,这个乌龟壳,我们要撬开,可就困难了。”

“诸位,子良也知道,这事有些不舀,可是...”

刘子良说到这里,将求救的目光望向了陆有朋。

“主公,你是龙虎山的精神象征,是我们的首领,你的任何决策,有朋都不敢有任何的异议,更何况,主公的意思朋明白,就是想要收服张锡宇,在这片区域,他有着比较高的声望,这将对于我们掌控这里有着比较大的帮助。”

“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陆有朋的话,让刘子良眼前一亮,觉得陆有朋就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非常明白他的想法。

“可是,即便这样,也不能把定远县交给他啊。”

草上飞李沛洋的脾气比较地急,今天,他的部下,可是全部都葬送在城里啊。

如果就此放弃定远县,让他觉得,兄弟们的牺牲,没有一点价值。

“沛洋,不要着急,定远县的百姓都是军民,如果收服不了他们的心,就算是拿下了,也会反抗不断,把我们弄得焦头烂额,主公的想法虽然有些困难,但是如果解决掉了,却可以一劳永逸!!”

作为军师,自然是处处要维护刘子良的尊严。

“哦,既然如此,难道军师对于此

陆有朋,草上飞李沛洋有些惊诧地问道。

“真的,军师,你难道早有安排??”

刘子良也是满心欢喜,他正在为自己的决策而后悔呢,毕竟,这可是牺牲了他三分之一的军队才得来的啊。

“呵呵,也不算是安排,只是以防万一而已,不值一提。”

“哈哈哈哈,如果这事儿被张锡宇知道了,他表情肯定会非常地精彩吧!!”

草上飞李沛洋,对于这个杀害了他这么多弟兄的张锡宇,显然是欠缺好感。

他倒霉,就是他最大的心愿。

“那么军师,此事,当如何定计??”

刘子良显然想要早点知道陆有朋究竟准备了什么妙计。

“主公勿急,稍作歇息,或许一觉醒来,事情就已经大白于天下了!!”

陆有朋摇着手中的羽扇,脸上带着自信的光芒,不过,他依旧保持着神秘,不想这件事情泄露出去。

“罢了,罢了......”

对于喜欢卖关子的陆有朋,刘子良也是极其地无奈。

夜深了,就连天边的明月,此刻都已经躲进了云层,似乎是担心自己遭遇什么不测似的。

正所谓月黑风高杀人夜,此刻,原野到处都是一片静谧,除了虫子的鸣声外,就是将士们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了。

可是,此刻在定远县,张锡宇的书房内,仍然是灯火通明,身着便衣的张锡宇正在书房内走来走去。

他的眉头微微地皱着,看着挂在墙上的一幅大地图,这个,正是定远县的周边地形图。

可是他花了近两年的时间,才让手下们慢慢地探索完成,然后绘制出来的。

他的手中拿着一根小木棍,在地图上进行各种推演,显然是在推算,陆有朋将会如何来进攻他。

今天被抓的屈辱,他可不想再一次经历,所以,整个晚上,他都在进行军事推演。

此刻,站在外面守卫的军卒,都有点昏昏欲睡了,可是,张锡宇的精神却是格外地饱满。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他是一个从不轻易言败的人,越挫越勇。

“将军,夜已经深了,喝一杯茶提提神吧!!”

就在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军卒,他的手里托着一杯热茶,出现在了张锡宇的面前。

“好,嗯?我又没让你送茶,你...”

端起茶杯已经送到唇边的张锡宇,突然间眼皮一跳,多年的危机感让他猛地做了一个拔刀的动作。

可是,他伸手入腰才发现,自己的刀根本就没有跨着,而是放在刀架上。

说时迟那时快,那个小卒手腕一翻,托盘翻转间,一柄带着寒光的匕首就在张锡宇的面前慢慢地扩大。

“将军,别来无恙啊!!”

“你是谁??”

雷霆咆哮张锡宇心里非常地惊骇,自己的速度,已经是足够快的了,而这个人的速度,似乎比他还要快。

那瞬间的爆发力,就像是一道闪电一样,瞬间而至,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匕首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了。

“龙虎山名下,银色闪电孙少卿是也!!”

“原来是你!!没想到,你也会做叛徒。”

卿作为曾经的东平府守将,他又岂会不认识,武将之间,或多都是有些了解的,虽然未识见面,但是名字肯定熟悉。

“良禽择木而栖罢了,张将军,很快,我们就可以做同僚了!!”

