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国始于1900 第五章 泷泽萝拉你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超级大国始于1900小说简介

《超级大国始于1900》是作者长蘑菇的自干五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不辜负驾驶车的福克E.I型战机一但燃料耗光就得回航,也不明白战斗机空中飞行的种种限制。虽然他们用自己的双眼,见证了福克E.I型战机轰鸣声着从地面上一越而起,展翅飞离的情景。  “许当家的,咱们怎么现在没据说这有一个山大王呢?不然的话咱们索性投了他算了?挣脱重力的束缚,翱翔九天之上,这从远古时就是中国人的希望。早在汉代,就有个蛋疼的文人自制了一个大风筝,从城门上跳下。行动很励志,结果却坑人,摔了个脑袋开花。。...

超级大国始于1900小说-第五章 泷泽萝拉你好全文阅读

  龙成为每一个中国人的图腾,除了凶恶无比、不受任何规则控制之外,能飞九天也是重要一点。后世有研究称,中国人不像世界上其他民族以已有动物做为图腾,而是幻想出一个生物区膜拜它,归根结底,是出于一种对自由的向往。

  挣脱重力的束缚,翱翔九天之上,这从远古时就是中国人的希望。早在汉代,就有个蛋疼的文人自制了一个大风筝,从城门上跳下。行动很励志,结果却坑人,摔了个脑袋开花。

  许承宗和一众农人都不知道,王不负驾驶的福克E.I型战机一旦燃料耗尽就要返航,也不知道战斗机飞行的种种限制。但是他们用自己的双眼,见证了福克E.I型战机轰鸣着从地面上一跃而起,振翅飞离的情景。

  “许当家,咱们怎么以前没听说这有一个山大王呢?要不然咱们干脆投了他算了?”在许承宗身边,有关系好的长工提议道。

  这不是拐着弯说人是土匪么?许承宗畏惧地瞄了跑道两边笔直站岗的守卫士兵,怕他们犯忌讳突然翻脸。见这些守卫士兵脸色没有任何变化,稍稍放心,低声骂道:“白长了脑袋,别胡说八道的。他那是在造反!”

  “能吃几天肉,就算被官府砍脑袋我也愿意!”拿长工是被骂惯了的,不以为意地咂着嘴。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都是深以为然。有胃口小的,吃了一条面包,肚子已经撑得快破了,直犯恶心。从来都是吃不饱,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有“吃撑了”的感觉,就算死了,也是个饱死鬼,算是善终。

  “胡话!”许承宗瞪起了眼睛,良久才哎了一声,叹道:“你也不动动脑子,你看看他手下几十个洋人,个个人高马大的。你看看他们,站得腰比枪杆子还直。你说他还要我们这一群不能扛枪打仗的人做什么?”

  “当家的,他们拿枪的也要吃饭,不就要咱们帮着他种地了?这些洋饭菜虽然好吃,但总有吃完的一天不是么?”许承宗的老婆转了一圈眼珠子,提议道:“那人手下全是洋人,估计也没什么忌讳,要不然,把阿依说给他,也好有个保证。”

  “我也有这个想法。”许承宗点点头,招手让人群中一个用布蒙着脑袋的人走过来,说道:“阿忆,你也大了,该有个家啦。”

  阿忆有着东方人少见的曼妙身材,从蒙脸的缝隙中,能看到露出来的眼睛竟是如一汪清水般的碧绿色,鼻子高挑而小巧,实在让人好奇她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我听伯伯的。”阿忆语气低落地说道,既没有羞涩,也没有欣喜,“不过他肯定看不上我。”

  ……

  小枣庄一战,红灯照木兰团的姐妹从六百多人,锐减到两百二十一人。但围攻小枣庄的俄国兵在撤退时丢盔弃甲,遗了一地的枪和子弹,让三分之二的姐妹们带上了火枪,木兰团的战斗力可以说比数月前刚起事时拥众三千姐妹还厉害。

  在山中已经走了两个时辰了,小兴安岭人迹罕至,翻过几个山后就只有经验丰富的老猎人能在山林中自由行动。木兰团说到底,还是一群女子,早就累的人仰马翻了。

  听到休息的命令,大家嘻嘻哈哈地取出随身的手帕,垫在地上坐下。人虽困倦,但精神却十分亢奋,议论着之前飞在天上的王不负。

  她们对“请来各洞众神仙”、“海中去翻火轮船”、“英美俄德哭涟涟”深信不疑,更坚信架机救下她们的王不负就是天兵天将。天兵天将自然不是那么好找的,找个十天半个月都不稀奇。

  卢彩球独自坐在一块石头上,脚悬空晃荡着。她的脚比普通农家女子要小很多,脚背可怕地从中间折成了两半,这时小时候因为缠足而造成的伤害。她抱着得自俄军的步枪,皱着眉头,心中满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挫败感。

