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传 《刺魂传》第三章 梦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刺魂传小说简介

《刺魂传》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卫队,沈浪,巨蜥,玉佩,巨蟒,刘长河,雪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沈浪小说名字叫作《刺魂传》,提供更多沈浪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沈浪小说在线阅读。刺魂传小说沈浪节选:沈浪站在村口的小路旁边,向着自己爷爷田间劳作的方向望去,耐心的等待着他归乡吃自己做好的饭菜。 他始终以来,都是跟爷爷相依为命。爷爷是…...

刺魂传小说-《刺魂传》第三章 梦境全文阅读

沈浪小说名字叫做《刺魂传》,这里提供沈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刺魂传小说精选: 幽静的小村,流动的小溪。沈浪站在村口的小路旁边,向着自己爷爷劳作的方向望去,等待着他归家吃自己做好的饭菜。 他一直以来,都是跟爷爷相依为命。爷爷是个孤老,听说自己还不到一岁的时候,爷爷在村口的小溪中捡到自己。自己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背上纹着一头栩栩如生的麒麟。那是他亲生父母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从此后,爷爷将他抚养长大,到今年已经十三岁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沈浪十岁的时候就会做饭做家务,爷爷出去耕地,他就在家做好…

  幽静的小村,流动的小溪。沈浪站在村口的小路旁边,向着自己爷爷劳作的方向望去,等待着他归家吃自己做好的饭菜。

他一直以来,都是跟爷爷相依为命。爷爷是个孤老,听说自己还不到一岁的时候,爷爷在村口的小溪中捡到自己。自己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背上纹着一头栩栩如生的麒麟。那是他亲生父母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从此后,爷爷将他抚养长大,到今年已经十三岁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沈浪十岁的时候就会做饭做家务,爷爷出去耕地,他就在家做好饭等着爷爷回来,有时一些简单的不用太费力的农活,他也会主动的帮着爷爷做。

一切都是那么宁静美好,他从未想过,自己以后要做什么,或者他只是想快些长大,然后帮着爷爷做更多的农活,不让那干瘦的爷爷再那么劳累。

今天跟往常一样,风和日丽;今天跟往常又不一样,因为这是噩梦的开始!

他并没有等回爷爷来,却是等来了一伙凶神恶煞的强盗。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村长跟强盗头目谈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那头目一声令下,百多个强盗便开始大肆屠村。

曾经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带着恐惧,而村里的叔伯兄弟都死在了那伙强盗的长刀之下。

最后,村里只剩下一些痛哭的妇女和跟自己一样大或比自己还小一些的孩子。被那些强盗用绳子捆着串起来,押到了离村几百里外的风狼山。

在路上,他见到自己的爷爷,亲眼看到,自己的爷爷看到自己众人的样子,他就那样冲了过来,却又豪无反抗地死在强盗的屠刀之下。沈浪声嘶力竭地大喊着,眼泪不停地涌了出来。那一刻,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晕了过去。直到强盗的皮鞭狠狠地抽到自己身上,才醒了过来,被同村的几个孩子带着哭腔,拖着继续走着。

那一切画面,在他的心中回放着,成为抹不去的印记。

几经转折,他被卖到了刘家,成为了一个矿区的奴隶。他的运气不错,遇到了一个侥幸未死的同村叔叔沈尤。这位叔叔是村里为数不多的练体巅峰武者,身体强壮,所以强盗们没有舍得杀他,便将他一起卖了出来。

幸运的遇到这位叔叔后,他白天在矿区干活,晚上便跟着叔叔学习一些呼吸吐纳之术,而且叔叔常常将自己的饭分一半给他。渐渐地,沈浪不仅没有跟其他奴隶一样,累死在矿区里,反而突破到了练体中期。

脑海中的这些片段出现后,却又再次模糊,隐隐间,他看到了一个人,从幼时,一步步成为天地之间的强者。最后被另一个更加强大的人抓住,被封印在这个洞中。

沈浪神情恍惚,仿佛自己成为了那个人一般,仿佛那就是自己的记忆一般。而且他清楚地知道,这个强者是一名强大的阵师。在一些战斗中,那些变幻莫测的阵法,给了他强烈的心灵冲击。这真的是我吗?他心中有些迷茫。

