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神榜 《灭神榜》第10章 长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灭神榜小说简介

《灭神榜》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吴缺,沙爷爷,无夜王,督工,天英,白骨,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吴缺望着小说名字叫作《血神榜》,提供更多血神榜小说以及最新章节,血神榜以及最新更新。血神榜小说吴缺望着节选:吴缺,都忍出声挤对。吴缺慢慢的抬头,和青狼骑卫兵四目较为。“你、你、你怎么……”青狼骑卫兵突然变的面色煞白,指指吴缺的…...

灭神榜小说-《灭神榜》第10章 长河全文阅读

吴缺望着小说名字叫做《灭神榜》,这里提供吴缺望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灭神榜小说精选: ”小子,你的人缘还真不错!“晨星望了一眼吴缺,忍不住出言挤兑。吴缺慢慢抬起头,和黑狼骑守卫四目相对。“你、你、你怎么……”黑狼骑守卫突然变得面色煞白,指着吴缺的长矛不断颤抖。“这小子是我半路捡来的,难道有问题?”晨星眨巴着眼睛,一副好奇的样子。黑狼骑守卫长矛一摆,挑开吴缺胸前的衣服。目光从吴缺光滑平坦的胸腹扫过,黑狼骑守卫明显松了一口气,抬头朝晨星说道:“没问题,没问题,是我认错人了。”说完,守卫摆手叫他们通过。吴缺望了守卫一眼…

”小子,你的人缘还真不错!“晨星望了一眼吴缺,忍不住出言挤兑。

吴缺慢慢抬起头,和黑狼骑守卫四目相对。

“你、你、你怎么……”黑狼骑守卫突然变得面色煞白,指着吴缺的长矛不断颤抖。

“这小子是我半路捡来的,难道有问题?”晨星眨巴着眼睛,一副好奇的样子。

黑狼骑守卫长矛一摆,挑开吴缺胸前的衣服。

目光从吴缺光滑平坦的胸腹扫过,黑狼骑守卫明显松了一口气,抬头朝晨星说道:“没问题,没问题,是我认错人了。”

说完,守卫摆手叫他们通过。

吴缺望了守卫一眼,突然恶作剧地朝他咧嘴一笑,开口说道:“夏左队长,是我!你没认错人。”

“你、你、你真是……”夏左刚刚回血的脸色再次煞白,鼓着眼睛望着吴缺。

“大圣岭上,杀了祭旗!”吴缺望着夏左,仇恨从心底燃起,声音低沉嘶哑,令人寒毛直竖。

夏左吓得肝胆俱裂,怪叫一声:“呀!我要再杀了你!”长矛朝吴缺奋力戳来。

吴缺身子后仰,险险躲开了夏左这一直刺。

接着他拔出腰间长剑,身子弹起,猛然冲出,手中长剑,循着“猎尽山泽”第一式的轨迹,一闪而过。

一道浅浅的黑光,突然从吴缺手中长剑射出,悄无声息地掠过。

“当啷!”夏左手中长矛掉落在地,一同掉落在地的,还有他右半边身子。

鲜血喷涌而出,夏左呆呆望着吴缺,带着恐惧和不解,一头栽倒在地。

晨星在旁边瞠目结舌:“‘墨潭’宝剑,竟然这么厉害!”

“臭虫,又少了一只!”月牙在旁边嘟囔,一跳躲开飞溅的鲜血。

“哎呀!杀人啦!杀人啦!”大门旁边的隔间里,有人听到声响,抬眼看到了这边的情况,吓得放声大喊。

“什么人敢在养英园捣乱?”一个愤怒的声音从里面的高楼中隐约传来,吴缺听出来那正是虽公的声音。

晨星面色一变,拦腰抱起吴缺和月牙,转身就跑。

“轰隆隆!”正在这时,一声巨雷突然从天空传来。

接着高楼剧烈摇摆,大地如同面条一样扭来扭去;天上的太阳,就像突然掉进了水里,不断荡漾起伏……

“不好啦,天震啦!又天震啦!大家快跑啊!”养英园里顿时一片混乱,大家一边呼喊,一边不顾一切的朝外面跑去。

“黑狼守卫,护卫神光楼!其他人等,谁敢靠近神光楼一步,杀!”虽公的声音,又从高楼中传来。

神光不容有失,一队队黑狼骑,纷纷向最里面的9层神光楼集结;还有一队黑狼骑,则朝第7层门口处奔来。

晨星夹着月牙和吴缺,混在人群里,趁着混乱跑出了养英园。

……

天震渐渐过去,一个街角拐弯处,走出来三个人。

“小子,刚才你那冲出的步伐,很不错,也是和你爷爷学的?”晨星拍拍吴缺的脑袋,以示嘉奖。

吴缺十分诧异,望着晨星,答道:“咦,天缝地洞里的‘龙行天地’,你们不也学了吗?”

