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春 004 十二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二春小说简介

《第二春》是作者妹姒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林宜佳做了一个美梦。美好的的就像真的通常,让她直心里想表示拒绝保持清醒。她梦到自己回了十年前。回了十年前,她才十八岁,她的父亲母亲但是那样的更年轻美好的的时候!林宜佳却又敢陶醉在美梦中,便拼命地地让自己保持清醒。终于等到,林宜佳再一次睁开眼睛了眼睛。入目,依旧是美好的就像真的一般,让她直想着拒绝清醒。。...

第二春小说-004 十二岁全文阅读

林宜佳做了一个美梦。

美好的就像真的一般,让她直想着拒绝清醒。

她梦见自己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十年前,她才十二岁,她的父亲母亲还是那样的年轻美好的时候!

林宜佳却又不敢沉醉在美梦中,于是拼命地让自己清醒。

终于,林宜佳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入目,依旧是暗红色的马车车厢,手底下依旧是又光滑又柔软的紫貂皮的美好触觉,鼻端也依旧是苦涩涩的臃沉沉的药味……却是让林宜佳直想笑。

眼泪不停滴流,不停地流……嘴角的笑容却是越来越大。

林宜佳抓起锦被蒙上了头,低低地笑出了声。

原来,她不是做梦。

她真是还在十年前,真的还只有十二岁。

或许,她记忆中的那个十年,那林氏倾覆时候犹如天坍地陷般的震惊和痛苦,以及秦明远端来的那碗汤药所给她的决绝的痛,那一切才是梦?

林宜佳分不清楚,也不想去弄清楚。

她只知道,如今,此时此刻的一切,是真实的。

这样就很好,极好,最好不过了。

“小姐?小姐!”

听见这惶惶就要哭出来的颤抖声音,林宜佳在锦被上擦干了眼泪,将自己的头重新露了出来,不期然地看到了恐慌害怕的蓝玉。

这个时候的蓝玉,生的比蓝田还要瘦小一些,肤色也是没有什么血色的白,活脱脱就是一根豆芽菜。

林宜佳微微笑了笑,坐起来,冲蓝玉道:“给我找个镜子。”

——这个蓝玉,竟然都不知道扶她一把……刚刚看见自己那样,一定是怕极了吧……她一直胆子都小,十年后也依旧胆小,只是那时候她已经学会绷紧脸色不让别人看出自己在害怕了……

蓝玉却是期期艾艾,迟疑道:“小姐……您还没有好利索呢,不好照镜子的。而且,我,不,奴婢也不知道哪里有镜子啊……”

林宜佳闻言,下意识地摸上自己的脸……这个时候,蓝田从外面进来,见状急忙叫道:“不能摸!”

见林宜佳一只手还停在脸上,蓝田连忙上前阻了她,连忙道:“小姐,您可千万要忍着些!老爷给您寻的都是好药,最多再有两天也就好了!您忍着些!”

之前心情激荡,林宜佳并没有注意。此时,经蓝田一提,林宜佳这才感觉到,有丝丝缕缕的痒意从脸上身上不断地冒出来,实在是很不好过……林宜佳手指肚轻轻触碰了下自己的脸颊,而后放下了手,放在眼下看——

一双手,能够看得到的,裸露在外的两小截手臂上的皮肤,全部都布满了疱疹,小部分状似新生的,大部分都正在溃烂,有黄黄的脓水还在不断地渗出,活像没有熬开的赤豆稀饭,又难看又恶心。

难怪蓝玉借口不给自己找镜子来……只怕任谁看见自己这个样子都只怕会惊吓到吧,更别说她这样一位娇小姐,正是爱笑爱俏的时候……

林宜佳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呼吸了几下。

此时此刻,她当然并不会在意这个。与之前那不似真实的痛苦绝望相比,如今这点儿难看点儿的皮肉之相又算得了什么呢?不过是出水痘会有的症状而已,很快就会好,并不值得害怕。

她之所以深呼吸,实在是怕自己会忍不住地大笑起来——父亲和母亲的面容,蓝田和蓝玉的一脸菜色,自己身上不堪入目的这些……无不告诉她,此时此刻,正是十年前父亲结束了广州府知府的任期期满,回京述职的时候;同时也是她林宜佳十二岁时,不幸在回京途中感染水痘几经生死一线的时候。

十二岁!

正是时光最好的时候!一切都还来得及!

十二岁啊……林宜佳动了动手臂,弯起嘴角嘟囔一声:“可真难看。再给我擦次身吧。”

“是。奴婢这就准备。”蓝田应了一声,碰了一下还在发呆的蓝玉。

两个人立即忙乎起来。

不都说大家小姐最是娇弱爱哭难侍候吗?尤其是生病的时候,而且还是这种病?蓝田可是记得自己生水痘那会儿,那种难受,至今回想起来她还会不由得打颤……不过,小主子这样镇定,真是再好不过,自己想那么多做什么。蓝田定下心神,让自己手上的动作更加轻柔。

车子行驶的慢极了。

马车是林家花费巨资精心打造的,据说是用了林家太爷的设计原稿,用料也格外考究,原本就很难感觉到太大的颠簸。这会儿路况似乎也不错,林宜佳看到,蓝田端到她面前的铜盆中,水纹浅的很。

水是滚烫的热水加上冷掉的开水,兑成了有点儿发烫却还能忍受的热度。软和的厚棉布帕子浸透了,又将多余的水分拧了出来,又展开了,这才轻轻地敷在了林宜佳的脸上。

由额头开始,一点点地蘸了两遍面部,而后是前后颈。才擦过这样一点儿地方,那水就不能用了。蓝玉又立即替换了兑好的新水……反反复复,这第一遍擦拭就换了七八次水。

然后,又擦第二遍。

林宜佳这会儿未着片缕。

她没有再躺在床上,而是起了身,一只手牢牢地抓着扶木杆稳稳地站着。

热帕子是舒服至极的熨帖,而随着水汽的干发,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又不免起了凉意,虽然车厢中有炭火烧的暖暖的,让仔细忙碌的两个小丫头额头见汗。

第三遍全身擦拭过之后,二十二岁林宜佳已经彻底成为了十二岁时候的林宜佳。而新涂在身上的药膏有着能够沁入皮肤的凉意,镇住了痒。

床上紫貂皮褥子上重新换了干净的细棉布。林宜佳也披上了干净宽大的细棉布袍子。

“我还不知道你们两个叫什么呢,是新来的吗……”林宜佳半躺在紫貂皮的褥子之上,展露了她十二岁时候的笑颜,娇憨而明朗。

“奴婢原来田妞,她是我妹妹玉丫头……老爷说等小姐您醒了,会给我们赐名的。”蓝田和蓝玉跪了下来。

果然……林宜佳嘴角微翘:“我身边的大丫鬟都是以蓝字开头的。从今儿起,你们一个是蓝田,一个就叫蓝玉了……”

蓝田蓝玉闻言喜不自胜,连连道谢。林宜佳含笑应着,目光在她们虽是菜色的、却是生机勃勃的脸上滑过,心想:从这儿开始,她林宜佳,又是一个崭新的林宜佳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