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晚明 第五章 设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混在晚明小说简介

《混在晚明》是作者屲斗脸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苦哈哈你要去坑,没办法表明你智商有问题,费力心思坑俩窝头,糟心不?要坑毕竟得坑有钱的人人。  南阳府谁有钱的人?毕竟是唐王,只可惜,就算黄老大,也跟人家王府最高等的下人都攀不上关系,你也坑不着啊。  三家庄祝家二房现在的的家主祝铎,表字文进,人送绰号眼前要还黄仓“担保”的债务,他还只有这一条路能走,不过,黄仓等人愿意不愿意继续冒险,目前是关键,所以,三个人出去商量的时候,丁一在房子里迅速对各种预想之内的情形进行了应对构想。。...

混在晚明小说-第五章 设局全文阅读

  “坑蒙拐骗偷”五毒之首就是一个坑字,丁一的主意当然是先弄些灰色收入,积累原始资本,发展起来之后,再慢慢洗白,实话一般都难听,但自有人类社会以来,这条路才是富贵起来的最佳途径,也是最多人走的一条路。

  眼前要还黄仓“担保”的债务,他还只有这一条路能走,不过,黄仓等人愿意不愿意继续冒险,目前是关键,所以,三个人出去商量的时候,丁一在房子里迅速对各种预想之内的情形进行了应对构想。

  坑,那要看坑谁,苦哈哈你要去坑,只能说明你智商有问题,费劲心思坑俩窝头,糟心不?要坑当然得坑有钱人。

  南阳府谁有钱?当然是唐王,可惜,就算是黄老大,也跟人家王府最低等的下人都攀不上关系,你也坑不着啊。

  三家庄祝家大房现在的家主祝铎,表字文进,人送绰号祝百万。在南阳府有十几间铺子,绝对是精明人,又是老乡,老乡见老乡,不坑急得慌,好吧,就他了,坑个不精的也显示不出本事来不是?显示不出来本事也就很难在黄仓等人面前立威站住脚。

  锁定了目标,丁一立即开始搜集记忆中祝百万的资料,很快发现封建王朝的好处,士农工商,前世小说里眼睛起茧子的阶级地位问题马上成了他的切入点,丁一好歹通过了童子试,算是准秀才,读书人虽然暂时没有功名,那也是读书人,祝铎纵使财大气粗,在三家庄对刘老夫子和丁家父子表面上还是要很尊重的。

  祝家在南阳府的铺子,丁一去过,现在也能记得起来,眼下的关键,就是看黄仓敢不敢搏一把了?不过,也无所谓,自始至终,这都是黄仓设下的局,自己现在身无长物,光脚的还怕穿鞋的?这世道,把自己卖去当苦役,也不过二两银子,贪是人的本性,他费了这么大周折坑自己十五两,加上卷走的钱也不过二十两,且有大部分还是欠条一张,再投资十两,自己可以答应分他三十两!至于他拿不拿得到,就要看他有没有魄力了,虽然丁一把这个局看得一清二楚,可眼下,他还没打算跟黄仓闹翻,毕竟,人生地不熟的,多个朋友多条路不是?

  三人在外间嘀咕了一阵子,黄仓跟李进走了进来,牛勇一路小跑出门了,看着黄仓一脸郑重,丁一心底暗暗松了口气,这厮估计上钩了。

  “呵呵,兄弟,你要再借十两,又称家中无钱,三天时间,怎么可能连本带利还我三十两?至少,我得知道怎么来钱吧?”。黄仓从郑重变得满脸堆笑只在一瞬间,这厮还是有些能耐的。

  “还你三十两不算,做好了,我还能分你三十两的好处!”

  “啥?”黄仓和李进相互看了眼,一脸的不信。

  “照着死里吹,南阳四关啥手段我没有见过?三天你还完钱,还分三十两,银子是大风刮来的?”二人震惊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声义正辞严的呵斥。

  “各位都是南阳道上趟的,应该知道我们三家庄在府城有钱人也有吧?”看到周捕头进来,丁一连起身也没有起身,捻了片牛肉丢进嘴里,装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

  “哈哈,你们三家庄有钱人是有,不过,人家自姓祝,你自姓丁,八杆子打不着,难道再借你十两银子,你就能从祝家弄出来上百两?”周游在临时当酒桌的床边坐下“我们每月收着祝员外的份子钱,人家在府衙也打点的利利闪闪,且不说你能不能弄出来,就算是到手了,老子也没有那个能耐保住你”。

  “呵呵,周大......哥,现在你就是把我卖了也不过值二两银子,看您也是个人物,何必畏首畏尾?就算是我拿到了之后出事,您想脱身还不是很简单的事儿,权当是把兄弟卖了......成了那些银子。”丁一也笑了笑。

  “你不过一黄口小儿,这道上的手段我见多了,凭甚信你?”

  “你再拿出十两银子来,按我说的做,我可以一直在这房子里不出去,直到祝家把钱送过来,正如您所说,我还小,你们这么多人,总不会怕我跑了吧?明人不说暗话,响鼓不用重锤,小弟欠的钱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就算是败了,诸位大哥也什么亏没有吃不是?”

  周游和黄仓相互看了眼,眼底都闪过了一丝诧异,听这小子的意思是已经识破了他们精心设计的局,还真有两把刷子?!