孙少卿看着脸上表情非常精彩的张锡宇,一脸的调笑。

“你做梦,你以为,我会束手就擒吗,我手下那么多弟兄,他们会为我报仇的,杀了我吧。”

张锡宇说完,自己就朝着匕首上倒去,显然是想要自杀,毕竟这些憋屈地被人抓住,对他而言,是一种偌大的屈辱。

“不要急,张将军,明天就会有结果了,如果他们不肯救你,到时再自裁也不迟啊。”

而银色闪电孙少卿,不愧为闪电的称号,他的速度更快,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会有这一手。

在他行动前,已经将匕首抽了回来,然后直接用刀柄砸在了张锡宇的后脑勺上,直接把张锡宇给砸晕了过去。

第2天,张府书房外的两个守将,仍然在精神奕奕地守着,昨晚,他们一不小心睡着了,等他们醒来后,天就已经快亮了。

可是,当他们看到书房内还是灯光通明,异常安静时,他们才放心下来,看来,张锡宇没有发现他们在偷懒睡觉。

“将军呢??”

很快地,副将来到了张锡宇的府里,出现在书房前,因为,龙虎山的军队,已经聚集在城下了。

而令他非常疑惑的是,一向以来都非常准时的张锡宇,今天居然没有出现在城墙上,这让副将不得不来张府亲自请他。

“在里面呢,昨晚通宵没睡!!”

那两个守卫恭敬地回答,这个副官可是将军眼前的红人,可不能把他得罪了。

“我有事找将军,把门打开!!”

“是...”

“怎么回事儿,你们自己看看,人哪儿去了??赶快从实招来,将军哪去了??”

可是,当踏进张锡宇的书房时,看到的只有那掉落在地上的托盘,还有些许挣扎过的痕迹。

“这,这个!!”

“说实话,不然砍了你们的脑袋!!”

那个副官司愤怒地咆哮着。

“对,对不起,我们昨晚睡,睡着了!!”

“岂有此理,来人啊,拉下去砍了,传令下去,全城搜捕,一定要找到将军!!”

副官的咆哮在定远县上空响起。

“马,马将军,张,张将军找到了,在,在城门处!!”

“这么快?那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去迎接将军啊。”

不一会儿,他的命令几乎刚下没多久,外面的士兵就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张锡宇找到了。

“可,可是...”

那个士兵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快说,别婆婆妈妈的!!”

“张,张将军是被叛军细作给抓了,如今正被当作人质,在与守将对质呢!!”

“岂有此理,快带我去!!”

城墙处,张锡于被五花大绑地捆住,而押解他的自然就是银色闪电孙少卿,当然还有他部下一些暗堂的成员。

想要悄无声息摸入张府,他一个人肯定有点困难,没有人接应,是绝对无法把张锡宇从张府运出来的。

“快点开枪,把这些叛贼都给杀死,我张锡宇愿意以身殉国。”

雷霆咆哮张锡宇,对着城门口的士兵大声地命令,他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定远县落入叛贼的手里。

“将军,我们不能啊!!”

可是向来对张锡宇言听计从的将士们,这一次,却是出奇地违抗了他的命令。

“快点开枪,一定要把他们都打死,难道,你们要让我张锡宇做一个遗臭万年的卖国贼吗??”

张锡宇睚眦欲裂,如果他可以咬舌自尽,他早就这么做了,旁边的银色闪电,出手速度远比他快,已经卸过他几次下巴了。

那种痛苦,让他不敢再轻易尝试咬舌自尽。

“这,这个...”

张锡宇的话儿,让那些士兵出现了片刻的犹豫。

“诶,这话就不对了,投明主而救百姓,这是开国英雄,哪来的叛徒可言,你们想想,朝廷有几个月没发你们军晌了,再这样下去,你们的子女,高堂要如何生存??”

作为暗堂的堂主,他们做的就是暗杀,蛊惑人心的勾当,说到耍嘴皮子,谁是他们的对手??

“这个!!”

孙少卿的话儿,让大家猛然醒悟,是啊,朝廷已经欠几个月军晌了,如果不是张锡宇的保证,他们相信张锡宇的人品,或许,他们早就闹了。

“怎么样,张将军,这一次,你又被我抓了,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加入龙虎山的事情??”

张锡宇被押到城墙上面,下面的刘子良打马而出,微笑地看着张锡宇,丝毫没有把他当作俘虏,那种尊重的感觉,让他心里微微一动。

“是可以考虑一下,不过这一次不算,你们耍的是奸计,你们并没有攻下定远县!!”

