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宠妻攻略 《权臣宠妻攻略》第003章 交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权臣宠妻攻略小说简介

《权臣宠妻攻略》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苏锦桐,老太太,祖母,碧玺,苏锦,苏锦绣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苏锦桐祖母小说名字叫作《权臣宠妻攻略》,提供更多苏锦桐祖母小说书名,苏锦桐祖母小说。权臣宠妻攻略小说苏锦桐祖母节选:苏锦桐对于她看中的东西有一股拗劲,这几年来愈发的执拗了,石榴石的事已过了小五日,如今又提出来。究竟…...

权臣宠妻攻略小说-《权臣宠妻攻略》第003章 交换全文阅读

苏锦桐祖母小说名字叫做《权臣宠妻攻略》,这里提供苏锦桐祖母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权臣宠妻攻略小说精选: 苏锦桐对于她看上的东西有一股拗劲,这几年来越发的固执了,碧玺的事已过了小十日,而今又提起来。到底是老太太宠爱的孩子!锦念有些恍惚,这是重生后第一次见到苏锦桐,脸圆圆的,穿着鹅黄|色褙子,看人时杏眼一眨也不眨,还是当初那个恣意而张扬的模样。前世,苏锦桐知道老太太不喜她,为讨得老太太的欢心,她就常常找锦念的茬,以孝敬老太太为藉口,把她当锈娘使,尽管她的锈艺实在糟糕,甚至都拿不出手来打赏下人,但苏锦桐依然乐此不彼。锦念怕…

苏锦桐对于她看上的东西有一股拗劲,这几年来越发的固执了,碧玺的事已过了小十日,而今又提起来。

到底是老太太宠爱的孩子!

锦念有些恍惚,这是重生后第一次见到苏锦桐,脸圆圆的,穿着鹅黄|色褙子,看人时杏眼一眨也不眨,还是当初那个恣意而张扬的模样。

前世,苏锦桐知道老太太不喜她,为讨得老太太的欢心,她就常常找锦念的茬,以孝敬老太太为藉口,把她当锈娘使,尽管她的锈艺实在糟糕,甚至都拿不出手来打赏下人,但苏锦桐依然乐此不彼。

锦念怕连累母亲更遭老太太不喜,每次都强笑欢颜地应下了。

“六妹……”

苏锦桐不悦地打断了锦念的遐思。

锦念收敛了心神,微笑道:“五姐,我看你那虎形碧玺就挺好,父亲也是知道你生肖属虎,这才送你虎形碧玺。”

碧玺的事,到底是长辈的一片爱心,却之不恭。

苏锦桐拧眉,苏锦念什么意思,威胁她么?她居然敢!

往日若是她看上的东西,苏锦念定会主动让出来的,今日竟还拿长辈来拒绝她,以为如此就让她知难而退吗?

苏锦桐冷哼一声:“我怎会拂了父亲的好意,只是祖母觉得我戴那葫芦碧玺她看着就精神,我这也是替父亲尽一分孝心了,父亲知晓又怎会怪我呢。”

哼!想拿父亲来压她,也不想想父亲再大还能大过祖母去?!

老太太一听自己的宝贝孙女一通强词夺理,竟也让人无法反驳,便宠溺地笑了点着苏锦桐的额头:“鬼精灵,就你话多。”

锦念简直要为苏锦桐鼓掌喝彩了,这话说得真是让人抓不着半点错处,也难怪老太太宠她。

前世的她连争辩一句也没有,便让出了这块碧玺。

而今生……

锦念心下冷笑,不说这碧玺寓意极好,她想转送给母亲当生辰礼,更重要的原因是,这块碧碧玺是她几乎丧命了才保下来的,她怎能让出?

她徐徐吐了口气,随即面上堆起了一片挣扎之色,咬着嘴唇故作吱唔道:“一个月前,我就为母亲的生辰礼而发愁,恰好父亲来信告诉我要送我一块葫芦碧玺,当时便决定把这碧玺转送给母亲当生辰礼。”

停顿一会又继续道:“若五姐实在喜欢,我便写信请父亲再寻寻看还有没有其他的相似的?祖母,你看如此可好?”

老太太有些惊讶,她没想到这个平日懦弱的孙女会开口拒绝,更没想到她会当场把决定权丢给她,若她不同意,免不得要落下不慈的话柄。

一边是疼爱了十几年的孙女,一边是无关痛痒的话柄……

老太太正犹豫不决间,又听到锦念小声嘟哝:“我跟母亲说起葫芦碧玺时,母亲也很高兴呢!”