  “哪是什么天兵天将啊!明明就是一台烧煤烧油的机器,和火车一样!”她嘟囔地自言自语,她是见过世面的人,机器飞到天上固然是千古奇事,但比天兵天将的解释要靠谱多了。

  恨恨地拖过立在一旁的步枪,卢彩球恶狠狠地对着前面刺了好几下,这才感觉稍稍解气。这把枪是俄国几十年前造的,名叫“伯力枪”,已经有些落后了,但很适合拼刺。卢彩球父亲的几个蒙古亲卫就装备这把枪,耍起来好像霍霍生风,很厉害的。

  想到父亲,卢彩球的脸不由寒了三分,也不再小孩子似的生闷气,开始琢磨目前的局势,盘算到时该怎么和那个怪人接触。自己辛苦三年,奔走无数而组建起来的木兰团,怎么也得牢牢地抓在自己手里。

  “芍药师妹,你来下。”卢彩球招手向一个妩媚的女子叫道。

  卢彩球柔柔地笑着,眼睛弯着好像两个小月牙,怎么看都像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狐狸。

  “哎,卢师姐。”芍药答应一声,停下了和身边姐妹的说笑,来到卢彩球身边。芍药年纪比卢彩球要大个五六岁,但尊重却是真心实意的。

  话到嘴边,却都感觉不妥,卢彩球又闭上了嘴巴,斟酌许久,才说道:“芍药师妹,你说万一那个人不是天庭派来的将军,怎么办?”

  “不会,他一定是天庭的将军!”芍药的声音斩钉截铁:“我受苦受难,求菩萨求了二十年,终于灵验了!一定是这样的。”

  卢彩球听着芍药的回答,眼睛里露出颓然的光芒。她不甘心地劝道:“在火车出现之前,大家不是觉得能日行万里的只有神鬼志怪吗?说不定,那只是一台和火车一样的机器呢……”

  芍药奇道:“师姐不是说过吗?火车里面住了一只怪物,只吃黑色的石头,吃饱了就蹬轮子,这才跑的飞快的。这种怪物洋人能抓,天庭的将军更能抓,而且抓了一只更厉害的,能飞起来的。不是这样的吗?”

  “对,对的,是我迷糊了。”卢彩球干笑两下,语气苦的很。她却不能说,以前自己是是瞎扯骗人的,火车跑起来靠的是内燃机,黑色的石头是煤炭……

  “师姐,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能找到天庭将军呢?”芍药没有发觉卢彩球的异常,很是期待地问道。

  “应该就是这几天了。”卢彩球说道:“我打算分出几个小队伍,分散开来找,速度能快些。芍药师妹,你愿不愿意带一队?”

  “愿意愿意!”芍药很兴奋地说道,她要是带队的话,一定日夜兼程,连休息都不休息。就算只能早一个时辰找到,那也是值得的。

  卢彩球点头,这样的话,她和芍药之间的交谈就不会流传开来了。

  ……

  王不负顺着许承宗的指的方向,直线前进,顺利找到那个土匪寨。王不负飞行高度二百五十米,这个距离视野正好,可以让王不负长时间地观察地面。

  土匪寨从高空看下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凶神恶煞,茅草顶的房子大约有十座,正中有一栋比较有气派的瓦房。听到奇怪的声音,土匪寨中个个摸不着头脑,抬头看着来回盘旋的福克E.I型战机,不知道王不负正在打着他们的主意。

  这土匪寨的入口只有一处,而且居高临下,易守难攻。王不负仔细观察山口的道路,计划着攻打的方法。

  琢磨得差不多之后,王不负就返航了。

  成功降落后,飞机交给地勤人员加油检修,王不负则叫来了许承宗。

  没想到许承宗居然带了一个金发的小美女过来。这个时代还没有染发剂,金发必然是天生的了。这个小美女皮肤白的和牛奶一般,脸蛋小小的,嘴巴小小的,可眼睛就好像碧绿色的翡翠石。混血?

  王不负看着这个惊艳的小美女,有些发愣:“许先生,她是……”

  “她是我妹妹的女儿,名叫许忆叶,以前一直用布包着头的,刚才吃饭的时候布弄脏了,让大人您见笑了。”许承宗小心地说道,细致地观察着王不负的表情。

  王不负想起,之前的时候似乎确实看到一个用布把整张脸都包住的人,只是没有细想。这等容貌比泷泽萝拉还漂亮几分,在这乱世中挡着容貌也算合理。

  “你好,我叫王不负。”王不负伸手,看到美女借着问好握个手,很自然的事情。

  看着许忆叶低头盯着自己伸出来的手掌发呆,犹犹豫豫的,王不负这才想起,现在是清朝,男女授受不亲还是常识。正要收回手,许忆叶却抬起头,看了王不负一眼,咬着嘴唇,伸出双手捏了一下王不负的手,连忙放开,整个脸彻底红透了,转身跑走。

  “我家阿忆,可是苦命的孩子。当年我妹子嫁到黄河屯,也不知怎么的,第二年大着肚子就跑回来了,结果生下了她……唉,人人都嫌她晦气,也没人和她说话,不会做人,大人您别和她一般见识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