张锡宇试图耍赖。

“哦,如果以你的性命要挟,你觉得,他们会不开城门吗??”

陆有朋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张锡宇陷入短暂的沉默中,他知道,陆有朋说的没错。

这一次,真的是成也张锡宇,败也张锡宇啊。

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败在自己的手里。

“反正,我就是不服。”

张锡宇有点近乎耍无赖的行为,让龙虎山的将士都有点微微皱眉。

“好,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什么!!”

这时,不只是张锡宇,就连龙虎山所有的义军,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哪有一而再,再而三放人的?

这不是把战争当作儿戏?把兄弟们的牺牲当作儿戏。

“你没听错,我的意思是,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还输,当如何??”

刘子良一脸认真地看着张锡宇。

“如果我还输,愿意听你差遣。”

“绝不反悔??”

“绝不反悔!!”

“好,全军令我号令,撤军回营。”

或许是因为有了前车之鉴,又或者是今天根本没有战斗,对于撤军,他们有了免疫力。

而那些龙虎山义军将领,这一次也没有到刘子良的帅营去闹,只是去了军师的指挥营。

不过,陆有朋对于他们的疑问,只是笑而不答,只是只顾自地摇着他的羽扇。

对此,那些龙虎山义军们,反而更加地放心了,既然军师都毫无压力,代表着他肯定有办法。

自从军师加入龙虎山之后,他们从来没有看到陆有朋脸上出现过除了自信之外的其他表情。

这让他们明白,这一次,肯定又是胜券在握了。

定远县指挥所

定远县分为外城和内城,内城居住的是守军的家属,而外城,则是军营,防守的地方。

为了不给敌人可乘之机,这一次,雷霆咆哮张锡宇竟然直接搬到了外城的指挥所里居住。

指挥所外,更是重重叠叠地站满了侍卫,目的就是不想要给刘子良再一次擒他的可乘之机。

“张将军,这一次,我们要如何应敌??”

“是啊,我们不能再战,要不然,龙虎山的义,哦,叛军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就是啊,那些人,一看就不好惹。”

“呵呵,这一次,我们就固守定远县,我们城高墙厚,他们带的粮草又不多,只需要坚守数日,那些叛军自然会退去。”

“高明啊,张将军,那些人一看就知道没有辎重营,我们就守着,他们肯定攻不进来的。”

“嗯,这两天,一定要注意,不能放任何的人进来,否则的话,肯定会组合我们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对于那些暗杀的杀手雷霆咆哮张锡宇还是有些忌惮,在战场上,他可以心无旁骛地与人战斗。

但是,对于那些杀手,真的是防不胜防,他可不想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是...”

“还有,派探子十二个时辰盯紧了叛军,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立刻向我汇报,明白吗??”

“是...”

又过了两天,龙虎山义军那边,竟然没有任何的动静,这让张锡宇隐隐觉得有些有安。

这太安静了,安静得有些可怕,这让张锡宇觉得,这肯定是暴风雨之后的宁静。

下一次,必将会有巨大的风暴酝酿。

果然,第三天的时候,龙虎山的义军开始行动了。

“杀!!!”

三更时分,从龙虎山方面传来了激昂的号角声,紧接着,就是冲锋的声音,进攻的锣鼓,把正在昏昏欲睡的守军们给惊醒了。

就连雷霆咆哮张锡宇,也出现在了城头,不过,就在他觉得,这是龙虎山叛军亡命一击,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所有的声音突然消失,偃旗息鼓了。

“这不对啊!!”

张锡宇不禁喃喃自语,根据他的推算,龙虎山叛军的粮草肯定不足了,今天如果不进攻,恐怕就只能撤回了。

起义军如果饿着肚子,是很容易引起哗变的。可是,这次,又是为什么呢??这让张锡宇百思不得其解。

带着这样的问题,他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指挥营内,刚刚准备躺下休息一会儿,突然龙虎山叛军的进攻的号角,再一次响起。

紧接着,又是一阵擂鼓冲锋的号角响起,无数的龙虎山叛军开始在呐喊,喊杀之声响彻整个定远县城。

“上城墙防守!!”

“......”

就这样,如此地往复,几遍之后,张锡宇终于明白,这个是龙虎山叛军的计策。

“想要用疲军之术,哼,也太小看我们定远县守将的意志力了,如果想要这样就想击垮我们,做梦!!”

张锡宇坐在指挥营内,命令道:

“传我将令,红色戒备,全军十二时辰全力防守!!”