锦念的声音虽然小,但所说的话却一字不落地听在了老太太耳朵里。想到竟要跟谢氏争一块碧玺,她脸色瞬间沉下来,“我看,六丫头说的有理,就这么办吧!”

锦念心下微凉,果然一提起母亲,老太太便改了口风!

她垂眸掩饰自己的黯然,乖巧地应下了。

一旁的苏锦桐闻言却皱起了眉头,那葫芦形的碧玺圆润可爱,颜色翠绿欲滴,她一眼便瞧上了,若不是碧玺难寻,她也用不着小家子气似的跟这个祖母不喜的人讨要!

想到这,她撅着嘴,可怜巴巴地望着老太太。

老太太目光躲闪,转头望向了别处。

连老太太都不帮她了,苏锦桐心下失望,咬唇思索了一会便道:“母亲诗书世家出身,最不喜欢这些俗物。”

锦念乖顺地低着头,没接过苏锦桐的话。

苏锦桐气得瞪了她一眼,只得继续道:“我倒有本朝顾大学士仿秋璎的《渔居图》,虽为仿本,但顾大学士的笔法浑然天成,是可遇不可求的佳作。”

这话题转得有些快,老太太有些迷惑地望向宝贝孙女。

而一边的锦念心里却“咯噔”一跳,京城顾大学士她又怎会不知,那是本朝的书画名家,前一世他们差点成了一家人。

前世锦念被送到庄子前,顾大学士已从首辅之位退下,市面上他的画值上千两,还有价无市……

按下心中的异样,她面上尽力保持着微笑,好整以暇地等着苏锦桐接下来的话。

苏锦桐瞥了她一眼,闲闲笑道:“我就用顾大学士的画同六妹妹换了葫芦碧玺,你看如何?”

一个小小的碧玺换了一幅名家画作,她就不信苏锦念不动心!

为了这个葫芦碧玺,苏锦桐果真是下了血本!《渔居图》价值如何,前世她从顾彦宜的评价里就已得知,那是非常具有收藏价值的佳作,技法上甚至还远超出了原画。

但望着一副笃定的模样的苏锦桐,锦念心中嗤笑不已。

她没有片刻的犹豫,轻声道:“顾大学士的画自然是极好的,然葫芦通福禄,为暗八仙之一,寓意健康长寿平安,母亲身体时有不妥,送这葫芦碧玺正好求个好寓头。”

停顿一瞬,她嘴角挂着浅笑,又道:“再者,《渔居图》很贵,姐姐你还是自己留着当收藏吧!”

话落,她抬头望向苏锦桐,莹墨的眸子里一派从容。

苏锦桐一愣,随即便恼羞成怒呵斥起来:“祖母身体也常有不妥,偶尔还整宿的失眠,既然葫芦碧玺有这么好的寓意,怎就不见你送将那送与祖母?难道在六妹心里,祖母的分量不如母亲重么?”

一旁的老太太皱起了眉头,她虽不喜苏锦桐拿她与谢氏相提并论,但总觉得六丫头今日有些奇怪,她竟不知平日少言寡语的孙女竟有这么好的口才,她倒要看看她接下来如何应对。

这么想着,老太太也抬眼看向锦念,做足了一幅应和苏锦桐的姿态。

锦念心下暗暗叹了口气,刚刚还觉得苏锦桐聪明,此刻却有些拎不清了,这么质问不是让老太太难堪么?一个是身生母亲,一个是厌她十年的人,是聪明人都不需问出口。

她心里虽这么想着,面上却不显,就怕一个不孝的帽子扣上来那也够她喝一壶的。

锦念快步走到老太太跟前,故作惶恐道:“祖母同母亲一样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自然也是关心祖母的,也只会盼着祖母好。”

一旁的苏锦桐凉凉地接了话:“既然如此,六妹就把葫芦碧玺送与祖母吧!我这块虎形碧玺就割爱送你了。”

话落,苏锦桐解下了腰间的虎形玉佩,随手就地递给了她。

锦念轻轻一瞥,稳稳地拿起了桌上的宝相花白瓷壶。

一直没等到锦念伸手来接,苏锦桐疑惑地望向她,却见她正怡然地往老太太的杯子里续茶水,看都没看她一眼。

“呼”的,怒火从苏锦桐心头冒了出来,她当即抽手“啪”的一声,将肖虎碧玺拍在桌上:“六妹妹这是看不上我这肖虎碧玺呢?还是不将祖母的身体放在心上?”

这话说得就有点严厉了,老太太皱眉望了苏锦桐一眼,最终什么都没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