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爱意 第五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不说爱意小说简介

《不说爱意》是作者丸不语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上午放学时吃完饭,卿月就拉着禾羽回了教室,想抓紧时间时间先看一看高一的课本,再次仔细梳理一遍。禾羽貌似也没这么非常强烈的学习欲望,但也陪着回了教室,嘛在哪儿待都是待。到教室的时候也才七点半,离上晚上自习时间还早着,教室里也也没多少人,卿月正盯着一个知识点认真思禾羽倒是没有这么强烈的学习欲望,但也陪着回了教室,反正在哪儿待都是待。。...

不说爱意小说-第五章全文阅读

下午放学吃完饭,卿月就拉着禾羽回了教室,想抓紧时间先看看高一的课本,重新梳理一遍。

禾羽倒是没有这么强烈的学习欲望,但也陪着回了教室,反正在哪儿待都是待。

到教室的时候也才六点半,离上晚自习还早着,教室里也没有多少人,卿月正盯着一个知识点认真思考的时候,后面传来一句:

“禾羽,有人找。”

禾羽正在看刚买的杂志,回头看了一下,就和站在后门的林溪对了一眼,林溪笑着朝她勾勾手,禾羽放下杂志就过去了。

一旁的卿月正想的入神,也没在意禾羽的动向,等她回过神来想问禾羽借下红笔,才发现旁边的座位空了。

环顾了一下教室没有看到禾羽的身影,也没有多想,只当她上厕所去了,拿过禾羽桌上的红笔就又开始写写画画。

林溪带着禾羽去到走廊转角的窗户前,又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人才堪堪开口:

“小羽,最近林渠有什么异常吗?”

禾羽不解的看向林溪,结合刚刚她神秘兮兮的行为,彻底疑惑了。

“啊?异常?什么异常?”

“就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今天他上来找我来着,你猜他来找我干什么?”

“林渠今天去找你?这不就挺异常的吗?他找你能有啥事儿,借钱?也不对吧。”

林溪往前倾了点身子,虚虚靠在墙上,看了眼窗外说:

“他问我认不认识卿月。”

禾羽听完更惊讶了

“什么?找你是为了问卿月,不是吧,卿月我同桌啊,他怎么不直接来问我?”

林溪给了禾羽一个眼神,大有一种我给你一个眼神,你自己想想刚刚说了什么傻话的感觉,禾羽很快也意会了。

“也是,他如果来问我,我指不定要怎么天天拿他开涮,毕竟我跟你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你这样一说,我好像知道为什么林渠这傻缺为什么要问了。”

“说来听听。”

“今天早上,我跟卿月不是起晚了,没时间吃早饭,他让杨逸给我们买了面包,我当时还没细想,以为是看在这多年情谊的面子上,啧,现在看来,原来我才是被顺便捎上的那个人。”

“想不到啊,我哥还有偷偷打听小姑娘的时候,平日里都是别人来找我打听他,有点意思,卿月是吧,啥时候带给我认识认识。”

禾羽也兴奋起来,抱住林溪的右胳膊蹭了蹭。

“本来就准备找个时间跟你说说卿月,可有意思了,开学第一天我问她觉得林渠帅不帅,她一脸冷淡的说就一般吧,没什么感觉,后面林渠捉弄他,她还骂林渠有病,我相信你一定会非常喜欢卿月的~”

“还有这种事,行,下次记得带我认识认识,我先回去了。”

