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春 005 风雪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二春小说简介

《第二春》是作者妹姒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林家车队走的很慢,到达小康庄的时候了是半夜里时分。小康庄上的仆妇们勤恳而恭谨,并不因为也没主人在就待慢了突如其来的客人。林家人到的时候,院落恰恰灯火时时处处。炭火也早以升了出来,热水更是备的妥妥的。又有主子们用的细致热饭菜再说,就连下人们也都分小康庄上的仆妇们勤勉而恭谨,并不因为没有主人在就怠慢了突如其来的客人。林家人到的时候,院落正是灯火处处。炭火也早已升了起来,热水更是备的妥妥的。又有主子们用的精细热饭菜不说,就连下人们也都分到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汤圆做宵夜。。...

第二春小说-005 风雪始全文阅读

林家车队走的很慢,抵达小康庄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

小康庄上的仆妇们勤勉而恭谨,并不因为没有主人在就怠慢了突如其来的客人。林家人到的时候,院落正是灯火处处。炭火也早已升了起来,热水更是备的妥妥的。又有主子们用的精细热饭菜不说,就连下人们也都分到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汤圆做宵夜。

当然,林家也不会不表示,当夜就放下了厚厚的赏赐。

仆妇们自然欢喜,却并不因喜悦而过分喧闹,显示了武兴候府的体面和规矩,也让暗中观察的林氏夫妻暗暗点头。

“都说武兴候府治家严谨,没想到竟连一个小庄子的仆人也如此不一般。”林世卿赞叹道。

“那是,他们家的规矩一条条的,听说是从军法中演变来的呢。”隔着厚厚的布帘子,亲耳听到小女儿娇软的说话声之后,林夫人多日焦灼的心终于舒缓了些。这会儿,她一点也不觉得累,嘴角含着笑,欣赏着黑沉沉的夜空。

但天气其实并不好。

“看这样子,这几日会有雪吧?”林夫人问道。

林世卿点点头:“只怕夜里就会下来。不然,我也不会应下到这里来。这里毕竟是武兴候府……”

“我知道。”林夫人接过话:“你是想说,武兴候府是将门权阀嘛。文臣一向忌讳同武将相交嘛。我怎么不知道。”

心情放松下来的林夫人,在这样的黑夜中,同丈夫站在一起时候,言语间不禁露出一丝小女儿的娇俏来,惹得林世卿心神一动,悄悄握住了妻子的手。

林夫人一怔,身子向丈夫靠近了些。

两个人这样站了好一阵子,突然呼啦啦地一阵风起,吹散了默默温情。林夫人回了神,继续之前的话题,道:“世卿,我虽然知道一定有你官拜一品的那一天,但你如今才正四品呢。”

一个正四品知府,在地方上那是不得了的,但搁在京城的达官贵人之间,其实算不上什么。同样,离“忌讳”这两个字,还是有些距离的,林世卿有些谨慎了。

但林世卿的谨慎也并非没有道理——武兴候老侯爷少年从军,戎马五十年,立下赫赫战功,尤其是在二十年前对西戎的那场大战中,硬生生地将原本兵威稳压大显一头的西戎骑兵队伍给打伤打残了,不得不向大显低头议和!至此以后,武兴候老侯爷在军中,尤其是西北军中,端的是一呼百应,威望无人能及!

而除去武兴候府老候夫人是当年的红月郡主后又加封成为红月公主这一份权势不提,武兴候府老侯爷将门虎子,除去早年战死沙场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现今已成年的三个儿子早已是赫赫威名的大将军不说,数十个孙辈不说个个都是人杰,却也没有一个不成器的!

武兴候杨家,确确实实是了不得!

这样的将门权阀,这样的将门权阀……林世卿轻轻一叹,微微一笑道;“孩子的身体最重要。其他的,再说吧。”

两个人说话之间,就听大风裹着雪花铺天盖地而来,打在玻璃窗上“噗噗”闷响。

“是啊,别的事,总能够想办法。”林夫人展颜笑道:“这样大的雪!看来你想撇下我们娘几个先回京也不成了!”

