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穿成月里嫦娥 1.一跤跌入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差点穿成月里嫦娥小说简介

《差点穿成月里嫦娥》是作者梦的鼻涕泡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原本,广寒宫里并也没嫦娥,仅有棵不知道年岁的月桂树。在数不清的岁月中,它没日没夜地掉下着自己的花瓣,像是无意地,要为月亮的柔光沾染到上一缕缕幽香,仿若这样,就能让这清虚之府看出来不那么太过孤寂。可一只兔子的闯进让一切都不像了出来。广袤无垠如境的宫阙在数不清的岁月中,它没日没夜地掉落着自己的花瓣,像是有意地,要为月亮的柔光沾染上一缕缕幽香,好似这样,就能让这清虚之府显得不那么太过寂寥。。...

差点穿成月里嫦娥小说-1.一跤跌入梦全文阅读

原本,广寒宫里并没有嫦娥,只有棵不知年岁的月桂树。

在数不清的岁月中,它没日没夜地掉落着自己的花瓣,像是有意地,要为月亮的柔光沾染上一缕缕幽香,好似这样,就能让这清虚之府显得不那么太过寂寥。

可一只兔子的闯入让一切都不一样了起来。

广袤如境的宫阙里开始三五不时地多出来一抹雪白的身影。

或踽踽独行、或撒欢挪腾;娇弱的、活力的;静坐着、雀跃着;桂树看着兔子从陌生到熟悉,原以为短暂的交错,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也算得是一种岁月静好。

但也许是漫漫光阴让人孤独,突然的这点改变,却莫名地就让桂树有了无法言说的想念,缱绻徘徊、或苦或甜。

就好比桂树正在如水月华中思念兔子,就恰好看见兔子在璀璨星辉下出现,生命开始有了一些些美好。

可突然消失了两天的兔子带着另一只兔子回来了。他们把家安在了桂树根下,从此兔兔得兔,幸福美满。

桂树在次年秋意刚起的时候,就尽数洒下枝上零星的花叶,花开荼蘼,悄悄枯死了。

“碧海沉沉桂殿幽,满天风露四时秋。寒宫白兔参差老,一种凄凉各自愁。”

之后,六道轮回,星河迁移。

鬼压床的经历就是这么诡异。明明单身30多年连初吻都还在,偏偏就是感受到了和别人亲亲的真实触感,虽然黏黏糊糊,没什么异味,但是舌头实在太痛了,得赶紧挣扎出来让自己清醒清醒。

“不就是么么哒吗,搞得谁不会似的,任你是谁也赢不了我!”荼米一边在心里想,一边开始了与不知名人士的嘴部角力。

不过自己的无师自通终究还是占了下风,荼米的思维却在逐渐增加的焦躁中越发清晰,耳边开始听到一阵大似一阵的模糊声音,像是有人在扒拉什么,还有东西泼洒的动静……。

“嗷呜,呜……”

终于决定狠心一咬,荼米彻底听清了一阵狗子似的哀嚎,虽然那声音一声更比一声低,还像人一样饱含了无尽委屈,但她现在却只能绝望般地祈祷,让自己就此闭着眼睛晕倒。

看一眼身旁带着明显爪子印,像是后坐力蹬出来的不起眼小土坑,和周边飞散出去的新土。再看到六七步远遥遥以对的一人,和近处一两步远扭动着小肥臀朝那人方向走去的一纯白小狗,荼米转过头就开始毫无形象地用力干呕。

直到口水吐完怎么也呕不出东西,也缓过了恶心劲儿,荼米才眼挂两行泪转过头来,准备好好记住远处的一人一狗。

不,虽然那人白衣飘飘,身量高高,面容皎皎,白到让人妒忌,帅到让人尖叫,但荼米还是心里恶狠狠地觉得这人也是狗,“两只狗”!因为那人模狗样的“大狗”,正揉着怀里小狗的狗头说:不错,这次舔对了。

