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华小姐太难了 第1章 被绑架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之华小姐太难了小说简介

《穿越之华小姐太难了》是作者洛回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足足三天,除了一把抓到少年那随意搭在肩头的长发时双方一同已发出的那声惨嚎的“啊”,华容也没反正过一句话。不但如此,就连旁人同她说话的,她也目光呆愣,不发一言。华容迅速就选择接受了自己再次穿越的事实,而已无法去理解好好的的再次穿越为什么要同被绑架这种不很愉快的事联系华容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只是难以理解好好的穿越为什么要同绑架这种不愉快的事联系在一起。。...

穿越之华小姐太难了小说-第1章 被绑架了全文阅读

整整两天,除了一把抓到少年那随意搭在肩头的长发时双方一起发出的那声凄厉的“啊”,华容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不仅如此,就连旁人同她说话,她也目光呆滞,不发一言。

华容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只是难以理解好好的穿越为什么要同绑架这种不愉快的事联系在一起。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她不说话,只是单纯因为不想说话。

案板上的肉和刀能有什么话要说呢?

华容知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个典故,只是当初学的时候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感受得如此真切。

“那小姑娘怕是被老大给吓傻了吧?”

“谁说不是啊?吓得都不会说话了,保不定成哑巴了都。”

两个绑匪不无同情地边偷瞄她边小声私语,仿佛华容已然是一个傻子了,一个不会说话的傻子。

“真是可怜。想我们游侠派自创派以来,从来只是要钱,什么时候要过命啊?老大这次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唉!这以后怎么在圈子里混?亏大了!”

“把人质吓成了哑巴,还去要赎金?要点脸吧!”

“说什么呢你们?”一个十六七岁略带痞气的少年揉着头发恶狠狠地吼道。

这都两天了,被抓过的头皮还是疼。

是真疼!

“没什么没什么,老大我们再去拣些树枝来添火,怎么忽然有点冷了。”刚才还捶胸顿足、扼腕叹息的两个小喽啰对视一眼打了个哆嗦,忙不迭跑开了。

这还没到中秋的夜晚,真的很冷吗?

转眼望向华容的方向,少年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出道这么多年,还真没遇到过这种事。

半世英名,毁于一旦。

嘴里叼着的那根狗尾巴草也不香了,“噗”一声吐到了地上。

“早知道还不如直接吓死了好听些。”少年斜了华容一眼,在心中默默说道。

比华容被绑架流传更快的,是圈内盛名在外、人称玉面小公子的游侠派掌舵人越北缔造的吓傻人质的传说。一时间江湖中人又多了一个愉快的谈资,而且话本子各具风情。

“吃吧。”越北将两个馒头远远地扔到了华容的身旁,这是他这两天的固定操作。之所以远远的,主要还是来自于头发的阴影。

刚要转身离开,忽然听到身后一个低却清亮的声音:“你站住!”

越北怔了怔,下意识停住了脚步,扭头一看,正对上一个眼神。

没错了,是那个“傻子”在叫自己。

火光映着她那略显虚弱的脏兮兮的面容,越北都觉得自己在欺负人。

他指了指华容,又指了指自己,试探性地问道:“你是、在和我说话?”

华容挑了挑眉,白了他一眼:“难道这儿还有第三个人吗?”

越北打量着这个外表柔弱的小姑娘,忽然想吓一吓她。

他装模作样地四处瞧了瞧,将食指放到嘴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慢慢走到华容的身旁,小声说道:“怎么没有人?这儿不都是人?这儿有,这儿有,啊,你身后也有!”他边说手指边随着他的话煞有介事地指来指去。

尤其是他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无形中更增添了气氛的诡异。

华容此刻的内心是绝望的,因为她觉得遇到了个傻子。

“你是对的,没想到这么快都七月半了。”华容冷不丁也想逗逗这个喜欢吓人的少年,毕竟闲着也是闲着。

越北心中咯噔一下,她说的没错,今天确实是七月半。

只不过,华容是猜的。

华容忽然冲着越北的身后甜甜地笑着,热络地打着招呼:“这位姐姐,今晚是来探亲吗?”

听闻此言,越北的心中有点发毛。

七月半,探亲?

他努力故作镇静:“小姑娘,看不出你胆子还挺大的啊?”

华容当没听到越北的话,依旧说着话:“姐姐,你们熟归熟,我只是提醒一下别摸他头发,他的头发刚受伤,摸了他会疼的。”

摸头发?

看着华容认真的表情,越北果然感觉头发确实像被人摸了似的,头皮紧紧的,更加疼了。与此同时还有几根头发轻柔地拂着他的脸庞,那麻麻痒痒的感觉,让他动也不敢动。

他一下子想到刚才他小弟说有点冷,要去添点柴火,难道是这个原因?

“小姑娘,不要开玩笑了。”他不敢回头看,脸上的表情僵硬。

可是面前的女子头发凌乱,面无表情,让他也不敢对视,他忽然觉得更冷了。

“是你先开玩笑的。”华容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一句。

越北被噎住了。

但是随着华容的这句话整个人都放松了,他重重地松了一口气,扶着旁边的树慢慢地坐了下去。

眼角的余光瞥向四周,确定没有华容所谓的“姐姐”后,心才终于放下了。

“你果然有心计。”

“你是在夸我吗?”

华容的反问让越北再次惊到了,他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小姑娘。她眼中不惊,不惧,更多的是不屑。

不对,应该看错了。

“给我松开。”华容冲着越北说道,这绳子绑得她实在不舒服。

“你是不是对我们的关系有些误解?我,应该是绑架你的角色。”越北道。

华容斜了他一眼,端正好了坐姿说道:“我自然知道。可是绑架这个关系并不是恒久的,只是暂时的。我希望在这个暂时的关系中贵我双方能融洽和谐地相处,从而达到利益的最大化。于你于我都是很好的。你不觉得吗?”

越北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学识用来理解一个小女子的话竟然如此费力。纵然言语佶屈聱牙,但是说的好像是这个道理。

似乎为了让越北放心,华容又接着说道:“行了,我也跑不了。何况你这么多人呢。这儿有,这儿有,啊,你身后也有!”

她声情并茂地学着越北刚才的语气,让越北如鲠在喉,如芒刺在背,尤其听到最后一句时,越北“蹭”地一下坐直了,他赶紧做了个休战的手势:“好了华小姐,关于人的话题到此为止!”

“我姓华?”华容惊道。

越北轻哼一声,解开缚在华容身上的绳子后也往她旁边挪了挪:“装完傻子装失忆?华容,我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子。”

居然也叫华容。

“我只是没反应过来。你知道,我一直......”

“你一直被养在乡间,这是第一次到京都来。”越北接着说道。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