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尽头 第2章 正经的商战情报收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虚拟尽头小说简介

《虚拟尽头》是作者青衫取醉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第二天早晨7点,陈涉准时醒过来。但是前天早上迷迷糊糊中好像做了个噩梦,但整体的睡眠质量还很不错,迅速就忘了作梦的内容。原主当然是个身体强壮、并且非常自我约束的人,生物钟很规律。这一点,让陈涉非常去欣赏。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记忆正渐渐完全恢复,身体状况也在虽然昨天晚上迷迷糊糊中似乎做了个噩梦,但整体的睡眠质量还不错,很快就忘了做梦的内容。。...

虚拟尽头小说-第2章 正经的商战情报收集全文阅读

第二天早上7点,陈涉准时醒来。

虽然昨天晚上迷迷糊糊中似乎做了个噩梦,但整体的睡眠质量还不错,很快就忘了做梦的内容。

原主肯定是个身体强健、而且相当自律的人,生物钟很规律。

这一点,让陈涉十分欣赏。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记忆正在逐渐恢复,身体状况也在快速好转,这显然是个好现象。

作为总裁,陈涉的一日三餐都有专人负责安排。

吃完早餐之后,陈涉坐在总裁办公室宽大的银灰色办公桌前,使用桌上的全息投影设备,抓紧一切时间查看公司的内部资料,想要了解更多信息。

过了没多久,赵震准时到了。

陈涉起身跟赵震一起,去超梦研发部拯救《绝境之战》。

……

超梦研发部就在总部大楼的高层,这个位置足以见得陈氏财团对这块业务的重视。

虽然超梦研发和基础代工是陈氏财团的两大支柱产业,但很显然,亲疏有别。

超梦可以看成是一种意识连接的、拟真度几乎达到90%以上的高级VR游戏,玩家在游玩的时候会有一种穿越的感觉,可以将自己的意识完全沉浸到超梦架构的虚拟世界中。

所以超梦的全称是超感梦境,也就是说它不仅是极端真实的梦境,而且有时候还可以获得超越常规感官的特殊感受。

陈涉已经简单地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超梦的相关背景资料,明白了陈氏财团为何如此重视超梦产业。

原因很简单:在这个世界中,超梦是娱乐产业的最顶端,对游戏、电影、视频等产业全面取代。

而娱乐产业则是跟金融、高端军火制造、生物基因、网络技术、高精尖数码科技等产业类似,都是最顶尖的产业!

新兴财团长夜娱乐集团,就是靠着超梦产业崛起,一跃成为整个旧土最顶尖的财团之一。

至于超梦产业为何如此重要,长夜娱乐集团的首席超梦制作人曾经说过一句非常有名的话。

“超梦是人类最后的精神港湾。”

当然这是相对文雅的说法,也有更加简单、粗暴、直接的说法:超梦是割下最后一茬韭菜的镰刀!

对于那些一无所有的穷人、甚至流浪汉而言,他们的人生已经失去了目标,也完全没有了奋斗的意义,一切都成虚幻。

在这种情况下,超梦是他们唯一能够享受的娱乐,也是在临死之前,能够在这个世界上获得的最后一点温暖和快乐。

换言之,超梦是唯二可以赚到穷人口袋中最后一枚铜板的产业。

另一种是军工产业。

哪怕是一个一贫如洗的穷人,超梦也能想办法从他身上赚到其他的东西,比如注意力。

更何况,超梦这种高拟真度的虚拟现实游戏,对企业军的模拟训练也有一定的帮助。

正是因为超梦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旧土上的顶级财阀们才会如此趋之若鹜地争相进入新兴的超梦产业,想要分一杯羹。

陈氏财团也选择超梦作为发力点。

来到超梦研发部,陈涉瞬间感受到了家一般的温暖。

这一切,都跟他前世游戏公司的研发部门太像了!

虽然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更高,电脑的形态有变化,而且开发超梦也有专门的编辑器,但整体的工作环境和流程,其实大同小异。

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寻求安稳的他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赵震说道:“陈总,您要不要再多体验一下这款超梦,然后再考虑修改?”

陈涉摇了摇头:“不必了,我已经体验过很多遍了。”

“你们先按照我的要求做出一些简单修改,看看数据的变化情况。”

“如果效果不明显,再安排后续修改。”

“第一,给超梦中的角色增加呼吸回血特性,大幅增强防护服和头盔的防御能力。”

“第二,把敌对目标的体型、尤其是头部的判定范围放大。”

“第三,原本内购商品价格砍半,上两把新枪作为付费枪支,颜色尽可能酷炫,性能要比现有枪支有明显提升。”

赵震没有多问,指挥研发部的员工们,按照陈涉的要求进行修改。

昨天下午和晚上,陈涉已经发挥了游戏测试组长的专长,将整个超梦给跑了很多遍。

所以,他提出的修改意见自然也是深思熟虑过的,言辞十分笃定。

在陈涉看来,这款超梦最大的问题就是4个字:“跪在真实”!

