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穿越生存指南 第五章 协会被人欺,法内狂徒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女子穿越生存指南小说简介

《女子穿越生存指南》是作者最萌多串君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翌日晨,清新的空气让夭夭感到无比舒适。经过一个晚上的修炼,夭夭有了许多的发现。比如:运行功法时会心无旁骛,两个功法竟相辅相成以至于夭夭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夭夭感慨道:“这就...

女子穿越生存指南小说-第五章 协会被人欺,法内狂徒灵全文阅读

翌日晨,清新的空气让夭夭感到无比舒适。

经过一个晚上的修炼,夭夭有了许多的发现。比如:运行功法时会心无旁骛,两个功法竟相辅相成以至于夭夭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夭夭感慨道:“这就是修仙的感觉吗?这份力量真让人着迷。”

仅仅一晚上夭夭就从炼体一层境连升两个小境界并移星步小成,能在十步之内迅速移动,类似闪现。

“真是神奇,在地球这么练肯定会累死,难道这也是因为灵气的差距?”夭夭疑惑了一下。

想完这些,可怜的夭夭发现灵石根本不够花,现在口袋只有七十五块。她打算寻个赚钱的门路。

灵夭夭推开门走了出去,感觉自己身体十分轻盈,脚步却更加的稳健。

“早上好,掌柜的。”夭夭对着老人打了声招呼。

“早上——嗯?你三层境了?”老人惊讶地看着夭夭。

“是啊,厉害吧。”夭夭神气地说。

老人一时不知道该对这个一夜连升两小境界的狂人说什么了。

“对了,掌柜的,你知道这有什么来钱的门路吗?我怕快交不起房费了。”夭夭询问道。

老人总算是能接下话了:“叫我徐老就好,赚钱的话就去镇中心的炼丹师协会看看吧。”

“我又不会炼丹,去那干嘛?”夭夭不解。

“哈哈,你去了就知道了。”徐老卖着关子。

夭夭还是尊老爱幼的,不再寻根问底,往镇中心走去。

“怎么高人都喜欢话说一半”夭夭心想“徐老是这样,荧也是这样。”

想着想着,夭夭就看见了一栋装饰堂皇的建筑,红木大门上的牌匾写着五个金边大字。

“炼丹师协会”

“看来炼丹师的地位很高啊。”夭夭感受到了一丝庄严,她带着敬畏之心走了进去。

结果因为紧张,夭夭不小心被门槛绊着了,还好夭夭身手今非昔比,只见她脚步轻灵,扭动着盈盈一握的腰肢,瞬息到了十步开外。

然后小脸就撞到了软绵绵的东西上。协会里的人已将吃瓜的眼光投了过来。

“珠穆朗玛峰?”夭夭不甘心地捏了捏。

“你要埋我怀里到什么时候?”一个成熟且充满诱惑的声音发出。

夭夭抬头一看,一张如再世妲己的俏脸映入眼帘,一颗美人痣使这个女人更显魅力。

“对不起,大姐姐。”灵夭夭一副像被老师责备的样子,连忙拉开距离。

谁知这大姐姐只一笑而过,不忘打趣道:“大姐姐?哪里大?”

夭夭顿时脸上泛红,急得说不上话。想不到厚脸皮的她也会害羞啊。

“哈哈,真是可爱,听闻镇上来了个俊俏公子,容貌胜过那闻月轩的臭家伙,看来是你没错了。”大姐姐笑道。

夭夭突然被她当面一夸,脸上红色更深一层,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夸她的女人十分漂亮。

“醒醒,不能弯。”她内心挣扎着。

夭夭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定睛朝眼前的女人看去,功法开始运行起来。

突然一阵压力打断了夭夭。

“眼神不错,炼体三层就能扛住我的媚功,我有点喜欢上你了呢。”女人再次夸赞道。

不过夭夭这次没再被夸晕了。

“你为什么这么做?”夭夭问道。

“别紧张,小弟弟。”女人摸了摸自己长直的秀发“我是这炼丹师协会的负责人,叫我紫罗兰就好。”