  “哼,我们辛苦了两天才不过到手六七两银子,怎么不亏......”牛勇插嘴说话,但马上看到了周黄二人能杀人的眼光,声音慢慢低了下去。

  “哈哈,这厮脑筋不好,丁兄弟不要怪罪,看透不说透才是好朋友......”。

  “对对对,看透不说透,这等便宜事当然不能放过,不就是十两银子吗,老哥我赌得起,你说怎么做吧?”周游打断了黄仓的掩饰,当即拍板,几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精了,在一个黄口小儿面前露了馅,别人脸皮厚不要紧,咱老周好歹也是朝廷的人,多少得要些面皮不是?

  记忆里一直都是祝家千方百计的蚕食自家田地,所以,坑祝文进,丁一没有什么心理压力,搂草打兔子,即完成站住脚的初步目标,又能解解心头的怨气,见到周游,黄仓一伙同意,当即这般如此,如此这般的吩咐了下去。

  尽管大家都不明白这层层繁琐的步骤究竟是是为什么,但在周游的强梁下,还是乖乖去照做了。

  ......

  ......

  祝文进的铺子很全,丝绸布匹,粮油日杂,客栈酒楼,应有尽有,不过,只要不憨不傻都清楚,祝家最好的生意是壶中天酒楼。所以,祝文进一般状况下都在壶中天坐镇。

  壶中天因为在唐王府的地盘上,高端大气上档次,加上时常给王府供膳不是一般人想进就能进的。至少你也得是个有功名的读书人或者有个一官半职,最低档次你也得消费得起吧。

  皇帝大行,新帝登基,明年肯定要开恩科,所以,南阳府现在聚集了不少士子,准备进京,壶中天最近的生意格外火爆。尽管中等的席面都要二两银子,雅间更是动辄八两,十两,却依旧要提前预订,丁一有时候甚至怀疑,祝文进这厮是不是也是穿越人士,经营手段很不一般呐。

  合伙生意讲究的是互利共赢,诚信至上,所以,周游周捕头对丁一推诚相信,非但没有找人看住他,反而带了他到壶中天来享受计划中的八两银子的大席面,当然,耗费巨资,不能白吃,征得丁一同意之后,周游邀请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府衙推官马乔松。

  马乔松,字銘典,(此人物因剧情需要杜撰),万历四十七年会试三甲,赐同进士出身,正儿八经的正七品官员。肯赏脸来赴宴,周游就算是弄不到丁一答应的那些银子也心满意足了。

  当然,能请动推官大人,依旧是丁一的手段,南阳府府尹,府丞,治中,通判,推官等老爷里只有这位大人好风雅,喜辞赋,又恰恰掌管刑狱,本来有他五八,没他四十的坑人局,在周游介绍了诸位老爷的喜好后被临时拉了进来。

  吸引这位推官老爷来的,当然是还没有取得功名的童生丁一的一阕小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明穿剽纳兰性德似乎是一种时尚,丁一俗人一枚,自然不能免俗)

  祝老板自是识得同庄的流光锤丁一,一则碍着同乡的面子,再则进门都是客,三则,人家好歹也算是个准秀才,虽心底不屑,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待见到这厮请的客人居然是府衙推官和捕头之后,不由有了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感觉。

  虽然打交道的达官贵人不少,可那都是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跟人家没什么交情。祝家近些年财富暴涨,急需出一两个读书人,家族可谓是费尽心血,可考取功名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更需要在官场有一定的人脉。祝文进不由暗暗上了心。

  有了特邀嘉宾,丁一对自己的设局更是信心满满,城狐社鼠们的伎俩周游等人大都清楚,可这来自后世的高科技手段,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能参透的。丁一把大致计划讲解了之后,周游和黄仓不由同时举了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丁一,周游陪着马达人把酒言欢的时候,牛勇在酒楼门外央求伙计帮忙叫一下周捕头。甚至不惜血本的塞给了伙计一钱碎银子。

  牛勇,李进等流光锤,可谓是南阳府的名人,一向只进不出,今天骤然大方出手,伙计心底诧异,能在门口迎来送往的伙计,那是高级伙计,相当于后世的大堂经理,必是老板心腹。

  “哦?牛勇这厮给了你一钱碎银子?”

  “正是,他说是有急事找周捕头,莫要耽误了他几百两的大生意”。

  “嘿,扯淡,就他,还有几百两的大生意?算了,这种人能不得罪,就不得罪,你去禀告周捕头一声,至于他愿意不愿意见,那是人家自己的事情”祝文进心里有其他的事儿,不愿意多磨叽。打发伙计出去了。

  周游此刻正在拼命拍马大人,哪里有时间见一个小混混?很不耐烦的把伙计轰出了包间。

  “小哥,麻烦你把这个交给周爷,他再不愿意见我,老......小的自认倒霉”。牛勇大急,做贼般四下打量了很久,咬牙跺脚狠了狠心,又递给了伙计一块碎银子,并将一个红布包,交给了伙计。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伙计将红布包交给周捕头之后,周游虽恋恋不舍这个巴结马大人的机会,还是在丁一连续在桌下的几脚之后,告了个诺,匆匆去了壶中天门外见了牛勇一面,伙计自然好奇。蹑手蹑脚到了二人密谈的墙边,听起了墙角!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