霎时间心情阴云密布,眼前生机勃勃的大树华盖下,明明好似闪耀着正道之光的一人一狗,却可恶地让人无比想要:送其进入黄泉路,绝对不让其超度。

“你还是不是人?混蛋!”说完荼米就要疯也似的冲过去胖揍“两狗”,却在仅仅跑了一步后被定在当场。

什么情况?看着先道貌岸然地掸一掸衣袖,再慢条斯理带着狗子一步闪现到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荼米满腔国骂瞬间卡壳。

玄幻了?长发束冠、额有金印、脚踩祥云、随风前行,这打扮、这样貌、这气质,怎么看怎么玄幻!连那只有着肥嘟嘟肉臀的小白狗,也在额头如血火纹的映衬下看起来仙气飘飘、玉雪可爱。

噢,不,玄什么幻。难道不是穿越吗?我难道不应该想的是我是谁、我在哪吗?

“你刚刚死了,魂魄离体,是我徒弟耗尽大半修为把你拉了回来,你欠我们一条命,以后我们就跟着你。”

什么?现在不是应该弄清楚我到底是穿越了还是玄幻了,还是穿越和玄幻都发生了吗?

还有,为什么我穿越了?为什么我刚刚死了?为什么我欠他们命不是让我跟着他们,却是他们反过来跟着我?

最主要的是,我被他的狗子舔了!

正在荼米一动不动却满脑子为什么的时候,那人却像一切已经解释清楚了一样,挥一挥衣袖,带着脚下的云彩和狗,又一转身一步走回了之前的树下。并且眨眼变出个看起来就很高大上的玄色底金色祥云纹垫子,一声不吭走到中间坐下了。

看着这人的举动,自诩大聪明算不上,小聪明有一点的荼米开始脑子打结了。

现在是个什么意思?我这是被施了定身术?这人是谁?那个救我的徒弟呢?还有那只在我昏迷时舔我的狗,我要杀了它!

我怎么穿越了,为什么不直接死了呢!

不似别的穿越者那种工作找不到、亲朋无依靠、男友已跑掉般的狗血;仅仅只是三点一线、毫无建树、毫无理想,每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不想找男朋友,不想出门社交,也不想憋在家里当死宅,不想死也不知道为什么活,连想法也不想有毫无意义活着的一个人,这次却仅仅只跌了一跤,就离奇穿越了。

难道是天可怜见要让自己就此不凡?但暗自试了试,却并没有附带任何法术和金手指。没有开挂升级,还不如直接一命呜呼彻底解脱!

况且穿越就算了,为什么要是这神人一念须臾,凡人微如蝼蚁的玄幻世界!

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

明明一成不变的人生,这变化大到让人超级无能为力和猝不及防啊!

算了,不想再想也不想折腾回去,反正在哪里、干什么都无所谓,既然穿了就先这样吧。

眼前的情况得先解决,穿后的自己应该还是自己吧,可千万别是别的谁,要不然也太复杂了。

只是穿越来的那个自己最好,这样总算来去空空,身无羁绊。

虽然估计打不过,但还是得先想办法收拾那条狗一顿,然后摆脱这“两狗”,找个地方苟起来,无牵无挂、混吃等死。

就算穿成了这世界的某某,反正自己也不记得了,不知道姓谁名谁,只要还是坚定地找到个地方蹲住不动,从此藏匿影踪,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荼米很快思虑了一遍自己的处境,决定先稳一把,按兵不动,等熟悉了眼前的情况,并摸清楚那小狗的战力再说。

但是,现实真的很骨感,就这样保持一个姿势按兵不动,在太阳底下站了快三四个小时的荼米再一次绝望的祈祷,快点随便来个什么高人吧。

来了千万别稳,一定要刚照面就气场犯冲、趁机打劫。二话不说立刻让那两个坐下后便好似忘了自己的狗东西从这世界消失。然后打扫战场、消灭痕迹,并轻蔑地看看我这毫无威胁的一介凡人,连抬抬手指都不屑地施施然转身离开。

反正这些会法术的好像都重视什么法侣财地,那两狗东西一看就是有钱、有颜、还高冷孤僻没组织的模样,见财起意、见色起意、见弱逞强什么的应该都不稀奇。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