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暴戾王爷家的神医小娇娘 第二章 性子转变 上门挑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成暴戾王爷家的神医小娇娘小说简介

《穿成暴戾王爷家的神医小娇娘》是作者一纸陈年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一夜之间关于南府嫡长女南清柔落入水中失去记忆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瞬间传开南府每个角落,再度成了众人的谈资。直到南清柔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已是第二日早晨,不适感地动了动身子,就见秋棠正趴在她的床边守着,手中的一把小团扇掉下在地。离处桌子上置放了一个香炉,一缕等到南清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清晨,不适地动了动身子,就见秋棠正趴在她的床边守着,手中的一把小团扇掉落在地。。...

穿成暴戾王爷家的神医小娇娘小说-第二章 性子转变 上门挑衅全文阅读

一夜之间关于南府嫡长女南清婉落水失忆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瞬间传遍南府每个角落,再次成为众人的谈资。

等到南清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清晨,不适地动了动身子,就见秋棠正趴在她的床边守着,手中的一把小团扇掉落在地。

不远处桌子上放置了一个香炉,一缕檀香袅袅升起,檀香味溢满整个房中。

南清婉不适地皱了皱鼻子,想要起身坐起。

似是被南清婉的动作惊醒,秋棠一个激灵醒过来,见自家小姐醒来,脸上立即露出激动的神情,

“小姐,你醒了?身体怎么样?”

“我好多了。是不是吵醒你了?下次不用守在这里。”南清婉点了点头,想要坐起来。

秋棠一愣,眼神古怪地看了一眼自家小姐,瞬间上前小心翼翼扶起她,给她在身后垫了一个绣着金线缠丝的大迎枕。

“小姐,您昨晚可吓死奴婢了,幸亏大夫说您没大碍,只是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对了,昨晚夫人也过来看了好几次,赏了好多东西……”

南清婉听着秋棠唠唠叨叨的话,有些头疼,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头绪问话,只得打断:“你先帮我找件衣服来。”

“奥,那小姐你先坐着,我去拿衣服。”

说完转身走到屏风后面,不一会便拿着一套大红色的衣裙过来。

南清婉眼角不自觉抽了抽,这也太打眼了,摇了摇头:“太张扬了。”

秋棠见小姐不满意,转身随即又取出来两套分别是明黄色和粉红色的繁复衣裙供小姐挑选。

就不能拿一套稍微低调点的衣服吗?这些颜色鲜艳的衣服她怎么穿的出去?她又不是花蝴蝶。南清婉无力吐槽,索性直接起身亲自去挑衣服。

来到衣柜前南清婉不由被这些衣服闪瞎了眼,她真的是冤枉了秋棠,秋棠给她取得那两套衣服与衣柜里这些花花绿绿的衣服相比确实算是比较低调的了。

也不知道原主的品味是有多奇葩,竟然喜欢这样的衣服,穿在身上怎么看都像是一只花蝴蝶。

南清婉内心有些崩溃,在衣柜里扒拉了半响,终于在压箱底里翻找出了几件像样的衣服。

南清婉心满意足地拿起其中一套淡青色的衣裙,对着秋棠道:“就穿这件吧,稍后让人把这些衣服都收起来吧。”她指定是不会穿这样的衣服,打死也不会穿。

秋棠默默地应着,心里小声嘟囔:小姐以前最喜欢这些衣服了,现在瞧着倒像是有些嫌弃。

南清婉也不习惯别人近身伺候,好在她选的那件衣服穿起来并不复杂,自己琢磨了一会儿就穿好了。

等到南清婉换好衣服从内室出来,秋棠就端着铜盆走了进来,放到旁边的架子上,后面还跟着三个丫鬟,其中两个分别捧着净面的帕子和漱口水垂首站在一边,另一个丫头去收拾床铺。

她们个个看起来都十分小心翼翼,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

不愧是南府大小姐,这架子也太大了,一个人就需要这么多人伺候。

“小姐,奴婢伺候您净面。”

秋棠说着接过丫鬟手中的帕子打湿,就要上前给南清婉净面。

上辈子南清婉也从没被别人这样伺候过,而且作为一个拥有现代人思想的古代人,她也一时不太适应,何况她也不喜别人靠她太近。

“以后这些事情我自己来。”南清婉不着痕迹地躲开秋棠的动作,接过她手中的帕子,想了想道:“你们把这些东西先放这里吧,以后这些活你们都不用干了,至于以后怎么分工,等我想好了再说。”

那两个丫鬟闻言有些手足无措,战战兢兢地相互偷偷看了对方一眼,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南清婉看出她们眼中的恐惧,有些困惑不解,难道她长的凶神恶煞吗?要不然怎么会这么怕她?当下放缓了声音:“这里有秋棠伺候着就行了,你俩先去把衣柜里的那些衣服都收起来吧。”

两个小丫鬟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福了福身,便去了屏风后面。

南清婉自己洗完脸后坐到旁边的梳妆台上。

“小姐今天梳一个什么发髻?”秋棠自觉拿起梳子梳着南清婉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

南清婉看着首饰盒里满满当当一匣子金灿灿的首饰,心中已经无力吐槽。翻了翻,找出一支碧玉簪子递给身后的秋棠,“用这个簪子挽个简单发髻就好。”

“会不会太素了些?”秋棠有些迟疑,建议道:“要不要再戴个金钗。”

“就这个。”南清婉果断拒绝。她可不想顶着一脑门的金子在人前乱晃,实在是太土了。

南清婉见秋棠挽好发髻后,还想要在她脸上凃胭脂水粉,立即阻止了她的动作,“素颜就好。”

