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穿成月里嫦娥 4.好奇不好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差点穿成月里嫦娥小说简介

《差点穿成月里嫦娥》是作者梦的鼻涕泡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那个,很晚了,该回去睡着了!”荼米扫过几眼依然静寂的村子,最终决定但是先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莫名其妙进了个不国内知名怪物的造物境,差点儿就小命不保,看样子此刻村里并不太平无事,她区区一个凡人,但是切记有牵涉,赶快有有多远躲有多远的好。荼米话音一落,便开溜似的莫名其妙进了个不知名怪物的造物境,差点就小命不保,看样子此刻村里并不太平,她区区一个凡人,还是不要有牵扯,赶紧有多远躲多远的好。。...

差点穿成月里嫦娥小说-4.好奇不好奇全文阅读

“那个,很晚了,该回家睡觉了!”荼米扫视一眼仍然寂静的村子,决定还是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莫名其妙进了个不知名怪物的造物境,差点就小命不保,看样子此刻村里并不太平,她区区一个凡人,还是不要有牵扯,赶紧有多远躲多远的好。

荼米话音一落,便落跑似的转身往村外溜。

“不去看看怎么回事吗,你不是也说村里有问题?”步笙紧随其后跟上来问。

“我是猫吗?我不是!所以谢谢,我不好奇。你既然如此好奇,就赶紧回去看看吧。”荼米脚步不停地快速往回跑。

开玩笑,才到村口就遭遇了二话不说便定人抓人的猛兽,她既不是活够了嫌命长想找死,也不是神仙下凡能四处搭救苍生,又何必为了区区好奇心便把自己往未知危险里送。

步笙感到了又一阵无语:这小姑娘就是个滚刀肉。

她不信别人,所以任凭威逼利诱,也什么用都没有。枉费他之前精心安排那么多出戏,善意的、诱惑的、恐吓的、逼迫的,不但都被她一一看破,还故意似的总会在最后收到一波来自她的眼神攻击,一抹云淡风轻又略带嘲讽的鄙视,让人万分受挫又无能为力。

步笙转身往村子飞去,他知道荼米今晚不会回头了。这人下意识里是趋吉避害的,因为没有能力,所以该躲的都会躲。但还不坏,虽然表现得谨慎,可遇到背东西的老人、摔跤的孩子,都会忍不住出手帮忙。

所以他能猜到她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她希望他回去看看,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

经过这三个多月的观察,步笙拿荼米毫无办法,排除直接弄晕绑架回去,他只能极力发挥自己揣度女人心的天赋,抓住每次机会好好搞好自己的人设。

好在成效不错,荼米已经慢慢不再认定他们是坏人,不再那么排斥他们跟着了。

等一鼓作气冲到山神庙的时候,荼米才发现步笙没有跟上来。

荼米想,他应该是回村里去了吧。

荼米一直很疑惑,步笙他们虽然行为举止细想起来不似坏人,但作为一个修行者却一定要跟着她这个凡人的迷之路数,总让她怀疑他们有什么潜藏的不良目的。

所以不怪她对他们心生猜忌,想要离得远远地,实在是世道艰难,可怀疑的比可信任的多得多。

只是奈何她不会法术,怎么甩也甩不脱这两颗牛皮糖。

荼米生起了一堆火,一边驱散夜晚的寒意,一边百无聊赖地等步笙的消息。

步笙突然奔进庙里,白色广袖带风起,庙门发出一阵吱呀声。看了看没有睡觉,还撑着脸坐在火堆旁取暖的荼米,开口说道“他们都回来了”。

“回来了?”荼米忙站起来面对步笙问。

“嗯,我连着查看了两家农户,家里都没有人。不过感受到村后几里外有些动静就去看了看,发现一个小子正在山坳小路上慢悠悠走着,问了才知道大家都去山上了。”

“去山上了?”荼米有些疑惑,是村后那座落霞美景辉映的大山吗?

