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暴戾王爷家的神医小娇娘 第一章 魂穿异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穿成暴戾王爷家的神医小娇娘小说简介

《穿成暴戾王爷家的神医小娇娘》是作者一纸陈年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天和元年,夜深子时,随之而来着一阵紫气东升,一颗彗星带着熊熊火焰刺破天空,随即迅速坠下,没入东南方向。黎国大殿。一个太监匆匆忙忙迈入外殿跪在地上,颌首低眉。“皇上,礼部太常寺卿殷祭师禀报。”内殿当中,一名女子正偎依在皇上怀中,巧笑嫣然倩兮,纤纤玉指拿着黎国大殿。。...

穿成暴戾王爷家的神医小娇娘小说-第一章 魂穿异世全文阅读

天和元年,夜半子时,伴随着一阵紫气东升,一颗彗星带着熊熊火焰划破天空,随后快速坠落,没入东南方向。

黎国大殿。

一个太监匆匆步入外殿跪在地上,颔首低眉。

“皇上,礼部太常寺卿殷祭师求见。”

内殿当中,一名女子正依偎在皇上怀中,巧笑倩兮,纤纤玉指拿着一枚葡萄喂入皇上嘴边。

萧皇含进嘴中,近似痴迷地瞧着眼前艳丽妩媚的女子,抬起她小巧的下巴,手指不自觉摩挲着樱桃小口。不料女子伸出软软的舌头舔了一下皇上的手指,紧接着萧皇爽朗的笑在殿中回响。

听着皇上和妃子的笑声,萧皇身边的总管大太监小李子和木头人似的面无表情,静静垂首站在一侧,目不斜视。

被晾在一边的小太监也大气不敢出,只是恭谨地伏在地上等待皇上的传话。

萧皇揽着女子逗够了,这才漫不经心地瞅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太监,

“宣他进来吧。”

话落,李总管极有眼色地双手递上一枚金丝手帕。

皇上放开怀里的女子,接过锦帕随意擦了几下手指,扔到面前的桌案上,冲女子挥了挥手。

女子瞬间会意,恭谨地福了福身,迅速带着两个侍女退下。

紧接着,一个身穿道袍的祭师急匆匆迈入殿内,跪在地上行礼,

“皇上万岁。”

“殷祭师这个点过来有什么事?”萧帝接过小李子递过来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口,声音里透着不悦。

听出萧皇声音中的不悦,殷祭师伏了伏身子,谨慎回道:“启禀皇上,臣今晚夜观天象发现帝星旁边的紫微星微黯,反而旁边出现了一颗明星,明亮异常,渐渐有超过紫微星之势。”

话落,大殿内安静了一瞬,针落可闻,周围隐隐升起一股无形的骇人气势。

萧皇眼神示意了一下身边的小李子。小李子立即挥退了所有在大殿内伺候的人,关紧了大门。

“说下去。”萧皇将茶杯重重摔在桌案上,终于抬眼正了脸色,沉声道。

殷祭师不动声色地擦了擦额上的冷汗,继续回禀:“臣推算出凤星已降世,天下大乱;然福祸相依,乱之始亦是兴之始,得凤星者得天下。”

“臣只能推算出凤星降临在东南方向,此人命中带水,这是此人的生辰八字,其他的还需要皇上进一步去查。”说着从衣袖里掏出一张纸,恭敬地奉上。

小李子从殷祭师手中接过来,送到萧皇手上。

萧皇展开扫了一眼,随后眼睛如猎豹般紧紧盯着底下的殷祭师,若有所思地拨弄着手中的佛串。

“殷祭师怎么看?”

殷祭师似是心中早有了对策,恭敬地回道:“得之,为我所用;否则,杀之。”

此时,大殿内一片静悄悄的,只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檀香味。

在无人察觉间,一抹淡黄色衣角悄然离去。

不多时,一只信鸽悄然飞入茫茫夜色之中,几息之后不见踪影。

南大将军府

此时清荷院内静悄悄的,只有不远处廊庑下几个小丫头聚在一起边做绣活边说话,声音压得极轻。

全府上下谁不知道在清荷院里当差是个苦差事,需要事事小心,稍有不慎丧命都是有可能的。清荷院是南府嫡大小姐住的院子,平日里大小姐便仗着大将军的宠爱嚣张跋扈,稍不顺心就对着他们这些下人出气,动辄打骂。

却不想,昨日大小姐竟不慎掉入荷花池,还好巧不巧地磕伤了脑袋,到现在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谁也不知道大小姐是如何掉入荷花池的,据说大小姐落水时,二小姐当时就站在一旁,底下的人纷纷猜测可能是二小姐推下去的,毕竟大小姐和二小姐向来不对付,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只是不知道大小姐醒来又要闹成何种光景,院里伺候她的下人战战兢兢,比平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生怕大小姐醒来拿他们撒气。

此时屋内也是静悄悄地,一股子浓浓的药味充满了屋子,透过天青色的薄纱帐幔隐隐约约看到床榻上躺了一个女子。

一个穿着一袭青绿色裙襦的丫头轻手轻脚地走近,给床上躺着的人压了压被褥,随后又悄无声息地退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躺在床上的南清婉幽幽转醒,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竟是天青色的帐幔。暮色微凉,头顶上一袭一袭的流苏,随风轻摇。