“晚了就晚了。”林世卿握了妻子的手,牵着她走向床榻:“正好去见识一下南山推崇的温泉……”

南山,是宋阶的号。

窗外,暴风雪一阵紧过一阵,很快将夫妻两人的低语压盖住,再听不到了。

暴风雪下了整整一夜。

第二日雪虽然停了,但天却依旧阴着。看这天色,接下来只怕还有大雪。

当然有大雪。林宜佳听到父亲说起,在心底默默地说道。

景和十二年冬,京城以及周边连着下了三场暴风雪!一场接着一场,一重覆了一重的积雪,足有三尺多深!随后,又有百年不遇的极寒天气整整持续了月余,硬生生地将道路给封锁住了!真真正正的冰雪封门,寸步难行!

更可怕的是,这一场风雪严寒来得如此之早!

早到才不过十月中,早的人们仿佛昨日还在埋怨秋老虎厉害,早到京城的富贵人家才仅仅筹办了一两场菊花宴,早到很多人家尚未准备过冬的衣食薪炭……早到将原本只有三分的灾难硬生生地成了十二分!

那样的冷!直深入骨髓!让人从里到外都冻结成冰块!

“……我想自己先一步回京。这公文上的日期已经过了几日,总不好再迟下去。再说,我家六儿如今也好了。”

父亲的话让林宜佳从记忆中回了神。

她眼珠一转,一把挽住林世卿的手臂,撒娇道:“不行!我不准您先走!六儿还没有好清楚呢,您说了要照顾六儿的!”

林世卿不禁笑了起来。

“我就说,六儿一准不依!”

药效很好,林宜佳恢复的很快。此时,她身上的溃烂已经不见,只剩下一些痂壳尚未脱落。而林家其他人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林宜佳了,这会儿硬是跟过来探视。

此时,林夫人同林宜佳的大姐姐林慧佳、二姐林敏佳,以及才九岁的弟弟林家康一起,坐在离床榻稍远靠门边的位置。这个距离,能够看见林宜佳,而仔细注意了也应该不会被感染。

林夫人含笑嗔怪,林慧佳和林敏佳也跟着附和打趣,而林家康则开口道:“六姐真是娇气!多大了还跟爹爹撒娇!”他心中却是羡慕的很——

幼时那个宠他纵容他的父亲形象已经记不大真切了。打他四岁开蒙,尤其是六岁进学之后,父亲待他就严厉的很,三五不时地就将他叫到跟前考校训斥一番。只有他书读的特别好、大字写的特别有进步的时候,才能得到父亲含笑称赞几句,极偶尔的时候,父亲还会欣慰地摸摸他的头。

母亲当然是温柔的多,却也不肯再容他像幼时一样窝在她怀中撒娇。除非是他生病的时候。

但待六姐……六姐不仅能够同母亲撒娇,还能同父亲撒娇!看看她现在,扯着父亲的手臂摇啊摇的,父亲却一点都不生气!看的他忍不住眼红!

林世卿微笑轻拍林宜佳的肩:“看,你弟弟笑话你了……”

林宜佳闻言瞪了自己弟弟一眼,又笑着吐吐舌头,坐直了身体,娇娇地道:“可是爹爹,前天下了那样大的一场雪,我听说足有一尺深呢!您可怎么回去!再说,您不也说了,接下来只怕还有大雪吗?从这里回京,平常快马也要七八个时辰近一天的功夫,现在只怕得走上三天都不一定走的到!”

林宜佳尚有痂壳的小脸上露出担忧:“万一您被大雪给堵在了路上前不得后不得……六儿不放心!而您若是病了,六儿这身体,可没法给您侍疾!而且您一个人走,我们都不在您身边,那哪成啊!不成!我们一家人,可从未分开过很久呢!”

有疼宠她的父亲母亲,有爱护她的两位姐姐,还有总是看不惯她撒娇其实是嫉妒眼红的弟弟……他们这一家人,一直都是生活在一起的!

那十年中,至打大姐林慧佳出嫁之后开始,林宜佳总常常幼稚的想:为什么女儿家一定要嫁人呢?若是她们都不嫁人,若是岁月永远都停留在闺阁时光,那该是多美好啊……

如今,她竟然是如愿了!

想及此,林宜佳又不由得更挽紧了父亲的手臂,将头搁在父亲的臂弯中,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