“对,问去山上干什么也不回答,那小子丢下句‘都已经回来了’就拔腿往村里跑。我觉得有些可疑,便想着去山那边看看,去了才发现村长正带着村里老少陆陆续续地往回走。”步笙停了停,等荼米发问。

“老的小的都出动了?”荼蘼一脸问号。

“对,老的背着扶着,小的抱着牵着,全去了。”步笙故作高深。

“你就直说是怎么回事吧”看着步笙一脸正经,但却闪烁着引诱小白花入套光彩的眼神。荼米按下探究欲,白了步笙一眼。

步笙无奈地捏了下衣袖,用干巴巴的语气说:“村长说有个小子去山上捡柴很晚没回来,所以大家都去找他,找到人就都回来了。”说完便一挥衣袖,往火堆对面的地上变出那金色祥云纹垫子,一闪身走过去坐下了。

荼米先是一脸懵,然后心生气结。这样子是不打算再说什么了?难道自己大半夜不睡觉就等到这么个明显有问题的结果?

吸口气按捺下情绪,她扬起一张略带好奇的脸,紧走两步挨着步笙的垫子蹲下说:“之后呢,你没再打探打探?”

“打探什么?”步笙面无表情的说。

“为了找个人把全村老老少少都带上了,这正常吗?”荼米循循善诱。

“正常。村长就是这么说的,而且大家也都平安无事地回来了。”步笙理所应当地答。

荼米盯着步笙的脸,感受到了一股难言的憋屈:“该,让你自己先噎人”。

泄气地走回自己的小床,荼米决定什么都不说、不想了,先睡觉。反正村民都回来了,步笙也说平安无事,应该是看过的,那就先不管了。跟人熬夜置气会长不高的,还是等明天吃饭的时候自己去悄悄打探下吧。

看着荼米爬上她那张用一块门板搭起,只铺了些稻草的小床,背对自己拉起那块用破布做的想遮又好似什么都遮不住的床帘,步笙嘴角溢出一丝苦笑。

这疏离感是天生的吧?这么小的人,怎么会这样呢!再多问一句也好啊,好奇心就这么点?

但这人真就这么让人感到无力。她活得苍白无趣,像是随风四散的云,懒散地没什么活着的意义,但又对别人很警惕、很疏离,努力地克制压抑,让自己对什么都只保留有限的在意。

步笙低头盯着自己的衣袖,感到想要攻克这小姑娘的路还很遥远。

如今只能趁着荼米在村民的事上难得展现的这点好奇心,好好另想个办法了。

“给小爷放手,放下!”荼米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一阵嘈杂的喊叫,尖锐又略显童稚的声音,吵得人脑瓜钝钝的疼。

费力地睁开眼,看着头顶一个个窟窿眼的破布,迷瞪了好一会儿。荼米知道她仍然还在山神庙,还是没能穿回去。

“哎,看来自己的穿越没那么随意,昨晚的祈祷没灵验,还是逃不脱即将面临的麻烦。为了瘪瘪的肚子,今天还是得去村里走一趟。”

认命般地坐起身,荼米转头往喊叫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铁锅炖大鹅?”荼米惊讶地睁大了眼,难道时来运转,正巧肚子饿就有大餐吃?

飞速蹿下床,荼米三步并作两,奔向步笙赶紧问“要煮吗?”。

虽然很饿,但做饭这种事还是不能马虎的,水煮鹅可不行,太腥,很浪费肉。

等走近看清步笙手里的东西,荼米犹疑地停住脚步问“这是什么东西?”。

“呸,你才是东西”步笙手里胡乱挣扎的一团白色停止了动作,发出灵活的反击。

“白鸡?”荼米闻言一怔,然后快速略带挑衅地又问。

“你才是鸡,弱鸡。”白团丝毫不落下风。

“哟嚯,还是个厉害的。”荼米心里一想,便看着白团不再说话,反正有人正收拾着,看它接下来要怎么怼。

步笙抓着白团的两只脚,揭开面前的盖子便作势往里放。

此时荼米才看清,原本她以为的锅也不是锅,而是个刻着繁复符文的黑铜色四耳古鼎。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