禾羽和林溪道别之后也回了教室,但是整个人还沉浸在刚刚得到的消息里面,一副知道了什么大事的样子,尤其是看见卿月低头看书的背影之后,脸上的笑更加藏不住。

至于她和林溪为什么会对这件事这么感兴趣,还得追溯到初中。

林溪和林渠是双胞胎,出生时间就差了三分钟,长相一个随爹一个随妈,性格也大相径庭。

林父林母比较宠女儿,对林溪是无微不至,要啥有啥,对林渠就比较严厉,完美体现了富养女穷养儿的思想,所以林渠时不时还得找林溪借钱。

有一次林父林母带他俩去拍艺术照,林溪非得让林渠穿裙子跟他拍一组公主和丫鬟的照片,林渠宁死不从,但最后还是向金钱屈服了,也永远成为了林渠的黑历史。

他们仨从小就是邻居,幼儿园小学初中都在一个学校,只不过初中林溪和禾羽一个班,林渠在隔壁班。

当时林渠就已经很受欢迎了,再加上他一直是那种帅而自知的臭屁性格,可招小女生喜欢。

林溪他们班有一个林渠的超级小迷妹,还是个富家女,平日里就喜欢屁颠屁颠跟在她俩身后,打听林渠的点点滴滴,可把她俩烦死了。

后面她们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告诉那个女生林渠其实一直都喜欢男生,不喜欢女的,还透露说林渠小时候喜欢穿裙子,老和林溪抢衣服。

直接导致那个女生伤心欲绝,也不管面不面子了,当天就去找林渠大哭一场,林渠当时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以至于有段时间,很多女生看到林渠都是一脸惋惜的样子,林渠更加懵逼,才去逼问林溪,林溪都忘记这回事儿了,等他问起来才告诉他来龙去脉。

气得林渠暴走了好几天,但又没地方撒气,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再加上他也没有谈恋爱的花花心思,成天就泡在篮球场,懒得解释那么多。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林渠追求者无数,但没有真正走近过的女生,平日里除了损损林溪和禾羽,林渠也只跟男生玩,甚至现在还有人坚信他真的喜欢男生。

所以这林渠冷不丁的开始主动打听女生,着实让林溪有点惊讶,更多的是好奇,好奇是什么样的姑娘才会让林渠不惜冒着再次被疯狂开涮的风险去找她打探消息。

禾羽从小就跟林溪同一阵线的,也觉得十分新鲜,而且另一个当事人还是她同桌。

四舍五入她是离戏台最近的那个人,想到这里禾羽更是觉得兴奋,回座位的时候嘴角的笑意都收不住。

卿月余光看见禾羽回来了,还满面笑容,有点疑惑。

“怎么去个厕所笑得这么开心,难不成厕所还能捡钱?”

禾羽直接忽略了这个问题,答非所问的问了一个问题:

“卿月,你现在觉得林渠怎么样啊?”

卿月被她盯的有些不自在,这个问题也是莫名其妙。

“啊?什么怎么样?就那样呗。”

“噢~那样是怎样啊?”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出去一趟这孩子就不正常了?”

说完还用手摸了摸禾羽的额头。

禾羽笑着拍开卿月的手,转回身子,往前收了收椅子。

“没事没事,下次带你认识个朋友。”

“啊?”

“哎呀,快看你的书,我要接着看我的杂志了,嘻嘻。”

卿月脑袋里全是问号但又摸不着头绪,没有过多纠结,低下头重新开始看书。

差不多七点,大家都陆陆续续来教室了,平时跟林渠一起打球的人也抱着球浑身是汗的走进来,但没见林渠的身影。

都快上晚自习了,林渠才匆匆出现在教室。

高中男生的发型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林渠也一样,两边短一点,中间稍微长一点,浅蓝色校服被顺着后颈流下来的水珠浸湿了,晕成深蓝,湿湿的一片贴在身上。

打完球他就回寝室洗了个澡,头发还没来得及擦干就赶来教室,每次打完球他都会回寝室洗个澡再来上课,走过的地方都带着一股清爽的香皂味。

“水哥,球给你放后面柜子了。”

林渠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拉开椅子坐下,身高183的他倒是显得椅子有点窄了。

一双长腿不安分的随意放着,身体也歪歪斜斜的,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拧着衣袖开口扇着风,从宿舍走过来带着的热气还没有散开。

视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聚焦在了卿月身上,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不停写字而摆动的右手,以及时不时因为思考而揪着左边头发的手指。

外面吹起一阵风,彻底抚平了燥热的空气,桂花的香味也扑面而来,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今天天气真舒服,林渠也跟着轻声附和,好像是个好天气。

林渠拿起桌面上的笔开始在指尖转动,心神也跟着出窍,他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被卿月所吸引,但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

只是不自觉的就会去关注卿月在干什么,人群中也总是能够一眼捕捉到她的位置,明明才认识两天,但他感觉过了好久好久,甚至有一种早该如此的错觉。

这是林渠不曾有过的感觉,也是第一次对一个人那么好奇,想了解关于她的一切。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