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萝拂衣行 第四章 母亲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青萝拂衣行小说简介

《青萝拂衣行》是作者焦糖色小黑脸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听闻丫鬟来报,侯夫人早就在自己的闺房等着了。朴萝心情汹涌澎湃,颇具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自己了太久太久没见着母亲了,她突然就很非常感谢玉乌龟,非常感谢它带她回去,就算玉乌龟另略有图,若母亲能渡过此大劫,和健康平安健康,她不愿意帮玉乌龟做任何事。遥遥看见母亲斜朴萝心情激荡,颇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自己已经太久太久没见着母亲了,她突然就很感谢玉乌龟,感谢它带她回来,哪怕玉乌龟另有所图,若母亲能度过此大劫,健康平安,她愿意帮玉乌龟做任何事。。...

青萝拂衣行小说-第四章 母亲全文阅读

听闻丫鬟来报,侯夫人早早就在自己的闺房等着了。

朴萝心情激荡,颇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自己已经太久太久没见着母亲了,她突然就很感谢玉乌龟,感谢它带她回来,哪怕玉乌龟另有所图,若母亲能度过此大劫,健康平安,她愿意帮玉乌龟做任何事。

遥遥看到母亲斜倚在窗边,朴萝心中都胡乱往外蹦些诗句出来,“养在深闺人未识”“一朝成名天下知”“梨花一枝带春雨”“水沉为骨玉为肌”之类的形容美人的诗句,但是因为才识有限,没办法很好的表达出母亲的美。

也正因为有母亲珠玉在前,熟识母亲的人见着朴萝都暗道一声可惜,不是说不好看,朴萝有和母亲极为相似的眉眼,但是因为贪吃,脸蛋圆圆,可爱有余、美丽不足。而且有些不善言辞,像面团一样的性子,日后做不了当家主母云云。

朴萝走到了母亲近前,却被吓了一跳。不为别的,因为她看到了母亲头上隐隐有黑色的雾气,那雾气很淡,顽固的缠绕着母亲,甚至随着她的走动而飘动。

朴萝想起了自己做鬼魂时,看到继母吐出的浊气,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能看到这些气息的颜色,可是心中总有些不好的感觉。

“乖萝儿,愣着做什么呢?过来给娘亲抱抱!”那温柔的语气,那满心满眼都是她的容颜,那直戳入心的关怀,这样的温暖,让朴萝几乎遗忘的痛苦瞬间涌上心头,她想起前世,在母亲棺椁前久坐的孤独无助,每次夜晚做噩梦时候骤然清醒的难过,还有看到继妹和继母温情时候的羡慕和嫉妒,朴萝扑倒了母亲的怀中。

清汮觉着今日朴萝有些异样,把她的头抬起来一看,吓了一跳,“乖萝儿,你怎么哭了?”

“没事,我没事。”朴萝急忙收拾情绪,“只是太过想念娘亲。”

“傻孩子,都多大了!”清汮嘴上嗔怪,手上却轻柔的抚摸着朴萝的头。

朴萝也把手伸到了母亲头顶,想去触碰那黑气,可是那东西却似无形体般穿过了自己的指缝。

“娘亲,这些日子,身体可有不适?”朴萝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娘亲康健的很。”清汮捏了捏朴萝的鼻子。

“回来的路上,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

“并无,一切顺利,我们小萝怎么一下子长大啦,都知道关心娘亲啦?”清汮笑道。

见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朴萝无奈,忽的想到母亲喜爱奇技淫巧,盒子的事情说不定可以让母亲帮忙,忍不住道:“母亲,今日在父亲书房看到一个上了锁的盒子,被我偷偷拿回来了。父亲有什么事情瞒着你,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母亲好奇。

“是不是有了外室了?”朴萝说。

母亲没忍住,“噗”的一声笑出声音:“什么外室内室的,这些话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朴萝却一点也笑不出来,她嘟起嘴巴把多宝盒摆在母亲面前,“你瞧呀,不然上锁做什么?”

“你呀,也不能因为自己好奇盒子里的东西,就诬蔑你父亲吧。”母亲看着盒子,神色温柔,“这个盒子呀,还是我的嫁妆呢,你父亲肯珍藏在书房,也是看重。”

听到不是关于父亲不可告人的秘密,朴萝就不感兴趣了。

母亲却兴致勃勃的拿了盒子过来,不知道摆弄了什么机关,最左侧的小格子便被抽了出来。

朴萝看过去,是一个质地很好的丝绸小绢,打开来之后,露出了一个带着红色的箭头。母亲轻轻抚摸这枚箭头,说道:“这是我同你父亲第一次见面,在丘山的围场,他射杀了一只发狂的野马,刚好救了我的性命。”

朴萝撇撇嘴,不过是射一匹马,又有什么难了?

母亲对着盒子上一按一抽,底部的一条长格也打开了,是一块木质的小簪子,花样很是简单,上面雕了一块木疙瘩。

“你父亲来提亲,当年你外祖父官至御史大夫,而你父亲空有一个非世袭的伯爵爵位,实则父母双亡、境况惨淡,你外祖父无论如何都不肯让我嫁给他,那时候他偷偷把这枚簪子转赠与我。”

“哦”朴萝应了一声,这丑簪子,还不如街边卖的好看。

“然后,你父亲就上战场了。”母亲微微蹙眉,手指翻飞,右侧的一个较大的格子也被拉了出来,是一块碎裂的甲片,破旧不堪。

“你父亲受了很重的伤,被铁将军背了回来,这是两个人身上唯一完好的甲片。”

“铁将军?”朴萝好奇,“是那个经常和父亲很不对付,父亲很讨厌的将军吗?”

母亲脸有些微红,“是,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当时铁塔将军对我……而且你外祖父也更看好此人。当年我不忍心看着你父亲这样受苦,不管他有没有功名都坚持要嫁他,后来拗不过我,外祖父终于同意我们成婚了。”

朴萝想到了那位叫朴寅的“哥哥”,突然问道:“母亲,那次父亲受伤,是在南征的时候吗?”

母亲楞了一下,耐心说道,“不是,南征是在我们婚后,那时新婚还不满一月,你父亲就坚持要再上战场为我挣诰命,好在最后大获全胜,他也立了大功。”

“然后才有了我?”朴萝问。

“是,”母亲遗憾道,“可惜,你父亲没有亲眼见着你出生,南边有了更大的变故,你父亲被封为南征将军,用两年时间平定了南方叛乱,也有了南武侯的称号。”母亲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朴萝暗暗捏紧了拳头,两次南征,自己夹在中间出生,一个“哥哥”,一个“妹妹”,父亲倒是哪里都不耽搁。

母亲继续翻着,每一个事物都代表着重要的回忆,翻到后面,母亲“咦”了一声。

“这原有一个玉乌龟的,怎么不见了?”

朴萝心中一紧,连忙含糊到,“什么乌龟?”

母亲着急道,“是你外祖母逝世前留给我的,很有些年头了,到哪里去了呢?”

朴萝心虚,说道:“不知道,我打不开这个盒子,兴许是被父亲拿走了吧。我这就去问问他。”

说罢,抱着多宝盒就跑了出去。

朴萝不知母亲周身黑雾是什么,有心问玉乌龟,却想到他说不要打扰,只得默默猜想。

不知道母亲是不是已经中招了?可她去哪里寻找懂得蛊术的人呢?

朴萝满心彷徨,原本她还想一五一十的跟母亲交代一切,可是母亲对父亲用情至深,而她手中却一点证据也没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