《绝境之战》的玩法相对简单,玩家只需要扮演一名士兵,在荒凉的雪原战场上,击败四面八方层出不穷的敌人。

超梦的环境极其真实,在游玩的过程中,玩家甚至可以隔着作战服的手套,感知到手中枪械的质感和重量。

而周边不断响起的爆炸声和飞行器呼啸飞过的声音,也远比杜比全景声还要更加真实。

甚至某些近距离的爆炸声会把人震得两耳嗡鸣,心脏也砰砰直跳。

但问题同样也在于过分真实了:陈涉玩了很多次,每次都是在看到敌人之前就已经被不知道从哪儿飞过来的子弹一枪爆头。

虽然所有超梦都对玩家的痛觉等负面情绪进行了全面削弱,但这种“露头就死”的情况,也仍旧是毫无游戏体验。

以目前的这种游戏难度而言,恐怕是只有身经百战的特种兵才能活下来。

陈涉很怀疑,这游戏的数值平衡是不是拿脚做出来的。

而陈涉做出的这几项改动,都是直指这一症结:适当地削弱《绝境之战》的真实性,增加游戏性和趣味性,同时刺激玩家的消费欲望。

只要这几项改动能够顺利完成,陈涉觉得这款超梦就可以翻身。

当然了,考虑到玩法相对单一,它可能不会特别火爆,后劲也不会很足,但没关系,小赚一笔应该问题不大。

更何况后续还可以开发新版本、开发网络玩法,只要渡过眼下的难关,以后总会越来越好的。

研发部的员工认真修改超梦。

这些改动不算复杂,很快就能完成。不过即使完成,短短一两个小时也不足以看出变化,就算要用同时间段的数据变化估算营收趋势,至少也得耐心等待几个小时了。

赵震说道:“陈总,还有一件事情要请您拿个主意。”

“今天早晨,藤堂集团在黎明市分公司的高层藤堂裕贵发来通讯请求,想要到我们总部拜访一下,商讨一下近期两家公司的业务问题。”

陈涉愣了一下:“藤堂集团?张思睿不是已经去跟他们谈判了么?”

赵震稍微停顿了一下,似乎考虑了一下措辞:“‘谈判’之前有许多的准备工作,应该还尚未完成。”

“而且,藤堂集团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不同业务负责人态度各异,藤堂裕贵与藤堂集团高层的意思并不完全一致。”

“这次他有可能是来缓和矛盾的,也有可能是来刺探情报的。”

“如果不见的话,这种行为本身也在传递某种信息。”

“见与不见,还请您定夺。”

陈涉微微点头,陷入沉思。

他本来有些纳闷,张思睿那边明明已经去“谈判”了,为什么藤堂裕贵还跑过来找自己见面?

但听赵震这么一解释,倒也很合理。

考虑片刻之后,陈涉打定主意:“既然如此,那就见一见。”

赵震又提醒道:“陈总,刺探情报这种可能性也必须重视。藤堂裕贵是个人精,虽然是第一次跟您见面,但有可能会在商谈中故意问及一些敏感问题,试探我们的态度。”

“到时候,您的一些微表情可能被他捕捉到。”

“当然,我也会全程在场,尽可能通过他的微表情分析出藤堂集团的情报。而且您也可以尝试着对他进行误导和迷惑。”

“这其中的风险与收获,请您三思。”

陈涉有些无语。

好家伙,这就是真实的商战吗?你们一个个的全都是心理学分析带师,来谈生意真是屈才了。

陈涉认真考虑之后,最终确定:“见。”

按理说以陈涉沉稳的性格,此时应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见为好。

但陈涉还有其他的考虑。

赵震说,这个藤堂裕贵可能是跑来刺探情报的,会通过捕捉陈涉脸上的微表情,获得一些信息。

但陈涉觉得,让他随便捕捉好了,反正自己现在对公司机密一无所知……

就算这个藤堂裕贵是微表情分析大师,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地分析出一些东西吧?

