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华小姐太难了 第2章 受人之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之华小姐太难了小说简介

《穿越之华小姐太难了》是作者洛回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第一次来京都?那你怎么明白我,会被绑架我?”越北斜了她几眼,又再次从上到下、从左到右认认真真上下打量了华容一遍,最后脸上的不羁转换成成了另一种无法难以名状的表情。对,是怜悯!这表情自然而然是让华容无法选择接受的。聪颖成熟干练的她,何时被人抱以怜悯?“问你话呢!对,是同情!。...

穿越之华小姐太难了小说-第2章 受人之托全文阅读

“第一次来京都?那你怎么知道我,还会绑架我?”

越北斜了她一眼,又重新从上到下、从左到右认认真真打量了华容一遍,最终脸上的不羁转换成了另一种难以名状的表情。

对,是同情!

这表情自然是让华容难以接受的。聪慧干练的她,何时被人报以同情?

“问你话呢!”越北的表情让华容不由得烦躁了起来,这烦躁的语气也将越北立刻从深深的同情中拉回了现实。

“自然是从别人口中知道你的名字。只是,以你这尊容,怕是她白担心了。”

尊容?

华容气得一下子站起来,由于虚弱还摇晃了一下。

她一手扶着前额,一手指着越北大声吼道:“你这小子嘴怎么这么贱,我这模样怎么了?是对不起你了吗?长的小混混一般,是七月半到了你要过节吗?你改名吧,就叫七月半算了,也算对得起你的智商!”

这架势着实惊到了越北,他自问出道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泼辣的女子。一时间竟未反应过来。

嘴巴张得像个瓢一般。

对了,七月半,什么七月半?难道她是在称呼他?

“你、你称呼本公子为七月半?”

“除了你,这儿还有第三人吗?”

听着这句略显熟悉的话,越北心中又是一颤,他不能在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

因为按照刚才的程序,再纠缠下去估计七月半这个名字就板上钉钉了。

抬头望着深邃的夜空,他觉得很像一样东西,是他那刚毁于一旦的半世英明。

看着越北那张气盛的脸渐渐耷拉下去,华容又“切”了一声。

通过两天的观察,她知道越北并不是那种打家劫舍的江洋大盗,就连他的小喽啰,虽然各个都是左青龙右白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有种良民的感觉。

可能这就是游侠派不同于其他派别的原因,也正因为如此才缔造那么多的传说吧。

华容的眼中不禁流露出了一种难以名状的表情。

没错,就是同情!一模一样的同情!

越北看不下去了,他算是切身体会到了刚才自己加之于华容的感受。

“华容,你什么意思?”越北气不打一处来向华容怒道。

“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本姑娘就什么意思!”华容不甘示弱,还将她那两天没洗的乱糟糟的头发敝帚自珍般地往后拢了拢。

“你不要太过分了,你现在还在我手里。你要知道,只要我一声令下,你立刻就能没命!”

“呦,这是威胁了。别废话了,来杀吧。”华容看透了越北,谅他不敢。

二人对峙了小半柱香的时间,最终华容妥协了,率先挤出一个微笑。

因为越北那略显委屈的表情让她觉得自己在欺负他。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华容拿起一根树枝轻轻拨了拨旁边的火堆,看着看着竟失神了。火苗一摇一摇的,在传递着温暖,华容的心里却始终凉凉的。

在这个让人浮想联翩的节日,穿越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遇到这些糟心的事……

“你饿了吗?”越北见她静静地坐着,有些懊悔,她毕竟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见她不答,便将馒头捡起来放到她手中。

触碰到她的手,冰凉。

华容的手无力地握着馒头,几滴泪水落到馒头上,被弹起。

“好了,别哭了,我不会杀你的,我,我只是受人之托。”越北有点不好意思,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她。

华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自己一个现代社会已进入而立之年的职场白领,竟然会在一个毛头小孩子面前落泪,真是丢脸。

“受谁之托?”

“不能说。”

“托的是什么?”

“将你从回京的路上截下,不让你顺利进京。”

“为了钱?”

“不是。”

不为钱,也不为命,那真是奇怪了。

“为了什么?”华容很是好奇,她觉得这件事越来越有意思了,究竟是谁要阻挡她进京,而又为了何事。

“交换。”越北想了想,说出了这两个字。

“七月半,你可否将话说得清楚一些,我实在是听不懂。”

越北现在一听到“七月半”这三个字心里就发毛,他又不愿与她争辩,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

“华容,本公子姓越名北,不叫七月半。”越北认真地纠正道。

“越北,月半。读音差不了多少。话说你不觉得七月半这个名字很适合你吗?别有一番俏皮的感觉。”华容故意取笑越北,这已然成了她穿越到这个时代的第一个乐趣。

“你这个小姑娘,越说越来劲了。我比你年长,到了明天,我放了你,我们就是朋友了,你可以称我一声‘越大哥’。”

“你真是挺容易转变角色。”华容调侃道。

“过奖!”

“明天就放了我?”华容才反应过来。

“是。不然你还要白吃白喝我多少?”越北白了她一眼,接着说道:“还有你的那些家仆,我会一起放了的。”

“这样吧,我也不跑,我们现在开始就做朋友吧。”华容又开始谈判了,她没想到越北略一思索便答应了。

“你真是特别。”他不禁笑道。没了痞气,华容不得不承认越北是一个挺英俊的少年。

“你也是很特别。”华容也笑道,不过没说出的后三个字被省略了。

你也是很特别,特别傻。

“你为什么要做劫匪?”她问他。

遭了一记白眼:“不是劫匪,是游侠派。我们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一个派别。”

“好,你为什么要加入游侠派?”华容改变了说法。

“老实说,你这个说法有待商榷。我不是加入游侠派,确切地说,我是创立了游侠派。”越北的脸上又漾起了得意。不待华容说话,他接着说道:“至于为什么,很简单,为了玩。”

为了玩!

“打家劫舍玩?”

这个少年似乎不仅仅是傻。

这脖子上长着的东西只是为了显得个高吗?

“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华容欲言又止。看了那么多电视剧,她知道这句话只是谦辞,当不当讲不都还是会讲吗?

“讲!”越北果然干脆利落。

“你不适合做劫匪。不仅仅是你,你的手下也不适合。别做了,换条道吧。”华容劝道。她以为越北会生气,却没料他只是挠了挠脑袋,便接着说道:“不瞒你说,过了今晚,我就把游侠派解散了。”

华容惊讶了,问道:“为何?”

“玩够了。”

又是干脆利落的三个字,让华容无话可说却又佩服得五体投地。

“华容,我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越北学着华容的语气问道。

“不当讲的话就别讲了。”

“我想问……嗯?好吧,那就这样吧。”

遇到华容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人,越北的话生生又吞了回去。

“游侠派解散了之后,你要以什么为生?”

“我只有一条路了。”越北心有不甘地叹了口气。

望着华容关切的眼神,越北捡起地上一个石子儿,用力扔向远方,半晌,愤懑地吐出了四个字:“继承祖业。”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