“你是从徐老那来的吧,这些年他可没少给咱协会推荐人才。”紫罗兰继续说道,解除了夭夭的压力。

夭夭点点头,心中对眼前的女人还未放下防备。

“我是来赚钱的。”夭夭直白地说出自己的目的,她一刻也不想与紫罗兰待下去。恐怕这是她目前遇到过修为最高的人了。

“我明白,那你可知炼丹师是什么?”紫罗兰问道。

“请讲。”夭夭严肃了起来。

“这么怕我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紫罗兰说道“炼丹师按等级依次是凡、灵、元、圣、仙、神。”

“咱这个分会最厉害的就是灵级九品炼丹师。”紫罗兰补充说,一种不明的情绪从她美眸中流出。

“这个炼丹师就是大姐姐你了吧。”夭夭似问非问,貌似对眼前的美人放松了警惕。

“你倒是聪明。”紫罗兰说“你现在是我协会的一员了。”

“啊?我可不会炼丹啊。”夭夭疑惑了一下。

“你也知道炼丹师极其稀少,这是因为要到御灵境才能正式开始炼丹。徐老推荐你,就是说明你有天赋,能更快到御灵境。”紫罗兰摸了摸夭夭的头。结果玉手被夭夭拍开。

她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们看重的是你的潜质。这是《万药集》,如果你能在炼体境期间记住这里面所有的药草及其特性,将会为御灵境炼丹时打下良好的基础。”

这是?这不就是老娘熟悉的背书环节吗?夭夭心中想着这是自己最擅长的,不禁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紫罗兰问。

“我想起了高兴的事。”夭夭说。

“什么高兴的事?”紫罗兰再问。

“我家有人生孩子。”夭夭胡乱说道。

“我再说一遍,《万药集》对炼丹师来说是最基础的,连药材都不认识何来炼丹一说。”紫罗兰有点生气。

夭夭发现这大姐姐似乎对炼丹格外的认真。

“而且你是离家出走了吧?不然也不会来此。”紫罗兰发现了盲点。

“差不多吧。”夭夭觉得离家出走这说法还挺酷。

“真是调皮啊,这《万药集》你先拿着,等你御灵境了再来找我吧。”紫罗兰将《万药集》递给了夭夭,还不忘摸了摸夭夭的小手。

夭夭吓得连忙运行移星步,瞬息之间就跑了出去。

“真是可爱,身手也不错呢。”紫罗兰看着夭夭的背影说道。

夭夭走在街上还一阵后怕,她有些明白了之前荧的感受了。

“哼,等我提升修为,我才不会再被她欺负呢。”夭夭下定决心修炼。

夭夭还在胡思乱想着,突然被一群官兵团团围住。

“就是她!在我玉锦阁偷了件价值一千灵石的衣服,就是她身上穿的那件!”略微熟悉的声音从官兵背后发出。

“臭老头你竟然恶人先告状!”夭夭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是你先讹我的!”

“看看,她承认偷了我玉锦阁的衣服。”老板致命反击道。

夭夭一看大意了,正考虑着该不该闪。

突然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你现在逃走只会更麻烦。”官兵头头小声说道“我们都知道玉锦阁黑,你做的也确实解气,但偷了就是偷了,跟我们走吧。”

夭夭意识到这官兵头头不简单,而且能够看出自己想逃的想法,这官兵修为肯定在她之上。

“读书人的事能叫偷吗,我只是拿来穿了一下,灵石之后肯定给你,不过得按市场价。”夭夭开启忽悠技能。

官兵们和老板都有点懵。

老板先开了口:“那你将灵石拿来,给你五折,五百块!”