一切收拾好后,南清婉对着铜镜瞧了瞧,不禁微微一怔。镜中的少女纵使素颜也是唇红齿白,芙蓉玉面,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转来转去,显得很是清丽淡雅。

这还是她穿越以来第一次照镜子,关键是原主的长相竟然与她有着七八分相似,眉正中间同样有一颗红痣,只是这颜色看起来更加鲜红,像一枚血珠子。

秋棠不禁也被自家主子今天的装扮看傻了眼,以前自家小姐爱穿金戴银,现在这个装扮却显得特别清新,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好似又回到夫人没去之前的样子,不禁喃喃道:“小姐真好看,比以前更好看了。”

收拾完衣服走出来的丫鬟也是第一次见到大小姐这样的打扮,不禁陷入痴迷,有些移不开眼。竟不小心碰到旁边的一个青瓷花瓶,摔碎在地上。

两个丫鬟瞬间回神,当下变了脸色,全都匍匐跪在地上,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大小姐饶命,大小姐饶命。”

就连身边的秋棠霎时间也屏住了呼吸,跪在了地上。

看来原主以前也不是个好相与的,要不然她们怎么会这么害怕她呢?南清婉古怪地扫了她们一眼,纵使心里有再多的疑问,也不是询问的好机会,笑吟吟道:“行了,都起来吧,知道你家小姐长的好看。”

她们似是没想到大小姐会这样说,抬头偷偷看了一眼,谁也没敢动。

“起来吧,打扫一下,只是碎了一个花瓶而已,下次小心就是了。”

还未等丫头有所动作,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大呼小叫的声音。

“南清婉,你给我出来,别装了。”

“小…小姐,好像是二小姐过来了。”秋棠瞧着南清婉的脸色,支支吾吾道。

南清婉皱了皱眉头,走出屋外。

院子里,一个身着一袭藕粉色衣裙的少女正双手叉腰,冲屋里嚷嚷。这个少女正是明氏的女儿南雪,也就是她的妹妹。

南雪见南清婉终于出来,目光落在她身上的刹那间,微微有些错愕。

不仅是南雪,就连其他人也有些回不过神来,大小姐今天的装扮令人耳目一新,周身散发的气度似乎也有些不一样了。

今天南清婉吃错药了?还是又要耍什么手段?南雪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的厌恶之情溢于言表,目眦欲裂地瞪着她,大声质问道:

“南清婉,你真卑鄙,是你指使下人散布谣言,说是我推你下水的?你就是想毁我名声,是不是?”

面对南雪的控诉,南清婉先是一愣,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秋棠上前快速福了福身,“二小姐,我家小姐这几天一直昏迷,今早才刚刚醒来。而且我家小姐也不记得那天的事情了。”

言外之意就是她冤枉南清婉了。

南雪狐疑地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南清婉,审视的目光从头到脚打量着她,随后嗤笑一声,“别装了,你惯会用这种把戏装可怜,我不会再被你欺骗了,你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那天你是如何掉下水的,休想栽赃陷害到我头上。”

“二小姐,我家小姐没有……”

南清婉打断秋棠的话,上前一步,坦坦荡荡迎着南雪的眼睛,慢条斯理道:“装失忆对我有什么好处?”

顿了顿,“照你说的我只要一口咬定是你推的,反正当时谁也没看见,你就有口说不出,我何必再多此一举派人到处散步谣言?”

听到南清婉的话,南雪眉脸色微变,确实只要南清婉一口咬住她就没办法脱身,除非有其他证人。

只是她为什么会突然和她说这些?南雪定定看着南清婉,难道她又有什么阴谋?还是想等着父亲回来再反咬一口?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南雪眼神露出一抹不屑,“我不会信你的,全府上下谁不知道你嫉妒我天生灵力,得到父亲赞赏,而你不甘做一个普通人,怕我抢了父亲的爱,这理由还不够吗?”

什么玩意?南清婉怀疑自己幻听了,南雪的话她是一句也听不懂,什么灵力?什么普通人?

南雪见她不说话,以为是自己戳中了她的痛处,不禁有些得意,“怎么被说中了?哼,南清婉,不要以为装失忆这次就能万事大吉,等父亲回来,我一定会和父亲说明一切,你就等着瞧吧。”

“二小姐,你真的冤枉我家小姐了……”

秋棠还想要替自家小姐辩白。

“冤枉?”南雪似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环顾了一周院子里站着的下人,语气嘲讽:“也就你忠心,你看看有哪个下人替她出来说话,她天天拿着鞭子对着你们出气总不是假的吧?”

秋棠张了张嘴却无法反驳,看了看四周,院子里的下人个个低眉颔首,噤若寒蝉,又担心地看向自家小姐。

啧,这原主到底是干了多少人神共愤的事情!南清婉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烦躁。总之就是非常后悔穿到这么一副身体里,什么事都需要她来买单,再次觉得自己就是个背锅侠,甩都甩不掉的那种。

这些烂账一时半会也不会轻易抹掉,她的恶名看来是洗不白了。南清婉长长叹了一口气,尽量耐心道:

“小妹,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不记得的了。我以前可能确实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以后我会好好改的。”

南清婉说完就见南雪目光复杂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非常古怪,彷佛她是一个怪物。

不怪南雪这样看她,她认识的南清婉什么时候这样服软过,更遑论还称她为小妹。

难道她说的还不够真诚?南清婉可不知道南雪的心理活动,她是真的想要缓和一下关系,毕竟初来乍到,什么都还不了解,还是尽量不要树敌太多。于是上前一步,尝试着伸出了友好之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