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晚明 第四章 城墙拐弯加一砖的厚脸皮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混在晚明小说简介

《混在晚明》是作者屲斗脸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色,但依旧瘦小的小丫头偷偷的跟了他很远。  就算而已为了给丁丁将来再会饿肚子的承诺,他也要要混出个人样来!暗暗进一步加快步伐将丁丁甩下,丁一给自己找到了了眼前的目标,年末之后,保全祠堂林地,让一家人过个好年!  南阳府城分四关和唐王府,丁一到西门寅吃卯粮,这四个字就是丁家现在的真实情况,祖祠林地抵押的钱已经花了大半,年底之前不把这些银子找回来,那可是真败家了,尽管母亲,娘亲一再呵斥,他还是感觉到那个多少有点起色,但依旧瘦弱的小丫头偷偷跟了他很远。。...

混在晚明小说-第四章 城墙拐弯加一砖的厚脸皮全文阅读

  丁一是踏着月色离开三家庄的,这阵子的修生养息,身子骨强健了不少,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革命就是为了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所以,不管有多少人明嘲暗讽他败家,他还是安顿好了家里至少到年底有吃有喝,不会再象以前那样饥一顿饱一顿才安心离开。

  寅吃卯粮,这四个字就是丁家现在的真实情况,祖祠林地抵押的钱已经花了大半,年底之前不把这些银子找回来,那可是真败家了,尽管母亲,娘亲一再呵斥,他还是感觉到那个多少有点起色,但依旧瘦弱的小丫头偷偷跟了他很远。

  哪怕只是为了给丁丁今后再不会挨饿的承诺,他也必须要混出个人样来!暗自加快步伐将丁丁甩下,丁一给自己找到了眼前的目标,年底之前,保住祠堂林地,让一家人过个好年!

  南阳府城分四关和唐王府,丁一到西门的时候,城门还没有开启,由于进西门向南不远就是府衙所在,所以,等候在西门进城的人早已经熙熙攘攘。

  摸了摸褡里的八两银子,丁一居然感觉到有些紧张,这点银子如果强行换算的话,不过后世几千块钱人民币,前生活到了四毛多,虽然混得不是太好,但一把也拿过十万八万的大钱,也没见那时候有什么好紧张的。更何况,按他原本的打算,是要进府城做些无本生意的。这也不算是本钱,只是母亲一定要他带着。才勉为其难揣上了,真是越活越没出息了?

  蹲在城门外的避风处胡思乱想了一阵子,丁一轻松下来,前世从农村走出去的时候不过一张火车票,现在有了这么多钱,应该更好起步才是,何必患得患失?心下逐渐平静下来时,天色已经放亮,随着城门吏高喊“开西门喽”。丁一被人群裹挟着进了南阳城。

  虽然有些记忆,但他还真真是第一次踏足古代府城,瞬间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豆腐脑,胡辣汤,锅盔馍。”

  “油茶,豆腐汤,油烙馍。”

  城门大开,过了护城河,瓮城和西门之间就是一片繁华,各色早点叫卖声此起彼伏。大大小小的简陋食摊前坐满了客商杂役,菜贩货郎,一片欣欣向荣的盛世景象,给丁一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前世,他没少见这样的早市喧嚣。只不过人们的衣着打扮,城市的建设相貌不同罢了。

  丁一挎着褡裢,找了个摊位坐下,要了碗胡辣汤,两块油烙馍。风卷残云吃饱,走了十几里路,早就前心贴后背了。

  热食下肚,舒服了很多,吃饱之后,自然是先找地方住下,好在身体记忆里有过府城的经历,知道需要先找牙行,然后看经济状况决定住在什么地方。离家不是太远,不需要路引勘验,倒是省了不少麻烦。

  府城比较繁华的地方不少,但是,适合讨营生的在记忆里最好是北关,无他,那里地近唐王府,又加之南阳府南北门是一条直线,北上洛阳,南下荆襄的客商都聚集在那里。

  讨营生的地方不能离住的地方太近,丁一原本也没有打算扛活经商,哥来就是想捞偏门的,所以,很快在南关临近白河的地方找了处有家具小院住下,长租,一个月二钱银子,交一个押月,一年租金,当下签约,牙子的中钱自然也由他支付。

  交接完毕,看在二钱银子的中钱面子上,牙子热情的带他去采买锅碗瓢盆,米面油盐,一路上不住忽悠他买个小厮或者丫鬟伺候。一一婉拒之后,丁一还是割了些肉,打了两壶酒,权作燎灶,邀请牙子美美吃了一顿,出来混,多个朋友多条路不是?

  没有功名,只能混在社会底层,那么,什么样的朋友都得交,看丁一大方,黄仓(牙子)颠颠跑出去叫了几个狐朋狗友。晌午偏开始喝,直到明月东升才各自歪歪斜斜散了。

  头疼欲裂,回过魂来的时候,窗棂子有刺眼的阳光,记得送走几位”朋友“的时候栓了门,下了窗棂子啊,为什么感觉屋里有人?入室抢劫?!次奥,哥还想呢!瞬间一个激灵,丁一窜了起来。

  “当啷,啪啦”连续几声怪响过后,丁一发现自己跟昨晚一地狼藉的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两根棍子将他连胳膊带腿儿牢牢压在地上,活脱脱一个饿狗抢食。

  “干啥,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你也就剩这条贱命了”。

  啥叫就剩这条贱命了?丁一在强烈的疑惑中逐渐开始清醒过来。嚯,天体!哥喜欢空心睡觉,但确定是盖好被子了呀,十冬腊月的,火盆半夜包灭,谁也不会傻到不盖被子睡觉吧?老子又没有那啥嗜好......