“啊这……”夭夭为难了一下“我只有七十五块灵石了。”

官兵们和老板再次无语。

“拿来吧你”老板毫不留情得夺走了夭夭的袋子“哼,任你嘴皮子再硬也说不清白了,牢里待着去吧。真是亏大了啊。”

说完老板就捏着小胡子走了。

“请跟我们走吧。”官兵头头再次说道。

夭夭自知这牢狱之灾在劫难逃。于是放弃了挣扎。

“这会被记在档案上吗?”夭夭双眼失神,她以前还觉得坐牢离她十分遥远。自己以前确实是个好孩子。

总之当事人就是后悔,十分的后悔。

“啊?”官兵头头又被问懵了。

夭夭懒得说话了,老老实实地被押送到了狱中。

她被官兵头头推进了牢房。这才问道:“我要被关多久?”

“一两年吧,看你表现咯。”头头说完就走了。

牢房徒留一人悲伤。

夭夭发现自己的功法运行起来无法伤到牢房分毫。

“什么鬼材料做的牢房,真是坚固。”夭夭吐槽了一下。

“别白费力气了,这里的每间牢房都能关押住炼体九层境的高手。”一阵慵懒的声音传来。

夭夭被这突然传来的声音吸引,往右边的牢房看去,只见这人一头银发卷起,英俊的脸上有着深深的胡子,身穿着囚服半躺着正往夭夭这边看。

“你是?”夭夭礼貌性地问了句。

“询问他人名字时先要报自己名字。”银发男人说道。

“不好意思啊,大叔。我叫灵……”夭夭突然发现自己没有男人一点的名字。

“灵?真是特别的名字,还有,我不是大叔,我是银。”银发大叔也报了个类似的名字。

夭夭觉得这大叔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就在夭夭感到无语的时候,又一个声音从另一边传过来。

“兄弟长得如此俊俏竟然也做些偷鸡摸狗的事啊。”这声音充满了电音质感。

夭夭又往另一个狱友那看去,只见男人的眼中隐隐泛着泪光,眼袋红肿,正坐在草席上往这边看,一个光头配一身囚服,典型的犯人模样。

“我叫灵,你是?”夭夭记住了教训。

“我刚听到了,我是——”

“他可是幽国著名的戏子~”银发男人打断了他。

“也就是明星?”夭夭转头问道。

“明星吗?你用的词可真新颖,好像可以这么说。”银发男人继续说道“总之这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

“在这儿的人有一个是好蛋吗?”光头男人用他独特的声线说道。

“我们是人,你是蛋,啊不,听别人说你是签儿~哈哈哈哈……”银发男人不屑地嘲笑着。

只见光头男人气红了眼,站起身来吼道:“说谁是签儿呢,有种脱裤子比一比!”

银来劲儿了,也不甘示弱:“比就比,谁怕谁!”

“烦死了,都别吵!”夭夭急忙制止了他们。再晚点就会出现小说史上最恶劣的画面了。

“我还没找到爸妈呢,我可不想这小说被封杀啊。”夭夭心想“扮男生真不容易。”

两人被夭夭吓了一跳,不知道该说啥。

“打断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夭夭扭曲着五官看向银。

“对,对不起。”银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低下了头。

“我叫灵,你呢?”夭夭扭曲着五官看向了电音光头,再次问道。

“我叫吴,大哥叫我凡凡就好。”吴凡说道。

夭夭运转功法抬起脚往地上一砸,虽对牢房没伤害但力道惊人。

“在着朝阳牢狱内,大家能成为狱友也算有缘,何必互相伤害?”夭夭说着坐在了席上。

“是,是。您说的对。”吴恭维道。

“有道理。”银附和着。

朝阳镇,望舒客栈内。

“徐老,好久不见。”一袭青衣掠过,一副傲人容貌在前。

“梦天公子,光临寒舍所为何事?”徐老恭敬问道。

“今天可有位去炼丹师协会的公子?”梦天询问道。

“是有一位,这么说来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呢。”徐老说道。

“糟了。”梦天瞬间消失不见。

“想不到这浪荡公子竟对那白衣公子感兴趣。”徐老小声说道。

“我听见了。”梦天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徐老些许尴尬。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