当这个人的一生了结之后,他心中却又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记忆,那是一名武者,跟沈浪一样的武者。不同的是,那名武者拥有披靡天下的力量。山,在他手里随手抓取,海,在他脚下波浪滔天。好似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力量可以跟他抗衡,他如神灵一般,俯视着芸芸众生。沈浪心中并没有骇然,甚至他觉得那个男子本就应该那样一般,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但是,到了最后,沈浪看到了这名男子抓了一个阵师,那是那个世上最强大的阵师。男子逼迫阵师为他开九幽炼魂阵和血煞魂灵阵,阵师按他所说,将两大天地奇阵打开,却被男子用锁魂钢穿过他的身体,将他困于洞中。

男子走进两大奇阵之中,却是听到阵师凌厉的怒骂:“哈哈哈,临朐匹夫,你这孽障,你最后还是死在了老夫手中。老夫今生就算永困于此洞,也值了!”

男子听到骂声,心中大怒,却又焦急,强行冲了好几次,都无法冲出阵去。到了最后,他越来越是虚弱,实在无力冲破大阵。心中却平和起来,端坐在阵中受着炼魂之苦。冷静地说道:“我临朐一生,少有敌手。今日却是死于你白青云手中。你的确有骄傲的资本了。临死之前,我就想知道,我明明都已经检查过确实是两大奇阵,为何刚进入阵中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想知道吗?哈哈哈!老夫不会让你知道的。老夫要让你死不瞑目!哈哈哈!”那白青云如此狂笑着说道。

沈浪虽然没有听到白青云说出为什么,但他通过刚才的记忆却知道:那是因为在阵中的石柱之上的一个小孔中,放着一枚令牌。而那枚令牌就是当时传说中的鬼王令。

也就是沈浪收走的那枚。是那鬼王令改变了阵眼,让阵中的灵气改变成煞气,凝魂变成了炼魂!

随着梦中两大奇阵中的灵气枯竭,沈浪也猛然醒来,一脸的冷汗。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他亲身经历了一般,而且还不是一世,而是两世。

醒来后的他更加迷茫了,为什么自己会做这样的梦?小村的记忆很好解释,另外两位强者的记忆怎么也会出现在自己的梦中?

他走向石林之中,看着这一根根**的石柱。这些都是临朐从山壁上雕出来的。他突然觉得这些石柱之间,有着莫名的联系,只是自己还不是很清楚。以石柱作为阵旗,这是两位强者的手笔。

仔细地观察着每一根石柱,他觉得好像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苦思许久,想不通,他也就不再想了。心神一放松下来,突然感觉到肚饿,便看向了巨蜥,却发现巨蜥现在比昨天瘦了一圈,那圆滚的身体干瘪着,像是被什么吸干了一般。

观察着这根石柱,他却看到那巨蜥的血液干涸的地方,并没有凝聚成血块状的东西,而在石柱上,只有几道浅浅的血痕。

难道这石柱还会吸血不成?看着这妖异的一幕,他心中震撼莫名。他想了一下,就在自己手指上咬开了一条小口子,然后触碰到石柱上。

手指上的血液慢慢的沁入石柱之中,然后他便看到手指上的血液在石柱上形成经脉一般的血痕,向着石柱之下的地底流了下去。

看着这诡异的一幕,他突然想把石柱刨起来,看看下面到底有着什么东西。

想着就做,他慢慢地刨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将岩石大块大块的撬开,挖到十丈开外,终于发现了下面的东西。

轻轻地弄开上面的泥土,呈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具尸体,这具尸体裸露着身体,身上的衣物早就已经腐坏,只有颈部有着一块小小的玉佩。然而这具尸体却是保存得十分完好,犹如一大块白玉雕刻出来的一般。从尸体上可以估摸着这个男人大概二十多岁的年纪,强健的身体十分完美,轮廓分明的脸庞透出一丝丝霸气。沈浪对这具尸体的主人十分熟悉,他曾在梦中见过答案,他就是临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外面那位白青云的尸身一碰,就变成一堆骨灰,由此可见,他们的那个年代离现在已经有多么的久远。然而这具尸体却保留得如此完整,甚至连毛发都没有掉落?

据梦中所知,这位临朐前辈比那位白青云强很多,但还没有到天差地别的地步。怎么可能结局是如此的不同?

沈浪想了很久,无法想通。突然灵光一闪:“莫非这位临朐前辈身上有着什么保存肉身的宝物,可以让肉身长久保存下来?

想到这里,沈浪他便在尸体周围寻找起来,他将周围石头一块一块的敲开,甚至是捏成粉末,却还是一无所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