  不仅仅是自己天体了,昨晚刚刚租好的房子现在也寸草不生,一应家具,连刚买的锅碗瓢盆,米面油盐,甚至是鸡毛掸子,扫把都统统不见了。

  事实俱在,证据确凿,丁一被人坑了,遇到了搬仓鼠,也就是后世的搬家公司。房主本来是房子租出去以后高兴,今天过来跟客人熟悉一下的,结果......所以,第一时间报了官。

  “这不是我明显遭贼了么,干嘛押着锁着我?”

  “你被人坑了,我们得管。但要慢慢查,眼下最重要的要赔主家的傢俬”。一口大黄牙的衙役一副公正严明的样子。

  “我有钱......”丁一把话说了半截,身上连个底裤都没有留下,剩下的那几两银子,唉,不提了。

  “官爷,我那可是上好的楠木柜子,松木桌子,杉木箱子,楠木板凳......”

  “你闭嘴,等一会再说,牙子都在牙行备案,定是黄仓这厮伙同贼子作案。”不管房主怎么叫唤,见多识广的丁一还是第一时间找到了问题关键,虽然,关键往往最没有用。

  “我拿你可是当亲兄弟交着呢,不要血口喷人,昨晚咱们喝酒的人现在都在,都是清白人家”。果然,黄仓早已经在外间恭候,昨晚的狐朋狗友也一个不少!

  “唉,这老柞(俚语,乡巴佬),咱们还好心,听说他遭贼赶紧过来,居然讹上咱们了,周捕头,我们可都是有家有业,也有人证,这事儿我们就不掺合了”。一个酒友当即气急,拽着黄仓就要离开。

  “慢着,慢着,咱们不能这么不义气,不江湖,丁老弟就是城西三家庄人,不远,周捕头,都是乡里乡亲,我老黄作保,您先给丁兄弟开了锁,又不是什么人命官司,欠债还钱的事儿罢了,咱们商量个章程”黄仓被拽到了门口,猛然挣脱,一咬牙,一跺脚,下了很大决心“丁兄弟是爽快人,够义气,咱们不能见死不救。”

  亲人呐,丁一瞬间感动的差点落泪,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尽管前世早已经对明刀暗箭免疫了,但这个时候有人解和,丁一还是很感激的,至少装也要装出感激来不是?

  麻烦不小,尽管黄仓一再和房主压价,拆穿他那些什么楠木,檀木,松木之流的傢俬,最后还是要赔人家纹银十五两,三日内赔清,房契继续,赔不清一天三厘的“头子”(利息),十日内赔不清,从押月,房租里扣除,扣完扫地出门......

  赔金没有上交之前,按理周捕头应该将丁一带回府衙看押,又是急公好义的黄仓找了放印子钱的朋友,仁至义尽的三天免头子,帮丁一度过这场灾劫。也就是丁一这厮脸皮厚,换个人,不斩鸡头烧香拜把子就怪了。

  “好了,兄弟,老哥哥能为你做的也就是这些了,咱俩身量差不多,这几件衣服,你别嫌弃,先穿着,这底裤,老哥可是一水也没有穿,全新的”忙里忙外安抚好房主,送走周捕头等人,黄仓又马不停蹄的跑回家取了些旧衣服送来。

  “呵呵,黄哥对小弟是仁至义尽,大恩不言谢,今后必有报答”丁一慢慢缓过了神“只是,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腹中ji渴......”。

  这厮脸皮够厚,黄仓心底腹诽了一下,但脸上依旧笑容满面“你看,你看,老哥把这事儿忘了,牛勇,李进,你俩先陪着丁兄弟,哥哥去置买些酒菜,给兄弟压压惊”。

  “好咧”随着答应,昨晚喝酒的两个亲兄弟走了进来。

  有酒有肉,都是朋友,丁一一再表示,今晚不管花多少钱都算在他身上之后,大家白天的那点不愉快也烟消云散。

  “呃......”黄仓打了酒嗝“兄弟,今晚早些休息,明天哥哥陪你回家筹钱”。

  “哈哈,我家徒四壁,哪里能筹出来钱?”

  “啥?”牛勇,也就是白天拽着黄仓要走的那位,当即沉下了脸。

  “坐下”黄仓捻了根牙签在嘴里“丁兄弟开个玩笑,你见谁家穿着长衫,包袱里......哦,识文断字的人家里凑不出来十五两银子?对吧,丁兄弟,昨天的租约可是你自己写的,都没有找卖字的......呃.......”

  “黄哥,兄弟家里是真没有钱筹,不过,您要是再借给小弟十两银子,三天之内,我保证能前债后帐一起理清”。

  “嘶,你这厮脸皮比他娘的城墙拐弯加一砖还厚......”李进倒吸了一口凉气,作为城狐社鼠里的佼佼者,李进感觉自己等人的脸皮应该足够厚了,今天见到一个后生小子居然到了这般境界,吸凉气的同时,不由佩服的五体投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