张锡宇是一个智勇双全的守将,曾经针对这招疲军战术,他还对定远县的守将进行了针对性的训练。

训练他们的意志力和忍耐力,到目前为止,定远县守将的意图力,完全可以紧守两天两夜,而且还保持旺盛的战斗力。

如果想要这一招击垮他们,只能说龙虎山的叛军,太小看他张锡宇了。

“是...”

只要两天,叛军必然坚持不下去,会不战而退,到时,他再来一个反击,将这些叛军杀得落荒而逃。

就这样,龙虎山的义军和定远县守卫的将士们,开始了焦灼状态,那疲劳之术,在定远县守军持来,简直就是小儿科。

从三更时分,几乎每隔一柱香的时间,龙虎山的义军必然会佯攻一次,授旗呐喊,不过,似乎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定远县的士兵们,站在城墙上就犹如一杆标枪一样笔直。

这种声音,仿佛让他们回到了训练场上,曾经张锡宇给他们魔鬼训练的时候。

“好一支不凡的部队,好一个智勇双全的将领!!”

当凌晨的曙光驱散黑夜,陆有朋出现在了城墙上安全距离,看着这些站得笔直的守卫,也是满心地赞叹。

而旁边的刘子良也是如此,对于收报像张锡宇这样的良将,就显得更加地迫切了。

“主公莫急,很快,就可以见分晓了。”

“可是,看他们的样子,丝毫不显疲惫,这一招,真的管用吗??”

“这个嘛,主公莫急,朋自有妙计!!”

陆有朋摇着手中的折扇,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

当他们再一次出现在定远城下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此刻,龙虎山的义军已经全部集结完毕,准备一举拿下定远县。

“哈哈,刘子良,我看你们还是不要忙活了吧,想要用疲军之术,这一招,在我这里跟本行不通,我看不如这样,投降算了,我还能向朝廷为你们求求情。”

张锡宇一脸热切地看着刘子良,当然,他最看重的人,自然是陆有朋,这个两度抓住他的人。

“哈哈,张将军,你看我们的大军,他们要吃要喝,就算是我答应,他们也不答应啊,兄弟们说是不是???”

“是,是!!”

“是!!!”

龙虎山的义军们都举起了手中的兵器,开始呐喊,喊声震天。

“那好吧,据我所知,你们的粮草也所剩无几了吧,今天,你们要怎么擒住我呢,哈哈!!”

张锡宇笑得有些狂妄,声音在定远县上空回荡,非常得意,总算是扳回了一局。

“呵呵,很简单啊,我们主公如果想要,进城取就行了啊!!”

刘子良旁边的陆有朋羽扇纶巾,他的话差点让张锡宇被自己的口水而呛死。

“进城取,你真会开玩笑,你有本事儿,就进来啊!!”

看着陆有朋眼中自信的光芒,张锡宇眼皮子直跳,自己可是一直在守军的保护之中啊,他哪来的自信??

“好,进攻!!”

进攻的号角再一次吹响,这一次,龙虎山的义军没有佯攻,而是真刀真枪,扛着梯子,拿着武器就往定远县下冲锋。

“给我打!!”

定远县守军们,在张锡宇的咆哮下,直接拉开了防御架式,手中的弓箭,炮火,还有投石等,开始纷纷朝龙虎山义军招呼而去。

伤亡不可谓不重,顿时,在龙虎山义军的人群中,又是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音。

无数的士兵开始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残肢断了一地,让已经清扫过的定远县城上,再一次犹如人间炼狱。

“这,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军师,可有他法??”

看着伤亡如此惨重的龙虎山义军,刘子良的心里在滴血,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了。

如果不是自己任性,或许,这些兄弟,就不会牺牲。

“主公,胜利是需要代价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主公且看,我军已经占据部分城头了。”

“这是怎么回事??”

张锡宇的咆哮再一次在定远县的上空响起,这些凭空出现的龙虎山叛军,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后面??

当然,这个,也是刘子良的疑问。

只是对于这一点,陆有朋只是微笑不语,手摇着那洁白的羽扇,眼中智慧的光芒闪烁。

里应外合,这种打法,一下就将守军的阵法给打乱了,当然,乱了的还有他们的心。

这种就像是法术一样的方式,极大地震惊了定远县的守卫,本来就对鬼神敬畏的他们,感觉此刻,就像是在跟鬼神作战一样。

越打越心惊,当然,战斗力也是越打越衰弱,这样的战斗,结局可想而知,最终的张锡宇,面对如此情况,毅然放弃了抵抗,再一次被擒!!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