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帝国 第十一章 秋高气爽征鞑靼,淮远县衙惩贪官(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明帝国小说简介

《大明帝国》是作者民显祖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至正十二年十月,秋恰恰秋高气爽的时节,向睿准备好带三千火铳兵御驾亲征。淮远县距离淮远军军营,有四十里路,步行时间左右四个小时,但淮远军都受了三十里越野训练,四十里路程,淮远军只耗费了四个小时。这时,淮远县县衙!县衙之中,知县方海瑞坐在椅子上,眼睛变淮远县距离淮远军军营,有四十里路,步行大约五个小时,但淮远军都受过三十里越野训练,四十里路程,淮远军只花费了三个小时。。...

大明帝国小说-第十一章 秋高气爽征鞑靼,淮远县衙惩贪官(上)全文阅读

至正十三年十月,秋

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向睿准备带三千火铳兵亲征。

淮远县距离淮远军军营,有四十里路,步行大约五个小时,但淮远军都受过三十里越野训练,四十里路程,淮远军只花费了三个小时。

此时,淮远县县衙!

县衙之中,知县方海瑞坐在椅子上,眼睛变成“铜眼”,贪婪的看着桌子上的木箱。

这个木箱挺大,而且外表华丽,金光闪闪,里面肯定是装着宝贵物品。

“我的小心肝,爷来了!”淮远知县方海瑞搓了搓手,将木箱打开,顿时,木箱里面的真容便显露出来,银子!足足有一千两银子。

元朝的物价是非常高的,一匹马要1000贯左右,一担大米要10贯左右。(1000个铜钱为一贯,一贯相对于是1两银子)。

大元朝廷的军饷是一贯钱,全家有一人当兵,可以养活一家三口,但朝廷内奸臣横行,各级将领从中克扣一些,到士兵手中只有十分之一。

“大人,这指挥使大人真是大气啊,一出手就是一千两!”

站在方海瑞旁边的一名白须老人,一副羡慕的眼光看着银子。

这名白须老人叫李钱,是刚刚方海瑞的师爷,李钱一上任师爷,便开始巴结方海瑞,可以说是差点做方海瑞的狗了,而方海瑞也将李钱当成了心腹,什么事情都会带上他。

方海瑞收起笑脸,淡淡道:“你刚来淮远县,你是不知道淮远县总兵安达贴木尔有多黑,他手下一千宋降卒,每个月底,淮州知府那边会拨一千两白银用于军饷,安达贴木尔拿五成,然后四成才用于军饷!”

“啊?这么多?可是按照大人你的说法,他一总兵根本拿不出一千两给您啊!”李钱神情不解道。

“你懂什么,你以为他就光靠军饷吗?淮远县乃淮州粮仓,每年生产三十万担粮食,他作为一千宋降卒指挥,从三十万担粮食扣克一部分最简单不过!”

“你现在也是我的人了,我就跟你说了吧,安达贴木尔克扣一部分粮食之后,就会将沙子惨进上交的米粒之中,到达偷天换日,以假乱真的目的,然后他将克扣的粮食全部转卖,将钱拿出来分!”

“这次安达贴木尔克扣了十万担粮食,折合白银五万两,这五万两,知府那边要三万两,我这边一万两,他自己一万两,现在啊,这一千两只是现金,后面还有九千两呢!”

方海瑞将这其中的道道一一告知李钱。

“为什么要给知府三万两?”李钱依旧不解道。

“哎呀,你怎么什么都不懂啊,读书真是把脑子读坏了,要是不给知府,知府会这么好心,给你处理那些掺了沙的米?所谓官场,其实就是一个利益链,一个干、一个帮衬、一个擦屁股,安达贴木尔就是干事的人,我就是帮衬的人,擦屁股的人就是知府!”方海瑞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李钱见方海瑞的脸色不对,连忙点头:“哦哦,我知道了!”

“大人,大人!”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官兵焦急的叫喊声。

方海瑞皱下眉头,连忙将木箱藏在柜子内,刚刚藏好,官兵就闯了进来,喘着粗气。

“你这是干什么,慌慌张张的,是不是有大军正在攻打淮远县啊!”方海瑞冷声喝道。

官兵微微一愣,“大人,你怎么知道?”

“什么我怎么知道,我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方海瑞一阵懵逼,眼睛睁的大大的。

卧槽,不会吧,我就开个玩笑,调侃一下,还真的猜中了?

“有一支军队正在南河县城墙下,这支军队自称红巾军,从横涧山山脉而来,是山脉之中各土匪组织起来的红巾军,准备攻下淮远县呢!”官兵手忙脚乱的开口说道。

方海瑞顿时打了一个机灵,沉声道:“有多少人?”

官兵短暂回忆片刻,便开口回道:“大约有四千人!”

“呼!”方海瑞松了一口气,慢慢坐在凳子上,官兵和李钱有些摸不着头脑,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坐着。

“我说你们是不是废物?四千红巾,红巾啊,就把你们一千官兵吓成这样了,土匪虽然人多,但装备远不及官兵,而且还是官兵守城,这么大的优势在身上,都还这么怂!”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土匪真是找死啊,竟然敢打淮远县的主意,不过也好,只要我将这些土匪通通杀光,就捞到一个功名,搞不好,我还可以往上升升呢?哈哈!”

方海瑞是又气又喜,气的是一千官兵太怂,区区乌合之众就将朝廷正规军吓的手忙脚乱。

喜的是有功可赏,横山山脉一直红巾猖獗,若是此次将这些红巾一网打尽,绝对是大功一件。

听到这番话,那名官兵惭愧的低下头。

“对了,安达贴木尔去了吗?”方海瑞神情淡然的问道。

“刚刚来的时候,已经有人去通报总兵大人了,想必已经在路上了!”官兵如实回道。

“我们也走,这功劳,不能让安达贴木尔一人吞了!”方海瑞丢下这句话,便迅速离开县衙,前往城门。

与此同时,城墙之上,南河县总兵安达贴木尔一脸冷笑的看着距离城墙三百米外的三千红巾军!

“真是老天爷送功劳啊,嘿嘿!”安达贴木尔冷笑一声,似乎看到了自己加官进爵的画面。

城墙下!

向睿一脸淡定的看着城墙上的官兵,旁边的蓝玉见向睿不下命令,不由疑惑的开口道:“大帅,不进攻吗?”

向睿摇了摇头,“攻城伤亡太重了,我们现在耗不起,就在这等,等他们主动下城迎战!”

“能行吗?我们有三千人马,官兵只有一千,应该不会跟我们硬扛!”蓝玉一副怀疑的口气说道。

向睿没有理会蓝玉,当机果断的下令道:“佯装撤退,慢慢退!”

“是!”虽然不解,但蓝玉毫不犹豫的下达命令。

命令下达之后,三千淮远军开始缓慢后退,城墙上的安达贴木尔看到这一幕,心中暗道:“这些红巾军怎么退了,难道要撤回山里?不行,一定要剿灭他们,到嘴的鸭子不能飞!”

“传令,出城迎战,将这些红巾全都剿杀干净,届时本总兵一定给你们请功!”安达贴木尔直接下令道。

原本有些慌乱的官兵,一听到请功,顿时来了精神,随即迅速执行安达贴木尔的命令。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