分析来分析去,只会把自己给搞迷糊了。

而且,陈涉也可以通过赵震,反过来刺探一下这位陈氏财团的直接竞争对手。

陈涉虽然天性稳妥,但从来不是一个错失机会的人。

错失了机会那就不叫稳,而是应该叫怂,叫坐以待毙。

陈涉要稳,就要获得更多信息,而想要获得信息,就不能错过这种重要的机会。

赵震点了点头:“好的陈总,我这就去安排。”

……

下午,陈氏财团总部,会客室。

陈涉跟藤堂裕贵假惺惺地互相寒暄之后,已经各自落座。

陈涉上下打量这位小日……子过得不错的藤堂集团高层,只见藤堂裕贵笑得很真诚,不过陈涉还是默默地在心中把警惕程度拉满了。

双方都很清楚,对方必然是来者不善!

语言并未成为两人的隔阂,因为这个世界有精确度极高的翻译器。

藤堂裕贵没有啰嗦太多,而是直入正题。

“陈总,听闻您前段时间身体不适,一直未能前来探望,深感歉意。看到您身体健康,我也就放心了。”

“我这次前来,是带来了藤堂集团的友谊。”

“我知道,陈氏财团面临着资金短缺的困难。只要您愿意让藤堂集团投资参股超梦业务,那么不仅这种资金短缺的情况可以得到缓解,未来还将会在超梦生产和推广方面获得我们的大力支持……”

陈涉默默地喝了一口茶水,面无表情。

藤堂集团对陈氏财团显然是先打一棍子,再给一个甜枣。最终的目的,还是想要出资参股超梦业务,从而逐步实现控制和吞并。

藤堂裕贵的这番话,寒暄中透着关切,关切中又透着威胁,用意其实很明确了。

想插手陈氏财团的超梦业务?这如意算盘打得不错。

陈涉当然不会让节奏完全掌握在对方手中,直接出言打断。

“藤堂先生,如果你特意跑来一趟只是为了说这些,那还是请回吧。”

“我们两家公司的情况,你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

“我们陈氏财团,是不吃这一套的。”

藤堂裕贵脸上热情的笑容逐渐收敛,意味深长地说道:“陈总,据我所知,贵公司的财务状况非常危险,难道您就这么确定,贵公司一定会转危为安?”

陈涉淡淡地一笑:“当然。”

他的沉稳来自于对已知信息的评估和思考,也来自于自己对超梦做出的改动,以及整个公司上下一心、众志成城的状态。

藤堂裕贵显然不可能知道陈涉内心的想法,但他也看出了陈涉的这种坚定。

疑惑之中,他做出了一种猜测。

“难道贵公司想要动用军事手段,跟我们开战?我必须提醒您,这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主意!”

陈涉一脸懵逼。

这都哪跟哪啊?

藤堂裕贵这什么脑回路,为什么会想到开战?

把“开战”这个词用到两家公司上面,未免也太离谱了!

我们是正经的生意人,又不是山上的土匪!

再说了,陈涉天性沉稳,就算他手里有陈氏财团的安保队伍,又怎么可能做出这样高风险的军事冒险行为?

陈涉严肃地摇了摇头:“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藤堂裕贵认真端详着陈涉的表情,似乎在确定他这句话的真实性。

片刻之后,藤堂裕贵得到了一个让他放心的答案。

他也知道双方是不可能谈拢了,于是站起身来:“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祝贵公司顺利渡过难关。”

陈涉端起茶水:“赵叔,送客。”

目送藤堂裕贵离开,陈涉估计,张思睿那边的交涉和谈判多半也不会成功。

陈氏财团跟藤堂集团在代工业务上是直接竞争对手,不仅如此,对方还在觊觎陈氏财团的超梦产业,必然想趁此机会把陈氏财团给一波吃下。

不过陈涉觉得,这也无伤大雅。

在他看来,只要能够保住《绝境之战》这款超梦,就足以让陈氏财团转危为安了。

……

藤堂集团的浮空车上,藤堂裕贵仍旧在回味着刚才和陈总的会面,想要努力地从中分析出一些细节。

就在这时,他的手环响了。

一个藤堂集团高层的全息投影出现在手环上,满脸怒容:“我们即将运抵黎明市的那批物资,被洗劫了!”

藤堂裕贵一惊:“什么时候?”

通话的高层说道:“刚刚得到消息!会不会是陈氏财团做的?”

藤堂裕贵立刻摇头:“不可能!我刚刚才跟陈氏财团的总裁见过面,他的所有微表情都证明了,他是一个小心谋划的棋手,而不是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

“陈氏财团,绝对没有策划任何针对我们的军事行动。”

通话的高层点了点头:“嗯,从现场的痕迹初步判断,有可能是游离在黎明市附近荒野上的反抗军所为。想来陈氏财团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看来,是个巧合。”

两人又简单聊了几句,结束了通讯。

藤堂裕贵眉头微皱,看向浮空车的窗外。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