听到吴缺的回答,晨星和月牙全都愣住了,跨出的脚步僵在空中,转头望着吴缺,神色古怪至极。

“真不是你爷爷教的?”晨星盯着吴缺的眼睛,再次问道。

吴缺使劲摇头。

“哎!”晨星和月牙齐声叹息。

吴缺望着他们,满脸懵懂,不知道他们为何叹气;良久之后,眨了眨眼,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我们现在去哪里?不救小非了吗?”

月牙望了一眼晨星,脸上充满了鄙夷和不满:“还能去哪!?还不是陪某人去看他的小情人。”

“啊!?又看小情人!?这次去哪看啊!?”吴缺满脸惊讶。

晨星顿时大窘,敲了一下月牙的头:“小孩子,不懂不要乱说。晨星大圣,带你们去欣赏音乐而已。再唧唧歪歪,下次不带你去了。小缺,今天‘养英园’是不能再去了,明天我们再去看看吧。”

三人边走边谈,晨星在街边一个店里,给吴缺买了一身洁白的新衣服;换上这身新衣服后,吴缺整个人立刻变得神采奕奕、气宇不凡,令月牙不停侧目打量。

从卖衣服的店里出来,三人来到街角一座雕龙画凤的三层高楼前。

高楼门口一个胖胖的大婶,一眼看到晨星,顿时两眼放光,满脸堆笑,大声喊道:“哎呀,星爷,总算把你等来啦!你这每次一去啊,就是一年啊,可叫我们琴楼的明姑娘啊,那个望眼欲穿啊……”

晨星抛给胖大婶一颗小小的黑钱,胖大婶笑容更加灿烂:“星爷,请上三楼。明姑娘已恭候多时。”

晨星昂首阔步,踏着楼梯,“噔噔噔”朝三楼走去,吴缺和月牙,赶紧跟上;一片羡慕的目光,从楼里四处扫来,看来这明姑娘,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得见的。

三楼长廊宽阔,长廊中间,只有一间房间。

晨星整整衣冠,轻轻敲了敲门:“笃笃笃!”一共三下。

“铮!”一声清越的琴声蓦然响起,接着声音从房内传来:“公子来啦!请进!”

这声音,糯糯的,甜甜的,带着无尽的期待,带着满怀的欣喜。

“咯吱!”屋内女童,轻轻拉开房门。

晨星带着吴缺和月牙跨进房门,分别在椅子上坐下。

异香缭绕的几案后面,端坐着一女子,女子云鬓高挂、眸如繁星、脸似玉玦,静静地望着晨星三人。

待三人坐定,女子轻启朱唇,轻声问道:“公子今年想听什么曲子?”

晨星望着女子的脸庞,静默了一会,说道:“愿聆听明小姐近期新作。”

女子目光一闪,说道:“新作名‘长河’,望能入公子之耳。”

晨星微笑点头,洗耳恭听。

“铮铮!铮铮……”琴声响起,如冰雪融化,滴落在地。

琴声悠扬,忽缓忽急,如溪流,如暗礁,如瀑布,如大河……

晨星和月牙听得如痴如醉,沉浸在琴声里,忽喜忽悲,不能自已。

吴缺虽然觉得琴声好听,但却没有音乐素养,因此听了一会,就开始偷偷的东张西望。

“啪!啪!啪!”高楼外面,有飞禽飞过时翅膀扇动的声音,不时隐隐传来。

弹琴女子后面两个女童,看到吴缺扭来扭去的古怪神情,觉得十分好笑,但是又不敢笑出声来,只能使劲憋住。

琴声悠扬,如滚滚长河,不可遏制;又如午夜低回,细细倾述。

一曲已终,余音绕梁,异香飘渺。

“想不到明小姐,竟有如此胸怀!”晨星缓缓睁开双眼,望着明小姐,目光中有钦佩、有仰慕、有震撼。

明小姐幽幽一叹,说道:“命运如长河,几人能抗拒!?请问公子,是愿做随波逐流的落叶呢?还是愿做洪涛之中的礁石?”

晨星听到明小姐的提问,沉思了一下,望着她的双眸,肃容说道:“命运沉浮,凡人难抗;愿得一人,破浪逐云,此生足矣。”

“好耶!好耶!”月牙在旁边鼓掌叫好。

明小姐静静望着晨星,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琴室里,静得只有大家的“砰砰”心跳。

“晨星公子,为了这一人,你是否什么都可以抛弃?”明小姐突然开口又问道。

晨星奋然起身,正要回答,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心中念头一闪,迟疑问道:“你、叫我、晨星?”

明姑娘望着晨星,轻轻点了点头。

晨星面色大变,指着明姑娘,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每年晨星来黑蛇城,从来没有用过真名,一直用“星”这个名字;”晨星”二字,从明姑娘嘴里出来,让他顿时失态。

旁边的吴缺,眼睛盯着明小姐双眸,伸手拉拉晨星的手臂,小声说道:“她是无夜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