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萝拂衣行 第一章 仇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青萝拂衣行小说简介

《青萝拂衣行》是作者焦糖色小黑脸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皇都的未央街突然发生了令人惊叹的血案。娶皇家第六子的新娘子居然被杀掉在了送嫁的路上。眼瞅着着她的继妹在旁边悲惨的哭嚎,周围的百姓围了一大圈,争相说着可伶。却不明白新娘子的灵魂正飘浮在半空中望着这一切。也没什么可伶的,新娘子朴萝边飘着边想,自己这嫁给皇家第六子的新嫁娘竟然被杀死在了送嫁的路上。。...

青萝拂衣行小说-第一章 仇怨全文阅读

皇都的未央街发生了惊人的血案。

嫁给皇家第六子的新嫁娘竟然被杀死在了送嫁的路上。

眼看着她的继妹在旁边凄惨的嚎哭,周围的百姓围了一大圈,纷纷说着可怜。却不知道新嫁娘的灵魂正漂浮在半空中看着这一切。

也没什么可怜的,新嫁娘朴萝一边飘着一边想,自己这一生享了富贵荣华,父亲慈爱母亲温柔,就连新进门的继母都人很好,事事以她为先。

有人说她迟钝有人说她乐观,可正因为凡事只往好的一面去看,才活得简单快乐。

若说朴萝唯一的念想,就是希望来世能同生母再续前缘了。

听闻死前佩戴了亲人的饰物,死后才能在阴曹地府中找着。可是朴萝今日却被换上了一身的新嫁衣,这样想着,朴萝奋力的往母亲祠堂的方向飘过去,希望沾染一些母亲的气息。

几里外是蜿蜒的送嫁车队,前方新嫁娘死了的消息还没传到这边,百姓都对着朴萝的嫁妆指指点点,依稀可以听到羡慕的话语,这姑娘好命啊,继母这样大方,花了大价钱云云。

南武侯府中却有些冷清,大部分人都随着送亲的队伍去卞王府了,只是,平日里无人的祠堂,现在却传来了两人说话的声音。

“那傻子终于死了。”如莺啼般婉转,有些熟悉,只是不见了平日里的温柔小意。

“是,母亲,刚刚快马来报,死的不能再死了。”一个俊朗温柔的少年郎说道。

怎会有人出现在这里?朴萝飘的近前了些,却看到了继母和父亲的爱将。

平日里礼数周全的继母,正毫无恭敬的把玩着祭台上的供奉,平日里摆放整齐的蒲团也被随意踢到了一旁,“而今,我们母子三人总算大仇得报,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了。”

那个小将目露凶光,扭曲了原本算得上俊朗的面相,“想当年,如果没有母亲携全族之力相帮,哪里有父亲的军功,哪里有父亲的官爵?父亲却平白让我们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他们说的傻子是自己吗?他们说的父亲是自己的父亲吗?朴萝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继母摇头,“寅儿,都过去了。”

“娘,那父亲可以为我正名了吗?以后我是世子了吗?”朴寅急急问道。

“不急,不急。你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哪里会不为你着想呢。我们这十多年都忍了过来,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妇人安慰。

“那我就放心了,可是母亲,儿子还有一事不明,你为何要让妹妹接替那贱人嫁给六皇子,如此一来,这续弦的名声”,朴寅看着母亲的脸色沉了沉,急忙接到,“母亲,我不是说你续弦的意思。”

“我知道”,妇人摆了摆手,制止了朴寅的描补,“是有一桩事情该告诉你了,当年,吴道子云游到了我们寨子之时曾经起了一卦,他算出未来我的女儿有真凤之命,贵人自京城而来,那年我救了你父亲……”

妇人陷入了回忆,“谁知我携儿带女到了京城,他却早已成婚。哼,好在我有蛊术傍身,后来那贱人被我咒死了,我也名正言顺的嫁了进来,可是正当我想让那个贱人留下的贱种也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时,却再遇吴道子。”

妇人的指甲狠狠抠在掌心,竟有血流出,“谁知,谁知,他竟然遥遥指着那贱种说,真凤之命应在她身上,她也是我的女儿。”

朴寅连忙接话道:“所以,母亲是想看看和真凤之命的归属,然后好让妹妹也嫁过去?”

“是,不得不再忍了那傻子两年,让她安安稳稳的出嫁。虽然六皇子排行最末,可是,皇位之争,我相信吴道子的相术。”妇人沉吟道。

朴寅却咬牙,“凭什么,占了妹妹的命格,还享了这么多年的福,太便宜她了!”

妇人却抿嘴一笑,“傻孩子,急什么,等妹妹做了皇后,要什么有什么,到时候不仅要把他们尸骨都挖出来,挫骨扬灰,还要再诛她九族,让她的母族遗臭万年。”

人生前不知有鬼神,人死后不能对话生人。

被二人称作“小傻子”的新嫁娘朴萝,没想到自己竟然在死后得知了真相,满脸的震惊。

原来自以为幸福美满的一生,是活在别人的伪装之下,原来自己母亲的死是另有原因,而自己竟然认贼作母!

她愤怒、着急,只能拼着最后的力气冲向继母和朴寅,希望以鬼魂之躯对她们造成一些伤害,却徒劳无功的从二人的身体中穿过,一头撞进了母亲的牌位前。

忽然感觉浑身一凉,接着被一股大力吸入。

啊——朴萝想叫却发不出声音,眼前的一切都变得白蒙蒙一片,却终归寂寂无声。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