她这是在哪?南清婉僵硬地转动脖子,环顾四周,神情蓦地一顿。

房间里处处都是上好的梨花木制成的桌椅,桌椅上雕刻着繁琐的花纹,栩栩如生。靠近竹窗边,那梨花木的桌子上放着一根类似长鞭的东西,旁边的花瓶里插着几枝含苞待放的梅花。

这房间里的摆设处处流转着一股子贵气,南清婉脑海中不知不觉浮现出两个字,奢华,极度的奢华。

门上青色的纱帘随风而漾,隐隐约约能够听到外面有来回走动的声音和极轻的谈话声。

极轻地眨了眨眼,这显然不是她生活的地方,南清婉怀疑她此时还在睡梦中,估计梦魇了,只是这梦也太逼真了些。

南清婉当下再次闭上眼睛,咬了咬唇,伸出右手狠狠拧了一下左胳膊。

“嘶,疼,疼…”南清婉不由倒吸一口气,条件反射般坐起身来,埋头呼呼吹着胳膊上的疼痛处。

一手端着托盘一手轻轻撩开帘子的丫头秋棠此时正好缓步走进屋,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床上的南清婉,不由惊叫出声:“小…姐,小姐,您终于醒了!”

说着便将托盘匆忙搁在一旁的桌子上,扑向南清婉,跪在床前握着南清婉的手喜极而泣:

“太好了,太好了,您终于醒了!您不知道,您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了,奴婢都要吓死了,都是奴婢的错没有照看好您……”

看着面前这个又哭又喜的小丫头,南清婉身体一瞬间有些僵硬,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手,没有出声,缄默地打量面前这个小姑娘。

小姑娘穿着一袭青绿色的长裙,头上梳了两个小丸子发髻,圆圆的小脸上哭的梨花带雨,分外惹人怜惜。

南清婉默默移开视线,再次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仍然还是梦中那个古色古香的屋子,心里头隐隐浮现出一个不好的预感,不会是狗血的穿越吧?

秋棠长时间没有得到主子的回应,不由抬头,正对上一双探究的眸子,秋棠心里咯噔一下,不免有些紧张,

“小…姐?”

南清婉收回视线,想了想,试探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小姐,现在是酉时了。”

“呃,不是,”南清婉顿了顿,换了种问法,“现在是什么年代?”

秋棠古怪地看着主子,心下不解,还是老老实实回答:“小姐,现在是黎国天和元年,怎么了吗?”

黎国,天和元年,南清婉没有回答秋棠的问题,嘴里反复咀嚼她的话,绞尽脑汁地回忆,莫名觉得有些熟悉感。

沉思间突然脑袋有些疼痛,額间传来一股灼热感,似火烧。南清婉不由双手捂着额头,发出一声低吟,下一秒,脑海里突然断断续续闪过了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片段。

旁边的秋棠见状不由大惊失色,慌忙起身想要出去喊人叫大夫。

南清婉也来不及多想,一手揉着额头,一手拉住秋棠,“我没事,就是头…有些疼而已,先让我缓缓。”

她现在还不能惊动其他人,必须在其他人赶来前把事情弄清楚。

南清婉忍着这一阵头疼过去,心里捋着刚才脑海里闪过的一些零星模糊的片段,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画面断断续续的,似乎就像是她亲身经历过一样。

到了现在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南清婉清楚的意识到她穿越了,而且穿到了一个富贵人家的大小姐身上。她记得之前明明还在研究所研发一种新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晕了过去,醒来就成了这副模样。

南清婉压下心里的疑问,看了一眼还站在身旁,一脸担忧看着她的小丫头,试探问道:“你叫秋棠?”

刚才脑海里一些画面里好像有个叫秋棠的丫鬟,应该是可信的吧?不过除了她,她似乎也没有其他认识的人。

秋棠似乎被吓到了,脸色变了又变,小心翼翼道:“小姐,您怎么了?您别吓奴婢,奴婢从小跟您一起长大,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奴婢怎么办?”隐隐又带着一丝哭腔。

从自家小姐醒来就一直怪怪的,不由得让她心里没底。

南清婉无奈叹了一口气,古代的人都这么爱哭的嘛?眼泪和不要钱似的说来就来。定定瞧了秋棠半响,心思快速转着。

就在秋棠被南清婉看的心中发毛时,南清婉终于出声了,“秋棠,我可能忘记了一些事。”

说这话时,南清婉一直直勾勾盯着秋棠,观察她的反应。

果不其然,秋棠听到她的话顿时愣在了原地,瞪大了黑白分明的眼珠,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颤抖的睫毛上还挂着泪水。好半响才惊叫出声:“小姐,您把所有事情都忘了?”

何止如此,连你家小姐都不是原来的那个小姐了,芯都换了,南清婉心里补充道。只是这话南清婉是不敢当面说出来的,只怕她这一秒说出来,下一秒就被当成异类杀死了。她还想好好活着呢。

看着面前这个受到惊吓的小丫头,为了安抚住她,南清婉只好半真半假地告诉她自己只是忘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有些片段还能零零星星记起一点。于是,又捡着脑海里的一些片段,变通了一下说法说出来,这才打消了秋棠的疑虑。

“这么说,小姐您岂不是也忘记了如何跌入荷花池里了?”

南清婉摸着受伤的脑袋点了点头。

于是秋棠又将自家小姐是如何被从荷花池里救出来,底下的下人是如何编排二小姐,说是二小姐推她下水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通。

听着秋棠讲这些事情,南清婉自然没有漏过秋棠提起二小姐时看她的那份小心翼翼的神情。只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等到南清婉再想问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又一阵头疼传来,这次脑仁生疼,头痛欲裂。

南清婉脸色煞白一片,竟撑不住闷哼一声再次晕了过去。脑袋里似乎还保留着最后一丝清明,耳边隐隐约约传来秋棠大呼小叫的声音。迷迷糊糊间似乎看到一群人鱼贯而入,一位妇人上前握着她的手,随后彻底不省人事。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