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爱意 第二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不说爱意小说简介

《不说爱意》是作者丸不语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大约是刚分班的缘故,昨天的课都分外简单轻松,选出一班委后,座位占时也没发生变动。科任老师大都是和学生先陌生陌生,晚上的课上完除了提前预习作业后之外也也没什么别的作业后,高二生活也就这样正式拉大序幕。上午最后一节课后大约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卿月跟禾羽去科任老师大多也是和学生先熟悉熟悉,一天的课上完除了预习作业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作业,高二生活也就这样正式拉开序幕。。...

不说爱意小说-第二章全文阅读

大概是刚分班的缘故,今天的课都格外轻松,选出班委之后,座位暂时没有变动。

科任老师大多也是和学生先熟悉熟悉,一天的课上完除了预习作业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作业,高二生活也就这样正式拉开序幕。

下午最后一节课后大概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卿月跟禾羽去食堂随便吃了点就分开了。

禾羽回了宿舍,卿月拿着电话卡去了宿舍楼附近的电话亭。

江城一中管得很严,全封闭式管理,只能住校,带了手机也要上缴,只能通过电话亭联系家人。

选理科这件事说得越早越好,已经拖了一个暑假了,卿月心里非常清楚再拖下去,结果只能更糟。

李芝兰接到电话的那一刻还是很开心的,即便她和卿月父亲之间有数不清的恩怨,但她心里还是非常疼爱这个女儿的。

卿月性子冷,说话往往直戳要害,常常让李芝兰下不了台,她脾气又急,母女俩的对话通常都是吵架结尾,对此她无奈又无力。

“喂。”

“喂什么喂,不知道叫妈妈吗?”

几乎每次李芝兰都会说这句话,卿月很少叫她,偶尔称呼一下也只会叫一个妈字,这是她心里的一个结,更是一个遗憾。

卿月有点不耐烦,但想到接下来要说的事情,语气还是稍微软了一点。

“咳咳,嗯,妈”

“打电话什么事啊?生活费不够了吗?你那个倒霉爹不是跟我说了会照顾好你吗?”

李芝兰说话语速很快,赶在更多的抱怨出口之前,卿月轻叹一口气说:

“打住打住,不是这个事儿,打电话是想跟你说一声,我选理科了。”

电话那头停滞了几秒,约摸是反应了一下,卿月很熟练地把听话筒离远了一点。

“理科?卿月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就自己做主了,你不是文科好一点吗?上学期期末你数学和物理考那么差,你怎么想的,我马上给你之前班主任打电话,让你转回去……”

卿月忍不住皱了皱眉,脸上的神情逐渐不耐烦,压住内心的烦躁语气不太好的说:

“行了,我就跟你说一声,我自己会看着办的,数学和物理我会想办法补上来,你别操心,钱也够用,就这样吧,我先挂了,拜拜。”

那头的李芝兰还没来得及继续输出,电话就被掐断了。

她长叹一口气,心里不是滋味,卿月从小到大和他们都不亲,她知道为什么,这些年也在想尽办法弥补,但好像一点作用都没有,甚至越来越疏远。

卿月怪李芝兰吗?好像也没有,只不过习惯了这种聚少离多的亲情,她和弟弟都是奶奶带大的,父母早年离婚又常年在外地,一年可能就见一次。

她三岁的时候,李芝兰从外省回来看她,一脸兴奋地抱住卿月,卿月只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奶声奶气的问了一句:

“阿姨,你是谁啊?”

李芝兰当场泪流满面,埋在她身上大哭,也是那次之后,卿月才第一次有了“妈妈”这个模糊的概念,但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李芝兰于她而言就是一个亲近的陌生人罢了。

念完小学卿月考上了隔壁市的初中,至此就开始了一个人在外求学的生活,卿月早熟也很独立,跟一直长在奶奶身边的卿阳性格完全不一样。

卿阳比她小三岁,现在还在老家的市里念初中,两姐弟联系的也不多,但从小一起长大,卿月还是疼这个弟弟的。

卿阳小时候经常被欺负,那些孩子说卿阳没父母,把他的自行车轮胎放气然后扔到后山,抢他的零花钱,每次卿月都能从房间的窗户口远远地看见他背着书包抹着眼泪回来。

不想让奶奶操心,每次都是卿月拉着朋友带着卿阳去找回场子,警告他们不许再欺负卿阳,以至于后来卿阳学校里的那些人都知道他有一个跟母老虎一样凶巴巴的姐姐。

其实卿月当时年纪也不大,面对那些同年龄但已经过分高大的男生,她也会害怕,但她不能怕。

以前卿华章过年回来的时候只会给卿阳带新衣服,卿月没有,卿阳没拿到奖状不会被骂,卿月只要没拿到第一名都会被罚跪。

不管是不是她的错,只要卿阳犯了错,她也要一起受罚。

她脾气倔,每次都不肯低头认错,有一次卿华章说不认错就不许起来,一直跪着,她硬生生跪到凌晨两点直接晕过去了,最后还是奶奶偷偷把她抱回床上。

李芝兰后来才知道这些事,所以她心里更偏心卿月,卿月一开始会觉得委屈,晚上偷偷躲在被子里哭,后来她习惯了。

她好像很早很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自己变强大了,才不会被欺负,所以她努力学习,做什么事都很认真,各种奖项拿了个遍。

卿华章才逐渐意识到自己的女儿比儿子优秀,慢慢转变了态度,但卿月早就已经不在乎他怎么对他了。

选理科这件事她也只打算告诉李芝兰,虽然总是和李芝兰吵架,但她心里清楚李芝兰对她还是很好的。

至少在卿月觉得人生灰暗的那些日子,她偶尔也会带给她一点希望和一些坚持下去的力量。

打完电话还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卿月收起电话卡,准备去书店转转。篮球场对面的角落有家很小的书店,小是小了点,但书很全。

老板是个哑巴,卿月没事就喜欢去那儿待着,一来二去老板也认识她了,每次看到她都会笑得很开心,卿月也会回一个笑容,发自内心的那种。

老板冲卿月扬了扬下巴,指了指对面的书架,卿月几乎马上领会他的意思:

“杨叔,到新书啦?”

老板笑着点点头,卿月兴奋地冲向书架,这些课外书于她而言就像氧气,是这沉重高中生活中让她得以呼吸得以释放的乌托邦。

她看的书很杂,什么都看一点,总会有吸引到她的地方。

卿月抓起一本书就靠在书架上看了起来,很快入了神,直到书左侧的字被一小片阴影笼罩,一股舒肤佳肥皂的气息涌过来,她才抬起头看了看,刚好对上林渠打探的目光。

“可以让让吗?”

听到这句话里带着的一丝不耐烦,林渠索性整个人背靠在书架上,轻笑一声,无奈的说:

“这句话好像应该我对你说吧,可以让让吗,卿月同学,嗯?”

卿月有些茫然的偏头看着他,林渠直接一手把住卿月的头,带着她的头转向右边的书架,又指了指其中的一排:

“我来买本辅导书,看你一直低头看书,没忍心打扰你,所以现在可以让一让了吗?”

“说话就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说完她又往里收了收身子,留出一条不算太宽但可以过人的路,右手舒展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看了眼林渠,眼神里写满了赶紧走三个大字。

林渠也没再说什么,耸了耸肩,迈过去拿起要的那本辅导书就去结账了,一边结账一边念叨:

“杨叔,您评评理,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呢?”

又转头对着卿月的方向说了一句:

“是吧,小矮子?”

然后长腿一迈,溜之大吉,留下狂怒无能的卿月在原地翻了个白眼,杨叔倒是看得开心,笑呵呵看了眼远去的林渠,又看看卿月。

彻底没了遨游书海的心情,卿月拎着手里的书结了账也出了书店。

南方姑娘个头普遍都不高,但净身高有161的卿月觉得自己能长这么高已经实属不易。

她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说她矮,好不容易才把刚刚和李芝兰打完电话的烦躁驱散,现在又被他挑起来了,心里一团无名火。

回到教室的时候,卿月都带着点怒火,几乎是把书拍到了桌上,一旁的禾羽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卿月,一会儿不见怎么火气这么大?”

卿月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敛了敛心神,才转过去对禾羽说:

“没什么,就刚刚遇到个神经病。”

“啊?他怎么你了?”

“他说我……”

正准备脱口而出的卿月立马刹住了车,如果真说自己是因为林渠这小子说自己矮而烦躁,那就真不是她的作风了。

“没事没事,过去了。”

“好吧,下次你再遇到记得告诉我,我给你壮胆。”

卿月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又有点晃神,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很幼稚很不像她,但似乎这才是这个年纪的卿月该有的鲜活,再一深想,只觉得凄凉。

还好掌控情绪这件事对她来说轻车熟路,很快她就调节好自己的心情,掏出明天要上的科目开始预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